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赵达功文集]->[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赵达功文集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一、 十七大中共坚持专制拒绝政治改革

   政治改革对于坚持独裁专制制度的中共来说,是要了它们的命,尽管从邓小平开始,中共领袖也不断提出政治改革的各种口号,但事实上,在推动宪政民主和权力制衡上,中共从没有前进一步。因为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来看,共产党的领袖们和理论家一旦提出“修正主义”或政治变革的主张,往往会将走向埋葬共产专制的道路。戈尔巴乔夫进行的公开化和“新思维”运动,导致苏共的灭亡,这一点,中共把它作为共产主义运动的教训,铭记心中,并且把苏共灭亡和苏联解体的根本问题归咎于经济。因此,“发展就是硬道理”应运而生,而且把经济的发展与否看成“王党亡国”的根本问题。我们看到了,中共三十年来所围绕的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至于社会的平衡发展和政治上的变革,中共一直避开。行事如此小心,表明了中共的畏惧政权垮台的心态。中共煞费苦心的是维持现状,再也无法求得政治上的发展。到胡温政权时代,中国领袖们再也没有了什么雄心壮志,更谈不上什么个人魅力。

   十七大所确立的所谓“科学发展观”的确不是什么新鲜玩艺儿,如同“三个代表”一样,不过是自我粉饰和装装门面而已。建立“和谐社会”的主张,如同“稳定压倒一切”,新瓶装旧酒而已。骨子里,中共领袖们满足于“千秋万代”的江山一统没有丧失在他们手里,于是,“发展就是硬道理”早已变成“维持就是硬道理”。

   从邓小平开始。中共实际上已经否认了毛泽东思想,也摒弃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制度上已经融于“全球化”,市场经济已经让中国回归于资本主义制度,只不过中国实行的是权贵资本主义,专制资本主义,是最坏的资本主义。独立作家温克坚先生分析:“通常来说,维系一个权威体制,需要一个特定的意识形态(比如共产主义),特定的控制系统(比如克格勃),或者一个政治强人。当这三个构件都齐全的时候,极权主义完全控制着社会。当其中一些构件开始没落的时候,社会开始张显独立性。而如今,中共的这三个构件都已经破落不堪,这无可辩驳的说明社会已经进入转型期,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17大官方喉舌的‘啼叫’阻挡不住社会结构开始转型的事实”。一个没有了“主义”没有了“思想”的独裁政党,其统治靠的就是对国家机器的控制,靠的就是残酷镇压。胡锦涛高喊高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旗帜,这个“特色”本质上是什么?就是专制,就是一党独裁,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其他还能有什么!

   中共十七大落幕,人们不奇怪中共没有任何政治改革迹象,细微的变化,只不过在接班人机制上有所不同。这种变化,观察家们都注意到了,许多分析很有见地。

二、从微分学和“蝴蝶效应”来看维权运动

   中国除了共产党没有其他政党,那些所谓“民主党派”花瓶党组织不过是听命于共产党指挥的摆设。因此,中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反对派组织,即便曾经试图建立反对派的组织如中国民主党,早已被中共扼杀在摇篮之中,甚至中国也根本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非政府组织,独立的宗教组织也不存在。真正威胁中共统治的是不断觉醒的公民意识,是局部的此起彼伏的维权运动。局部的、个别的维权事件不断发生,是在零打碎敲中共的统治基础。统治者的大厦将倾,起始于公民自发的维权行为。

   高等数学中的微分解法很有启示。固然我们要认识事物的整体,微分是通向整体的方法。微分是求一个对象对另一个对象的变化程度,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对象对另一个对象的影响。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事件,可以影响社会政治。如2003年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被殴打致死事件,导致了中共政权不得不废除收容遣送法,推动了中国法治的发展。不是中共当局自觉自愿的改变,而是维权事件推动中共被迫进行革新。

   眼高手低或者是所有关注中国命运的人一种思维方式,就是说,我们有宏观目标,那就是中国一定要走向民主法治;但具体行事,实现目的的方式,却必须从脚踏实地。不是要解决理论上的问题,而是要解决现实问题。

