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反右先锋卢郁文]
张成觉文集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右先锋卢郁文

    身历文革的人,大概都会记得《大海航行靠舵手》这首歌。其中有不少人也许知道郁文的名字--那是这首歌的词作者,一位忠于毛的共产党员。
   
    相比之下,知道卢郁文这个名字的人,现在定必很少了。但他是半世纪前的新闻人物,其名字见于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社论《这是为什么?》。是一位经济学教授出身的左派。
   
    对于他,章伯钧在上述社论发表的当日作这样的评论:‘有人对我说,储安平的话击中了要害。但我看是用不着写社论的。而且一再掮出卢郁文来,卢郁文这种人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我看,胡风`储安平倒要成为历史人物,所谓历史人物要几百年后自有定评。’(57年6月13日《人民日报》)

   
    章伯钧的话不无道理。昔年率先慷慨陈词‘捍卫党’的卢郁文,固一时之雄也,而今安在哉?作为他对立面的胡风`储安平,则至今受人怀念。林则徐诗云:‘青史凭谁定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不过,正如朱正先生书中回顾上述社论和卢时所说:‘后世讲到这一段历史还得提到他。在这个意义上说,他甚至成了历史人物。’(《反右派斗争始末》,明报出版社,228页)虽然用‘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样的语言,或许略显偏颇,但肯定不属于有什么光彩那一类。
   
    让我们返回时光隧道,重温那篇赫然居于头版头条位置的社论开头几段: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助理卢郁文因为5月25日在‘民革’中央小组扩大会议上讨论怎样帮助共产党整风的时候,发表了一些与别人不同的意见,就有人写了匿名信恐吓他,这封信说:‘在报上看到你在民革中央扩大会议上的发言,我们十分气愤。我们反对你的意见,我们完全同意谭惕吾先生的意见。我们觉得:你就是谭先生所指的那些无耻之徒的“典型”。你现在已经爬到国务院秘书长的宝座了。你在过去,在制造共产党和党外人士的墙和沟上是出了不少力量的,现在还敢为虎作伥,真是无耻之尤。我们警告你,及早回头吧!不然人民不会饶恕你的!’
   
    在共产党整风运动中,竟发生这样的事件,它的意义十分严重。每个人都应该想想:这究竟是为什么?
   
    卢郁文在五月二十五日的发言中讲了些什么呢?归纳起来,一是告诉人们不要混淆资产阶级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不要削弱和取消共产党的领导;二是说国务院开会时应该有事先准备好的文件,以便讨论,免得像资产阶级国家的议会一样每天争吵,议而不决,不能说是形式主义,就是不让大家讨论;三是说他自己同共产党员相处得很融洽,中间没有墙和沟;如果有些人和党员中间有了墙和沟,应该‘从两面拆`填’,双方都要主动;四是说共产党人对某些批评可以辩驳,这种辩驳不能认为是报复打击;五是对党外人士如何实现有职有权的问题提供了一些具体意见。我们和许多读者一样不能不问:发表这样实事求是,平易近人的意见,为什么就是‘为虎作伥’`‘无耻之尤’?为什么要‘及早回头’,否则就‘不会饶恕你’?
   
    我们再看看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吴冷西的回忆:
   
    六月七日,。。。毛主席找胡乔木和我到他家中谈话。当我们一起到他卧室时,发现没有其他人参加这次谈话。
   
    我们刚坐下来,毛主席就兴高采烈地说,今天报上登了卢郁文在座谈会上的发言,说他收到匿名信,对他攻击`辱骂和恫吓。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发动反击右派的好机会。
   
    在毛亲自部署下,上述社论出笼了。反右运动正式开始。卢郁文成了向右派打响第一枪的人。那么,此人到底为何方神圣?
   
