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淳朴的呼唤——记野三坡景区]
素子文集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淳朴的呼唤——记野三坡景区

    我国的风景区,有些是历史上早已有之, 只不过历朝时有兴废。有些则纯是新开辟区域,但是追溯起來,却仍然有深厚的歷史含蘊。例如北京南部的涿县野三坡。我在上一世纪的九十年代,曾经考察过野三坡,在那裡逗留过三、五天。回来以后,一直有一种欲望,想说一说它的“野”、它的“淳朴”。

    尽管野三坡已录入名册,列为国家级风景区,尽管在它的开发计划中提到,要在野三坡开展种种游乐设施,切盼外商投资等等,但总觉得,不管如何装扮它、改造它、折腾它,它总会有一股野性难驯的桀骜于平静中显示。然而最可贵的,也正是这一股子劲儿,这一股永远不驯的野性!否则,野三坡就失去了迷惑人的所在,就不能长久地在心目中有掩盖过其他名山大川的地位。

    野山坡的风光独特,它的主人介绍说它是“北方桂林”,说它的沙丘是“小戈壁”,其实都不像。这条横切晋冀边缘的拒马河大峡谷,倒是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描述长江三峡的几句话,可以用在这里。这山峦连绵,深长悲凉的大峡谷,更有着长江三峡所没有的粗犷美。看过拒马河峡谷两侧的山峦,才能看得懂范宽的山水画。《水经注》记载拒马河“源于代郡广昌县涞山”,即是现在的涞源县。早在晋代,名将、诗人刘琨曾镇守于此,抵抗北方石勒的入侵。刘琨,字越石,安国人,与祖逖是好朋友,祖逖就是涞水县人,著名的“闻鸡起舞”成语,即说的是他们俩的故事,发生地点就在拒马河,这拒马河的命名,也与他们的业绩有关。《晋书•祖逖传》载:“祖逖与刘琨俱为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后世将此作为朋友砥砺勤奋的表率。在公元三零八至三一八年间,石勒北羯族部队在太行山区攻掠河北内地,刘琨就在这十分险要的地方抗拒石勒的兵马,从此,这条河流,就命名为“拒马河”。荒凉险峻的河谷,不但擅山川之胜,还具人文渊薮。

    三坡在房山西北,东北临接宛平,西北部以长城为界与涿鹿接壤,依太行山东麓,地势随坡由东南向西北逐渐增高,分上、中、下三坡。《涿州志》记载说上坡与下坡因山脉之障蔽,气候亦不同,寒暖相差半月许。每逢春令,下坡核桃已结实,上坡始花,雨降稍迟,耕牧亦随之转移。可见,三坡是因为地形、气候的不同而命名的。野山坡的“野”字,是清初朝廷带着贬意,强加给三坡百姓的,这是一处受清廷歧视甚深,彻底“被抛弃”的所在。《涿洲志》载,明初燕王兴师扫北之时,曾经行军至三坡奴才岭一带,见到山中小松鼠捧食松果,酷似拱手施礼,心中大喜,和他的随从们说:“兽且归顺,况百姓乎。”于是颁恩诏免了三坡百姓的钱粮。算是受过明朝皇帝的“皇封”。清代立国后,因为三坡百姓受过明朝特别恩赏,其反清思想必然强烈,因此施加威力,敕令三坡百姓不得介入科举之列,永无“功名官禄”之加,遂摈弃三坡人民于当时的文明圈外!数百年来,加之山水的阻远,真正成了一块“野地”,逐步形成了野三坡独有的历史风俗,成为名符其实的“野三坡”了。

    因为朝廷的歧视,匪盗的光临,为了生存,为了繁衍生息,野三坡百姓组织自治,在坡内实行“老人制”,行政上由涿州代管,然在志书上甚少记载野三坡的情况,只是提到野三坡“老人制”是“实开民选之前例,独树自治之先声”。“老人制”一直沿续到民国十八年才废除。“老人制”的“老人官”,是推举“家道殷实,素孚重望”者担任,综理坡内一切事务,组织武装队伍,若“一旦闻警,不分村界,每户一人持土枪木棒,群集前往,奋勇当先”云云。野三坡几个世纪的桃花源生活,就是如此延续的,所以“涿县政令不行于三坡”。试想,在一个与世隔绝又有人群的所在,必然有一部獨特生动的人文历史,社会学家是值得深入研究的。尽管《涿州志》对野三坡记载甚少,只说“三坡隶属涿由来久矣,无可稽查”,但行人还是偶而有入山的,野三坡的自然风光还是打动人心的。有一首“盘坡积雪”,就写的是野三坡的雪景:“此地即桃源,不知汉魏,遑论金元。逃名岩谷,遁迹林泉。大好河山,忍终袖手无人管。满坡积雪,山色有无间。”这首杂言诗倒因为文人的诵吟收入了“涿州八景”中,得以传世,于诗中亦可见三坡历史之一斑。目前野三坡老一辈中还有一首歌谣,诉说着三坡的历史:“野三坡野三坡,燕王扫北没扫着。头上束着野雀窝,穿的鞋子向上撅。清朝不让进考场,祖祖辈辈血泪多。”文士的风花雪月与百姓的现实生活,从来就是有距离的,即使陶渊明也与烧炭翁差别甚大。

