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秦晋: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兼对所遇人和事的文字白描(1-10)]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自由亚洲》报道:中国民主党“走向共和﹐薪火相传”演讲会(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欧洲联合党部2010年第一次工作会议公报
·高洪明:清明节悼念中国死于共产运动的人们
·中国民主党山西党部对“三王特别民主党”的意见信
·王希哲:“三代表”与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太祖皇帝”
·王希哲:为什么说评王军涛一文中“袁世凯这段写得蛮深刻”?
·王希哲:王有才是“后娘卖儿心不疼”
·1998年中国民主党党史上重要问题的澄清
·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4月10日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关系的备忘录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三:2010年6月11日红蓝白双十旗高高飘扬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峰顶上及诗歌《二十一》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二:徐文立一行德国柏林六月八日访问自由大学和基金会纪事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四:2010-06-09—12 德国福森Füseen和帕骚Passau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五:“中国就是世界”--2010-06-13-15奥地利林茨Linz和维也纳Wien之夜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六:“法律乃治国基石”--2010-06-13—15 奥地利维也纳Wien I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七:“自尊传统的民族才能自强不息”--2010-06-16 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八:“不自由毋宁死”--2010-06-16-19 匈牙利共和国首都Budapest布达佩斯特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九“我家在何方Kdedomovmủj?”--2010-06-20-22 捷克共和国首都Prague布拉格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和平的文明”--2010-06-23/24 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和首都柏林III
·刘贤斌先生被刑拘事件的声明/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德国党部重组公告/总部热烈祝贺德国党部重组成功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一:“博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二:“自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 II
·王希哲:新发现狱中诗两首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三:“民运之共和”--2010-06-27/28/29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II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四:“人文之共和”--2010-06-27/-07-1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终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渡海抵丹麦--2010-07-22-23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五:“黑门和马克思”--2010-07-02-04德国历史名城特里尔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六:法兰克福--2010-07-05德国历史名城法兰克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七:纽伦堡人权路和人权石柱--2010-07-07德国历史名城纽伦堡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八: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2010-07-12德国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九:荷兰大坝、水网和自行车路--2010-07-1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一:挪威奥斯陆和卑尔根--2010-07-27-2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二:瑞典社会民主主义--2010-07-30、31/08-01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三:英国和爱尔兰及1215年英国大宪章--2010-08/04-08(终结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四:徐文立、刘伟民会晤法国官员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紀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
·秦永敏简介
·查建国:给“右派”第二代的第二封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祝贺吴义龙和陈树庆先生重获自由的公开声明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關於強烈抗議日本政府逮捕中國釣魚島海域作業漁船船長侵犯中國主權的公開聲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为保卫钓鱼岛主权运动告海内外同胞暨两岸领导人书
·重发徐文立2003年7月17日文: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王希哲支持中国船长詹其雄先生将日本政府告上国际法庭的声明
·中国第三共和宣言(中英文)
·高洪明、查建国:坚决支持中国领土寸土必争,波茨坦公告签暑国均有义务完整执行公告笫八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刘浩锋种种表演的声明
·热烈祝贺刘晓波博士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秦永敏、吴义龙共同荣获第一届“中国民主奖”颁奖公告
·《世界日報》就劉曉波獲獎採訪徐文立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徐文立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致敬信
·辛亥百年歐洲聖火萬里行相片集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查建国:转型十论点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确认并祝贺中国民主党洛杉矶党部选举产生新的领导成员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郑存柱先生毅然回国的说明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在台北宴请宁勤勤女士,大家思念王炳章先生
·查建国高洪明:欢迎坐牢22年的秦永敏归来
·刘世遵:祝贺秦永敏先生即将出狱
·迎接中国民主党的英雄和主要领袖秦永敏出狱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写于准备参加刘晓波获奖典礼前夕
·任畹町:也谈台湾民主化与两岸关系(巴黎民主时事沙龙第七次讨论-台湾民主化与两岸关系正反辩方议题)
·王希哲:美国民主演进的经验与中国民主化的道路//简谈老王(王希哲)超越方绍伟先生的地方
·徐文立不克前往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说明
·徐文立和秦晋11月15日的46分钟在台湾的newtalk.tw网站上的视频
·衷心祝福王军涛先生率部“利用”刘晓波,正式加入“08宪章党”
·任畹町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会讲话
·中國民主化研討會在台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晋: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兼对所遇人和事的文字白描(1-10)

