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祖輩____老家的回憶]
素子文集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輩____老家的回憶

據家譜記載,我的高祖啟雲公,字曉嵐,號龍飛。本姓李,世居浙江鄞縣,生於明崇禎十五年壬午(一六四二年),於康熙三十八年己卯(一六九九年)。隨中表親千總周定國自鄞縣遷守樂清大荊營,遂以周姓入營,住鎮之南門。後啟雲公的兒子玉成公,繼續在大荊營任職,而且升任為千總之職。如此數世相因, 以周氏為姓。宗譜因尊啟雲公為始祖。

    樂清大荊,歷來為軍事要隘,在明洪武年間已築有城牆、炮樓等防禦工程,為沿海抗倭的三十六沙城之一。在康熙乙卯、丙辰間,為藩王耿精忠的勢力範圍,後討伐逆藩,於康熙己卯(一六九九年)耿精忠敗退,復立大荊營,才由周定國遷守防治。跟隨周定國前來大荊的高祖啟雲公,當時已經五十七歲,其子玉成也已十九歲。後玉成任千總,贈武信佐郎,啟雲公 “續贈”武信佐郎。

    啟雲公有四個兒子,長子世玉早世,次子世隆是我的第一代祖先。啟雲公的第三個兒子名世昭,宗譜記載,他遷往山東,卻未說明他遷徙的原因和居住山東何地。他是以周姓在山東生存,還是恢復李姓,均不得而知。

    啟雲公享年七十八歲。

    世隆字玉成,號豐堂,生於康熙二十年辛酉(一六八一年),他後來服務大荊營,并升任為千總之職,封贈武信佐郎,算是一位對家庭極有貢獻的人。玉成公卒於康熙五十八年己亥(一七一九年),享年六十六歲。 從二世祖開始,周氏家庭繁衍為七族。二世祖名學仁,為玉成公長子。學仁字廷邦,號心居,享年四十五歲,生有三子。我的三世祖欽發,字駿如,號嵩 山,是心居公的次子,生於乾隆十年乙丑(一七四五年),卒於道光四年甲申(一八二四年),享年八十歲。至四世,家族已發展為十二族之繁,人丁逐漸興旺。 四世祖嘉恩,字建勛,號雨亭,是嵩山公的長子,生於乾隆三十八年癸巳(一七七三年),卒於道光二十一年辛丑(一八四一年),享年六十九歲。在我的列祖傳 記中可見,他最為足智多謀,這篇傳記是我祖父蓮波公為他的曾祖父所記,因為雨亭公歿時,蓮波公尚未出生,所記之事均從張明福老先生口中所得知。張明福為雨亭公食客,寄食周家三十年,越二世,“年逾古稀而好談往事”。雨亭公任職荊營為文案長,歷經兩位營主,一位姓馬,一位姓章,他倆對待雨亭公均師事之。傳記 記載,人稱雨亭公有四德:一為“惠下之德”,當時朝廷行文有裁兵之議,雨亭公為保士卒生計,力陳大荊水漲面海潮落為灘,海盜便於登岸情狀,故荊營確 保無恙。二為“忠上之德”,當時營主馬公以事觸上官,怒將解任,雨亭公撰文力為復之。三為“好生之德”,他曾救人活命,傳記中記述過程甚詳。四為“周急之德”,為人解脫厄難, 從不收報酬。有是四德,雨亭公平生“可以概而知之”云云。

    雨亭公的堂兄嘉勝公,字伯超,號桂庵者,是一位謙虛謹慎、敦倫飭紀的人。他在道光四年(一八二四年)曾草創一本家譜,載明本宗的由來和子孫的繁衍,雖然稱不上完璧,但規模略備,脈絡清晰。後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宗譜毀於火而草稿猶存,嘉勝公功不可歿。至四世祖已延伸為十六 族之多。

