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筆底風雲---二戰名記者朱啟平傳》 六 塞班之行]
张成觉文集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筆底風雲---二戰名記者朱啟平傳》 六 塞班之行


    塞班離關島只一小時飛機航程﹐朱啟平到此﹐乃基于“塞班之役是美國真正開始爭奪太平洋的第一步”。(1)雖然在此之前兩年零十一天(42年6月4日)的中途島戰役﹐使日本海軍遭到了三百五十年來的頭一次慘敗﹐但美﹑日雙方並未即時由此分出勝負。“美國軍隊第一次遠涉重洋﹐在離開自己基地千浬之地﹐攻擊一個久經頑敵盤踞的強大據點”﹐還是以塞班開啟先河。     
    朱啟平想了解的是﹕怎樣攻打﹐如何建設和怎樣管治塞班。
    當時從關島飛往塞班﹐途經的一個小島羅達仍在日軍手中。他俯瞰該島﹐似無人居住﹐“像條死狗﹐飛機大搖大擺過去﹐它連叫一聲都不敢。太平洋上的羅達多著哩﹐本都是咬人惡狗﹐現在由於美國以空前強大的力量越島進攻﹐這些殘剩下來的都氣息奄奄﹐動彈不得了。”(2)
    所謂“越島進攻”﹐即繞過一個防衛堅固的敵佔據點或島嶼﹐進襲較遠但較易攻取的目標﹐使先前繞過的目標陷于孤立。(3)也可以說“讓其在藤上枯死﹐使之不能為患﹐同時﹐避實就虛﹐越而攻取日軍防禦薄弱的島嶼。”(4)首個戰例是43年7月﹐美軍用艦艇和航空兵﹐封鎖萬名日軍駐守的寇郎班加臘島﹐聽其自生自滅﹐美軍主力則推進到佛拉拉佛拉島﹐該島面積很防守薄弱。此戰術效果甚佳﹐其後廣泛應用。但先決條件為軍力雄厚。美軍攻佔塞班﹐亦同樣首先依靠兵力遠勝敵人.

    朱啟平從到塞班後蒐集的材料中得知﹐該役登陸美軍達67451名﹐運兵艦艇不下於270艘。這還不算任開路先鋒的第58特混編隊﹐即米切爾的快速航空母艦編隊﹐它包括九艘航空母艦和大批護衛艦隻。而島上日軍則為32000人。陸上攻守雙方兵力對比為2 . 1﹕1。日方水面雖亦投入九艘航空母艦﹐但全處被動挨打地位﹐無法為守軍提供有效的支援。
    美軍非但集中優勢兵力﹐更做到了“計劃周密﹐執行秘密﹐出其不意”(5)﹐以確保勝算。長達數千哩的供應線縝密規劃﹐連一艘船載貨時何者放艙底﹐何者放艙面。前後上下的位置﹐均經專家研究。總計戰前準備即用了四個多月。
    萬事俱備後﹐一聲令下﹐大軍出戰。從打響到結束﹐歷時33天。44年7月18日﹐日本公開宣佈塞班島失守。同日﹐身兼首相﹑陸相(陸軍部長)等要職的東條英機黯然下臺。美軍四倍於作戰時間的準備工作結下了碩果。
    攻佔塞班﹐僅僅只是第一步。更艱辛的建設與管治還在後頭。
    建設首推“重修並新修機場﹐供超級堡壘使用”(6)﹐其次是碼頭﹑公路和淡水設備。這兩方面都成效顯著。朱啟平看到﹐島上超級堡壘多如“晒谷場上的麻雀﹐遍地皆是”(7)﹐只要天氣好﹐就天天出動炸日本。至於公路﹐去年年底就在這48方哩的小島上﹐修了220哩﹐現更不止此數。主要水管截至去年底已達230哩。兩樣均敷所需。
    工程如此龐大﹐既靠美國人的設備技術﹐更離不開其吃苦耐勞精神。所有人均超時工作﹐“飛行員出戰歸來﹐要自支帳篷﹐挖避彈坑﹐不得休息”。(8)司機需自己修車﹐無人代勞。如此等等。
    美國人還勇于革新﹐打破陳規﹐以適應戰時要求。例如﹐他們改變和平時期慣例﹐成立了一個汽車運輸中央指揮部﹐徵調各部隊車輛﹐統一運輸﹐做到車船配合默契﹐船一到就有車﹐車去了就有船﹐極具效率。起初各部隊不願交出車輛﹐被迫照辦後才嘗到新制度的甜頭。
