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曾宁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ZT中国2003年抗议示威人数超过一千万
·ZT上海李国涛被拘押 传与杨天水案有关
·陈良宇倒台与中共的政局
·ZT【学渊点评】曾宁:从十八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来
·ZT杨天水贵阳有这样一群(原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
·zt中国村一级换届选举普遍存在贿选现象
·林老去世,邓焕武被纠缠“传唤”
·zt网民热评中国民众中的仇官心态
·zt安魂曲:刘青如果没有“按照民主程序、民主规则行为做事”,不早下台了?(评: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台湾独立的三个疑问:可不可以独立?应不应该独立?为什么要独立?
·zt博讯网友评《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zt博讯网友评《曾宁: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讨论: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采访报导)海外网路媒体多维新闻网转载《新世纪周刊》的文章说,近年来,中国出现一批个性鲜明的省部级官员, 如在SARS期间临危受命的北京市长王岐山,掀起“环保风暴”的国家环保局副局长潘岳,提出让”人民来评判官员”的江苏省省委书记李源潮等。这些高官是否会成为中国官场的“主流”呢?记者高山邀请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和贵阳的时事分析人士曾宁的讨论。
   

   
   记者:《新世纪周刊》有一篇文章,就是个性化年轻官员执掌中共地方政权。它举了一些中国年轻高官的例子。他举的第一个例子,是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朝,他有一个口号就是说“凡是人民群众亮红灯的就不能过关”。
   
   
   另外一个高官国家安检总局局长李亦忠,他痛斥煤矿事故背后是腐败,核心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这些高官就是大胆说话、敢做敢为。胡星斗教授,请问在中国这些年轻高官是不是好的转变呢?
   
   
   胡星斗:当然这是很好的一个迹象。过去在旧的时代,或者是前些年吧,我们这个官员给人的形象都是溜须拍马,或者是难得糊涂,官员不敢表现出自己的个性,官员的做事都是循规蹈矩,可以说近几年中国的政坛风气也在逐渐地改变。这一批个性化官员的脱颖而出,这个别于我们整个时代的发展。市场经济的发展,整个社会的进步,都是有关系的。
   
   
   记者:曾生先,胡星斗教授讲的这些年轻高官是一个好的现象,但是怎么样有个体制上来保证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朝所说的“凡是人民亮红灯的就不能过关”?人民是不是真的能对这些高官有监督权?怎么样能保证这样的事情呢?曾宁先生。
   
   
   曾宁:这个问题可能是一个更深层次的,需要进一步改革,尤其是要进一步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而如果说中共政权的权力本身它不是来源于民意,并不是来自于民众的授予、民众的授权,那么我想虽然它在理念上已经提出来了要由人民来评判、来评价政府官员的优劣,政府官员行为的成败。
   
   但是在实践上要能够真正做到由人民来评判,并且最终要由人民的评判来决定官员的去留、取舍,我想这个肯定必须要有赖于更进一步的政治体制的改革。
   
   
   记者:胡星斗教授,我们知道官方声称乡村可以有选举,所有贪污的官员你可以把它选下去。您觉得在中国是不是能够通过老百姓选举来监督,把这个不好的官员如果是贪污腐败的我可以把你选下去,这样子能够保证说有廉洁的官员能够不被排挤下去呢?
   
   
   胡星斗:选举政治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当然监督官员有多种方式,一个是直接的选举,也可以通过间接的、代议制的、派个代表来进行监督,或者是通过其他的评议的方式来进行监督,我想都是有可能的。
   
   像现在一些官员在理念上已经比较接近于选举的政府了,可以说他们是自觉地接受民众的监督。但是如何从制度上来确定人民群众的监督的权力,我想还是要通过建立现代政治制度来做到。也就是说要建立公共参与的制度,要建立公共治理的制度,对于要赋予人民群众这样的监督的权力,要让官员要承担各种责任。
   
   官员的问责,要实行公民问责的制度,这样就使得官员如果还像过去一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敢做事,做老好人,或者是在官场上只知溜须拍马,这样的做官的方式可能就没有了市场了。
   
   
   记者:这您说公众问责制,是不是能够从那些方面做到对官员的监督,你觉得是不是还有舆论监督这方面?
   
   
   曾宁:我想这个可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说如果没有自由传媒、没有自由媒体对政府行为的监督,没有其他的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政党、民主党派,对中共政权、或者对执政党、政权领导人进行有效的制衡、制约,我想官员问责如果说仅仅停留在目前的这样一种阶段。
   
   就是说由中共政权它做为执政党,又是裁判同时又是球员,我想即使有了官员问责这样一种良好的愿望,但是真正的要落实下来,真正的做到官员问责,可能如果没有制度的保障,还是有相当的问题、弊端、毛病在里面。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3/5/2006 9:10:4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