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人物素描——方家华]
曾宁
·把美国从地球上抹去
·六大光谱两小板块一股势力
·中国为何会出毛泽东?
·北朝鲜的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
·放大版的北朝鲜
·毛主席最伟大的地方
·以"独"促"变"
·孙和毛相提并论
·结局文明与野蛮
·加班加点不遗余力
·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吃饭将军心态很重要
·希拉里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
·牟其中坐了十多年的牢出狱了
·人要讲良心没有毛泽东
·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台湾模式大陆是否
·中国的社会比较特殊
·说李敖是愤青这个话说的非常对
·特朗普希拉里
·恼羞成怒抓狂跳脚爆粗口
·少数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
·说台湾独立纯粹是瞎掰
·民主其实非常的简单
·这样的解读实在偏颇
·民粹和仇富
·搞清楚什么是中国文化
·思想史上胡适和鲁迅地位最高
·鲁迅胡适特朗普
·天杀的杜特尔特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
·政治始终是少数人的职业和工作
·辛子陵的观点思路上存在着问题
·后续效应以及最终的结局已经显现
·毛泽东和孔夫子对中国人的国民心态
·袁世凯的所谓贡献
·历史并非没有给过中华民族机会
·旧有的秩序
·中国目前清醒的有一亿人没有
·处于夹缝之中的国民党已无生还可能
·99%的都是废话
·跪拜日本人的席地而跪
·因为生活困顿参与
·国人读书一曰修身二曰做官三曰完善
·中国文化宏大的话题
·可以从美国大选中学到什么
·希拉里是骗子特朗普是疯子
·大嘴巴特朗普
·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
·脑残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孙中山和毛泽东的符号性意义
·网络舆情员
·六大光谱两小板块一股势力
·因为生活困顿才参与政治反对
·关于宗教
·加班加点开动印钞机印钞
·中国之病病在专制文化
·港人的文明素养令人肃然起敬
·猴子穿上中山装
·文化就是能够把猴子打扮成人形的包装
·卡斯特罗挂了
·儒家宪政纯属瞎掰
·洪道德不道德的婊子养的
·特朗普一个七十岁的老人
·不要把郑成月拔的过高
·如此大言不惭
·郑成月一声令下重返战场
·雾霾
·有的人死了死得是大快人心
·不靠谱的人不靠谱的事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尊重别人的选择和自由的权利
·以一敌三大陆面临的
·一言不合?涂说是谁?
·《推背图》解析成于猕亡于鹫
·俄罗斯和普京就是个软蛋
·玩忽职守致人以死亡叫犯罪情节轻微
·有了抵制圣诞节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毛的冥诞日
·国人的认知能力令人心惊
·提出了更高的自我要求
·新加坡是威权,中国大陆
·当年的法西斯日本现如今
·网络舆论雷霆之势
·舆论圈的撕扯
·联合国成为了耍嘴皮子的场所
·蒋公这句话谬以千里流传甚广
·警惕基督徒中的极端宗教狂热倾向
·关于宗教
·宗教救国论宗教教主救国论
·猴子穿上中山装仍是猴子
·西人对中国文化怀着美好的感情
·不同凡响的2017年
·可怜的毒裁者
·文化认知的瞎子盲人哑巴咽炎喉癌患者
·文革发生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党主立宪与共产主义
·事实证明也只有皇权专制皇帝老儿
·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
·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物素描——方家华

   人物素描——方家华
   
   
   方家华,60来岁。1978年中国“民主墙”运动的揭幕人之一,原“启蒙社”的创社成员之一。
   

   
   1978年,“文革”结束不久,中国社会百废待兴,“改革开放”尚未萌发。以黄翔、方家华等为主的贵州青年勇赴北京,以“诗歌大字报”的形式向专制极权发起了猛烈的冲击,历史为之颤动,世界为之震惊。
   
   
   火车一路向京城疾驶,进入河南省境内,方家华先生率先提出了“以我们的行动实践宪法中有关公民结社自由的条款”,成立“启蒙社”。因此,方家华先生成为了“民主墙”运动中,中国第一个自由社团“启蒙社”的事实上、实际上的最初的提议人、倡议者。
   
   
   穿着得体、注重仪表,戴副金丝边眼镜,常作沉思自若状,方家华先生总是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至少要年青十岁。但在这副清秀的面容下面,方先生却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人生经历。
   
   
   在“文革”那个一切都错位颠倒的年代,年青人们只剩下把“好勇斗狠”、“争强好胜”作为表达、实现人生自我的价值、好恶。那是一个总是把任何事情都贴上政治标签的荒唐年代,这个“犯”、那个“犯”什么的?仿佛人人都是“罪犯”,但又人人都没有“罪感”!比如:摔跤、打架,就被称作“打架犯”,简称“架犯”。并不高大、强壮的方家华先生,就是本地有名的“架犯”。这不能不让“文革”中出生,“文革”后成长起来的笔者常常对已经非常文人化、知识份子化的方先生惊诧不已。
   
   
   看一看近年来方家华先生发表在网络上的大量文章,读者就能感受到笔者惊诧的程度。之所以说方先生已经非常的文人化、知识份子化,原因还不在于其它,首先还在于方先生的文章总是能够用朴素、清晰、生活化的语言来表述、阐释艰巨、深奥的各种哲理。这不能不说是和方先生的生活经历有着紧密的合符逻辑的关联,不能不说应该归功于方先生不寻常的人生履历。
   
   
   “文革”,一个泛政治化,政治极端化,政治生活、政治本身宗教化,全民患上共产主义原教旨主义颠狂病的年代;一个人人都象“罪犯”,但又人人都没有“罪感”,极具中国特色的“原罪”时代。
   
   
   1980年代中后期,方家华被投入监狱,在贵州省第一监狱,方先生曾经因为自己的“洁身自好”、“绝不低头”、“拒不合作”,或者还有一点“清高”、“独行”、“孤傲”等,而一度被狱方“有意、特别”安排去“清扫厕所”。那个时候,笔者看到,方家华先生阅读的是萨特的大部头巨著《存在与虚无》。
   
   
   沉思中的方家华,是认真、投入的;方家华的痛苦,而又是真实、深刻的。
   
   
   2007。3。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