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药王传奇》]
张成觉文集
·向右转的“左仔”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
·负责,是敬业乐业的表现
·“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劫灰絮语》人物谈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
·毋忘肃反“窦娥冤”
·炮制大冤案 毛理应反坐——潘扬、胡风案反思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
·“秋官”、股市、胡乔木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药王传奇》



故事大纲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关中名医孙思邈隐居山林,后于唐贞观年间前往太白山,向紫云寺道宣法师学艺.未几,当地一村妇难产休克,道宣束手,思邈则使之得救且母子平安,由是声誉鵲起,而道宣亦察知其身份,两人遂共同切磋.此期间, 思邈偶然发现专门收容麻风病人的疯人坊,目睹病人惨状,更加亟望找到流佚的古医书<伤寒论>,以冀为广大病家解忧.
    其后长孙皇后病重,思邈受大夫孟珗推荐入京为其诊治,疗效显著,从而名噪京城.太宗世民欲留之于太医院,为其婉拒,并荐道宣以自代.
    思邈偕其收养之孙女玉女返太白后不久,青年诗人余焕邻因患麻风病辞官来投师求治.余为人豪爽,原系世民手下大将尉迟敬德之幕府,思邈在京时与之过从甚密,玉女对之颇有好感.经思邈治疗后其病情大有好转,并助思邈完成其所作<千金要方>.为使此书得以出版,焕邻重返京城,行前与玉女依依惜别.
    此时道宣以其气功绝技及‘长生不老药’闻名于长安,但他忌惮思邈声望,竟更改其处方,致使长孙皇后病入膏肓,待思邈再度应召入宫诊处时已回天乏术.而焕邻则在服用道宣之药后病情恶化,思邈为配制新方以治疗焕邻,不顾高龄入川采药.惟当其与玉女炼好新药回京之日,焕邻因病重绝望刚刚投河自尽.思邈受此打击而病倒.
    正在此时敬德听信道宣唆摆,前来诘责思邈徒有虚名,后目睹其带病抢救危重病人,又听了道宣之徒与玉女说明真相始恍然大悟.而思邈则终于说服道宣摆脱名利重返太白行医济世.道宣受感动之余向思邈献出自己秘藏的<伤寒论>.思邈将之收入续写的<千金翼方>使得以传世.后思邈受百姓推戴被敕封为药王.

人物表

   思邈:男,56岁(最初出场时计,下同)忠厚沉实,博学多识,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与著名诗人焕邻为忘年至交,曾向道宣学艺取其所长,后将其从名利坑中挽救出来,两人同归山林行医济世.
   道宣:男,42岁,出身于江南书香世家,因屡试不第遂入空门习无行医,练得气功绝技,又有秘藏之<伤寒论>,医学上有一定造诣,但名利心较重,故医德有所欠缺,导致皇后与焕邻病情恶化,后经思邈感化开始悔悟并献出<伤寒论>.
   世民:男,34岁,较开明睿智的一代英主,他广开言路,体恤民情,对思邈甚为赏识,欲留之于太医院,但为其婉拒.
   无忌:男,30岁,长孙皇后胞弟,门阀观念较重,对身为山野草医的思邈持有偏见.
   皇后:女,32岁,贤惠随和,待人宽厚,同意思邈不顾’红线请脉’的宫中定规,当面为己切脉诊病.
   孟珗:男,41岁,持重老实,力荐思邈入宫为皇后诊病.支持百姓请求敕封思邈为药王的万民表.
   敬德:男,58岁,战功赫赫的大将,耽于逸乐,欲求长生不老,对思邈的直言相劝甚为不快,对焕邻的才智十分爱惜,一度受道宣蒙骗后始知上当.
   焕邻:男,28岁,才气横溢,豪爽正直,因患恶疾辞官入山向思邈投师求治,身心健康大有得益.重返京城后服用道宣之药病情恶化,卒因绝望而自杀.
   玉女:16岁,清纯可爱,富于同情心,个性坚强,其爷爷被隋煬帝无辜杀害后她即为思邈收养,两人相依为命,情同至亲.她与焕邻互相爱慕,惜未能共谐连理.
   闰生:男,15岁,小镇药店主老学究幼子,善良率直,真诚敬佩思邈,鄙弃道宣之劣行.
   学究:男,56岁,兼具山民的淳朴和书生的迂腐,对思邈至为推崇.
   秋成:男,25岁,老学究长子,粗野偏激,但当思邈救活其难产的妻子且使之母子平安后,态度大有转变.
   老妪:女,55岁,温厚慈祥,与老学究琴瑟和谐,对思邈十分亲切.
   德棻:男,45岁,公正敢言,佩服思邈的为人.
   少妇:女,22岁,老学究儿媳,有礼貌而带羞涩.

