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飞沙走石 岂将红柳折--记著名美学家高尔泰]
张成觉文集
·“满招损,谦受益”
·成龙还是成虫?
·评论“六.四”岂容满口雌黄?
·悼泽波
·首鼠两端语无伦次——评曾鈺成的“六四”观
·“大风浪”源自何处?——从萧乾回忆录看57反右
·“豆腐渣”.“草泥马”.中南海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这是一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论战漫话
·被“革命”吃掉的赤子周扬 --异化与人道主义论战漫话(续一)
·胡乔木三气周扬——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二)
·“白衣秀士”胡乔木及其“小诗” ---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三)
·胡乔木不懂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四)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飞沙走石 岂将红柳折--记著名美学家高尔泰

   今年夏天,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发表公告:第七届亦即本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授予高尔泰先生。

    在现时20来岁的青年中,大概这个名字很陌生。然而,50年前一篇《论美》,却使此名字为全国美学界瞩目。其本人因此被打入另册,时年不足22岁。

    他生于1935年,江苏高淳人,其父在家乡自办小学并任校长。他14岁上苏州美专,1955年毕业于江苏师范学院,分配到兰州郊区某中学任教。因文贾祸后被开除公职,押送酒泉夹边沟农场劳教。全场‘右’字号难友3000,累死饿死2500余人。他‘也已极度衰弱,到了临界线上。突然被两个警察带到兰州画画,得以死里逃生。’(见所作《寻找家园》,花城出版社,2004年5月,104页。)62年春解除教养,幸遇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常书鸿慧眼识人,接纳其加入该所,研究和临摹莫高窟壁画。努力工作之余,他在孤身独处的三清宫‘产生了逃避寂静的欲望’。不知不觉中,‘又写了起来。写人的价值,写人的异化和复归,写美的追求与人的解放,写美是自由的象征。自知是在玩火,但也顾不得了。除了玩火,我找不到同外间世界,同自己的时代,同人类历史的联系,我需要这种联系,就像当初需要寂静和孤独。写起来就有了一种复活的喜悦。’(同上,190页。)

    但这世外桃源的日子只过了四年,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刮到了河西走廊鸣沙山麓月牙泉边。蜚声海外的大画家常书鸿首当其冲,他则被作为打倒常的突破口,第一个被揪斗。年过花甲的老所长遭受毒打,‘脊椎受伤,不能站立,劳动时只能用两块老羊皮包住膝盖,两手撑地,跪着爬行。给他的任务,是喂猪。’宰猪的那天,老画家没事了,奉派和高尔泰一起,‘在毒日头下烤得发烫的戈壁滩上跟车’,建造语录牌。‘他似乎并不在乎,很豁达。还说他晚上喂猪的时候,想到了李白的诗句:“跪进雕菰饭,月光明素盘”,相与大笑。’(同上,267-268页)

    1969年春,高尔泰奉命‘到酒泉去,为地区革委会筹办的“农业学大寨展览”作画。’他的刻苦努力和高超画艺,得到军分区政委张哲岚青睐,遂获准留城工作。他藉此申请将妻子从下放地调出,不料手续未及办妥,彼已病逝荒村,遗下3岁孤女,两人相依为命,在五七干校过了十年,直到文革结束。

    改革开放的春风喜度玉门关,1978年他调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哲学研究所研究美学。82年其《论美》一书由甘肃出版社出版,迅即销售一空。次年‘清污’中该书被禁止重印和勒令毁版后,黑市价竟达原价二`三十倍。其间他名声大噪,先后任兰州大学`四川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教授,极受欢迎。86年更获国家科委授予‘有突出贡献的国家级专家’称号。

    可惜好景不常。89年‘六四’风波后,高尔泰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的莫须有罪名被捕,90年‘结束审查’后走投无路,被迫流亡海外。92年7月抵港,次年转赴美国,取得政治难民庇护。

    值得庆幸的是,这位夹边沟的幸存者百折不挠,宛如大西北戈壁滩上的红柳,不畏风雪严寒,无惧飞沙走石,始终巍然挺立。

    今年7月,笔者乘出席学术会议之便,到拉斯维加斯拜访这位心仪已久的传奇人物。他居于远离市区的一片优雅的住宅区,门外的花圃和碧绿的草地,将他那简朴的寓所衬得更加清幽。主人的形象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昂藏七尺的健硕身形,粗大的骨骼,红中透黑的肤色,举手投足恍若手作匠人,大气俨然,毫无书卷气。

    他正在绘制大陆书画部门订购的一批油画,其题材均与古代神话英雄人物有关,包括夸父追日,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等。与画家本人外表的粗犷气质颇为相近。但百炼钢也能变为绕指柔,一谈起他的精心杰作《寻找家园》,他的谈吐就显得温文尔雅,诗意盎然,睿智机敏,出口成章。不过他早年一耳受损,听力略有障碍,有时需由他的第二任夫人浦小雨从旁传话。

    回首往事,他对常书鸿`张哲岚等雪中送炭者感念不已。展望未来,他更是精神抖擞,豁达昂扬。写画的同时,继续笔耕不辍。《寻找家园》的续篇,将于不日问世。

    当日畅谈两小时后,蒙主人伉俪盛情邀至酒楼赏饭,又冒华氏百十度高温伫立路旁相送,高谊隆情,令人感动。归途中于车上摩挲其所赠美学文选,想起他脑后束起的白发卷下新长的黑发,不禁心潮翻滚。高氏行年72,于今未为老也。尤其亲眼所见,不仅依然能饭,而且前不久发现前列腺癌后,治疗效果显著之余,竟再现乌丝,真是奇人奇遇,逢凶化吉,福有攸归。他能降伏病魔,不仅是其本人及亲属之幸事,也是中国美学界与美术界的喜讯,相信读者诸君定必人同此心,衷诚为之祝祷。

    (07-11-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