    五世祖名春潮,字泰澄,號文波,是雨亭公的長子,生於嘉慶三年戊午(一七九八年),卒於同治元年壬戌洪楊之難(一八六二年),年六十五歲。在列祖中他的性 格最為豪爽,而遭際又最為慘烈者。傳記中載文波公“言則恭飭有禮,行則慷慨能任”,熱衷於鄉里之事,如創議、捐資建家鄉荊山廟、娘娘廟,又建蒲溪蒲深橋等, “樂奔人之急,輕出財力,如索水火。而自奉甚儉,平生未嘗衣綺紈,待人以直道,人咸心服之”,“排難解紛,亦七國之魯連也”。“一切道義之舉,輒揮霍不 稍吝”,“荊地凡有所倡,諸父老輒挽請同事,一若非公不能者”。然如此行善樂施的人,卻死於“髮逆”之難,鄉里惜之!認為文波公生平好善不應如此慘死,但 是亦有鄉里人以為死於難,亦能顯公之大名!先是同治元年(一八六二年),洪楊之亂波及大荊,舉家避難,文波公與二子互相失散。到二月初旬二子才知道文波公已罹難,因此,冒死自鄉間來大荊尋父屍。終於在教場牆外亂叢草莽中覓得,不得已先草草就地埋葬之。而且禍不單行,慘上加慘的是文波公之長子,我的曾伯祖父立潤公,字德心者,亦於是年在洪楊亂中被擄,後不知所終,行年僅三十四歲。立潤公性靈敏,善歧黃之術,不問貧富,但有聘請,急急應承猶恐不及,但是竟也與父親同時罹難。過去我讀清平山人徐映璞的《兩浙史事叢稿》,常嘆惜洪楊之亂的慘烈,想不到我的曾太祖和曾伯祖兩代人竟均死於是難,豈不痛哉! 我的六世祖立渠,字許清,號薌湖者,為文波公第三子,生於道光十三年癸巳(一八三三年),卒於光緒十五年己丑(一八八九年)。如果說文波公是我祖輩中最為悲慘者,那麼薌湖公是我祖輩中最值得同情、命運最為坎坷者。薌湖公十五歲時母親去世,他對庶母曹氏亦很孝順,“未嘗稍拂其意”。父文波公在世時,家庭經濟尚稱富裕。薌湖公二十二歲與翁夫人畢婚,即分炊自立,不料在咸豐十一年(一八六一年),薌湖公二十七歲時遭火災,一切煨燼。次年,即同治元年(一八六二 年)又遭洪楊之亂,舉家相失,父文波公,兄立潤同時罹難。在兵亂、喪事之後,薌湖公在遺址創茅屋,理故業,尚未恢復元氣,又於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年)鄰居洪姓火起延燒,使薌湖公燒盡房舍,只存內屋一間。公與夫人翁氏苦力操作,始免凍餒。然而在同治八年(一八六九年),鄰居李姓又火起,延燒鄰房數十間,薌湖公僅存的一間內屋又同歸焦土。再五年(一八七四年),鄰居羅氏又遭回祿,火神再次光臨。十數年間我曾祖立渠公遭受四次火災,竟至一貧如洗。過去的大荊老屋,一律木結構,容易起火,但曾祖一生如此多難,亦實屬罕見。原先其父文波公在東門外隔溪建有釀酒處,薌湖公全家遂退居隔溪,“寒蛩鳴砌,四壁蕭然,當此際,誰復堪顧”?從此,曾祖為人僱佣求生,翁夫人則紡績自養,相夫教子,“不怨不尤,悄然自足”。薌湖公生有五子,中間三子早亡,只存長子宗華(我祖父)與幼子宗芳,女二。薌湖公五十歲以後,長子宗華少年老成,能光复故業,為家庭奠小康基礎。小子宗芳亦跟從長兄習作生計。薌湖公本來可以逐漸的揚眉吐氣,然勞苦終生,於壽有損,竟於光緒十五年己丑(一八八九年)病逝,終年五十七歲。

    薌湖公的異母弟,也是一位人物,他名立標,號新枝,是我的曾叔祖,雖然也少年多難,少讀書,成年後如司馬長卿一樣穿著犢鼻經營酒肆。但傳中說他“清寂、寡交、少言語,性好樹藝,盡得郭橐駝的技術,又精畜牧,所畜 鴒鴿等禽甚多。行年七十餘而平健如四十許人”。又說他“不以俗務擾其慮,不以世事攖其懷”。沖淡平和,難能可貴。新枝公是祖輩中最值得羡慕者。 而且他還有一門好親事。新枝公夫人蔣氏,為同里蔣燧堂的姊姊,蔣希周的姑媽。蔣家一門都是俊才文星,新枝公何其幸也。人的品性都基於遺傳,我的胞兄周昌穀 亦喜樹藝、植花、養魚鳥,原來與新枝公一脈相承。 第六世祖已繁衍至廿八族。

    七世祖宗華,字植善,號蓮波,薌湖公長子,生於咸豐四年甲寅(一八五四年),自小即伴隨父親的苦難成長,所以他少年老成,能知大節。後來能幫助父親重整家業,培養幼弟成材,更培養了長子六介的成就大業。