序幕

   O字幕:大隋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关中平原
   O寒风凛冽,荒草遍地,树木凋零.
   O一抹残阳斜照在一条古老僻静的官道上.
   O道旁一大片汉墓默默地躺着.
   O几只暮鸦静静地栖息在旁边一株已经落尽叶子的白杨枝头.
   O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杂沓的马蹄声.
   O只过了片刻,一支风尘仆仆的官兵马队疾驰而来.
   O官道上顿时烟尘滚滚,充满喧嚣.
   O那几只暮鸦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惊扰,呱呱叫着从枯枝上振羽飞起,向着横亘天边`莽莽苍苍的终南山飞去.
   O马队又跑了半盏茶的工夫,就折入一条乡村小径,那小径尽头竖着一个倾圮破败的门楼,上面写着三个魏碑体的大字:孙家塬.
   O马队从门楼下一掠而过,冲进了这个到处是断垣残壁的荒村.
   O顿时鸡飞狗叫,家家关门户闭户,门缝里闪动着一双双惊恐而暗淡的眼睛.
   O几个原先冒着袅袅炊烟的烟囱也像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怖,一下变得屏息静气了.
   O马队停在一棵枝干虬劲的老槐树前.人们纷纷下马,马弁分列两边.
   O领头的一个宫廷官吏恭恭敬敬地垂首捧着一封圣旨,向槐树旁的一处窑洞的大门走去.
   O那窑洞前有一圈红泥抹的围墙,在这个几十户人的小村落里显得有点特别..
   O那官员走了几步,忽然一愣站住了.
   O原来门上赫然挂着一把大铜锁.
   O那官员头一偏,嘴一努,向一个马弁示意.
   O那马弁’噌’地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只见寒光一闪,铜锁噹啷一声落在地上.
   O他随即一脚将大门踢开.
   O围墙里是一个约有半分地大小的院子,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药草,但已一片枯萎,只有几丛杏黄色的菊花还在飒飒寒风中傲然挺立.
   O院子里是一排三孔窑洞.
   O那官员率先走进了正中间的窑洞,里头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没有上漆的白木桌,一袭红色锦缎官服叠得方方正正地放在上面,最上头压着一顶乌纱帽,都积了一层灰尘.
   O那官员满腹狐疑地到处张望.忽然,他的目光停在一侧的墙上.
   O那里写着几行遒劲的大字.官员喃喃地念着.
   官员:’王室多故,百姓凃炭,普救众生,无意为官.山野草医孙思邈题于大隋大业三年’
   O他念罢勃然大怒.
   官员:好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竟敢违抗圣命!来人啊!
   O那满脸横肉的马弁叉手上前,恭敬地俯首答应.
   马弁:听候吩咐,大人!
   官员:把村长给我找来!
   马弁:是!
   O那马弁急忙奔出窑洞.
   官员:把他的窝给我砸了!
   O两侧窑洞里一阵乒零乓郎乱响,一个个盛药的磁瓶被砸得粉碎.碾药槽翻了个底朝天.
   O院子里的药圃被踏平了,菊花花瓣纷纷落地.
   O一阵狂风刮来,地上的落叶和花瓣被卷起在空中乱舞,转着转着成了草书的四个大字:

