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西湖賦]
素子文集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五)
·收藏軼事——潘天壽與《睡烏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湖賦

    天下西湖三十六,燕瘦环肥,体态不一,其中要以你显得最特出。一般惯用“明丽 ”两字形容你,然此两字不能概括,似乎得用一个抽象些的“兼”字。

    兼并非全,并非说你三十六般体态,天下事包括景物哪有十全十美的?说水,你不浩瀚,水荡漾而有极限;说山,你不高大,山四周而缺其一面。说你在城之外,实乃城市为你所包融。襟江带海,豐草长林。光憑这些,你都应居三十六之首。你是兼有神功人力,天时地利,允文允武,神话连传说,祥瑞并怪异,山灵水族,隐伦侠客,名士淑女,儒释道,农工商……又岂三十六般体态所能尽?既恰到好处,又绰有餘地,留给人们想像,填补;有兴有废;自然的摧蚀,人为的破坏,甚至遭屈辱,蒙羞。但这些都无损于你总体的美!那怕是上世纪初雷峰塔的一张旧照片,都記錄了你残破的美!

    海变桑,山成陆,要以亿万年计,而你的辞海就陆栖居为时可能并不太久。《庄子•外物篇》里描写了一个任公子“蹲於会稽,投竿东海”,在“浙河以东,苍梧以北”钓鱼的故事。从任公子的称谓看,已具“人事”,非洪荒可比,这时你大概已“结茅而居”了。

    因钱塘江潮竟与吴越春秋时的伍子胥和文种发生关係,据说怒潮是白马素车的象徴,于是后世伍相祠堂在吴山占了一席地,竟使吴山有了“胥山”的异名,为湖山生色不少。不过你真正列于记载并得受“明圣”之雅名则是在东汉时期。据说其时还在你处出现一隻金牛,如今尚被人叫着的湧金门,湧金之典就出于此。那末,从渔猎到农业,你是与人事关係更为紧密了。牛耕少不了灌溉,於是修塘筑坝,因钱塘而有钱塘湖或钱湖等名。原来你栖居乃为造福人民之始!至于钱武肃王的“射潮”,那恐是出于一种兴工的姿态吧!

    你的自然美逐渐被人所认识和憑借。较早留下名诗人的足迹,大概是东晋的谢灵运。同时受佛门宏发,你成了释教的胜地,许多梵刹出现了。炼丹家也看上了你,由是有葛岭之名。初唐四傑之一骆宾王因写了一篇檄文而卷入政治漩涡,避难逃匿,据说即在韬光寺做了和尚,留下宋之问那副“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名对。行和藏,僧和俗,山林和城市,禅理和政教,治和乱,从此都在你的湖光山色里不断得到反映。割据,偏安,白雁(伯颜)南来,吴山立马,正义与不正义,功与罪,忠与奸……你给它们提供了一面大镜子。受人尊崇的宋和明的岳、于两少保,明末的张苍水、魏雪窦两先生以至近代的秋、徐两志士,等等,你都给他们提供了埋骨地;慷慨之情,竟连秦桧等四铁铸像也在岳坟圈出一小角供作跪地,这是何等大的度量!西子蒙不洁,路人皆掩鼻而过,而你仿佛说,有邪恶方能显出正气和美好来。

    重建雷峰塔的同时,伍相祠堂,甚至葛岭下南宋末期那位号秋壑的蟋蟀宰相的半闲堂也恢复起来,让人们游赏,栖息。可与岳坟的四尊跪像相较,一者为白铁无辜,另者为秋虫可听,怒潮中夹几声虫鸣抽泣,这都无损于艺术美与艺术的完整性,你是有这样艺术家般的风度的!