    蓮波公忠厚老成,樂善好施,擅醫,尤精兒科。平生所作幾件大事,都足見他的善良,我稱他為祖輩中最善良的人。

    蓋大荊一地雖是山陬海隅,但又是閩越通衢,地接臨海、黃巖的要道。餓饉之年,時常路有外來餓殍,白骨暴於野,蓮波公於光緒十一年乙酉(一八八五年)設立掩埋局、長生會,每逢清明冬至,為亡魂墟墓增添浮土,并焚冥錢,讓客鬼游魂各安一方壤土,恩惠澤及枯骨。又光緒十六、廿四兩年,五穀不登,而鄰縣黃巖、太平亦患水災,蓮波公約同鄉里樂善之人設籌濟局,海運外地米糧以惠窮民,使老者得免於溝 壑,壯者不散於四方。又在光緒二十四年戊戌(一八九八年)建奎星閣於鎮中心印山之上。印山襟山帶水,居民圍繞而居住,其上從無建築物。蓮波公萌發籌建時, 正好有一位星學家名叫蔡希邠者從河南來游雁蕩,蓮波公即請他堪輿方位。蔡公固不吝青囊之術,登臨印山,四顧而撫掌,以為若建奎星閣,上應三台,建財神廟,下維四極,將來大荊一郡定甲第蟬聯,官山府海,於此手屈一指。并預題名為“培風精舍”。蓮波公從此專心竭誠的盡出自己的資財,數年之內建廟成功。畫棟連雲,軒宏高大。又數年,長子光大(六介)公欲辦學堂,於是在廟前再建八楹精舍,以為培植士林的場所。此外蓮波公又修聖母廟(媽祖廟)、城隍廟等等。後人所見的凡大荊一地的公共建築物,几乎都是出於 周氏并蓮波公所創建者。這些往事在我兒時也曾依稀聽說,但如此詳盡精確的記錄還是在讀家譜以後方才清楚明白。果如方家所言,建奎星閣後的大荊確實是文士濟濟, 有譽滿全球者。風水之說也是不得不信的。

    蓮波公少年時,鄉里稱他忠厚老成,將卓卓有為,也是精當之言。

    宗譜記載祖輩列傳多篇,內有兩篇是為女性立傳,一是我的曾祖母薌湖公妻翁氏孺人,一是翁孺人的堂妯娌干孺人、我的曾叔祖母,這是兩位偉大的女性。

    翁孺人與薌湖公結婚後的第二年,即遭洪楊之亂,兵事蹂躪達半載之久,而後連續火災,幾乎五年一劫,真是赤身而外,一無所有。翁孺人含苦茹辛,殫盡綿薄以紡 織自贍,不怨不尤,溫純至順,“自壯及老,無勃谿聲”,而且在如此困境中,育有五子、二女。後薌湖公逝世,孺人獨主家政,“門以內秩秩有序”。所以作列 傳的蔣希周舉人認為,中國的女學不是失之鄙悍,就是流於苛細。如果都能像翁孺人的品性,女界將大煥光明云云。

    另一位干孺人是雁南公的嫡妻。雁南公名立鴻,生於道光己丑(一八二九年),卒於咸豐二年壬子(一八五二年),即為死於洪楊之亂的文波公次子,為側室曹氏所 生。干孺人生於道光八年戊子(一八二八年),卒於光緒三十年甲辰(一九零四年)。干孺人於二十二歲時與雁南公結婚,次年生子,名宗濂。二十五歲時雁南公病 危,臨終之時雁南公執孺人之手永訣,待喪事完畢,干孺人“閉戶寂處,絕跡外事”。初時,家人以干孺人年輕守寡,都勸她重新嫁人。但孺人矢志終身“撫孤恤 老”,不願再嫁。當時婆母曹夫人尚在世,文波公諒解她的志願,為她另外築靜室以居住,所有家政均不煩她,讓孺人能夠盡孝節,勤撫幼子,償其夙願。後文波公 遭洪場之難,死於亂叢草莽中,孺人當時年僅三十五歲,自此後方開始管理家務。婆母曹夫人長壽至九十五歲方才去世,干孺人為之治喪盡孝。子宗濂不喜讀書,棄學從商, 配金氏,生有三子。作為矢志守寡的干孺人,她真的做到了撫孤恤老,且子孫繁多,後無疾而終,終年七十八歲。傳中讚譽她:“壽至期頤,又獲弄孫之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