    朱啟平開了一天會兼看材料﹐晚上看電影。次日上午﹐他和同伴乘車周游全島。但島上足容數千人的大型醫院﹐不可勝數的倉庫﹑戰車群﹑超級堡壘和船只﹐並非其關注重點。他最想看的是美軍所設的拘留營﹐也就是對日本人的管治情況。因為﹐這兒的日本人“曾震撼過世界”。 當美軍進攻該島時﹐曾看見千百平民集體自殺。有的跳崖﹐有的拿手榴彈炸死自己﹐有的溺斃﹐甚至父殺其子﹐妻溺其女﹐把久歷戰場的美軍海軍陸戰隊都看得膽寒。(9)
    但這天朱啟平所見的拘留營一片歡愉和平景象。
    “口上值班站崗的並沒有帶槍。放眼看去﹐一大片廣場上散著一列列的小屋﹐陽光普照﹐滿耳喧譁。尋聲走去﹐一群孩子﹐小的四五歲﹐大的七八歲﹐在拉拉手﹐兜圈子﹐捉迷藏。跑﹑跳﹑笑﹑鬧﹐看見我們毫不害怕﹐有的小嘴裡輕輕在喊﹐‘阿美利加﹐阿美利加﹗’(我穿軍服﹐他們以為我也是美國人)噫﹗一個個胖娃娃﹐比起重慶託兒所裡的孩子不知要健碩多少﹗幾個大一點的孩子都在擲棒球﹐有的在騎自行車兜著走。女人成群在井邊洗衣﹐看見我們走過﹐彼此打招呼。我仔細觀察﹐招呼並非外交姿態﹐而像朋友間隨便交往。營房裡有學校﹐男女教員都是日人﹐教著日文。我從教室前走過﹐一位女教育在教寫‘假名’﹐孩子們心不在焉﹐在忙他們自己小世界裡的事﹐有的扮鬼臉﹐有的吵架﹐有的昏昏欲睡﹐小腦袋東倒西歪。我不能相信這是拘留營﹐集體自殺的敵人拘留營。”(10)
    成年人又如何呢﹖
    “女人們除洗衣外﹐許多都在她們的小屋裡料理家務﹐或者盤坐在地板上做針線。她們並不面黃肌肉瘦。男人們下地弄莊稼去了﹐有的去捕魚﹐有的在做各種手藝。大一點的孩子在美軍飯廳當小‘僕歐’﹐很得寵﹐看電影時他們搶著空位坐哩。我們走過一家糖果店﹐他們送我三個甜豆沙包子﹐十分好吃﹐我回送他們一包水果糖﹐他們連說謝謝。”(11)
    朱啟平迷惑了﹐“大批的瘋人能這樣快變成常人嗎﹖”答案是﹕“能的﹐完全由於美國人拿他們當人待﹐像照顧難民似的﹐替他們的衣食住處處往好裡打算﹐寬待他們﹐甚至犧牲自己來優待他們﹐才把他們變成正常的人類的。”(12)
    具體地說﹐全營兩萬人獲美國紅十字會贈送兩萬八千件衣服﹐還從美軍官兵那裡得到不知多少的餽贈。可以看見﹐營中許多人穿著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衣服 ﹐小孩衣服則有美軍偽裝布做的。
    島上劃出三百英畝地由他們耕種﹐收糧自給。還提供修船材料﹐許他們在海上捕魚作副食。另以美軍罐頭食物軍糧補其不足。   
    至於住處﹐則是美國人為他們臨時蓋的﹐已比重慶江邊的茅棚整潔舒服得多。正在動工為他們蓋更好的新村﹐材料均由美國輪船運來。
    醫療服務尤其良好。營內醫院建築設備多處超出“我們戰前醫院”。更使人感慨的是﹕“美軍在進攻硫磺島時﹐傷亡特重﹐傷兵退下來﹐首先到塞班。島上醫院雖大﹐一時卻容不下這許多傷員﹐不得已搭帳篷收納。在這時候﹐營內的醫院照舊收容診治日人﹐並沒有把他們趕出去改收美人。”(13)
    寫了上述種種﹐朱啟平這樣議論道﹕
    “或者有人以為這是美國人的手段﹐籠絡日本人人心。如果有人這樣看﹐我第一個要提出抗議。美國是年輕國家﹐他們聰明﹐能幹﹐活潑也耐勞。工業發達世界第一﹐生活水準世界第一。他們坦白誠實。他們在世界各地作戰﹐每到一處﹐便以自己的生活水準來對待別人﹐這出乎他們的本性﹐是理所當然。因此﹐當我這中國人在以驚奇的眼光來周游全村時﹐同行的美國人有時還皺眉。我是中國標準﹐他是美國標準﹐我們要了解美國人的事情應該設身處地的想。(14)