    山外有山,楼外有楼,这自然是你的特点。至于说你暖风把游人吹醉,从而错把你所在的州当做汴州,那是诗人冤枉了你;这与你不相干,是游人们自己沉醉了,把汴州忘掉的!三秋桂子啊,十里荷花啊,参差十万人家啊,这也是词人说的,据说因这些词句惹起了北方控弦的民族对你的觊觎之心。“南朝四百八十寺”,这说的是六朝时的南京,你可能还不止这个数目,光是西溪的梵刹就将近有一百所。湖中山、洲、堤;湖岸泉、石、台;山里涧、壑、洞;山外坞、埭、埠,十八个坞连着河渚十八座平桥,群山低昂,眾岭盘回。而你的腹地,历朝以来究竟为你起了多少个景色的名字?十八景、十景、二十四景,还有数不尽的桥名。又有多少具有纪念意义的祠和亭,有多少冠以姓氏的庄和楼?藏书的阁和馆,则又是册府、人文的渊薮,即使是一片石,都包涵着掌故。

    诗人忘不了你,书画家、金石家、戏剧家都忘不了你,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都眷恋过你。诚然,广大的百性更喜爱你。韩世忠愤于岳飞的枉死,质问了秦桧,毅然辞官,为纪念岳飞在飞来峰阿筑了一个翠微亭,骑着一头驴,与你相徜徉。民族英雄张苍水被俘就义,坐着竹轿赴刑场,路过清河坊,还凝眺吴山,喊出一句:“好山色!”秋瑾就义于绍兴,她的挚友徐自华、吴芝瑛为遵从她生前的愿望,通过种种阻碍,将尸骨迁葬于西冷桥畔。英雄、义士、侠女英灵总愿与你共在。

    你的朋友中文学家、诗人数不胜数,但与你最知己的无疑是白居易、苏东坡二公,他们开发并妆点你,尽情歌颂你,尤其后者与你相共留下许多轶事,由于他的一句诗,使你有了“西子湖”的美号,在佛相庄严以外给你抹上一层女性的娇柔色彩。由于个人身世的不幸,朱淑贞依着你悲唱《断肠词》,冯小青倚着你夜读《牡丹亭》。但《湖上草》诗集的作者柳如是,她怀抱着复明意志,曾拟效梁红玉击鼓。书画家万柳夫人因葬秋之举,遭忌于清廷,下平墓拿办之令,你岂又娇媚、柔和所能概!便是神话,也带着世俗的人情味,一把伞,一杯雄黄酒,一株草,里面洋溢着多少爱情的波澜和勇敢精神。

    一个具有近代民主思想和肩负着美育职责的艺术家,学者,经过一番人生思考,于一九一八年在虎跑出了家,成了一个持戒严格的律宗大师,“七七”事变后,仍不忘抗敌救国。前清翰林、近代美育创导者则在你的怀抱里建起了国立艺术院。一九六六年以来的十年浩劫,这是一场空前的灾难!这场灾难,致使丛林梵宇、摩崖雕刻,以及近一、二世纪的某些建筑,与历史民族英雄遗迹,被破坏殆尽,几近荡然!灾祸所至,殃及溪河花木。一时人文凋丧,湖山黯然!

    然而这一切你都忍受下来了!

    正是由于你具有“兼”和宽容的美德,并且灾难也不只是你个别,而是与祖国一起经历的。

    栖霞岭脚以崭然一新的庙貌体现了岳王的壮烈。净慈寺又复撞响南屏晚钟,雷峰塔也与宋画家李嵩所绘的西湖图中一样,“五代式”的,在夕照里更为鲜艳;曲院的风荷将展远天,院落更曲折多姿;孤山林处士墓已重建,梅鹤不会再凄清了;刘庄整修开放,让人得以听蕉石鸣琴;凤凰山南宋宫苑遗址将得到开发;一个为你以先所无的碑林将贮存碑刻作为你的文献供人浏览;多少个祠、亭、墓;多少个庵、庄、楼;多少个景点,多少个景区要恢复、整修、扩建,你的美质会更得到发扬,体貌会更趋于完整,风姿会更显得豐满。水佩风裳,你的服饰将更为雅致;千岛湖雲环雾鬓,以别一种姿态俏立于新安江,虽不直接供奉你,欲願做你的新“外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