   

   年初的时候收到达赖喇嘛在澳洲的代表的邀请,参加 5月中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第五届西藏问题国际会议。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拟在罗德岛举行会议,召集人希望澳洲方面能够多人赴会,时间是在6月初。既然是民主运动的运动员,那就走一遭吧。

   

   2 007年 5 月8 日,再次走上环球行的旅程。前一次是三年前的时候,赶赴美国纽约参加89 民运十五周年的纪念活动。这次走的路线与上一次正相反,先去欧洲,后去美洲。前一次没有特别的要务,就是赶赴民运圈内可能人数集聚最多的地点,煽动一种悲情,烘托一种气氛。这次出游将参加两个比较大的会议。一个是 5月 11-14 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第五届西藏问题国际会议,另一个是5 月末到6 月5 日长达将近10 天在美国罗德岛举行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会议。

   

   第一站:韩国汉城

   

   悉尼时间上午起飞,经过10 多个小时的飞行,当日下午汉城时间6 点半钟到达本次全球环行的第一站汉城,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踏上韩国。何以我对韩国如此情有独钟,是因为韩国有一个武振荣。

   

   寄居韩国的武振荣先生三年前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他精辟到位地分析出民运人士与异见人士的区别可谓说出我想说但却苦于没有合适和准确的语言清楚地表达出我具有的同样感受,因此也不遗余力地为之说项,也成了我与这位具有极高水准的民运政论家开始神交的第一步。以后与武先生不断的网上交往,从他那里获取了许多珍贵的只可心会不可言传东西,终于使我下定了登门拜访低头受教的决心。 2005 年末原想经过汉城拜访求教,无奈机缘不逢,机位告罄作罢。一出汉城机场关卡,就见到三位从未谋面的旅居韩国的民运人士在候机大厅迎迓,年长身材高壮者就是仰慕已久的武振荣先生,另两位是他的助手邓 韫壁和和来自东北铁岭的小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怀有共同理想和求索的同道虽是初次相逢,欣喜溢于言表。简便热情的韩国料理,席地而坐的韩国居所,有点像日本的榻榻米。设施之简陋,生活之清贫,一览无余。位卑不忘忧国,武先生自学成材,对文学、历史、哲学、宗教、艺术、政治均有涉猎,而且著述丰富。旅居韩国近四年光景,尽管生活拮据,条件受到极大的限制,武先生和小邓、小吴等人组织起了一支人数可观的民运队伍,因地制宜,利用有限的资源和方式,不屈不挠地在当地开展与中共专制主义殊死的斗争。汉城短暂两天停留,促膝长谈,从摇篮及成长都有透彻的交流,相互之间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和认识,共同的理想和各自的理念也得以交融和认同。武先生生于陕西咸阳,乃关西汉子,长年军旅生涯。文可挥笔成文出口成章,武可提枪跨马阵前冲杀,智可洞悉细末运动筹划,谋可运筹帷幄决战千里,勇可身先士卒不畏艰险。这是我对武先生的感觉和认识,也庆幸我决意登门拜访求教是明智的,更是值得的。

   

   在韩国也有当地人士关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虽然是凤毛麟角。武先生的介绍我认识了韩国的崔晃奎牧师,崔牧师对中国的民主化非常关注,对中国的民运人士可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崔牧师汉语功底不错,能够用汉语进行基本的交流,对中国也有特别的情怀,他创办的中国人教会,主要宣讲对象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士,引领他们接近上帝。他的夙愿为:信仰中国、圣书中国、宣教中国、和平中国。武先生和他的助手邓韵壁等这么些年来得益于他的帮助真不少。我不禁问崔牧师何以对中国如此特别的关爱,牧师回答:我爱大韩民族,所以我必须爱中国。我爱一个民主化的中国,有了一个民主化的中国,南北韩的统一才有可能。牧师进而建议我:要韩国人民支持中国的民主化,必须把同南北韩的统一联系起来,这样才会获得韩国人民的支持。武先生身边有这么一位具有民主意识、宗教情怀和世界格局眼光和胸怀的挚友,真令人欣慰。特别令我感慨地是,韩国人的民族性和中国人的民族性的确不同,八十年代初韩国发生了光州事件,催生出了一个民主化的韩国,而八十年代末发生在中国北京的学运却归于失败。性格决定命运,国民性格决定国运,上天冥冥之中早已指定,那么中国人只能默默中接受安排的宿命。

