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中国民主党人评论》:中共没有公信的两个最新例证]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王希哲:“三代表”与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太祖皇帝”
·王希哲:为什么说评王军涛一文中“袁世凯这段写得蛮深刻”?
·王希哲:王有才是“后娘卖儿心不疼”
·1998年中国民主党党史上重要问题的澄清
·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4月10日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关系的备忘录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三:2010年6月11日红蓝白双十旗高高飘扬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峰顶上及诗歌《二十一》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二:徐文立一行德国柏林六月八日访问自由大学和基金会纪事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四:2010-06-09—12 德国福森Füseen和帕骚Passau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五:“中国就是世界”--2010-06-13-15奥地利林茨Linz和维也纳Wien之夜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六:“法律乃治国基石”--2010-06-13—15 奥地利维也纳Wien I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七:“自尊传统的民族才能自强不息”--2010-06-16 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八:“不自由毋宁死”--2010-06-16-19 匈牙利共和国首都Budapest布达佩斯特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九“我家在何方Kdedomovmủj?”--2010-06-20-22 捷克共和国首都Prague布拉格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和平的文明”--2010-06-23/24 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和首都柏林III
·刘贤斌先生被刑拘事件的声明/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德国党部重组公告/总部热烈祝贺德国党部重组成功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一:“博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二:“自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 II
·王希哲:新发现狱中诗两首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三:“民运之共和”--2010-06-27/28/29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II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四:“人文之共和”--2010-06-27/-07-1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终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渡海抵丹麦--2010-07-22-23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五:“黑门和马克思”--2010-07-02-04德国历史名城特里尔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六:法兰克福--2010-07-05德国历史名城法兰克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七:纽伦堡人权路和人权石柱--2010-07-07德国历史名城纽伦堡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八: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2010-07-12德国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九:荷兰大坝、水网和自行车路--2010-07-1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一:挪威奥斯陆和卑尔根--2010-07-27-2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二:瑞典社会民主主义--2010-07-30、31/08-01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三:英国和爱尔兰及1215年英国大宪章--2010-08/04-08(终结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四:徐文立、刘伟民会晤法国官员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紀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
·秦永敏简介
·查建国:给“右派”第二代的第二封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祝贺吴义龙和陈树庆先生重获自由的公开声明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關於強烈抗議日本政府逮捕中國釣魚島海域作業漁船船長侵犯中國主權的公開聲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为保卫钓鱼岛主权运动告海内外同胞暨两岸领导人书
·重发徐文立2003年7月17日文: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王希哲支持中国船长詹其雄先生将日本政府告上国际法庭的声明
·中国第三共和宣言(中英文)
·高洪明、查建国:坚决支持中国领土寸土必争,波茨坦公告签暑国均有义务完整执行公告笫八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刘浩锋种种表演的声明
·热烈祝贺刘晓波博士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秦永敏、吴义龙共同荣获第一届“中国民主奖”颁奖公告
·《世界日報》就劉曉波獲獎採訪徐文立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徐文立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致敬信
·辛亥百年歐洲聖火萬里行相片集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查建国:转型十论点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确认并祝贺中国民主党洛杉矶党部选举产生新的领导成员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郑存柱先生毅然回国的说明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在台北宴请宁勤勤女士,大家思念王炳章先生
·查建国高洪明:欢迎坐牢22年的秦永敏归来
·刘世遵:祝贺秦永敏先生即将出狱
·迎接中国民主党的英雄和主要领袖秦永敏出狱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写于准备参加刘晓波获奖典礼前夕
·任畹町:也谈台湾民主化与两岸关系(巴黎民主时事沙龙第七次讨论-台湾民主化与两岸关系正反辩方议题)
·王希哲:美国民主演进的经验与中国民主化的道路//简谈老王(王希哲)超越方绍伟先生的地方
·徐文立不克前往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说明
·徐文立和秦晋11月15日的46分钟在台湾的newtalk.tw网站上的视频
·衷心祝福王军涛先生率部“利用”刘晓波,正式加入“08宪章党”
·任畹町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会讲话
·中國民主化研討會在台北
·德普,我们的好兄弟,欢迎你回家!——代2011年元旦贺词
·査建国等人:欢迎坐牢八年的何德普归来
·力虹的精神永存
·吴春夫:爱琴海在哭泣——悼力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党人评论》:中共没有公信的两个最新例证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写作组 李野

   

   中国共产党一向是说了不算算了不说,大家一直是这样认为。不过要拿出具体的例子来,一般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还真拿不出来。不过今天笔者可以给大家提供两个现成的例子,让我们来看看一个泱泱大国的执政党是如何言而无信的:

   

   第一个例子是,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在10月31日做出的决定,自11月1日9时起,国内汽油、柴油和航空煤油每吨价格提高500元人民币。笔者曾于日前专门写过一篇中国油荒的评论文章,在文中我曾预测国内油价将大幅上涨,不幸在不到两天之后便被笔者言中。其实这样先造成短缺,然后“合理”涨价的把戏并不新鲜。不过看了这个新闻再对照一个月前的一篇“姊妹新闻”后,您就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一个13亿国民的泱泱大国的执政党说的话,居然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不靠谱,说变就变。因为2007年9月25日中国有这样一篇题目为《八部委联手加强价格调空》的新闻,其开篇为:“中秋、国庆临近,国家发改委、教育部、民政部、财政部、铁道部、农业部、商务部、国家粮食局等八部门日前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加强价格调控,保障节日期间市场供应,同时稳定今年最后四个月的价格总水平。。。”

