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山西奴工事件本质上不是一场叛乱]
曾铮文集
·视频: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中共利用心理学家迫害法轮功的铁证
·视频: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澳警击葬少年会引发骚乱吗?
·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等了九年的公开退党声明
·视频: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视频:澳洲与中国的真假精神病
·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由两岁儿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中国民工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国庆日与澳洲精神
·对中共威胁 澳军事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门赌王澳洲“豪赌”之争议与联想
·视频:地铁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Remembering Tiananmen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一)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二)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三)
·澳洲新预算案之“看点”
·图片游记:墨尔本到悉尼自驾游(四)
·视频:中铝收购力拓为何阻力重重
·视频:“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如果这样的调查发生在中国……
·视频:陷赤字危机 澳减移民保就业
·视频:为77元锒铛入狱的首名澳联邦大法官
·视频:澳洲总理陆克文的“中共泥潭”
·视频:难民船外海爆炸 引发澳政坛风暴
·视频:应对中共军事威胁 澳国防战略重大转变
·视频:澳媒揭央视地震周年节目虚伪内幕
·视频:澳洲新预算案之“看点”
·澳洲国防部长下台之“中共因素”
·力拓“间谍门”震惊全澳
·“卡车门”到底伤了谁?
·好文转载:孙延军:顶着镇压的拯救
·神秘献金来自何方?
·一样腐败 两种光景
·The Origin of Mysterious Australian Donations
·十一期间行人交通管理紧急通知!!!
·澳洲人对中国的好感为何下降?
·世界人权日,曾铮应邀发表演讲
·澳洲与中国:一样腐败 两种后果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上)
·从优昙婆罗花谈起
·A Triumph of Spirit: A Woman’s Plight to Expose Injustice in China
·从追查国际最新公告谈起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下)
·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澳洲紐省大選專訪隨筆
·三十年爱国梦断
·重贴旧文-CHINA IN 2008
·正被“党的喉舌”吞噬著的海外中文媒体
·谈《围剿》
·谈追查国际发布的录像片
·我在澳洲审命案
·“好人多的地方”
·獨家: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世貿中心的瞬間感動——新唐人採訪手記(1)
·卡恩究竟干了没有?—— 新唐人采访手记(2)
·亲历纽约艾琳飓风——新唐人采访手记(3)
·视频:中國沒有喬布斯 是否有華爾街
·曾铮作客新唐人〈热点互动〉直播:誰是貪官?誰是奸商?
·王立军到底有无将活摘证据交予美国?
·强摘器官惊现美国非移民签证表说明什么?
·World Premiere of “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
·Experts Discuss Freedom at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l
·Speech at the Free Speech Awards Ceremony
·震撼人心的故事 撞击心灵的音乐——评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的强
·Free China Wins American Insight’s Inaugural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
·在《自由中国》颁奖典礼上的发言
·美律師:應以仇恨罪起訴舊金山暴徒
·谨以此诗献给钟鼎邦——旧诗重发:李祥春,我向你脱帽致敬
·《自由中国》获丹佛国际电影节最杰出电影奖
·《自由中国》加首映 电影节总裁感动落泪
·致奥巴马罗姆尼公开信
·《自由中国》入围渥太华”自由思想“电影节-11月3日放映
·“Free China or Death by China” Forum & Screening
·The One Thing I Would Like Western Governments to Do
·《伟大的隐藏者》:被“隐藏”的伟大主题
·《来自星星的你》为何爆红?
·《自由中国》再获印度国际电影节大奖
·加州选举观察:提案被否 说明什么?
·《自由中国》将在台湾四城市电影院公映
·《自由中国》台北放映 观众谴责中共迫害
·台湾人的小动作与大陆人的防盗内裤
·《一步之遥》露骨的暗示:姜文到底想说什么?
