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義僕____老家的回憶]
素子文集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義僕____老家的回憶

在上世紀的一、二十年代,應是周府的全盛時期,人丁也興旺起來,各房也都有了多名僕傭。祖父晚年疾病纏身,輾轉反側都需人伺值,尤其在臨終前的日子裡晝夜不能離人。山鄉並沒有醫院和護理之人,於是在佃戶中選了兩名年富力強又忠厚誠實的農民子弟來服侍。這是兄弟二人,家住鎮南蕭包周村,排行老七、老九,我的父輩們就以老七、老九相稱,到了我們這一代人都稱呼他倆為老七叔、老九叔,後暱稱老七叔為老叔,到了我的侄輩就稱為老七公了。至於他們姓什麼,有無正名,不得而知。祖父逝後,老七叔兄弟並沒有回他們的蕭包周村,後來老九叔入贅於一戶寡婦家,離開了周家。老七叔則一直留在周府,與周家四代人共同生活了幾十年,直到一九五0年中共執政,周家被評為地主,老宅沒收,人口星散,老七叔才返回他的村子。他的一生,親身經歷了周府的盛衰,親眼目睹了周府幾代人的遭遇,他其實就是我們的家人,只是不同血脈,然而是休戚相關之人。我只要一想到老家,一想起老家的人物,我就會想起老叔。

    老叔終生未成家。他行為端正,沒有招來過閒言碎語,在周府數十年,將他畢生的愛都傾注給周府數十口人,尤其是所有的孩子們。祖父過世前夕,四房兒子即已分家,老叔大多幫我家(第四房),但其他家中有事,老叔一視同仁地相幫。老叔很忙,家裡家外,什麼事都做,農忙時忙田地裡的活計,種棉花,種紅薯,插秧,收割;在家裡菜圃中種菜種豆;過年過節,打年糕、裹粽;醃海蜇、醬蟹,踏鹹菜。後來母親開酒坊,老叔就更忙了,從釀酒到煮酒、入罈、封罈,以及在罈上涮白粉寫羅馬字,一應瑣事,都是老叔幫忙操作。家中終年雖請有一位釀酒師傅,但是所有雜事都有老叔參與。家中另有女傭,但是孩子們都跟老叔。老叔愛所有的孩子,所有的孩子也都愛他,並視他為最知己者。周府幾代的孩子都在老叔懷裡睡過覺,被老叔背著到處玩過。過年過節迎神賽會,總有一個孩子讓老叔背著到南門街、東門街看熱鬧。孩子被母親打罵了,要老叔來哄方才止哭。孩子生病了,老叔給予最大的心理安慰。我到十一歲時才出麻症,我小時體弱,麻症成了險症,那時鎮裡尚無西醫診所,只有一位中醫連輝先生住在大橋頭,離我家較遠。母親說我幾次三番,在半夜裡咬緊牙關,抽搐昏暈,都是老叔星夜前往請連輝先生來救治。這次病後,有數月沒有下地走路,都是老叔背著我,精心護理。我記得在休養期間,我頭上蒙了黑布以遮光線,老叔背我到城隍廟前柴行、娘娘廟等處去散心。鄉親們都知道我這次病得很重,路遇老叔背著我,都噓寒問暖,探詢病情,也有調侃的,說大姑娘了,還這麼背著,下來走走吧!有一年春天,我大約只有五、六歲吧!母親要到東石梁洞采野茶,就由老叔管我,夜裡也隨老叔睡。老叔給我講的故事,現在想來內容也真貧乏,永遠的呆女婿到丈人家拜年出了許多洋相;永遠的聰明農夫騙了玉皇大帝。小時,除了母親,老叔是最親的人,最值得信賴的人。

    那時的山鄉老家,只在雁山腹地淨名寺有雁蕩中學,是私立中學,要繳學費,伙食自理。我家兄妹都到隔縣的黃巖、溫嶺讀師範學校,師範學校不但免費,還供伙食,那時家道中落,孩子又多,讀公立學校,負擔不起。從上世紀三十年代大姐到黃巖師範讀書起,到後來四十年代,大哥、谷哥、米哥和我都絡續地到彼兩地求學。若干年來,每年兩次的寒暑假期往返,六十華里的山路,往往都是老叔挑行李,有時還挑著送人的禮盒,翻山越嶺的接送我們。老叔先是肩負懷抱的將我們帶領長大,然後送我們到外地求學,又是肩挑行李舖蓋跋山涉水的。我們到溫嶺縣讀書,每當路過江廈村時,同學夏理榮家都燒點心相待,故母親讓老叔帶禮物給夏家,都是山鄉的粗貨米粉乾、筍乾之類。老叔性格溫厚,一生未與人口角臉紅,家中人口眾多,老叔也從來不涉是非。