   

   韩国之行另外一个使命就是代表徐文立先生看望原国内早期民运人士、中国民主党韩国党部负责人、罹病的袁文瑞先生。袁先生的孩子引起了我的特别的注意,年方十九,聪敏好学,待人接物,榻前尽孝均可圈可点。

   

   第二站:德国法兰克福

   

   从汉城飞往德国法兰克福,飞行时间约十一个小时,汉城时间下午两点起飞,到达法兰克福的时候下午六点半钟,还是当天。90 年民阵二大上认识了齐墨,算来也有十七个年头了,从 2004 年起,接连几次去欧洲,每次总是少不了打扰一番齐墨,落个脚,休整一下,给他们全家添些乱,同时还叙叙旧,这次也一样。

   

   齐墨是民阵第四任主席,第五届任上代前主席杜智富,第六届正式主席。民阵93 年遭受华盛顿的严重挫折,齐墨属于坚定坚持民阵旗号的民阵中兴人物(用齐墨本人对民阵不同历史时期的划分的语言:初创时期、中兴时期、魏京生联席会议时期。我称自 2003 年 10 月以后的民阵应属法轮功和台湾民主基金会时期),在这个时期这样的人物在欧洲除了齐墨还有法国的蔡崇国,美国的马大维,在澳洲可以当仁不让地说还有秦晋。齐墨主政民阵长达 5 年,对民阵在低谷的坚持有不可诋毁的贡献,大概在 2002年或 2003 年大病一场,几乎拥抱死神。卸职民阵主席以后主要从事报业发展,夫妻孩子母亲弟弟弟媳一个大家庭生活在法兰克福,与民运牵涉不多。早在 2004 年初我就听闻对齐墨的微词,对于这些我不能附和,也无法为他辩解。原因是与齐墨的交往主要是远距离的,距离容易产生美感,距离的美感使得不能切身体会一个人的品行好坏和能力的强弱。如果评论者与被评论者无个人恩怨和过结,这些负面评论有一定的可信度并可以产生一些有限的影响,但如果评论者与被评论者有恩怨和过节,那么这样的评论就不可轻易听信。 2006年德国柏林会议把齐墨从民阵一撸到底,对于齐墨为民阵立下的功劳、苦劳和疲劳全然不顾,我觉得太有失政治道德伦理,反而齐墨并不因此为意。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行事低调,不激烈地反对中共,不要让中共将他视为眼中钉,这样的选择,本在情理之中。我认为齐墨有权利作这样的取舍,民阵前主席严家祺、万润南现在都比较低调,唯独对齐墨苛刻,不合情理。 齐墨出国前曾是中共党校讲师,知识丰富,下笔快捷,从 93年到2003年卸任民阵主席,民阵许多文件均出自他的手笔,可谓民阵的才子。

   

   第三站:比利时布鲁塞尔 ( 1 )

   

   第五届西藏问题国际会议在这里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约二百多名代表出席为期三天的会议,包括中国大陆背景的人士约十多位。原定达赖喇嘛出席这个会议的,至少是开幕式,由于会议所在地政府受中国政府的外交压力的影响,最终达赖喇嘛未能到场,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同时应该承认,中国 政府尽管在价值和制度的选择上不符合世界潮流,但对西方民主国家施加政治压力却往往还是很有效的。会议有很多的分组专题讨论,参加会议的十余位中国大陆背景人士人被分在不同的讨论小组,工作语言是英语,这就极大地影响了这群对中国社会和现政府有深刻认识的人士本应对该次会议提供良好贡献的作用力,其实应该把他们放在一个专题讨论小组,也许会对整个会议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和方略出来,这也是一个遗憾。