    1900年2月出生的卢郁文,是河北昌黎的大户人家子弟,1929年自费赴英留学,与同年赴法公费留学的杨秀峰为莫逆之交。杨于30年加入中共,56年任高教部长,后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卢在伦敦经济一度陷入困境,杨曾汇钱接济,可见彼此关系之深。
   
    卢的另一深交是张治中。两人曾于1944年在新疆共事一年多。张任省主席,卢为财政厅长兼田赋粮食管理处长。抗战胜利后,卢要求回南京,张亲笔为之修书一封,嘱其面呈蒋介石,内盛赞卢谓‘此人品学兼优,堪以重任’。故得蒋信任,出任国民政府立法委员。49年国共和谈,张被蒋任命为代表团长,卢获张推荐任秘书长。谈判期间,卢与中共代表团长周恩来多次接触,并与李蒸一起获毛特别约见,谈了3小时。之后毛请卢`李二人吃午饭,江青作陪。
   
    此次晋见还有一个细节,‘一见面,毛泽东就说:“二位都是大学教授,我才是中学教员。”卢郁文跟毛泽东一见面,就领教了毛泽东的风趣。’(叶永烈《‘反右派运动’的导火线》,载《五十年后重评反右: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命运》,田园书屋,2007,164页)
   
    国共和谈破裂后,以张为首的国民政府代表团全体留在北平。中共建政,卢即出任周为总理的政务院之秘书长助理,并两度申请加入中共。杨秀峰给以热情鼓励,但周认为他在党外起的作用更大。故卢反驳右派时称自己与党员相处得很融洽,因为,他早就是一个仅仅没有履行入党手续的中共党员。
   
    有关卢与中共的关系,还有两点必须提到:一是卢强调给他安排的秘书与司机都必须是党员;二是其子卢存学写给他的家信,他总要给秘书看。其子不解,问何故如此,卢答称:‘我是“无话不可对党言”!’
   
    然而,尽管他对中共披肝沥胆,并且充当了反右的急先锋,中共却并无体恤其子。卢存学于1958年4月16日被《桂林日报》社划为右派!
   
    他曾就读于燕京大学新闻系,49年3月10日参加解放军,后随军南下。50年代在广西转业,任当地报社副刊编辑。但与领导关系不好。
    《这是为什么?》发表后,卢存学担心父亲的安全,特地请假到京探父。卢告之家中都平安,且附近似有便衣巡逻。反而他对儿子不放心,为此抽时间与其长谈。地点在中山公园一个僻静的小山坡上。卢告诫儿子:‘领导不管水平高低,他代表党。你对他不满,就是反党!因为你不可能直接反对党中央。在中央的反右派斗争中,凡是对党员提意见的,甚至对拥护党的积极分子提意见,都被视为反党。你回去要赶快认错检讨。’(同上书,166页)
   
    可惜,一切都晚了!1960年国庆,卢存学摘了帽子,但仍是‘摘帽右派’。61年向党交心,他再陷‘阳谋’圈套,甚至被关押。。。文革一来,又挨批斗,真是劫难重重。
   
    卢郁文本人倒是一直官运亨通。反右之后,他晋升民革中央常委,国务院副秘书长。64年担任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文革中被列为‘保护对象’,得保无虞。68年10月6日,于晚饭后突发心肌梗塞,当即去世,享年68岁。经毛特准为之举行追悼会,《人民日报》发了消息。算是难得的礼遇。
   
    笔者对卢本无好感,但读其57年8月6日赠别儿子的一首诗,不无感慨。诗曰:念儿将去苦日短,盼儿来时何日长。千里迢迢思送别,一心伴儿到漓江。这里面跳跃着的是一颗人心,不是狼心。
   
    卢后来写信教育其子,亦不乏警句:
   
    ‘你说你从心里没有反党,我相信,但谁能证明?左派的心和右派的心挖出来都是血淋淋的一块肉。’
   
    ‘要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欲减之罪也是何患无辞的。’
   
    ‘你真的反党反社会主义了吗?主观主义自以为是还不当右派吗?’
   
    ‘要像追女朋友那样接近党员`进步分子;要用实际行动的大笔把过去的污点一挥抹掉!’(均引自同上书,167页)
   
    据说,张治中投共以后,从未说过蒋的坏话。此前张学良被蒋关押,他曾几次前往看望,每次长谈数小时,事后均无向蒋汇报(蒋亦不问)。卢既被张称许为‘品学兼优’,则其道德人格应有可取。我宁愿相信,他之‘左’乃为求自保。
   
    呜呼!在毛暴政下,知识分子能保其人格尊严,‘四海之大,有几人欤?’只要没有明显的卖友求荣,均应准其‘咸与维新’。帐该算在毛及其一小撮主要帮凶身上。不知识者以为然否?
   
    (07-12-26)(本日为毛魔头降临人间104年凶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