    母親曾在街上設行開市,請人掌秤收取中介錢。清明到西嶴山上墳祭祖,家中除主母和女傭外,其餘人都到墳上,在山上吃一頓祭祖後的飯。是老叔挑的大竹籩食盒,內除菜餚外,更裝有許多清明麻粢,准備分送給山上的牧牛童的,老叔照顧大人孩子,分送食物給山上牧童。飯後孩子們採杜鵑花,大人們閒談,老叔卻收拾碗筷食盒。我從沒見他坐下吃飯休息。老叔不抽煙不喝酒,他只知道照顧別人,尤其是孩子們。

    在抗日戰爭後期,父親也已經從安徽回家了。日寇在投降前夕,突然轟炸溫台一帶。那時谷哥正就讀黃巖簡師,黃巖也遭轟炸,黃巖簡師疏散學生停課暫避。我鄉另有幾位在該校讀書的,早已回到家裡,可是谷哥卻不見蹤影,也沒任何訊息,母親非常著急。近鄰馬老五是位廚師,他見老叔正忙於事一時走不開,就自告奮勇到黃巖尋訪谷哥。過了幾天,空手而回,說學校解散了,找了幾個地方,沒有消息,只得暫回。母親對此情況更加著急。於是老叔安排了家中事,親自往尋,不到一周,即帶了谷哥回家,母親才笑逐顏開。蓋老叔到學校後多方打聽,絲毫訊息都不放過,循蹤在黃巖一處山區找到二哥。原來在學校解散時,有同學邀谷哥到他家避難,谷哥竟未通知母親管自往同學家了。老叔找到他時,正在黃昏,谷哥正坐在樓上窗口逍遙地拉二胡哩!這一件事母親一生不知說了多少次。母親說只有像老七這樣的忠心者才有責任心,才能尋根刨底的找尋,像馬老五這樣的普通鄰居如何做得到?

    老叔是應該在我們家養老送終的,但是時代的變遷,始料不及。一九五零年左右按土地改革政策,我家被逐出老宅,掃地出門,我們弟兄輩都相繼到杭州投奔二姐,老叔也回到他的蕭包周村老屋了。到了上世紀的七、八十年代,我們這一家才又從顛沛流離的劫後餘生中絡續返回杭城,大哥也從安徽的勞改營中,回到杭郊二姐家。我們才有機會回雁蕩老家或辦事或公差,才再尋老叔。然而只有大哥和谷哥在七十年代初期見到他。老叔無子女,雖成為村中的五保戶,但生活一直艱難,又在晚年跌跤傷腿,成為跛子。哥哥們行色匆匆,但都竭其所有的幫助了他。我則在離家三十二年後,在一九八二年才有機會回老家,此時老叔已經去世了。老叔是在孤苦無依、窮極潦倒中去世的。我們一家,許多孩子受他的照顧成長,但都不能在他晚年接濟他,贍養他,未能為他送終營窀,真是遺憾!

    家中的女僕,一般都不稱姓氏,均以來自何地的地名相稱,她們在我家幫工的時間少則二、三年,多則五、六年不等。只有其中一位柳湖人,與老叔一樣在我家數十年,直至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家被劃為地主,老宅沒收人口星散時,才不得已離開為止。

    這位柳湖人,家中上下人等均稱呼她為“湖人”,她的家鄉是雁蕩北山的一個貧瘠山區。湖人在廿多歲時守寡,生有一女名喚香領。湖人年輕時可是個大美人,但不幸結婚成家後深受丈夫的暴力,所以丈夫死後,不想再受男人的苦,立志不再嫁人。然在窮鄉僻壤,母女二人生活艱難。經人介紹,外出幫工。那年,母親生了大哥,非常珍惜,二姐還小,又多病愛哭,因即雇了湖人帶領二姐並相幫家務。二姐的幼年是個不受歡迎的孩子,當時祖父的四房兒子中,已經有了七個孫女,而只有三房一個孫子。大哥的降生是第二個孫子。母親自然要全力以赴帶好大哥了。湖人將香領留在了山鄉的夫家,隻身在周家管帶二姐。湖人對二姐的愛,就如對香領的愛,所以二姐也是幸運的。她擁有湖人的愛。無論她在成年以後轉徙到了他鄉,湖人還一直關愛她。湖人對我也很好,但是不能與對二姐相比擬。

    在我家的數十年中,湖人曾一度離開過我家到寧波幫傭,為時大約二年。因為寧波的主人為商家,工錢高,此時香領十多歲了,要送去當童養媳,湖人要為她準備些嫁妝。母親後來一直訴說湖人離我們家往寧波的時間內如何的懷念她,盼望她早日回來,而且母親居然做夢也想她,夢見尋找湖人,找到了寧波,進了寧波湖人的主人家,和湖人見了面,談了話。兩年以後湖人又回到我家,而且從此以後再沒有離開。母親為湖人描述夢中所見寧波那家房舍建築,湖人說,分毫不差,就是這個模樣!