   

   这两个新闻里国家发改委都是主角,我很奇怪,难道发改委做新决定的时候也不看看自己以前的决定吗?还是觉得中国的老板姓大脑内存太低,只能记住当天的事?还是根本做决定时就是跟着感觉走,摸到什么石头过什么河?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官也太好当了,几乎不需要任何培训和基础,只要是正常人或者是有毛病的和未成年的人都可以当了,做这样决定根本不用经过大脑。如此作为,政府没有公信是很正常的结果。

   

   第二个例子更是触目惊心。是一桩十几年前错判的血案,如今因真正的犯罪人良心发现而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具体案件很长,大家可以去网上自己看,我这里只是写个大概,另就这件事应该感谢《南方周末》,没有他们的暴光和关注,恐怕这位母亲今生也难为儿子昭雪)。

   这里其实是两个案件,一个是1995年4月25日宣判死刑的聂树斌冤案。这里着重说明一下,4月28日就执行了死刑。但4月29日其父去监狱送日用品的时候,狱警告知以后不用来了,昨天你儿子已经被枪毙了。这个细节说明死刑执行连家属都不通知。且不说判的是否正确,就算正确难道家属连知道的权力都没有了吗?更为离奇的是,从聂死亡到2007年4月,死者家属一直没有拿到儿子死刑的一审和二审判决书。根据律师等知情者描述,正式和非正式渠道都用过了。其中正式渠道努力的4次,但结果都没有成功。而这么重要的一件法律文书也影响了聂的父母为其申诉。河北省高级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这十几年来,一直是以无法提供原先判决书为由拒绝接受申诉。这些官的观点为:你连最权威的关系到此案的文献都提供不了,我们怎么能接受你的案子呢?人都已经死了,卷宗你又没有,我们又根据什么认定你的申诉请求呢?

   

   好一套说辞,就这样聂的父母这十几年一直苦苦求索着儿子的判决书。这个案件也似乎要变成死案。不过今年4月的另一起案件使聂案又重新成为了焦点。犯罪嫌疑人王书金因4起强奸杀人罪名,在4月被一审判决死刑。但王马上表示上诉,而上述的原因却与所有的案件不同。因为一般的案件被判死刑者上诉,都是出于使自己罪行减低并避免死刑。而王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上诉的理由是,除了4个案件以外还有包括聂案再内的两个案件自己也交代了,但法院却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上诉时他坚决要二审法院将这两个确实是自己做的案子判到自己的头上,让愿望受死的聂树斌能够昭雪,自己也不带任何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而戏剧性的情况又出现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今天初,先后收到两个特快专递里面决然是儿子的一审和二审判决原件(看来上帝都看不过去了)。不过尽管出现了这么多积极的变化,可是张老太太的夙愿未必就一定能够实现。因为当她拿着判决再次出现在河北省高级法院的时候,法院的人也大吃一惊,问她是怎么搞到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最后连续4次因各种理由拒绝接受张的申诉。作为法院这样严肃的机构,居然没有判决说有了判决就收,有了判决还是不收。法院都这么说话谁还敢相信法院呢?最后一次在有记者陪同的情况下河北高院仍然没有收案。

   

   事件还在继续发展着,一方面聂案的申诉迟迟不能受理,一方面王案的司法程序在高速的运行着。看来不把这事拖黄了他们是不会罢休的。据说现在最高法院已经受理了,估计还是有限的媒体和舆论起到了作用,可见舆论监督是多么的重要啊!具体在这两个案件中,中共的司法部门多次违反了自己制定的很多法律,因篇幅所限不一一列举,不过即使是我这样简单的描述,想必正常的人们心中已经会有了公论。

   

   以上两个事件的主角,一个国家发改委一个省高级法院,都是不折不扣的国家机关。可就是这样的高级的国家机关(最低的是省级是地方上最高级,另一个中央级的)对公民所说所做却毫无信义可言,如此政府还能叫政府?如此执政还有资格执政?通过这两个实例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中共是一个毫无信誉的政府。它们不但会对自己的国民失信,同样也会对国际奥委会、国际人权组织甚至上联合国失信。因为骗子的基本特征是全天候的虚假,如果在可以骗的时候才骗,不可以骗的时候就不骗的那不是骗子。只要你用心,你可以在身边随时找到中共政府行骗的各种例证。

   

   最后,我还想提请大家注意一点,那就是在聂案中的两个事件。一个是“判决书从天而降”,这可以肯定是法院内部人所为,其他人没有这个能力。这足以说明在中共内部不是铁板一块,有良心的人(退了党的人)还是存在的。另一个是“王书金不想将遗憾带走,要在活着的时候替蒙冤者昭雪”。这个说明人的善良和罪恶都是与生惧来的,通过这个事情的网上评论来看,绝大多数的人都对王的灵魂宽恕了。最后借用一位网友的评论作为结尾:“没想到一个杀人犯的心都比我们人民法院们的心红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