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人物素描——吴郁]
曾宁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没有找到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病根
·没有坐过专制的牢都不好意思说是民主人士
·时局观察之 天下之所以还没有大乱
·台独与民国回归大陆台独会让大一统者颜面扫地
·百度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为此你不必大惊小怪
·《人日》 魏则西 文革
·居于西方社会轴心位置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九二共识
·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是基于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常态化可持续作恶
·我死众生宗教般的情怀
·形势所迫加速破局
·警权到底姓啥周永康李东生张越之流
·文革杀戮死人穷折腾瞎胡闹
·东西方人性相通同样趋利避害
·读懂了文革也就读懂了中国
·520台湾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
·警权姓周周永康的周
·“以‘独’促‘变’”即以台湾的“独立”
·九二共识玄机在哪
·消音与稳控 屈原岳飞的符号性意义
·考拉,你怎能不让人担心?
·马英九被禁止进入香港这是一个信号
·很多网友询问陆肆期间被旅游的情形
·魏则西的事没有结束雷洋的事出来了
·台湾在文化的核心层面即政治与制度文化领域
·所有为孔子辩护的人不仅可耻而且可以说是罪恶和邪恶
·自由而负责任的言说
·别再跟我瞎掰什么台湾日本南韩新加坡
·告诉你两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真实的事情
·告诉你两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真实的事情
·奴性加脑残,恐惧加上自私
·关于“只有暴民才能结束暴政”
·雷洋因激烈的反抗才惨遭毙命都是以一己
·贪官们的高姿态令计划们心里面应该非常清楚
·令计划真是太绝了
·既是军政训政宪政的结果更是台湾民众抗争的结果
·台独问题的确是一个很容易引起争论的话题
·考拉取保令人高兴但并不值得庆贺
·这样的认识就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权力本身就是一头野兽
·自我放大民间分歧无异于短视偏执和认知欠缺
·有网友问你认为中美真的会在南海有一场战争吗?
·自古以来别再提什么自古以来?
·中国社会只有破除“两个伟大”
·有人说中美两国就不会爆发战争?
·美军强大到什么程度?我认为应该
·南海主权争端之后民间主流情绪
·为什么东北地区的民众被洗脑程度和愚昧程度如此
·魏刚西雷洋算是幸运的相对于绝大多数默默无闻
·实质正义高于程序正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物素描——吴郁

   吴郁,50来岁。“六四”受害者之一,一九八九年可说是其个人命运的转折点。
   
   
   出生于中共的老革命、老干部的家庭 。大学外语专业毕业后,分配到贵阳某具有行政和企业双重背景、身份的局级单位,直至做到“局办”的秘书。
   

   
   学生时代曾经是学校的运动健将、游泳冠军,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一只眼睛病变萎缩、几乎失明。
   
   
   热衷于对中共党史的研究,对中共党史的了解,可谓权威,颇有心得,曾经报考中共党史专业的研究生,终因观点大相径庭,没有结果。
   
   
   1989年“六四”期间,学生的爱国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局办”的主要负责人找到“局办”的秘书,悄悄地说“吴秘书啊!你看是不是去看望一下静坐、绝食的学生,绝食不绝水,你去送一点矿泉水、纯净水吧!”
   
   
   “六四”镇压一声枪响,全国性的“双清”即清理、清查工作在各地、各单位迅速展开,之前还说“要去看望一下绝食学生”的“局办”领导,这时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付面孔,“我们单位有没有动乱分子啊!据人民群众举报、反映,我们单位也有动乱分子!”在之后的全局干部职工大会上,“局办”负责人信誓旦旦,吴郁先生只感觉全会场的人们,仿佛一下子把目光全部转向了自己。
   
   
   从此,吴郁的工作开始走下坡路,在单位上处处受到排挤。
   
   
   秘书做不成了,刚开始的时候被安排去看管水泵。之后,被安排去查水表,“我的眼睛本来就不好,还叫我去查水表读数,这不成心折磨我!”,吴郁不平道。再之后,单位转制大裁员,正好干脆再调整吴郁去和那些合同工、临时工一起当门卫、值班,做保安。原来的“局办”秘书就这样变成了“局大楼”的门卫。
   
   
   吴郁,耿直、性急。谈到刘宾雁有家不能归,有国不能回,最后不得不客死它乡异国时,吴郁先生激愤的写道:“人民的巨星陨落了。悼念刘宾雁,海内外不同倾向的政治力量出现了少有的一致。没有争议、高度趋同,这说明了什么——刘宾雁是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一面旗帜,是捍卫中华民族尊严的象征,是反对专制英勇不屈的斗士。
   
