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花木____老家的回憶]
素子文集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花木____老家的回憶

    在上一世紀,自從我大伯父周六介參加辛亥革命,光復南京後,除授杭州知事,祖父即覺得原大荊鎮所居東門隔溪的祖傳老宅過於狹窄了,於是向南京臨時政府申請以廉價購得鎮西門清都司衙門舊宅,在保持原重門疊戶的基礎上,闢設軒館,廣植花木,改都司衙門為“晦儂別墅”。此四字以篆體嵌於第四重門即新別墅正門上。

    雖然至今我的老家已片瓦無存,但在這百年之內,先由衙門的刀光劍影到別墅的詩書畫印,又在上世紀的五十年代被沒收歸公,改建成樂清市酒廠,於是又在字畫的依稀憧憬中透出佳釀的馥郁。但是只要我想起老家,即使連那屋前屋後的花卉樹木,也仍然歷歷在目。

    原衙門有五重大門,在我童年時,臨街的第一重門已無存,只剩一個空曠的原停放官轎的門廳。除屋頂外,左右前後通透無物,左右兩邊放置兩條原木長條凳,供人休憩。因為臨街,凡雨天或盛夏傍晚,都有居民在此暫息,冬夜會有熱餛飩、熱燒餅掮來販賣。門廳右邊是接連一排的賬濟義屋,左邊是二伯父的醬園店,再左邊是裁縫舖,然後是張家新屋。

    過門廳入內通一片空地,是由第二重門與第三重門組成的門樓,門樓內兩側各住一家貧民,是裁縫洪川師傅與野道士宏定一家三口。在門廳與門樓之間的這一片空地上,正月裡鎮上開 賭禁,這裡要擺多桌牌九坐莊,賭到酣處,莊家站在凳上,大聲吆喝,這是老家門前最熱鬧的時刻。

    在門樓與第四重門即晦儂別墅正門之間,又是一片空曠地,在正門前兩側有兩個方形廢池塘,不深,內有小魚蝦,嚴冬多螃蟹,夜間螃蟹循燈爬行,常常在三伯父客廳中能捕捉到。家族中紛傳,這個池塘給周家老宅開了兩隻眼睛,說大伯父的英年早逝,就是這兩個池塘破的風水。傳說管傳說,但從未有人提出要填塞這兩個池塘。西側池塘西南角牆界旁有一棵百年老樟樹,蒼老斑駁,樹葉稀疏,樹身需多人合抱,接近地面處,樹身處有個深邃、黝黑的大洞。

    一條水漲村行商的老狗,被主人摒棄,終年流落我家,自我記事起,就住在這個樹洞中。這棵老樟當是都司衙門老物。還有大伯父家後園已經消失的方竹園,僅在高聳的粉牆上,還能見到一方黃山谷書體的石刻,上刻“方竹園”三字。牆內雖然無竹,然而竹根外延到牆外井台東側荒草雜木中,居然萌發出若干枝方竹。小時我親手摸索過,竹身確是方形的。後來到杭州,在黃龍洞見有方竹園,圍有柵欄,上書“遊人不得跨越”,彌足珍貴哩。

    老宅後園井台北側為原古鎮明城牆殘址,上長多棵喬木,上樹能見區署監獄內犯人活動。小時在哥哥協助下,上樹見過戴鐐銬的犯人在曬太陽,印象頗深。城牆斷處有小門可通我家別院“七音軒”,大人們似乎從不到此,我跟著哥哥們,也只去過一次。這是一座角尺形木結構樓房,沒有什麼家俱而塵封頗厚。小小天井中有一棵高大的柚子樹,它的花開花落,果實甘甜與否從沒有人知道。

    三伯父家與我家是中軸線上的前後住宅。我家居後,東後側為大伯父家,東外側為二伯父家。大伯父家後院的廢方竹園,前院橫向窄長,連接二伯父家醬園釀造處,過釀造處是一個方形天井,只種一棵夾竹桃,開粉紅色花,多年老樹應是祖父時所植,樹有兩層樓高,枝條舒展,探入我家東樓南窗。我家樓窗外砌有蠣灰長階,夏秋傍晚浴後,我常躺在灰階乘涼,可以親撫夾竹桃的枝葉。我並不喜歡此花,可是父親譽它“集君子、美人於一身”!前人詠此花有云:“名士性情原爛漫,美人消息總平安。”

