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赵达功文集]->[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赵达功文集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厦门爆发市民自发游行示威表达对污染项目的不满

   6月1日,厦门爆发反建PX(二甲苯)厂大示威,一度有两万多名示威者在市中心聚集,黄昏时仍有数十名厦门市民在市政府前静坐。厦门市民自发上街示威了,这是没有得到公安部门批准的集会,人们不再惧怕所谓“违法”,用集会游行示威的方式表达对政府PX化工污染项目的不满。发生在大城市,如此规模,这在1989年六四之后还是第一次。

   示威前,上百万厦门市民都在转发一条相同的手机短信,反对该市正在兴建的PX化工项目。短信的内容大致是:“台湾陈由豪与翔鹭集团合资已在海沧区动工投资PX(苯)项目,这种剧毒化工品一生产,厦门岛意味著放了一颗原子弹,厦门人民以后的生活将在白血病、畸形儿中度过。”

   公民上街游行是现代公民社会公民表达意愿的权利,在民主社会这不是什么问题,即便是在所谓“一国两制”自由社会的香港,也同样没有问题。但是在专制制度的中国大陆,中共当局事实上剥夺了公民的正当权利。尽管中国也有集会游行示威法,但公安部门从不批准任何游行申请,个别批准的小规模游行示威往往是官方组织实施的。

   一九八九年“六四”开枪镇压学生民主运动后,中共当局意识到人们上街游行示威会动摇专制统治,于是在一九八九年十月三十一日通过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以法律形式阻止人们上街游行表达意愿。此后的十八年来,中共依然如故的“稳定压倒一切”,极力掩盖“繁荣昌盛”背后激化的社会矛盾,堵塞包括上访、网络论坛、博客等任何公民诉求和表达方式。但是人们无法再忍受专制者的残酷统治,无法再忍受社会的不公,无法再忍受权钱结合的压迫和剥削,各种自发的抗议活动从未停止过,尤其在农村,在污染严重危害人们生存环境的地区,在土地被官钱吞噬的地区,民众自发的示威游行此起彼伏,让中共地方当局惶惶不可终日。

   2005年4月,浙江画水镇农民对污染环境威胁生存奋起抗争,爆发了与当地政府的激烈冲突。尽管被当局出动武警镇压,尽管有多名农民维权者入狱,尽管代价是惨重的,但维权者最终胜利了;如今厦门市民自发上街游行,抗议政府的PX化工污染项目,震惊了当局。厦门市政府不得不宣布将项目“缓建”,维权者通过游行示威的方式再次获得了初步胜利。

    冲破恶法上街游行是公民权利表达的重要方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民不畏死源于民不聊生,民不聊生源于野蛮的专制制度。厦门市民不畏惧恶法,不畏惧坐牢,反过来,厦门市当局畏惧了,面对厦门市民通过示威表达强烈的不满,当局反而退缩了,畏惧了,不得不重新审视污染项目。这很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政府行为导致危害民众群体利益时,当民众的基本人权受到肆无忌惮的践踏时,人们如果继续忍气吞声,任人宰割,侵权者必定毫无顾忌,越来越加大对受害者权益的侵犯;反之,如果民众奋起反抗,尤其以集会游行示威方式进行抗争,侵权者却有可能退步,有可能被迫接受民意。

   目前,在中国大陆广袤的土地上,由于官钱勾结,由于利益集团对利润疯狂追逐,权力和资本不顾人民死活,土地、水源、空气等污染项目林立,而治理污染让位于利益集团的利益所求,人为制造污染创造了GDP,当权者处处炫耀他们的所谓“政绩”。各种污染严重影响到人们的生存环境,受影响的是所有的人群,它不分阶层,不分贫富,不分官民,反污染维权有极大的号召力也正是在此。厦门反对PX化工项目的示威群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中产阶级。

   由于专制当局堵塞了公民表达意愿的所有渠道,人们不经过批准上街集会示威就成了唯一的选择渠道。君不见,被誉为太湖卫士、曾在2005年被提名为“感动中国”年度十大人物之一的著名农民江苏省民间环保人士吴立洪在太湖蓝藻爆发之前的4月份遭警方逮捕,而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声称太湖污染是工业化的必然结果,意为污染是正常的,对民间环保人士吴立洪的遭遇不屑一顾。

