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人物素描——吴郁]
曾宁
·专访: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专访:许万平被秘审 "当局不敢见光"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物素描——吴郁

   吴郁,50来岁。“六四”受害者之一,一九八九年可说是其个人命运的转折点。
   
   
   出生于中共的老革命、老干部的家庭 。大学外语专业毕业后,分配到贵阳某具有行政和企业双重背景、身份的局级单位,直至做到“局办”的秘书。
   

   
   学生时代曾经是学校的运动健将、游泳冠军,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一只眼睛病变萎缩、几乎失明。
   
   
   热衷于对中共党史的研究,对中共党史的了解,可谓权威,颇有心得,曾经报考中共党史专业的研究生,终因观点大相径庭,没有结果。
   
   
   1989年“六四”期间,学生的爱国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局办”的主要负责人找到“局办”的秘书,悄悄地说“吴秘书啊!你看是不是去看望一下静坐、绝食的学生,绝食不绝水,你去送一点矿泉水、纯净水吧!”
   
   
   “六四”镇压一声枪响,全国性的“双清”即清理、清查工作在各地、各单位迅速展开,之前还说“要去看望一下绝食学生”的“局办”领导,这时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付面孔,“我们单位有没有动乱分子啊!据人民群众举报、反映,我们单位也有动乱分子!”在之后的全局干部职工大会上,“局办”负责人信誓旦旦,吴郁先生只感觉全会场的人们,仿佛一下子把目光全部转向了自己。
   
   
   从此,吴郁的工作开始走下坡路,在单位上处处受到排挤。
   
   
   秘书做不成了,刚开始的时候被安排去看管水泵。之后,被安排去查水表,“我的眼睛本来就不好,还叫我去查水表读数,这不成心折磨我!”,吴郁不平道。再之后,单位转制大裁员,正好干脆再调整吴郁去和那些合同工、临时工一起当门卫、值班,做保安。原来的“局办”秘书就这样变成了“局大楼”的门卫。
   
   
   吴郁,耿直、性急。谈到刘宾雁有家不能归,有国不能回,最后不得不客死它乡异国时,吴郁先生激愤的写道:“人民的巨星陨落了。悼念刘宾雁,海内外不同倾向的政治力量出现了少有的一致。没有争议、高度趋同,这说明了什么——刘宾雁是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一面旗帜,是捍卫中华民族尊严的象征,是反对专制英勇不屈的斗士。
   
   
   唯一的例外,是专制对刘宾雁的全盘否定。
   
   
   专制何尝不想破坏人民对刘宾雁的纪念。然而,办不到!专制手下那些平时看上去颇有战斗力的喽啰,在刘宾雁面前无所作为,或者,也可以这样去猜想,在刘宾雁面前不太想作为,这说明了什么——刘宾雁的伟大人格力量,威武不屈,富贵不淫,爱憎分明,嫉恶如仇,从善如流,不图名利,无私奉献,磊落光明。不论是在大陆,还是流亡海外,为民主事业奋斗至生命的熄灭。比泰山还重。
   
   
   在这样的人格面前,形形色色的胡搅蛮缠,只会碰得头破血流。形形色色的专制思想,都会败下阵来。
   
   
   刘宾雁的一生,是和专制英勇斗争的一生。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和官僚战斗、和阳谋斗、和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封建暴君斗、和封建法西斯主义斗、和形形色色的腐败与形形色色的反改革势力斗、和‘六.四’屠杀的滔天罪行斗、和新的独夫民贼斗。
   
   
   刘宾雁的一生,从来没有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暴力革命。始终坚持公开、理性、非暴力理念,以和平方式,身体力行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宾雁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对中共有许多要求。
   要求中国人民人的解放和言论自由,要求保障中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要求中华民族做人的尊严,要求改变中国大陆的贫穷落后,要求国家民族兴旺发达。
   
   
   然而,刘宾雁对中共却没有第二个关于自己个人的要求,仅仅只有唯一的一个关于自己个人的要求——死在大陆,葬在祖国!
   
   
   中共当局悍然不理刘宾雁晚年希望回国的一再要求。悍然不理刘宾雁家属的要求。悍然不理海外异见群体的要求。悍然不理国际舆论的要求。一句话,悍然不准刘宾雁回国,直至刘宾雁客死异乡。
   
   
   在此质问中共当局,刘宾雁晚年要求回国,是落叶归根,还是异族入侵?是爱国行为,还是卖国主义?是认同中华血脉,还是去中国化?请中共当局正面回答。不论中共当局认为是前者还是后者,请给出坚决不准刘宾雁回国的理由。
   
   
   中共和国民党斗了80多年,双方暴力残杀,你死我活,数以千万计同胞的生命毁灭。中共单方面强调国民党人杀共产党人比共产党人杀国民党人多得多。近年,中共和多得多的国民党修好出现重大转机,国民党政要频繁访问大陆,双方友好攻势不断升温,打得十分火热。刘宾雁八十多年来没有杀害过一名共产党人,双手也不曾沾满共产党人的一滴鲜血,中共极力呼吁、极力欢迎国民党人叶落归根,为什么就坚决不容刘宾雁回国?
   
   
   中共置台湾近代以来历史进程于不顾。置台湾人民近代以来与大陆的隔膜于不顾。置台湾人民变化中的想法和诉求于不顾。置陈水扁代表相当部分台湾民意于不顾。把陈总统妖魔化。但中共却一再通过各种方式和形式吁请心目中的妖魔访问大陆,甚至骨子里梦想陈总统能索性定居大陆。刘宾雁流亡海外,既没有鼓吹和组织中华革命党临时政府,也没有加入台湾独立运动行列。更没有参与公投制宪,中共当局可以力邀陈总统来大陆,为什么就坚决不容刘宾雁回国?
   
   
   问题并不会随着刘宾雁去世而自行消失。
   
   
   中共当局必须认真看待海内外关于刘宾雁去世的民意。是到了必须认真反思刘宾雁现象的时候了。
   
   
   不仅仅是大陆人民在注视中共当局。也不仅仅是海内外异见群体,也不仅仅是大批海外政治流亡人士。还有千千万万海外同胞和整个国际社会,尤其是包括港澳人民和台湾人民在内,都在密切注视中共当局,都会去关注这个问题——中共当局一再高唱民族之根可以高于一切的大调,是真有诚意,还是再次阳谋?
   
   
   刘宾雁先生永垂不朽!”
   
   
   
   谈到台、海两岸的问题时,吴郁说:“台海两岸的问题,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是一个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而不仅仅是一个民族感情的问题。谈到感情的向背,我的家族成员中,就曾有多名成员亲戚解放前是死在国民党的枪口之下,难道今天我就应坚决反对国民党,甚至支持民进党!不,恰恰相反,我就既坚决反对民进党‘台独’主张,而又坚决支持海峡两岸统一在一个民主中国的旗帜之下。”
   
   
   吴郁,性直、情急。常常沉思着,时而又会豪爽的朗朗大笑的一个人。
   
   
   2007。4。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