   
   唯一的例外,是专制对刘宾雁的全盘否定。
   
   
   专制何尝不想破坏人民对刘宾雁的纪念。然而,办不到!专制手下那些平时看上去颇有战斗力的喽啰,在刘宾雁面前无所作为,或者,也可以这样去猜想,在刘宾雁面前不太想作为,这说明了什么——刘宾雁的伟大人格力量,威武不屈,富贵不淫,爱憎分明,嫉恶如仇,从善如流,不图名利,无私奉献,磊落光明。不论是在大陆,还是流亡海外,为民主事业奋斗至生命的熄灭。比泰山还重。
   
   
   在这样的人格面前,形形色色的胡搅蛮缠,只会碰得头破血流。形形色色的专制思想,都会败下阵来。
   
   
   刘宾雁的一生,是和专制英勇斗争的一生。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和官僚战斗、和阳谋斗、和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封建暴君斗、和封建法西斯主义斗、和形形色色的腐败与形形色色的反改革势力斗、和‘六.四’屠杀的滔天罪行斗、和新的独夫民贼斗。
   
   
   刘宾雁的一生,从来没有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暴力革命。始终坚持公开、理性、非暴力理念,以和平方式,身体力行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宾雁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对中共有许多要求。
   要求中国人民人的解放和言论自由,要求保障中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要求中华民族做人的尊严,要求改变中国大陆的贫穷落后,要求国家民族兴旺发达。
   
   
   然而,刘宾雁对中共却没有第二个关于自己个人的要求,仅仅只有唯一的一个关于自己个人的要求——死在大陆,葬在祖国!
   
   
   中共当局悍然不理刘宾雁晚年希望回国的一再要求。悍然不理刘宾雁家属的要求。悍然不理海外异见群体的要求。悍然不理国际舆论的要求。一句话,悍然不准刘宾雁回国,直至刘宾雁客死异乡。
   
   
   在此质问中共当局,刘宾雁晚年要求回国,是落叶归根,还是异族入侵?是爱国行为,还是卖国主义?是认同中华血脉,还是去中国化?请中共当局正面回答。不论中共当局认为是前者还是后者,请给出坚决不准刘宾雁回国的理由。
   
   
   中共和国民党斗了80多年,双方暴力残杀,你死我活,数以千万计同胞的生命毁灭。中共单方面强调国民党人杀共产党人比共产党人杀国民党人多得多。近年,中共和多得多的国民党修好出现重大转机,国民党政要频繁访问大陆,双方友好攻势不断升温,打得十分火热。刘宾雁八十多年来没有杀害过一名共产党人,双手也不曾沾满共产党人的一滴鲜血,中共极力呼吁、极力欢迎国民党人叶落归根,为什么就坚决不容刘宾雁回国?
   
   
   中共置台湾近代以来历史进程于不顾。置台湾人民近代以来与大陆的隔膜于不顾。置台湾人民变化中的想法和诉求于不顾。置陈水扁代表相当部分台湾民意于不顾。把陈总统妖魔化。但中共却一再通过各种方式和形式吁请心目中的妖魔访问大陆,甚至骨子里梦想陈总统能索性定居大陆。刘宾雁流亡海外,既没有鼓吹和组织中华革命党临时政府,也没有加入台湾独立运动行列。更没有参与公投制宪,中共当局可以力邀陈总统来大陆,为什么就坚决不容刘宾雁回国?
   
   
   问题并不会随着刘宾雁去世而自行消失。
   
   
   中共当局必须认真看待海内外关于刘宾雁去世的民意。是到了必须认真反思刘宾雁现象的时候了。
   
   
   不仅仅是大陆人民在注视中共当局。也不仅仅是海内外异见群体,也不仅仅是大批海外政治流亡人士。还有千千万万海外同胞和整个国际社会,尤其是包括港澳人民和台湾人民在内,都在密切注视中共当局,都会去关注这个问题——中共当局一再高唱民族之根可以高于一切的大调,是真有诚意,还是再次阳谋?
   
   
   刘宾雁先生永垂不朽!”
   
   
   
   谈到台、海两岸的问题时,吴郁说:“台海两岸的问题,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是一个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而不仅仅是一个民族感情的问题。谈到感情的向背,我的家族成员中,就曾有多名成员亲戚解放前是死在国民党的枪口之下,难道今天我就应坚决反对国民党,甚至支持民进党!不,恰恰相反,我就既坚决反对民进党‘台独’主张,而又坚决支持海峡两岸统一在一个民主中国的旗帜之下。”
   
   
   吴郁,性直、情急。常常沉思着,时而又会豪爽的朗朗大笑的一个人。
   
   
   2007。4。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