   太湖周边的城市市民应该从厦门市民上街集会示威获得启示,反污染维权上街非常必要,是维护自身权利的最佳途径。

   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

   厦门市民冒着受到迫害的危险上街集会示威,说明了他们公民意识不断觉醒。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这种自私自利和逆来顺受的传统,说明中国人已经习惯做顺民,缺少的就是对自身权利的认知,缺少的就是法律意识,说到底缺少的就是现代社会每个人应有的公民意识。

   中国民众公民意识的觉醒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当局运动打压。中国有宪法、有法律,还有许多法规,但却不愿让公民掌握这些维权的武器,当然也存在许多民众公民意识淡薄,畏惧当局的专权暴政,不知法、不懂法。前几年记者赵岩、法学博士李柏光等“送法下乡”,受到农民热烈欢迎。他们仅仅是向农民宣传中国的法律、法规,让农民懂得拿起法律武器自卫,这已经让当局恼羞成怒。他们受到当局的恐吓和迫害,以致找借口将他们逮捕“法办”。这说明当局对公民维权意识、法律意识的觉醒多么恐惧!

   但现代社会,互联网的发展,信息的广泛传播,中国公民意识在不断觉醒。厦门市民能够在同一天上街集会示威,竟然是通过手机发送百万短信促成的。当然如果不是厦门市民的公民意识觉醒,手机短信也无济于事。

   我们看到了,面对厦门市民的抗争,当局没有采取强力镇压的手段,这或许是一个进步。如果可以这么说,那也是政府畏惧了市民公民意识的觉醒所造成。

   反污染维权事实上就是反政府维权

   从中央到地方,政府都设有环保机构,从1989年环保立法,到如今,各种具体环保法律法规可以说相当健全,诸如《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放射性污染防治法》、《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固体废物环境污染防治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等等三十多项,这些法律法规并不是不能实施,但首先违法者是政府和污染企业,污染企业的生存 政府的保护,政府的保护带来了当权者的政绩,带来了各级官员的利益“好处”。

   近几年来,随着反污染维权群体事件不断爆发,当局也加大了保护环境投资,看起来是政府在推动反污染。但事实却正好相反,各级地方政府都在保护污染、破坏环境,而近些年来真正反污染的是普通民众。普通民众反污染显然是由于忍无可忍,因为环境的破坏和污染已经影响到他们的生存,为了活命,人们就不得不起来反抗,采取各种各样的抗争形式与当局对立,以达到反对污染,制止污染,保卫家园,维护生存权利的目的。在这个过程中,各级党政权力机构都几乎无一例外的站在民众的对立面,对反污染行动进行武力镇压,于是这时老百姓的反污染行为就改变了性质,成了反政府的行为。

   以厦门市民上街集会示威为例,污染者虽然是企业,但污染项目的建立和批准则是政府行为。当人们强烈反对环境可能造成的污染项目时,政府则是为了GDP的高速发展,为了所谓政绩,甚至为了一些贪官的利益,不顾人民死活,坚持立项,坚持上马。中国民众反对污染的斗争,一直以来遭到当局的镇压,当局甚至不惜出动武警,也甚至唆使所谓“黑社会”打手。

   政府不是人民投票选举产生的政府,政府也从不考虑民生和民众利益。党政权力掌握着诸如警察、军队、监狱、法庭等国家机器,这些国家机器不是用来执法和保护民众的,相反,仅是用来保卫党的利益、各级官员的利益。试想,如果厦门PX化工项目事先咨询民众的意见,如果立项时有另外的在野政党反对或独立的媒体揭露,怎么可能立项?当然也不会发生厦门市民上街集会示威事件了。

   毫无疑问,中国民众的反污染维权斗争就是一种反政府行为,因为每次冲突的对立面双方一边是政府,一边是手无寸铁的民众。反污染维权的民众斗争意识中实际上是对政府的不满,其实何止是反污染维权,农民土地维权,劳工权益维权,反对强迫拆迁维权等等,哪一个维权事件不是民众在与政府的对立?!

   首发人与人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