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筆底風雲---二戰名記者朱啟平傳》目录+引言]
张成觉文集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筆底風雲---二戰名記者朱啟平傳》目录+引言

   
   
   紀卓立
   
   章目

   
   引言 2
   一   杏花春雨 3
   二   古城號角 8
   三   以筆報國 12
   四 關山萬里 24
   五 前進總部 27
   六 塞班之行 30
   七 天昏海暗 35
   八 “鷹揚大海” 40
   九 <落日>華章 44
   十 花旗歲月 50
   十一 天翻地覆 60
   十二 韓戰烽煙 65
   十三 麗日寒流 71
   十四 “引蛇出洞” 77
   十五 完達山麓 85
   十六 塞上陽春 92
   十七 神州噩夢 98
   十八 重返香江 111
   十九 魂繫故園 118
   尾聲
   

引言


    無論是對于香港或是亞洲以至世界來說﹐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都是一件大事。所以﹐當年9月2日在美國戰列艦“密蘇里”號上舉行的受降儀式,曾經是舉世矚目的新聞焦點。
   
    當時在場採訪的中國記者共四名, 但只有一位將此歷史性事件寫成長篇通訊,題為《落日》,發表後備受稱許,成為傳世之作,作者適當而立之年﹐名叫朱啟平,是重慶大公報派駐美國太平洋艦隊的隨軍記者。
   
    在香港以及中國內地,以記者知名的頗不乏人,但其中躬逢重大歷史事件而下筆為文,且其作品逾半個世紀依然有甚高可讀性者,誠屬鳳毛鱗角。如此方稱得上一代名記者,朱啟平無疑當之無愧。
   
    事實上,在《落日》之前﹐他所撰隨軍通訊早已膾炙人口,如《鷹揚大海》記述美航空母艦官兵生活,今日捧讀仍興味盎然。而70年代末,他所寫在法謁戴高樂將軍墓的評述文章《偉大的平凡》,非但迅即在國內激起巨大反響﹐其文字更臻上乘﹐感人至深﹐堪與若干散文名篇相媲美。
   
    古人云﹐“文章憎命達”﹐在當代中國則是“文人多命蹇”。朱啟平不幸于盛年遭逢厄運,被打入右派另冊﹐以致被迫停筆﹐虛擲22載大好光陰。這不僅是他個人的悲劇﹐也是中國新聞界的損失﹐使人感慨萬端。但他在逆境中毫不氣餒﹐復出後不改為民喉舌的初衷﹐雖多所掣肘仍奮筆放言如故﹐直至年邁退休移居異國﹐依然以故園蒼生為念。其寬廣胸懷與強者本色﹐既令人敬佩更發人深省。
   
    一滴水可以映照出大千世界的某一側面。這位一代名記者的心路歷程同時代的脈搏息息相關,如果讀者透過下面的記述﹐窺見歷史的風雲﹐鑒古證今﹐從而獲得某種有益的啟迪﹐那就不僅是筆者的所願﹐亦會是傳主之至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