·抢先公告:新唐人1月23日对大陆播出《自由中国》
·NTD’s Exclusive Broadcast into China of Award-winning Film: Free Chin
·《自由中国》2月3日起全球网络发行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自由中国》全球线上上映(图)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國》舊金山灣區首映會
·The Wallet of a Taiwanese vs. "Theft- Proof” Underwear of Mainland Ch
·永远的四二五
·重温《九评》 迎接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上)
·【三退征文】曾铮:我的父亲(中)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下)
·【独家图片】彭丽媛在北大演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西奴工事件本质上不是一场叛乱

========================
   令人目瞪口呆的山西黑窯除了讓我聯想到器官活摘外,還讓我聯想到勞教所。黑窯長時間非人的苦役、骯髒、剝奪和限制人身自由、打、罵、「黑」,等等,哪一樣是「官辦的」勞教所裡沒有的?笑蜀先生撰文曰「山西奴工事件本質上是一場叛亂」,此言謬也!山西奴工事件本質上不是一場叛亂,而是黑窯窯主積極向中共國寨寨主靠攏的結果,說不上甚麼叛亂,最不濟也就是個東施效顰罷了。
   為甚麼這麼說呢?先看幾段2004年明慧網上關於四川省綿陽市新華勞教所磚窯的報導(很不幸,本人就是綿陽人,還有遠房親戚在新華勞教所任職):
   「這座人間地獄被窮山惡水包圍,在一片山凹裡,佔地面積數百畝。內有三個大磚窯子,每天出磚60萬匹左右。……在西南諸省所有監獄、勞教所皆流傳著『寧肯遭刀殺、不願到新華』的民諺,……曾經有很多勞教人員聽到送新華勞教所就會中途跳車逃跑。而法輪大法修煉者就在這座人間地獄裡遭受著比其它勞教人員更加慘無人道的摧殘。
   「製坯中隊是24小時連續操作,兩班輪換不停。2002年之前是連續幹活24小時,只休息8小時、又繼續24小時幹活。它強制幹活的手段是用『馬達』、樹棍『扎帳』(就是用三角皮帶和樹棒毒打)加嚴管(不讓睡覺、站軍姿、體罰等)。
   「烘乾道裡的坯磚,要進入80至90攝氏度的道裡去拉出來。道裡又黑又髒又熏人,磚的溫度就可想而知了。窯內裝磚坯就更苦不堪言,在40至60攝氏度的窯內,每人每天上、下來回需裝坯磚2萬匹左右,兩秒鐘得做三個動作,同時還要把磚擺規範。其慘累之狀無法言表,從窯內出來就算是酷暑天都感覺比空調還舒服,就這樣大的反差。從出工到收工緊張得沒有一點休息時間,連解便的時間也沒有,有很多時候大、小便憋不住就順腿內側流下。
   「……頭門一般溫度在50攝氏度左右,中門一般溫度在70攝氏度左右,火門在90攝氏度左右。窯內隨處可見燃燒的碳火,一進入中門、火門需不斷的跳蹦,就是這樣連膠鞋底也經常被燙化、燒壞,整個人烤得全身皮膚直炸、撿磚過程中偏著頭不能直視通紅的磚,誰也不敢仰視上方燃燒的磚塊。
   「病倒說是裝病,不但不醫治,反而強迫繼續幹活,直到後來四肢無力癱倒在地、大小便不能自理,還被天天拖到幹活場地,這種情況司空見慣。在這被紅色包裹的恐怖 地獄裡,在押犯人被打死、自殺、自傷自殘者無計其數……」
   事實上,類似這樣的勞教所親歷者的令人感到恐怖的描述還有太多太多。我之所以選取這幾段,只因它剛好也是燒磚。
   下面這一段不是燒磚,卻跟大致人人都用過的一次性筷子有關,節選自現居悉尼的原中科院副教授級研究員劉靜航控告江澤民的證詞,描述的她被關押期間被強迫包筷子的經歷:
   「……為了包得快又減少紙磨手,要將一疊疊的包裝紙沾上水悶潮,通常都是在地上或任意地方『悶』,水也是隨意找來的,根本不乾淨。包筷子時為手捻包裝紙快,要在手上塗上各種防滑的東西,如通大便用的『開塞咯』,牙膏等,不管用甚麼只要包的快就行。少年犯將包裝紙放在臭鞋裡『悶』(因出腳汗,鞋裡很濕),足見多麼骯髒。包過筷子的人,都發誓再也不用一次性筷子。
   「正常定額是每人每天一萬雙。……怕耽誤時間,連上廁所都儘量不去,儘量不喝水,節約每一分鐘來包筷子。就這樣還包不完,……一天勞動時間長達15小時。一坐一整天,坐得腰痛,背痛,全身麻木,都站不起來。手和腕子要一直不停的轉動,手腕累的腫起來。被筷子和包裝紙磨得大拇指和食指裂口出血,十分疼痛。
   「包好的筷子必須紮成不同根數的小捆,再裝有規定捆數的箱子。檢驗出包的質量不合格或數量有差錯,就要被罰多包5倍的筷子。在極度疲勞緊張情況下,既要包得快,又要數得准,出錯被罰是常有的事。……我每天都在極度疲勞痛苦中煎熬。」
   可以說,黑窯中的奴童工們經歷過的事,勞教所中都發生過。不同的是,勞教所是黨以「合法」和「正義」的名義設立的,黑磚窯則是「非法的」。勞教制度被定義為「最高的行政處罰」,它存在於所謂的法律體系之外,不須任何法律手續就可將人送進去,因此鎮壓法輪功以後,勞教所成了最主要的迫害工具和場所。
   根據官方數字,1999年時,中國共有勞教所310個,收容勞教人員31萬多人。
   我未能查到鎮壓法輪功之後勞教所收容人員的數字。也許,這已成了國家機密。
   我本人經驗是,2000年7月被送至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時,勞教所關押人數為一、兩百人,由於法輪功學員的大量到來,短短幾個月中,勞教所的人數就增加到一千,其中95%是法輪功學員。如果按這樣的比例推算,鎮壓法輪功後,全中國勞教所關押人數有可能達到150~300萬。
   北京市司法局局長2005年向人大述職時提到,(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5-07/23/content_3255806.htm)2002年至2005年這三年間,北京市「共投入4.3億元,改建擴建監獄6座,建築面積達到24萬平方米。投資2.3億元,新建改建勞教所5個,建築面積達到9萬餘平方米,收容能力從原來不足1900人增加到5000餘人。」
   如果按這個比例推算,2005年時,全國勞教所關押人員在82萬左右。
   法輪功新聞社的統計數據說,中國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超過10萬人。按我以上的計算,10萬的數字是相當保守的了。
   當黨以「國家」和「正義」的名義將數以十萬計的無辜法輪功學員送進勞教所,遭受本文開始時所提到那些折磨時,山西黑窯們,豈不立時成了「小巫」!
   記得我在北京新安勞教所,需要到勞教所大門外用肉手在地裡挖坑種草以「美化」勞教所環境時,至少有三層防止逃跑的「保護層」:相當於「工頭」的所謂勞教所的「小哨」是第一層,帶隊警察是第二層,第三層是護衛隊的警察,騎著摩托,挎著電棍、手銬,豈不比黑窯打手威風得多!設備精良得多!
   正如袁紅冰教授所指出的那樣,到今天為止,中共已經完全淪落為精神上的破落戶,和政治上的黑幫集團式犯罪集團。又如唐子所說,中共國從來都不是甚麼真正意義上的國家,也從來沒有過真正意義上的法制,中共國不過是個挾持著十三億人質的國寨罷了。
   在這樣的黑幫國寨中,山西黑窯窯主的作為,怎稱得上是叛亂呢?頂多不過是上行下效罷了。這不媒體又揭露出來了:黑磚窯窯主王兵兵(即王斌斌)的父親是人大代表;當地政府兩年前就知道黑磚窯的存在……
   附:明慧網關於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磚窯的報導(節選)