药 王 传 奇



第一场

   地:秦岭山区小镇
   时:日
   人:山民,客商,老学究,老妪,媳妇,秋成,老人(孙思邈),玉女
   O秦岭山脉绵延起伏,层峦叠嶂,巍峨挺拔.
   O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像玉带一般盘绕在黛色的山岭上,逶迤通向一个山间小镇.
   O小镇约有百来户人家,房舍依山而筑,鳞次栉比,沐浴在春天和煦的阳光之中.
   O镇上人来人往,仅有的一条不足半里长的小街上更是熙熙攘攘,显得生意盎然.
   O小街两旁摆着山货摊,小食摊,杂货摊,不少山民光顾.
   O草药摊尤其生意兴隆,一些外地客商仔细地逐一审视那林林总总,五花八门的山草药,同卖主讨价还价.
   O靠镇口的一处山墙上,贴着一张崭新的布告,跟前围着一群人。
   O一个老学究模样的长者摇头晃脑地念着。
   学究:‘大唐贞观天子,为关中大鸡,晓喻各地官府,开仓赈济灾民事。。。’
   O就在这时,小接近山那头,有一位布衣草履的老人(孙思邈)正在一处清澈的山泉边捧水洗脸,他听到有人念布告,当即抬起头来循声望过去。
    他身边站着一位十五六岁光景的眉清目秀的姑娘,递给他一条粗布腰带。
   老人匆匆擦了擦脸,走了过来挤进人群看布告。
   老学究念毕,人们议论纷纷。
   百姓甲:当今天子真是为我们百姓着想,听说为了节省宫廷开支,一下子遣散了几千名宫女。
   百姓乙:是呀,这是一件事。还有一桩,为了从匈奴人手里把战俘赎回来,朝廷不惜花费了大把银子。
    老学究慢条斯理,文质彬彬地开了口。
   学究: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还没有这样的英明圣主呐!
    孙思邈不禁点了点头。这时我们看清了他有一部黑色长髯,精神矍铄,目光敦厚睿智。他身上背着一个红色的包袱,显然不是本地人。
    人群陆续散开了。
    思邈顺步来到一间小药铺跟前,那姑娘跟在他后面。他们饶有兴味地看着用一个个小布袋装着的各种药草。
    突然,思邈眼前一亮,捡起了两支草药,仔细端详了一番之后,转脸向姑娘说
   思邈:玉女,你看,这叫太白参,这叫太白茶。除了太白山,别处是没有的啊!
   玉女:真的?!
    她欣喜地叫出声来,一边从思邈手中接过这两支药草,爱不释手地认真把玩着。
    掌管药铺的老愈见此情景,当即笑吟吟地站起身来施礼说话
   老妪:这位客官,难得碰上你这样的识主,快请坐。
    她回身向屋内招呼了一声
   老妪:看茶!
    思邈略一谦让,坐了下来。
    一位怀有身孕的年轻媳妇出来献上茶。
    老妪向思邈介绍
   老妪:这是我的儿媳妇。
    面容俊俏的年轻媳妇羞涩地行了个礼,随即退下。
    思邈端起察来喝了一大口。
    老妪含笑发问
   老妪:听客官口音,像是外地来的吧?
    思邈点头作答
   思邈:嗯。听说这里有一位医术高明的师傅,我是从终南山赶来请教的。
   老妪:你说的是山上寺里那位法师?
   思邈:就是。
    老妪做了个手势称赞
   老妪:那可真是救命菩萨,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来求他。
    她又指了指前面一字儿排开的药摊说道
   老妪:这而药摊生意兴隆,也全仗了这位法师。
    思邈带着敬仰的口吻说
   思邈:真是名不虚传啊!
    一个精壮的汉子挑着满满一担柴过来,走到门前放下柴担,用衣襟擦着满头的汗。
    老妪指点着那汉子道
   老妪:你看,我儿子秋成,前年得了伤寒病,要不是法师三副汤药下去,恐怕早就骨头打鼓喽!
    秋成瞪了他娘一眼,径自进屋去了。
    思邈闻言赶紧起立,深深作了一揖。
   思邈:老人家,请你指一指上寺里去的路!
    老妪正要答话,只见老学究迈着四方步走了过来,便随口嘱咐他
   老妪:老头子,你带这两位客官到紫云似去吧!
    思邈连忙推辞不受。
   思邈:这怎么好劳动老先生的大驾?
    老学究摆了摆手。
   学究:没关系!我小儿子闰声就在寺里伺候法师,我也顺便去看看他。
   思邈:那就太谢谢了!
    三人便一起上了路。

第二场

   地:紫云寺山门内外
   时:日
   人:思邈,玉女,老学究,闰声,候诊者
    一座巍峨壮观的寺庙矗立在白云缭绕的太白峰巅。寺门写着‘紫云寺’三个篆书大字。
    思邈和玉女打量了一下寺门,便随老学究进去。
    三人绕过照壁,见到一个宽敞的院子,不少人等在那里,或坐或站,还有一个躺在门板上,显然是在候诊。
   学究:今天我们这个市后来,要请法师优先接待才行。你们二位在此稍后,我先入内向我儿子知会一下。
    思邈连忙摆手。
   思邈:不必僭越,我门就依次等候好了。
    老学究环视了一下候诊的人们,关切地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