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故乡____老家的回憶]
素子文集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五)
·收藏軼事——潘天壽與《睡烏圖》
·琴人瑣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乡____老家的回憶

    我的故乡在浙江省乐清县大荆镇。这个古镇處於浙东名山雁荡山的东麓,在雁荡东外谷风景区内。雁荡山沿东海乐清湾,有三座古镇,大荊鎮是其一;中部的称白溪镇;西外谷的称芙蓉镇,即是晋高僧诺距那到此时,说的芙蓉、雁山是“花村鸟山”的含义所在处。雁荡山屬闽浙括苍山脉,这条山脉绵延到东海之滨,伏海再起的就是散落在海中的諸岛屿。大荆古镇是一个小盆地,过去的年代,交通不便,与邻近县治都间隔着崇山峻岭,即使在海边,除了渔船,也没有海运。是个既闭塞、又纯朴的地方;且属景色秀美的雁荡景区,这个古镇有著独特的人文渊薮。
   
    古镇北高南低,离海只有三华里,却看不到海,那座像屏风一样的荆山挡住了视线,挡住了海风的直入,有極佳的風水地理。荆山上长满了荆树,山由树名,村以山名,所以荆树对我来说特别的亲切。雁荡山的北麓有若干条清澈、湍急的山溪,所有的溪水都汇集到古镇西北部的石门潭中。这个潭的水面宽阔,两岸崖壁峭立,像两扇门户,潭水有三十多米深,清澈但不见底。潭水下流,即是镇西宽阔优美的蒲溪,在岸边,在浅滩上长满了枫杨。在我童年时,两个哥哥游水,我就在枫杨丛中等他们上岸,为他们照管、凉晒湿衣裤。水上时有从雁北卓南乡、沸头乡划来的竹筏,戴着鸬鹚,繞荊山驶流到海边的水涨村去。
   
    大荆古镇的东边,有东门溪,没有蒲溪宽阔,然而居民赖此洗涤,生存。古镇中部,在密集的居屋与街巷间还蜿蜒着一条城河溪,它常潛流穿越居民的住屋,偶而又在闹市、住宅之间露出清流,能时时见到街边、屋间有拾级而下的石阶,供人就近洗涤。就在我家的后客厅,也有一个半在室内半在露天的鱼池,有暗沟与外边溪水相通,有矮石墙与后院隔开。池边矮石墙下长着一丛茂盛的野草莓,人们採不到它,就像周敦颐的荷 花一样,可远视而不可近玩。古镇的中心是一座小山,上面建有一座高高的魁星阁,魁星左脚立地,右手高握着一杆笔,正向有文運的人们的頭上点去。在我小时,小山头是商会所在,古樟蔽天,游廊相连,是个幽雅去处。山脚下有一个湖,称为城里湖,种植荷花,岸边是垂柳,与城河溪相连,溪水自北门来,穿石板桥下,将水先汇入湖东人造的石堤内,曲折环回,再过一桥注入湖中。据说在春天溪水暴涨时,可以缓冲,这是水利措施兼美化的设计。人们说溪水绕小山而行,按风水上说是“龙抢珠”,我的老家住宅就在龙腹西邊!

   
    这三条溪水,在镇的南边,荆山北麓汇合后,绕过西麓,迴流入海。三溪交汇处,沖擊成深潭,有大漩涡。在我家的楼头,向西南望去,就是雁荡山东谷的突兀山峦,冬夜会看到闪烁的燐火绕山而行。靠谢公岭脚,有一座巨大的“接客僧”岩,從謝公嶺角度看為“老僧拜鐘”,非常酷肖而有名。徐霞客三游雁荡,都是从天台山方向而来,他在游记中对“接客僧”岩有详尽的描述。他在进入雁荡腹地之前,于大荆古驿休息、进餐。他大约是在必经之地蒲溪桥头的饭店吃饭吧!在我童年时,蒲溪桥头还有“王三玉饭店”,老板的女儿还是我的小学同学哩!
   
    雁荡山的百二奇峰、三十六洞府,是多年海水侵蝕所致,它的美,早在魏晋之际已被人欣赏,谢灵运任永嘉太守时,就曾经来游览,写下了“咏筋竹涧诗”,相传他曾深入到东外谷,这条他走过的岭,后人称为谢公岭。岭离大荆镇只有五华里路程,翻过谢公岭即是雁荡的腹地灵峰、灵岩了。
    因为古镇的背山面海,外有乐清湾的天然形胜,使它在军事上成为要地,它是元代沿海七十二沙城之一,设有大荆驿站,明初改称岭店驿。我的先祖就是於明時遷居大荊的,清道光《乐清县志》载,康熙元年筑有大荆城墙称为大荆营,有参将驻守,雍正二年改为游击驻守,乾隆廿年改为都司驻守,下置守备,并有千名战守兵。大荆镇有完整的城墙城门,在南门外还有练兵的“大校场”,建有“演武厅”与“鼓亭”,城内设有“射圃”、“火药局”、“军器局”。原有的大荆古城墙,是以土夯而成,城围周長二八七•九丈,宽厚一•四七丈,高一•四丈。砖砌城垛有三八九个,城楼四座,也是砖砌。可惜的是现在城墙城楼已毁圯,只留有两座城楼土基遗址,其中一处,就在我家后园井台北面,长有乔木,我儿时与哥哥们常常上去玩耍。东门一带還能见到残留的城墙遗址。如今镇上多现代建筑,但在东门,仍然保留有完整的石板大街,还有两座拱形避火墙圆洞门,这是仅存的完整古建。大荆古镇原有二十五条巷弄,现在仍然袭用旧名,但大多不再是卵石铺地了,原先那种黑瓦双檐石块砌墙的古民宅也渐渐的不多见了。
   