    我家後院通井台,有棗樹二棵,果實累累時,要用兩根竹竿相接方能撲棗。還有枇杷一樹,西邊靠柴倉有罄口臘梅一樹,葡萄一架,桂花兩棵。我和谷哥養過一尾鯰魚,死後即葬在桂花樹下,立木牌上寫“鯰魚之墓”。秋天金桂盛開,母親用布毯圍舖樹下,我們用竹竿敲桂枝,收集桂花用糖腌製做糖糕時派用場。後院與井台相隔是一道上半截用空心磚砌成的高牆,早已敗破,長滿了薜荔。這殘牆內繁衍著數十隻狐貍。二伯父供奉狐仙,初一、十五禮拜。可是這批野狐並不識抬舉,時常偷吃各家雞鴨,後來我大姐夫陳正人等,曾用煙熏麻袋土法捕殺過,從此絕跡,也未遭到什麼報應。家裡最多的樹是梨樹,散布於各院落,其中兩棵為人頭梨,其餘都是青梨。

    老宅最東邊二伯父家,他家前臨舊衙門練兵的小校場,校場南側是一片金竹林。哥哥們在竹林中慘淡經營,建有一所小茅屋,舖有一張小小床,時常指使我們回家偷食,拿到竹林中進餐。夜晚群鳥來宿,哥們將小尖快刀縛於竹竿頭,匍伏林下,夜色中見到白色胸脯猛刺之,傷鳥應聲而落,我等小弟妹盡快尋覓傷鳥,納入布袋中。鳥肉可醬可炸,十分鮮美。二伯父家後院即與井台苧麻園東西相連,是一個種有數十株金桔的金桔園,一任荒蕪,我們平日也不到此,只在金桔成熟時偶來一顧。後來讀《聊齋》,如嬰寧篇、嬌娜篇,我都會聯想到金桔園、七音軒,感覺故事發生即在此處。

    三伯父終年賦閒、品茗,他家的花草少而精,尤愛種蘭花。其前庭院即別墅正門內側,入門兩側花壇,左種枇杷樹,右種夜合花,中舖石板路,石板路兩側是豐厚的馬鬃草。我們從外進門,不走石板路,歡喜在馬鬃草上坐而行之。下得台階方是三伯父家方正的以蠣灰做地的前庭院,左右花壇種兩株茶花,一為白一為紅,都亭亭如蓋。庭院兩側是終年閒置的兩側廂房,三伯父曾在此學做麥芽糖。三伯父的正屋之東是他家廚房,正屋西邊有一個別致的小院落,是三伯父養蘭之所,進此院要從他室內繞行,我們很少進去。這個小院的後牆外就是我家廚房,我哥和我的三角地花園,在隔牆外。我哥偷過三伯父放在牆頭的一盆蘭花,大概不是名種,沒聽見他尋覓過。

    在老家諸多名貴或一般的果木中,最令人懷念的,還是井台邊那棵老桑樹,秋季吃桑椹,樹下找螅蟋不說,秋天哥哥們在此捕鳥,聯綴著許多悲歡離合的故事。大哥會做樊籠,掛在老桑枝頭捕到了金絲鳥,米哥嫉忌了,折斷了金絲鳥的翅膀;又在樊籠中以雌黃鵬誘捕雄黃鵬,籠未關嚴,雌雄兩黃鵬相偕飛去。離國前,我有詩贈米哥云:“少年趣事去如流。記否雁山張鳥(注)秋。莫道丹青老將至,飄蕭白髮上君頭。”(注:老家在雁蕩山,張鳥,捕鳥也。)

    在我家後堂北檐下小魚池邊角,生長著一叢“可遠觀而不可近玩”的野草莓,從我記事起就見到它,卻從未嘗到過它的滋味。魚池很深,有魚,很少在此洗滌,父輩們常將剩茶葉倒入其中,寓茶、榖、米的清供之意。從後堂拾級盤旋而下,中途壁間有陰溝,據說此池直通城裡湖,可能是作為觀賞防火兩用的水源。堂弟昌棟小時曾落入池中。五十年代初,父親劃為地主和反革命,獨留老家時,也曾在跌落入池中,幸虧老棉袍不透水而未被淹。父親在日記中記有此事,說“本絕早餐,因落水杏元嫂送粥而罷!”