   

   在会场上接触比较多的是来自德国的学者仲维光先生。仲维光夫妇2003 年底来澳洲悉尼参加一个学术讨论会,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交往,很短暂,个把小时的时间,在悉尼机场,维光兄夫妇离开澳洲返回德国前。维光是一位有深刻思考的学者,可惜我对他的著述的阅读比较有限,给我感触更加深刻的是他的热情好客、古道热肠,是一位性情中人。近年来维光数次来到南半球的澳洲和新西兰,有过多次沟通和交流,所以知道在布鲁塞尔会有一见。网络上的联系与沟通也比较经常,不久前为写一篇文章特意向维光求证有关的论点和论据,维光兄给与了帮助和指点。维光对专制主义的认识可谓鞭辟入里 ,鞭挞可谓入木三分,由于我对各种主义和理论比较匮乏,通过与维光的交流,还真获益匪浅。这些年来几次到欧洲,每次维光总是介绍我认识一些新朋友,这次维光介绍认识的是比利时布鲁塞尔的蒋学鸣先生,蒋先生也是一个独立知识分子,他 是学历史的,学成后,在比利时专门从事商业和贸易投资等法律咨询业务,由于家庭背景,对中共有比较深刻的认识。他的家庭历史比较有意思,祖父是有"近代兵学泰斗"之称的蒋百里的兄弟。蒋学鸣先生好八方交友,我这次也算是有幸,得以结识。那天初次见面,觉得面善,似曾相识。定睛一看,原来酷似我在澳洲的一位朋友,我每次见到那位的第一句就是邓丽君歌曲中一句词"我一见你就笑",因此又情不自禁也笑了起来,蒋先生也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许没有看出来。蒋先生确实是热情好客,带着维光和我在布鲁塞尔大广场附近驱车转了一圈又一圈,总算运气好,找到了一个车位停泊下车。在大广场内一个露天酒吧坐了下来,要了比利时的啤酒,记得带有甜甜酶香的味道,兴致勃勃地谈了起来。蒋先生真是走四方的,见多识广,攀谈起来,与澳洲又有一段特别的渊源,他的表姐是在美国成名的华文作家,与悉尼民阵首任主席曾是伉俪关系。世界真小, 处处是缘。

   

   第三站:比利时布鲁塞尔 ( 2 )

   

   比较意外的是在布鲁塞尔又碰到了老友钱达。老友钱达出生在台湾,对海峡对岸的大陆一往情深,父母是国共内战结束前夕随国民党政府播迁台湾的公务人员。早在八十年代在美国加入中国民联,民联成员杨巍在上海被捕,冒险进入中国,聆听扬巍案的开庭审讯。民联内部发生裂变,调解不成愤而辞职。旋即加入法国巴黎成立的民主中国阵线,当选民阵首届和第二届监事会主席。

   

   直接与钱达交往始于91 年初,也是直接的冲突。悉尼民阵发生内争,双方将状子递送总部监事会,民阵内部多处纷争,监事会主席的钱达为此疲于奔命。93 年初华盛顿民运合并大会是海外民运的一次滑铁泸,虽时过境迁,却记忆犹新,历历在目。老民联的徐英郎以头撞墙号啕大哭,钱达、白蒂儿也是泪流满面,劝解退选的王若望返回会场,姚勇战坐在墙角狠狠地抽着烟。至今想来,依然情绪激动,潸然泪下。钱达那天留下一段不朽的退选演说:我们是魔鬼的婴儿。钱达引用了一首诗:假如你不是浅薄,就会在痛苦中寻找,我愿意在误解的重轭下,耐心地把你等待。最后钱达这样表示:我向大家保证,我一辈子不会退出民运组织,不论有职务否,不论在朝在野,我都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有职务时尽忠职守,没有职务时诤言直谏。钱达引用的那首诗,和最后那段话,这么多年来,一直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尤其是那段诗,当我遇到挫折和心情沮丧的时候,经常不断地调整我的思想和情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