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五常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张五常文集]->[圣诞节与大学问 ]
张五常文集
·【还敛集】世卫谋权与风俗需求
·【还敛集】给非典来一些总结吧
·【还敛集】不要抢着说教授错──再语中国的同学们
·【还敛集】不佛老用不着耿耿于怀
·【还敛集】也谈鲁迅
·【还敛集】赫舒拉发说的艾智仁故事
·【还敛集】收入是一连串事件
·【还敛集】经济学重视普通常识
·【还敛集】不要让人民币自由浮动!
·【还敛集】聘请朱镕基吧
·垄断三罪
·【还敛集】反垄断误入歧途
·【还敛集】以本伤人的故事
·【还敛集】超市有封杀吗?
·【还敛集】筲箕湾的月色
·【还敛集】专利可以伸延吗?
·【还敛集】贝聿铭与查良镛
·【还敛集】经济学者的选择
·【还敛集】从温家宝的哈佛演说看中国新总理的能耐
·【还敛集】熊彼得与海伯纳的主义时代
***2004年***
·【还敛集】可爱的极端与一个不收数尾的女人
·要冷静地处理中国农民问题
·【还敛集】从葛拉森的谬误说一国二币
·【还敛集】台湾经济的困境
·【还敛集】鞋店里的职员
·【还敛集】中国的经济是过热吗?
·【还敛集】储蓄等于投资的均衡理念
·【还敛集】中国为什么要舍农转工?
·【还敛集】经济学被误解了
·【还敛集】电子游戏为祸不浅
·【还敛集】从购买墨水笔说起
·【还敛集】学习要从专家是对入手
·【还敛集】睡在图书馆的好日子
·【还敛集】总统的典范
·【还敛集】导游的骗术
·【还敛集】江山真的多娇吗?
·【还敛集】手指灵活的民族
·【还敛集】广西重游记
·【还敛集】悼小凯
·【还敛集】话说三岸大势
·【还敛集】听陈萨
·【还敛集】神州缺电!
·再谈缺电
·从一万八千的幼儿班说起
·【还敛集】美丽与幽美不同
·【还敛集】神州四缺
·【还敛集】可喜的檔案
·【还敛集】美国人放弃了农业吗?
·止境的体会
·费解的现象
·恐怖活动的经济分析
·是私营邮局的时候了
·要从世界大同的角度做学问
·【还敛集】观雅典奥运有感
·【还敛集】树大招风
·【还敛集】奥运精神与奥运经济
·【还敛集】香港的迪士尼乐园
·Grand Prix!
·五十五周年有感
·处理古迹是头痛问题
·中国与日本的经济发展比较
·经济学家的影响力
·中国加息是正著
·输入通胀是严重问题
·红湾糊涂与幕后白手
·何谓浮动汇率?
·大学三改四后应走的路向
·朱锡庆的好文章
·海啸的启示
***2005年***
·基础不足 不成规矩
·张五常:悼紫阳
·深圳交响乐团
·学子语文江河日下
·赤字财政的谬误
·政府的职责是什么?
·翻译的严重失误
·管制言论对思想有损害吗?
·衡量成功论中国
·何必偏偏点中我?
·粮食如何算安全?
·中国青年要冷静下来
·中国要把地底私有化
·日本文化的困扰
·指鹿为马的悲哀
·学术捐赠的处理
·集中行业是经济发展的唯一出路吗?
·从千篇文章想到的
·格林斯潘宝刀未老
·《独裁》踩中了什么?
·独裁、民主、市场——给阿康与何洋上一课
·摄影艺术是给谁看的?
·希望回到田园那里去
·沈文裕千万不要再比赛了
·古镇黄姚
·感谢林行止
·赫师别矣!
·人民币怎样了?要解决双轨一价!
·《壹周》怪论
·套装作品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诞节与大学问

   (2007.01.04)
   历来不喜欢评论他人的文章,但最近同学传来的一篇我倒要回应一下。由国内十间名校的十位博士生署名,题为《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写得用心,整体写得好。观点我不苟同。
   
   
   

   该文提出两要点。一、圣诞节在中国见到的狂欢不对,建议不信「耶教」者,不要庆祝圣诞节。博士同学们慎重地指出,他们尊重信仰自由,只是反对「国人在文化上陷入集体无意识」。二、同学们反对「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认为要「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重建中国人的生命世界和意义世界」。
   
   
   
   先说第一点吧。事有凑巧,比该文早一两天我发表了《从圣诞歌想到的》,重视圣诞这个节日。我自己不会在圣诞「狂欢」一番。正相反,我认为圣诞是个美妙的安息日子,朋友之间互相问好,圣诞歌好听,其善意给我带来无限的温馨回忆。同学们是把圣诞误解了。大家不需要信上帝才能享受这个节日。没有谁说「恭喜发财」,只是互相问好——我收到的圣诞卡十之七八不是来自信上帝的。亲友之间细说家事——佛利民夫妇久不久也寄出一封圣诞信。关心送礼——不是封红包或送月饼那么简单,而是有心思的礼物,代表人与人之间的关怀。
   
   
   
   我是不赞同「圣诞狂欢」的,但明白,认为无从反对。这几年中国的圣诞气氛浓厚,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外国的报道,皆说从大人到小孩的圣诞礼物,一律是中国货。神州大地的厂家在圣诞前几个月就赶工产出,当然顺便在本土市场大事推销一番。其二是炎黄子孙开始有钱,圣诞礼物要多送了。这二者给我一个启示,认为同学们误解了中国的「圣诞狂欢」:不是你欢我欢,而是无数厂家与员工之狂欢也!
   
