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赵达功文集]->[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赵达功文集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新闻开放是昙花一现,中共终于露出狰狞面目
·北京奥运正在导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既封杀温家宝又封杀刘晓波的背后逻辑
·爱国主义与抵制中国货、中国籍
·处决杨佳当天我在上海
·美国仍是世界第一
·我看陈绍基的书法不错
·“操”还是“操”?
·我看见了满城尽飘黄丝带!
·刘晓波的旗帜!—刘晓波生日祝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10月28日,中国著名知识分子、一代启蒙导师包遵信先生逝世。刘晓波负责组织了治丧小组,在网络发出讣告。此时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大会也临近尾声。大会主席刘晓波委托秘书长张裕完成最后的会议议程,全力投入包遵信葬礼安排工作中。参加大会的会员们向包遵信先生致哀,独立中文笔会又损失了一位颇有影响力的会员,悲痛中会员们纷纷撰写祭文、挽联、诗词,悼念一代承前启后的启蒙者。

   11月3日是向包遵信先生遗体告别的日子,仪式定在北京东郊殡仪馆。我乘坐深圳开往北京特快列车,2日下午赶到北京。列车上我不断接到深圳警方打来的电话,他们劝告我最好不要参加包遵信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我感到气氛骤然紧张起来,虽然离立冬还有一个星期,瑟瑟寒风已经袭来。

追悼会前

   11月2日下午一下火车,我就乘出租车立刻赶到约定好的一家饭店。在那里我遇到了刘晓波、张祖桦、徐晓、马少方、周忠陵、温克坚、薛野等人,他们正在一个房间里忙碌。后来得知,刘晓波作为包遵信葬礼总负责,不顾发烧,坚持带病现场指挥;而徐晓,《光明日报》出版社的副总编辑,看起来一个弱小女子,却勇于承担了整个葬礼的策划、灵堂布置、音乐、纪念册等事宜,是葬礼的总操办;原团中央常委、宪政学者张祖桦,1989年春夏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马少方,刚被选为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的原北京大学研究生江棋生,以及薛野、周忠陵等人,都积极参与了葬礼的操办。一卷一卷的挽联摆在面前,据说大都是学者余世存的墨迹。我来到时,还有一些挽联需要抄写,江棋生承担了这项工作。期间,刘晓波、徐晓、张祖桦等人不断用电话联络相关人士,也不断接到关注包遵信葬礼的来电问询。

   晚饭后,我与马少方、温克坚乘车到万圣书园的醒客咖啡馆,这里的老板是著名学者刘苏里先生,他风度翩翩,气宇轩昂,要不是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也是一个典型的北方汉子。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主题内容就是包遵信的葬礼。谈话间了解到北京警方非常紧张,已经找了许多准备参加葬礼的异议学者谈话,要他们不要参加第二天的葬礼。山雨欲来风满楼,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事情看起来很麻烦。来北京之前,晓波就跟我说过与警方谈判的情况。警方曾经警告过主办人刘晓波,不要酿成政治事端;而刘晓波回应警方,祇要当局不干预,不会发生什么事件,干预才会酿成事端。但现在看来北京高层已经下令干预了。这时我的电话响了,看看来电显示,知道是深圳警方打来的。他们告诉我不要参加追悼会。我说我不可能不参加。他们说他们现在很麻烦,还说星期六(3日)不能休息了,要来北京。

   很明显,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会由于参加人数众多,让北京当局恐慌。他们惧怕的是政治集会,包遵信先生的葬礼恰恰是异议知识分子聚集在一起,葬礼的性质或许就是政治性质的集会。我们觉得当局过于焦虑,草木皆兵。有句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周恩来逝世,引发1976年的四五运动;胡耀邦的逝世,引发震惊中外的1989学生运动;赵紫阳逝世后,当局戒备森严。包遵信尽管是著名学者,不能与他们相比,但当局却借鉴历史事件,忧心忡忡,坐卧不宁。

追悼仪式

   包遵信葬礼从3日上午11点开始,之前要布置灵堂、摆放花圈和挽联。早上8点钟,我与马少方、温克坚一同乘出租车前往东郊殡仪馆。下车后,停车场内已经有很多闲溜达的人,我们这些人久经沙场,经验丰富,跟警察打交道多了,一看就知道哪些是便衣。