   (原文網址: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4/48851.html)
   一、對肉體超極限殘害的親歷報告
   這 座人間地獄被窮山惡水包圍,在一片山凹裡,佔地面積數百畝。內有三個大磚窯子,每天出磚60萬匹左右。制磚、裝窯、出窯等全過程皆是人力操作,並且沒有任 何勞動保護。更荒唐的是基本勞動工具竟要勞教人員自己湊錢購買。在西南諸省所有監獄、勞教所皆流傳著「寧肯遭刀殺、不願到新華」的民諺,而內部則流傳著 「重車跑起、空車飛起;休息一分鐘、快活60秒」的話(獄警棍棒下強逼的勞動程度,下文具體解釋)。曾經有很多勞教人員聽到送新華勞教所就會中途跳車逃 跑。而法輪大法修煉者就在這座人間地獄裡遭受著比其它勞教人員更加慘無人道的摧殘。
   這座窯場分為製坯中隊和裝出窯中隊,由四大隊五個中隊完成全過程。其中三中隊和五中隊為製坯中隊,一、二中隊為裝出窯中隊,四中隊為既製坯又裝出窯中隊。
   製坯中隊是24小時連續操作,兩班輪換不停。2002年之前是連續幹活24小時,只休息8小時、又繼續24小時幹活。它強制幹活的手段是用「馬達」、樹棍「扎帳」(就是用三角皮帶和樹棒毒打)加嚴管(不讓睡覺、站軍姿、體罰等)。
   出 窯中隊:三個大磚窯分別是36個門、40個門、38個門。36個門的窯平均每天要出窯15至16個門的磚。有時一天要出20個門的磚。具體幹活程序是:裝 窯--裝磚坯進窯。分兩個分隊,同一窯子兩邊同時裝磚。一千多斤重一車的磚,一人拉,每天一個人一天拉72公里左右。惡警強逼的拉車術語就是「重車跑起、 空車飛起」,若未跟上裝磚程序立即「扎帳」(即暴打、延長幹活時間)。這是在曬坯場上拉磚。烘乾道裡的坯磚,要進入80至90攝氏度的道裡去拉出來。道裡 又黑又髒又熏人,磚的溫度就可想而知了。窯內裝磚坯就更苦不堪言,在40至60攝氏度的窯內,每人每天上、下來回需裝坯磚2萬匹左右,兩秒鐘得做三個動 作,同時還要把磚擺規範。其慘累之狀無法言表,從窯內出來就算是酷暑天都感覺比空調還舒服,就這樣大的反差。從出工到收工緊張得沒有一點休息時間,連解便 的時間也沒有,有很多時候大、小便憋不住就順腿內側流下。
   出磚也是兩個分隊,磚窯兩邊同時出。出磚分頭門、中門、火門。無論是寒冬或酷暑對 著窯門洞很大的工業風扇往裡扇。頭門一般溫度在50攝氏度左右,中門一般溫度在70攝氏度左右,火門在90攝氏度左右。窯內隨處可見燃燒的碳火,一進入中 門、火門需不斷的跳蹦,就是這樣連膠鞋底也經常被燙化、燒壞,整個人烤得全身皮膚直炸、撿磚過程中偏著頭不能直視通紅的磚,誰也不敢仰視上方燃燒的磚塊。 進窯撿磚時,特別是火門,要戴上用棉衣褲做成的帽子、穿上棉衣褲才能進去。穿得這麼厚、還經常烤傷、燙傷。手上就用毛衣褲綁上、要用汽車輪胎皮綁在外面才 能撿磚。俗稱「抱火尖子、抱紅太陽」。
   窯內碳灰、磚塵極重。有人在裡面把碳磚灰鏟出去、有人在裡面把通紅的磚撿上車。碳灰、磚塵、風扇吹起 的灰、鏟子揚起的灰交織在一起,灰塵猛烈撲臉迷眼。那種高溫、險劣環境,不身臨其境是難以想像的。就這樣惡劣的環境卻要在裡面每天連續幹活十多小時,並且 沒有任何勞動保護設施及勞動保護用品,從窯裡幹活出來,口渴到了極限卻不准喝水。有的渴得不能忍耐、倒在窯洞裡,有的倒在窯門外,有的倒在窯四周解便的陰 溝裡去喝惡臭的髒水。但也會被惡警制止不准喝、怕喝了無力給它們幹活。
   出窯車輪胎是死車胎,即沒氣的胎(因窯內溫度太高氣胎會燙爛)。下再 大的雨、再泥濘的路照常強迫幹活、並強迫完成同樣的活。雨後,黃泥地頓時變成一窪爛泥塘、滿載燙磚的無氣死胎車頓時陷進爛泥、需多人拚力拖拽方能前行。這 樣勞苦一天,還經常「扎帳」(被毒打、延長幹活時間)。此景每日每時隨處可見。回到監捨還要嚴管:站軍姿、頂牆角、床角。惡警稍有不滿,又是一頓暴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