    哥們成年後,也經營小花園。我家廚房前有小天井,後母親經營酒坊,向東邊圍牆外買得毛家菜園,開出後門出路,從廚房通過一條石子路,將廚房前小庭院劃分成兩個三角地,我哥昌谷在小三角地種芭蕉、美人蕉、滿天星等,轉角處建小魚池,因用舊石灰,漏水,不能養魚。大三角一邊,大多盆裁,計有大小花盆五十多隻。有大魚缸養有從黃巖買回的金魚,炎暑盛夏需用笠帽遮烈日。魚缸中的一塊山石,是谷哥和我在蒲溪發現而搬回的。谷哥到縣城上學後,由我照料花園。我平生的第一封書信就是寫給谷哥的,我向他報導魚缸已加蓋,並給黃楊木“車水”,兩棵小黃楊種瓦盆中,長年缺水。我哥昌谷發明以燈芯草自魚缸引水,謂之“車水”。經營小花園有許多悲喜事,略述一、二:為搜集花盆,我們曾到大圓鄉瓦窖購買掮回。後來發現街弄間有丟棄者,拾回,底部鑿漏水洞儲泥栽培花木,後來家中大人得知,大訾之,原來此種瓦盆是為死者醮水沐浴後丟棄的。二是谷哥遍植花木,卻未擁有花中之王牡丹花,夢魂為之顛倒。一日我到東門蔣文嬌同學家,見她家園中有牡丹,她家大人不在,文嬌應允為我掘一枝移植,捧回由谷哥虔敬的栽培於三角地南牆根下。奇怪的是次日清晨此花不翼而飛,此中的緣由至今未解。我們猜測過,可能是文嬌挨罵,星夜偷挖回去了。

    又某年深秋,若干盆菊花初放,不數日,所有菊花齊齊被剪,原來是大哥昌澍正讀高中初交女友,剪去獻花了。昌谷哥悲痛之至,哭倒在地!

    離開老家後,數十年的巔沛流離,似與花木無緣。一九九五年春到紐西蘭,二幼曾希望我在她園中蒔花蒔草,但由於受了多年的下鄉懲罰,對土地的經營提不起興趣。直到今年,二幼等遠赴美國,園中雜草叢生,籐蘿蔽天,不得已而整理之。我先鏟除後院東南角雜草木,在籐蘿中救出桔子樹、三角梅與菲蕉。然後整理東北角,在雜木叢草中發現了一棵青籐,有手臂粗細,分叉兩籐一枝桂東鄰高樹上,一枝援攀於北舍的高枝,原來平日所見東北兩家青籐白花原來是吾家之物,每串小白花由數十朵鐘形小花組成。這是一株真正的青籐老種!浙江紹興明徐文長青籐書屋故居,在前些年修復,青籐已枯死無存,後以重金在浙東舊家覓得根苗,種於文長青籐書屋方使名副其實。二幼院中此籐遠勝紹興文長故居青籐,何況虯曲盤旋,酣暢繚繞,一似徐青籐筆意!

    又於後院東牆腳下,芟除叢草雜木後見到簇擁而生的君子蘭若干棵,綠葉蓬勃,亦為多年老物。我為之拔除雜草,捉蝸牛數十隻,再培以肥土。綠葉中有花枝六根,每根開花若干朵,旭霞色,端莊華貴。若在大陸,此一品種當價值不薄。又將前院花壇中雜草木去除,改種蠶豆、碗豆、四季豆,不久的將來,滿院遍聞豆花香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