   我们径直走向包遵信先生的灵堂,看到灵堂大门紧闭,晓波、徐晓等人在一边正与殡仪馆工作人员交涉。按规定,必须给予足够的时间布置灵堂,当局的刁难显然是事前商量好的。经过再三交涉甚至争吵,也许当局也害怕引起冲突,祇好同意打开大门。之后在灵堂外,我又发现刘晓波同包遵信家人一起与北京国保头目发生争执,原因是刘晓波从电话中得知江棋生、莫少平、浦志强、俞梅荪等人被警察堵在家里,甚至被抓进派出所,义愤填膺,认为北京当局缺少最基本的人性。后来得知,不锈钢老鼠刘荻和李海,他们已经来到殡仪馆前,仍被警察绑架到车上带走。

   包遵信先生的葬礼,冥冥中的确安排是一场政治聚会。因为所有参加追悼会的第人,哪一个不是异议人士?大家也心照不宣,并非要等到11点钟才赶来,熙熙攘攘的悼念人群早早就站立在灵堂外。从外地赶来参加追悼会的异议人士很多,深圳除了我之外,还有参加六四后削法为僧的圣观法师徐志强和另外一位维权女士也从深圳赶来参加葬礼。广西、上海、天津、河南、广东、四川、河北等地都来了很多人,其中有学者、律师、维权者、商人等。

   这些人聚在一起参加葬礼,同时又是彼此认识交流的机会,祇从这个意义上说,葬礼也是政治集会,祇不过没有人发表演讲,没有人喊口号,没有人提出什么政治主张罢了。很多人从未谋面,但谁都知道谁,因为大家的事业是一致的,那就是争取中国的民主自由事业。有些也许在网上看到过照片,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看到著名女记者高瑜了。她说:“我们俩本应该一起参加塞内加尔国际笔会大会的。”我说:“是啊,应该是在今年香港的亚太国际笔会上见面的,可惜我被当局‘边控’了半年。”在休息室,与年过八旬的于浩成老先生交谈,他拄着拐杖侃侃而谈:“早知你赵达功的名字,没想到今天相见。”大有忘年交之感。

   灵堂正面,刚毅、自信的包遵信画像挂在正中央,两边的对联是:上联:“走向未来,未竟神州启蒙业”;下联:“囚居京城,锻造华夏自由魂”。悼念大厅堆满了鲜花和花圈,两面墻壁布满了挽联。

   10点半多一点,包遵信先生的灵柩来了。灵堂外大家闪开一条通道,默默的注视着灵车缓缓过来。11点大家簇拥在灵堂内,主持人刘晓波宣布追悼仪式开始,首先由于浩成致辞,其后由包遵信先生的女儿包瑗致辞。遗体告别开始了。大家5人一排,向包遵信先生遗体三鞠躬后,依次缓缓走到遗体前,将手中的白菊轻轻放到遗体上,看最后一眼。许多人止不住眼泪,抽泣着。我走到包夫人面前,轻轻拥抱了她,与家人一一握手,祇有一句话:“节哀顺变!”

后记:深圳警察把我“接走了”

   包遵信先生的葬礼中发生了许多故事。便衣警察混在殡仪馆工作人员中,监视着葬礼的一举一动。外国记者的采访摄影遇到了麻烦,与便衣警察发生了冲突,所谓“和谐社会”不揭自破。缺乏人性的中共当局,如何能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和谐?

   葬礼后按照传统惯例,大家要聚在一起吃饭。菜还没有上完,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声音很熟悉,那是深圳警察打来的。问我:“老赵,你在哪里?”我说:“我在吃饭”。又问:“吃完饭去哪里?”我说:“去火车站回河北家乡探望父母。”他还问:“几点钟走?”我一听就明白了,直接问:“你们来到北京了吧?”他说:“是”。我早就有思想准备,他们怕我滞留北京几天,当局担心的是政治聚会。是的,的确想在北京呆几天,毕竟机会不是很多,这里有很多朋友,都想见一见,聊一聊。但我还是不想与警方发生冲突,答应他们来聚餐的酒楼下接我。

   警察来了,我必须走了。与大家打个招呼,我下楼了,坐上了有两个警察陪伴的出租车,到宾馆收拾行李,然后直奔北京西站。他们很“尽责”,我也很同情他们。星期六他们一早就从深圳飞来,都饿着肚子,但上级的命令必须执行。就这样,他们陪同我到了河北老家邯郸……

   有时想,这个国家政权是在折磨所有的人,包括他们自己在内。

   (2007年11月1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