    香領成家後,回娘家探親都到我們家來,湖人的女婿是個染坊師傅,樸實強壯的農民模樣,一雙手永遠是靛青色的。只要香領和丈夫來,我家每頓要煮一大鍋飯,這位女婿的食量很大。他們來時常帶許多山貨紅薯乾等,返時因為我家開酒坊,就帶些酒汗、酒糟等物回去。習以為常。

    母親特別喜愛湖人,特別的器重她,固然因為她能幹、心細,視二姐如同己出,更主要的是湖人不像一般傭人有幫傭心理。湖人就像自家人,與老叔一樣,而母親待湖人似更盡心。大約覺得湖人有孩子,年老時會和孩子一起過活,母親送湖人一套街屋,寫有字據,即老宅門外一排祖父手裡的義屋,一排有十多套之多,廚師馬老五、三伯父義子顯正一家,都各住在其中之一套。這種街屋樓下臨街可作店舖,後間是廚房,樓上有前後兩間臥室。母親的山貨行,谷哥輟學時的“昌谷酒店”,都開張在此種街屋內。這套送湖人的街屋,上世紀五十年代土改後,因湖人是雇農成份,沒有被充公沒收。後來我們在杭州聽說湖人年老了在山鄉和香領同住,此屋賣給了馬老五家,但拿不到房款,湖人幾次三番坐山轎到鎮上來討款……

    母親喜愛湖人,因為在湖人暫離我家到寧波幫傭時,母親曾請了西嶴山小荊人來相幫家務。小荊人較湖人粗壯有力,燒飯洗衣,值侍幫做酒師傅也很賣力。但小荊人貪酒,常常誤事。本來酒坊可以大大方方的公開喝酒,可是小荊人要偷著喝!她住樓下靠廚房的西廂房內,每日一大碗酒放在桌上,用量米的斗蓋著,臨睡時喝。母親知道,但從不揭穿她,有次過量了,次日還宿酒不醒,竟將芝麻當米煮飯。一次還將米桶當了尿桶。一次上樓辦事,偷吃父親的楊梅酒,楊梅含在嘴裡,致答話含糊。小荊人總沒有湖人的知情知理。抗日戰爭後期,父親在安徽十一年後回家,母親在四十多歲的年齡又懷孕將分娩,不料胎死腹中。非常幸運也是非常奇怪的是,竟然產下死兒,但是血崩不能止。山鄉缺醫,收生婆又束手無策,母親處於虛脫昏迷狀態。母親說就是湖人救了她,從分娩到昏撅的整個過程,湖人均坐在床上,從身後抱著母親,給她鼓勵,給她力量。母親說,湖人也和她自己一樣血污滿身……

    我在十四、五歲離開老家前夕,有一、二年的時光跟湖人同住東邊樓下廂房,我也得到過湖人無微不至的照顧。湖人為我用小麥培植盆景,小麥長芽滿滿一盆碧綠的嫩芽,比水仙花還美。每晚都是我先睡,湖人料理完家務,臨睡前為我掖被,不使被內有空隙,習以為常。湖人未來掖被我就睡不著,等她來。湖人平日與我交談的內容大多關於二姐。大多是責怪她到了杭州,沒有寫信問候過她。這些話,對我的印象很深,我後來到了杭州,不但為她寫信,還為她織帽子織襪子相寄。我不願意湖人責怪我沒有良心。

    一九五零年前後,我全家都絡續到了杭州,母親因為二姐產子,不放心,也到了杭州。老家只剩下老父一人。一九五一年土改開始,父親更離不開了。土改時期風聲鶴唳,湖人住到老宅外她自己的屋裡了,但她每天還進來服侍父親。母親離時匆匆,以為很快會回老家的,什麼東西都沒帶走。於是湖人為她掩藏貴重的東西,放在後院豬舍裡,堆柴的柴倉裡……父親勸誡湖人:“不必了!”湖人不聽。後來竟讓抄家的人發現了,辱罵了她。但她還是每日進來為父親料理飯食,直到最後硬性逼迫為止。父親後來說起這一段情景,總是歎息湖人的忠心。老家被毀的東西,應該是書籍字畫最貴重,這些湖人又哪裡能得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