   
   
   我对宗教的看法是明确的:有些人需要宗教信仰,有些人需要一点心灵上的安息。当年我没有读过书的母亲如是;今天我那位国际知名的生物学家外甥也如是。数之不尽的有识之士,脑子清醒的,信宗教。另一方面,我认为可取的宗教对社会有重要的贡献。我也认为佛教与道教过于抽象湛深,基督教比较浅白,容易接受。
   
   
   
   同学们似乎是说,基督教(他们称耶教,包括天主教吧)是外来的,弱化了中国的文化主位。但今天在英美盛行的「耶教」,也是进口的——此教起自中东。无可置疑,有些宗教可以很麻烦,而就是有悠久历史的「耶教」,信得了迷可以闯祸。但宗教对社会有助,某些宗教是不妨鼓励一下的。昔日英女皇伊利沙伯一世选基督教为国教,胆大包天。这个被公认为英国历史上最精明的皇帝,考虑一番之后才这样选。我自己的女儿是天主教徒,我不反对。
   
   
   
   这就带来第二个更为重要的话题。我是不同意同学们高举「中国文化主体性」或「抵御西方文化扩张」的。我的立场清楚:中西文化不同,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我们要中西不分,取其长舍其短,综合起来,创造出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新文化。众人皆说地球一体化就在眼前,若如是,哪一个国家能先把中西文化综合起来,走在人类文化前头,才是真正的大赢家。我认为如果北京识做,炎黄子孙率先跑出的机会不小。中国人多,先天智慧高,而鬼子佬学中国文化不容易——虽然今天是一窝蜂地学起中文来了。
   
   
   
   不否认某些中国人崇洋媚外:月亮是西方的比较圆。这些人我鄙视。也不否认某些人以为中国的文化比西方的优胜。这些人老土兼俗气,坐井观天,见笑天下。
   
   
   
   问题是要把中西双方的文化搞得融会贯通,是艰巨工程。我自己要到五十岁之后才感到两边都有足够的掌握,而我是个学得快的人。想想吧。中英二语都精彩,可以是很优美的文字,但差别大得离奇!没有什么捷径,要融会双方文化两样文字都要好,或起码及格。中国兴起,国际语言再不会被英文独占,但中文是不会在国际上淘汰英文的。既然二者存在,二者都要学。
   
   
   
   不止此也。中国的文化有厚度,讲哲理;西方的文化变化多,讲理论。不要告诉我中国的文化传统怎样了不起。我是个中国文化迷,下过心机,可以设馆授徒,好的不好的知道大概。但我可以对同学们说,西方的文化的确有很多好东西。绘画、雕刻、音乐、文学、建筑等,西方都有大成,不探讨一下然后欣赏一番是大傻瓜。人家的科学发展优越,毋庸细说,而他们的哲学逻辑与知识理论皆可教。我恨不得自己还年轻,可以对同学们说说这些学问。
   
   
   
   早就察觉到,在过去了的二十世纪,中国人对西方文化没有足够的体会,搞不出大学问来。好比鲁迅,天赋高,对魏晋传统认识深入,可惜对西方文化一知半解,文章写来有点自以为是,磨斧痕迹重,写不出大气来。近人钱钟书搞学问,用尽心机。十多年前读到他为周南诗集写的卷后语,用纯古文,好得不简单。他的《宋诗选注》更显得国学功力在我之上了。但年多前读到钱先生写的英文信,文法、字汇可以,可惜过于拘谨,写不出英语的文采来。知道钱先生读英语书籍喜欢做详尽的笔记,不以为然,认为他不应该把中国的治学方法用到西方那边去。
   
   
   
   有一位朋友,姓张名滔,是我知道的对西方文化认识得最有尺码的中国人。此子可以一目十行,且过目不忘,求西方学问近于乱读一通。我比他年长十多岁,走在前头,当年的记忆力不比他低,只是速度不及他的一半。不谋而合,我吸纳西方文化也是乱读一通的。张滔和我逼着要这样做。
   
   
   
   文化不同,上选的治学方法有别。中国的文化重于厚度,治学是向深处钻,要一层一层地翻下去。这是钱先生的治学方法了。西方的文化变化多,治学者博而览之,要走马看花,转来转去,务求掌握不同造诣中的一些和弦。中国文化看不到深层面,说不上是到家。西方文化找不到不同造诣的和弦,说不上是入室也。地球一体化,向前看,中国的同学有幸有不幸。幸者,把中西的文化综合起来,打通经脉,使学问再没有中西之分,代表人类智慧的大成,多么精彩,多么过瘾。不幸是这样做是做大学问,用功之外要讲际遇,而在今天国内对学术思维的约束下,大学问是做不出来的。
   
   
   
   上文提及,我要到五十岁之后,才感受到对中西双方的文化有满意的掌握。今天回头看,我走了不少冤枉路。从头再走,用我今天懂得的走法,应该可以缩短二十年。这方面,一个起码的要求,是国内的学校课程要全面革新。北京有兴趣推行地球一体化的学问吗?敢不敢赌这一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