    原城内北街建于元明旧址上的清康熙年间都司衙门,重门叠户,大门之内建有左右二碉堡,并亭台楼阁,游廊轩馆,遍植香樟、茶花、梨、枣、竹林,且建有多处鱼池,还有供练习骑射的“小校场”。这座建筑群,在民国初年,已归为我家所有。我家原住东门隔溪。大伯父周六介公就读上海政法学校时,参加了辛亥革命,屡立战功,光复南京后,除授为杭州知事,这就是我家与杭州的渊源了。我的祖父周莲波公在老家,因原宅过于简陋,他亲到南京向临时政府申请,购买这所已经颓败的都司衙门旧居,以廉价获得。于是祖父大兴土木,拆除碉堡等等军事设施,改建亭榭,增设住宅书馆,再广植果木、园艺。大伯父再于杭州物色古董、字画、图书运至故里,俨然成为古镇世家,祖父改题居处为“晦侬别墅”,以诗礼、耕读治家。衙门的刀光剑影,已成为蕴藉的诗情畫意。在我儿时,祖父早经去世,大伯父亦已逝于杭州任上,家庭已渐趋败落。但是藏书依旧,每年夏天在小校场、游廊等处晒书、凉书,让孩子们看管着,大都是线装书。在入学前,我平生最早读的书,就是晒书时看的《山海经》图录了。非常值得惋惜的是,五十年代初,提倡阶级斗争,我家劃为地主,房产土地没收,從此告別故居。我在少年时期跟随二姐到了杭州继续读书。一九八二年,在我历经九死一生的巅沛流离,于离故乡三十二年后,才又随昌米哥回到故乡寻梦。我俩先住在雁荡山旧净明寺侧友人家,唐诗所云“近家情更怯”,我们简直不愿再看到故宅旧址,恐怕一见现状,会失去原先保留的完整美好印象。但是故园近在咫尺,能不亲临憑吊?古宅已成为酒厂,我们只在大门外瞻望,在后门三官堂一带逡巡,并未入内访旧,因为所有故物已面目全非!虽然家破人亡,但是故乡山川风貌,依稀犹昔。
   
    元代的學者、诗人李孝光,是我们的同乡人,他曾隱居雁荡山五峰下,然他的故宅已无可考,也从未考证过他的后裔。镇北南閤乡,有明礼部侍郎章纶故第和墓园,墓道两侧的石翁仲仍然完好,南閤乡街道上还保存五座其宗族明代木牌坊,斗拱、重檐,重彩绘制,仍經子孙们时时修葺,这是研究明代建筑学的宝贵资料。如此完整集中的古牌坊群,在浙江山区,已是硕果仅存了。这里还留有“文革”时期章纶的子孙,为了保卫这五座牌坊,与从乐清县城赶来破坏的红卫兵展开奋斗的故事。二零零零年夏,我和陳朗回国时,三幼夫婿一家四口也從德國來,偕同一起到故乡扫墓。我是于一九九一年归葬父母于雁荡山游丝峰壁的。此时我们重遊南閤乡瞻仰牌楼,还找到了崇山之下的章纶尚书第和他的书楼残址。童年,我曾在南閤堂姐家,住过半年。
   
    这一次在老家,在族侄周其钧家看到了我家的家谱。这是在遭受历次政治运动及文革浩劫后仅存者。
   
    我哥昌谷以英年逝于一九八六年。他临死前遗言,将洒骨于故乡石门潭,并于潭壁摩崖鑿刻“云生大泽”四字。我哥周昌米,于一九九零年在石门潭右坡凤凰山麓建造了荆庐别墅,由沙孟海書“荊廬”二字,由杭州青年画家、篆刻家吴静初镌刻于北向山岩之上。荆庐高旷,周围遍植竹林、松林、桂树、红枫,庐前小桥、流水,楼头能见雁荡群峰。虽然没有祖先“晦侬别墅”的风范,但是能在故里留有一席之地,是幸事。每年盛夏,我哥必招画友、亲朋自杭返里避暑。二零零零年夏,我和陈朗偕同三幼一家四口,並小叔陈诒、外甥小鲁父子、友人文韵、奕林等共计十人,与兄嫂欢聚荆庐。同到游丝峰扫墓,留连于古镇街巷。陈朗兄弟与文韵、我哥则于画室评书品画。王渊及孩子们则日日于石门潭游弋消暑。能親近故土快慰平生。我们夢想,数年以后,我們也会回故里,在荆庐之旁,建造“芷阁”,不须高旷、宽广,但求雅致,黛瓦粉墙,像刘禹锡的“陋室”那样,有苔痕,有草色就可以了。
   
   

此文于2010年02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