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曾宁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光靠“堵”行吗?分析人士谈贵州瓮安事件(ZT)
·中青报民调显示七成民众认为网络表达有助民主建设(ZT)
·中国官员担心社会动荡威胁北京奥运(ZT)
·重庆北培检察院群发短信征收反腐线索 (ZT)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专为北京奥运开辟的示威区不能示威(ZT)
·抓捕“四人帮”有功、坚持“两个凡是”有过、不反“改革开放”可喜——一句话简评华国锋
·评论人士称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政改论点难以服人(ZT)
·舆论界盘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ZT)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左右两派的新一轮交锋(ZT)
·贵州人权研讨会两主要联系人被拘留 多人失踪(ZT)
·贵阳公安向家属证实 三异见人士遭软禁(ZT)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08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临汾电视因工人维权话题被停播 编辑记者被停职(ZT)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ZT)
·评论界解读胡锦涛井冈山之行(ZT)
·今年两会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ZT)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讨论: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采访报导)海外网路媒体多维新闻网转载《新世纪周刊》的文章说,近年来,中国出现一批个性鲜明的省部级官员, 如在SARS期间临危受命的北京市长王岐山,掀起“环保风暴”的国家环保局副局长潘岳,提出让”人民来评判官员”的江苏省省委书记李源潮等。这些高官是否会成为中国官场的“主流”呢?记者高山邀请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和贵阳的时事分析人士曾宁的讨论。
   

   
   记者:《新世纪周刊》有一篇文章,就是个性化年轻官员执掌中共地方政权。它举了一些中国年轻高官的例子。他举的第一个例子,是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朝,他有一个口号就是说“凡是人民群众亮红灯的就不能过关”。
   
   
   另外一个高官国家安检总局局长李亦忠,他痛斥煤矿事故背后是腐败,核心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这些高官就是大胆说话、敢做敢为。胡星斗教授,请问在中国这些年轻高官是不是好的转变呢?
   
   
   胡星斗:当然这是很好的一个迹象。过去在旧的时代,或者是前些年吧,我们这个官员给人的形象都是溜须拍马,或者是难得糊涂,官员不敢表现出自己的个性,官员的做事都是循规蹈矩,可以说近几年中国的政坛风气也在逐渐地改变。这一批个性化官员的脱颖而出,这个别于我们整个时代的发展。市场经济的发展,整个社会的进步,都是有关系的。
   
   
   记者:曾生先,胡星斗教授讲的这些年轻高官是一个好的现象,但是怎么样有个体制上来保证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朝所说的“凡是人民亮红灯的就不能过关”?人民是不是真的能对这些高官有监督权?怎么样能保证这样的事情呢?曾宁先生。
   
   
   曾宁:这个问题可能是一个更深层次的,需要进一步改革,尤其是要进一步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而如果说中共政权的权力本身它不是来源于民意,并不是来自于民众的授予、民众的授权,那么我想虽然它在理念上已经提出来了要由人民来评判、来评价政府官员的优劣,政府官员行为的成败。
   
   但是在实践上要能够真正做到由人民来评判,并且最终要由人民的评判来决定官员的去留、取舍,我想这个肯定必须要有赖于更进一步的政治体制的改革。
   
   
   记者:胡星斗教授,我们知道官方声称乡村可以有选举,所有贪污的官员你可以把它选下去。您觉得在中国是不是能够通过老百姓选举来监督,把这个不好的官员如果是贪污腐败的我可以把你选下去,这样子能够保证说有廉洁的官员能够不被排挤下去呢?
   
   
   胡星斗:选举政治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当然监督官员有多种方式,一个是直接的选举,也可以通过间接的、代议制的、派个代表来进行监督,或者是通过其他的评议的方式来进行监督,我想都是有可能的。
   
   像现在一些官员在理念上已经比较接近于选举的政府了,可以说他们是自觉地接受民众的监督。但是如何从制度上来确定人民群众的监督的权力,我想还是要通过建立现代政治制度来做到。也就是说要建立公共参与的制度,要建立公共治理的制度,对于要赋予人民群众这样的监督的权力,要让官员要承担各种责任。
   
   官员的问责,要实行公民问责的制度,这样就使得官员如果还像过去一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敢做事,做老好人,或者是在官场上只知溜须拍马,这样的做官的方式可能就没有了市场了。
   
   
   记者:这您说公众问责制,是不是能够从那些方面做到对官员的监督,你觉得是不是还有舆论监督这方面?
   
   
   曾宁:我想这个可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说如果没有自由传媒、没有自由媒体对政府行为的监督,没有其他的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政党、民主党派,对中共政权、或者对执政党、政权领导人进行有效的制衡、制约,我想官员问责如果说仅仅停留在目前的这样一种阶段。
   
   就是说由中共政权它做为执政党,又是裁判同时又是球员,我想即使有了官员问责这样一种良好的愿望,但是真正的要落实下来,真正的做到官员问责,可能如果没有制度的保障,还是有相当的问题、弊端、毛病在里面。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3/5/2006 9:10:4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