    他還舉了個例子。當走到日本人紀念戰時死者的一個小廟外面時﹐同行的美國人丟煙脫帽緩步而行﹐其肅穆虔誠等於在進自己的教堂。
    朱啟平的結論是﹕
    “真的﹐他們以待自己之心待人﹐出乎衷誠﹐發乎自然。由此﹐我們可以了解塞班的瘋子怎會變成常人。”(15)
    但朱啟平對美軍不炸日本皇宮表示異議。
    美軍對日本法西斯的老巢----東京的空襲﹐始於45年3月9日﹐即朱啟平塞班行的一個月前。當天下午﹐324架B--29“超級空中堡壘”重型轟炸機﹐從關島起飛﹐直撲東京。首次行動的結果﹐就令27萬7千多幢建築物付之一炬﹐日方死亡8萬3千餘人﹐重傷10萬人﹐舉國上下為之震動。
    可是﹐日本皇宮絲毫無損﹐因為美軍最高當局下令﹕不炸日本皇宮。
    針對此事﹐朱啟平表示﹕
    “我十分欽佩美國人的高尚氣質﹐但是我不能理解﹕不炸日宮﹐加強日本人的迷信﹐加強他們的掙扎﹐不是加重美國青年的死傷嗎﹖日宮決非梵蒂岡﹐而是希特勒的元首官邸。‘人道主義’應用到日宮﹐非其人﹐非其地﹐非其時﹗”(16)
    他的議論是有所據的。塞班拘留營曾作“民意測驗”﹐大多數日本人雖承認美國物質上比日本強得多﹐卻認為日本最終必勝﹐理由是﹕“日本精神上比美國強得多”﹐(17)可見日本人迷信之深。而天皇正是他們迷信的偶像﹐成了他們精神支柱的一部分。
    朱啟平上述議論﹐完全是基于一個信念﹕“千萬人的血不應白流﹐大戰不能再起”。(18)作為一個隨軍的中國記者﹐他無時無刻不顧念到抗戰以來﹐“中國幾百萬將士的傷亡﹐數千萬民眾的家破人亡﹐南京的大屠殺﹐重慶“五三”“五四”的轟炸和珍珠港的偷襲﹐以及美國在太平洋上的幾十萬傷亡”。
    的確﹐“千萬人的血不應白流”﹐僅以戰爭中盟軍所付代價言即屬不菲。朱啟平其後在硫磺島的見聞便是例證。
    硫磺島位於東京以南約七百海里的洋面上。它東西長8公里﹐南北寬4公里﹐島上火山口不斷冒出霧氣和硫磺味﹐以此得名。該島雖毒氣瀰漫﹐荒無人煙﹐但戰略位置十分重要。有人喻之為日本本土南大門上的兩隻“守護獅”之一﹐與沖繩互為犄角﹐遙相呼應。
    駐守硫磺島的日本陸軍中將栗原忠道﹐是個武士道精神十足的法西斯軍人。他嚴令部下2萬1千名官兵﹐必須血戰到底﹐拼死頑抗﹐每人臨死前要殺死十名美國大兵。
    他精心策劃﹐將該島建成海上堡壘。無數天然岩洞和人工挖掘的窯洞之間﹐以深深的坑道相通﹐有的竟挖了五種不同深度﹐大多在十米以下。每個岩洞都有幾處出口﹐洞口精心偽裝﹐極難發現。海灘後修了大量混凝土永備發射點和暗堡﹐或埋下坦克充當火力點。
   對此﹐美軍小心應付。44年10月上旬制定戰役計劃﹐比預定登陸日---45年2月19日提前四個半月﹐參戰美軍艦艇800餘艘﹐飛機2000多架﹐總兵力約22萬人﹐由第五艦隊司令斯普魯恩斯海軍上將任總指揮。戰前的預先火力轟炸開始得更早﹐是從44年8月10日起進行的。
    但儘管美軍登陸前兩個多月裡空中投彈量達6800噸﹐艦炮砲彈共發射22000多發﹐美機空襲硫磺島達3171架次﹐其威力宛如島上折缽火山又一次爆發﹐可是這一切對守軍只像隔靴搔痒。他們躲在十多米深的地下工事裡毫髮無損。空襲後數小時﹐島上機場又恢復使用。
    2月19日﹐美軍按計劃發起登陸戰。先由24艘軍艦(內戰列艦7艘)和100餘架飛機﹐發射了一萬餘發砲彈﹐口徑從406毫米至127毫米﹐又投擲了大量炸彈和凝固汽油彈﹐為部隊掃清障礙。守軍毫無反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