   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一平先生曾经有过一段精彩的论述,他说,“将大政治,分解为小政治,具体地要求权益,具体地解决问题,将政治问题落实到社会问题、权益问题、法律问题。孙志刚事件、章怡和禁书事件、笔会、维权、姚立法选举、地下教会、艾滋病维权等等,这些无数的小政治在实际推动着中国政治进步。这些小政治是社会的自然生成变化,他们带来的社会变化是坚实的,由这些所形成规则、条文则是可实行的,能够被民众所捍卫的。”一平先生还说,“社会的存在是由无数的具体事务、细节、经验构成,这些不能预先设计。预先设计只能是强制,或者崩溃。推动中国的进步、和平转型,需要小政治,从小政治着手,一点一滴的做。”我非常赞同一平先生的观点。中共喜欢空喊口号,我们已经厌恶。民主人士在高举民主大旗的同时,更应该把目光射向具体推动民主化的维权事件上。

   我们可以再谈一下“蝴蝶效应”。蝴蝶效应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Edward Lorenz)1963年在一篇提交纽约科学院的论文中分析了这个效应。对于这个效应最常见的阐述是:“一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其大意为: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在于: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微弱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连锁反映,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

   “蝴蝶效应”应用到中国政治上,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一个维权事件,其影响力和作用足以促使中共当局政治变革(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那么众多的维权事件,可能会更多的影响中国的政治。西方流传的民谣很有想象力:

   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

   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

   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

   要把中国的政治变革看成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中共一党独裁专制也许还会延长很久,即便是中国实现民主化了,政治变革依然是继续的事情。俄罗斯就是一个例子,我们已经看到普京总统企图实行专制统治,这说明实现民主的过程可能是一个反复的过程。

三、维权运动必将演变为政治运动

   我们看到,中国的维权事件都没有要达到的政治目标,维权仅限于当利益受到侵犯时作出的自然反抗。没有政治组织参与维权事件,更没有依照理论家的设计去行事,当然也没有中共当局经常栽赃的所谓“海外敌对组织”在操纵。

   多少年来,中共一直试图通过镇压来消弭维权运动的发展,但事实上,维权事件越来越多,此起彼伏。面对镇压的威胁,公民意识觉醒的农民、工人和市民以及各阶层人士,对权益的维护压倒了恐惧感的压力。为什么维权事件越来越多,上访人士越来越多,这些都来源于中共政权对公民权益的侵犯越来越多,并且还要加上积累的社会矛盾。老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却一直在产生,新老问题的集合,酿成官民冲突的不断发生。加拿大刘劭夫先生曾经与陈奎德博士主持过一个电台节目,内容就是考察和分析中国的维权运动。下列几条是他们对维权运动特点的概括:

   一、中国人的维权,从以往寄望于官方权力斗争的胜负,转移到民间的自救。

   二、维权事件从个人到群体,从点到面,星火燎原。

   三、维权活动从主要争取话语权,扩展到挑战众多不合理的制度,诸如户口制度、城乡差别制度,以及医疗、教育、环境等等不合理的制度。

   四、精英加入草根,两者结盟共同维权的格局形成。

   五、维权活动借助网络以及海外媒体的报道,取得巨大效应,

   中共当局最惧怕的是具体维权事件的社会效应,也就是惧怕星火燎原。看起来每一个维权事件都是个别的、孤立的、互不相连的,似乎没有形成整体的运动。但由于越来越多的维权事件发生,相互联络、相互借鉴,相互鼓励,相互声援,已经在发生。笔者观察到,许多基层人大代表选举都是被当局操控的,独立候选人都是被地方当局利用权力将其摒除在外。但据我所知,许多独立候选人之间互相有联络,这种联络虽然仅限于经验交流和道义上的声援,但这些足以使当局惴惴不安。厦门PX污染项目引发万人示威事件,是通过手机短信联络组织,也是许多城市维权者考虑借鉴的方式,说明了公民意识在觉醒,当局在控制方面越来越力不从心。

   中共的专制体制,是产生腐败的体制。腐败的产生是从侵犯公民权益开始的,不消除腐败,就不能消除对公民权益的侵犯。公民的维权运动,其实也是反腐败运动。但反腐败就是反对共产党,由此得出结论,维权运动和反腐败运动,实际上是看不见的政治运动。随着中共中央集权的削弱,随着民众公民意识的不断觉醒,维权运动必将从局部走向整体,必将从一般的利益诉求走向政治诉求。维权运动演变成政治运动一直在进行中,不管这些维权运动的参与者有政治意识还是没有政治意识,维权运动向政治运动方向发展是必然的。

   

   2007年10月2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