    野三坡所孕育的独特风情,正是今日野三坡的魅力。诸如服饰方面,旧时三坡妇女装束,前脑梳发蓬松,脑后以红头绳扎发成环状,簪以八寸许扁簪。此簪银质,上有蛇蝎、蜘蛛、蜈蚣、蟾蜍、壁虎“五毒”图案。戴大耳环。上衣无领,下着套裤,扎裤腿,穿船形尖套鞋,鞋面绣花。男子则大襟风衣,内喜扎红腰带。考其渊源,这纯属明代服装。这些遗风在现代三坡百姓服饰中仍隐约可见。清一代近三百年中,皇恩远播,而京畿不远处竟还有穿明服的地方,不说别的,光从此一风光角度看,够奇特的了。

    其他诸如婚嫁、丧葬,自然遗存明风。有一习俗是相当原始的,即出殡之时,妇女痛哭送葬,常以抓破脸面使之血泪俱下,以示哀痛。这简直是残酷的“野性”了。野三坡开发成风景区至一九九三年,有景区六处,景点六十八个,地域广约五百平方公里左右。景区内峡谷纵横,若加以相连,长约一百公里有余。遍长野玫瑰、杜鹃、紫丁香,芳香四溢。还有蚂蚁岭,蚂蚁大得出奇,凶狠异常,它们在筑窝时所翻出的土和草根,与大坟冢相似,是奇观,又是“野性”的景观!

    野三坡的“野”除了大自然的赋与,也有人为的粗犷。它毕竟是明代故土,军事要地,西北部金华山有大龙门城堡,尚保留明长城“内边”,“疆域咽喉”关隘,城墙以条石、青砖及石碴砌垒。东西二城门尚完好,堞楼、炮台皆有迹可觅,为万里长城之一部分,长达四华里,顶宽四米,四马可并行。敌楼六座,造型有明建筑特色,各有十个箭窗,分上、中、下三层,为研究长城学者所不可忽略处。伫立楼顶,能见塞北群山。

    野三坡景区目前尚没有与其他景区攀比,如竞造奢华宾馆,而只是投资数百万元修建了民俗文化内涵的九座苗寨,有吊脚楼、寨门、铜鼓坪等苗俗建筑,一应俱全。寮房的门口还挂上长串的红辣椒。游廊美人靠上,坐着的绣女是真正从贵州山区招来的苗家。在建造苗寨伊始,附近即开垦有梯田,种上苗家食用的庄稼、蔬菜。为制造环境氛围,规划者观察细致。苗寨小卖部里,卖的是从贵州运来的苗族工艺品,如竹制的苗人头像,此像饰有竹制的牛角,所缠的包头亦采用藤萝,丝毫没有俗气,与其他旅游点的小商品绝不类同!

    主人以野味招待来宾,这些都是三坡传统的佳肴。主食有搋糖糕、蒸锤饭、炸油香、煮杂面、瓜条粥、珍珠饭、油麦面等等。菜肴有三坡的鸡、三坡的鸭、三坡的大团鱼、三坡的虾。三坡野菜霸王芽、芥葱、蕨菜、龙爪蘑、沙耳、大杏仁、野苋菜,长满了山坡,长绿了山头,都是营养丰富、上等的,清香可口。大杏仁没有一丝苦味,雪白、脆甜。游览归来,吃了这些不带任何污染的菜肴,真乃口齿生香,延年益寿!

    在三坡连绵的山峦、曲折的流水之间,长满了核桃树、杏子树、桃树,枝柯婆娑,老枝交虬。果树中间又掩映着片片土著民居,泥瓦,土墙,纸糊的大窗户,轩敞的大院子,毛驴、骡、鸡犬,明窗净几,静穆隽永中透露着生机。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电子世界,在高度文明的城市中生活、工作,在紧张之余如果想享受一下大自然的野趣,那么,到野三坡去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