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曾宁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ZT中国2003年抗议示威人数超过一千万
·ZT上海李国涛被拘押 传与杨天水案有关
·陈良宇倒台与中共的政局
·ZT【学渊点评】曾宁:从十八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来
·ZT杨天水贵阳有这样一群(原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
·zt中国村一级换届选举普遍存在贿选现象
·林老去世,邓焕武被纠缠“传唤”
·zt网民热评中国民众中的仇官心态
·zt安魂曲:刘青如果没有“按照民主程序、民主规则行为做事”,不早下台了?(评: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台湾独立的三个疑问:可不可以独立?应不应该独立?为什么要独立?
·zt博讯网友评《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zt博讯网友评《曾宁: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zt博讯网友评《曾宁: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原标题《超越自我 反思在一九八七/曾令一》
   当海啸来临之前,潜流早已涌动
   不久前,贵州省青年文化学会秘书长田原女士约我写篇文章,作为对学会二十周年生日的纪念。
   往事如烟是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还是前事为师启发来者呢?总之一个人的一段人生真实或许能从细微处烛照一个民族一段岁月的真实。

   一九八六年十月某日,贵州社科院的一帮学术活动上较活跃的中青年同事被通知来到共青团贵州省委大楼会议室参加省青年文化学会的成立大会,其中有王鸿儒、徐新建、潘年英、黄晓众及本人等七、八人。会议室内坐满了当时贵州省社科界、文化界、各高校一批中青年文化活跃分子及名人如时任贵州《山花》杂志主编、小说《蹉跎岁月》的作者叶辛先生,其它还有共青团贵州省委书记叶小文等。经过主持人安排既定如仪的程序,贵州青年文化学会正式成立并选出了会长、副会长及首届理事会。叶辛当之无愧成了贵州省青年文化学会的首任会长,我则“稀里糊涂”成了首届理事会的理事。之所以觉得“稀里糊涂”是自己既没有报名也没有得到哪位同事或与会者提名我作为候选人,却被主持者作为理事会成员名单要求与会者鼓掌通过。为此,还衍生出一九八七年一月我给叶辛会长写了一封请辞理事的书信。其理由就是没有选举就当上了理事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这也足见我这个人之迂腐不明“中国特色”之变通。当然,主因还是我个人在一九八五、一九八六年因涉外婚姻在人治干扰下没有得到依法批准而产生了消极抑郁的情绪有关。
   一九八七年二月,我提出“辞职”被批准以“调离”而缺少相关配套手续的方式离开贵州社科院,由于计划经济的单位所有制及配套政策尚没有解体,虽然我国正式记载辞职下海第一人是1989年,我大概在1987年就已体会到“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仃洋里叹零仃”那身无半文、心如浮萍的“下海”滋味。所幸当时我的不少同学、师友对我伸出援助之手至今还难以忘怀。在那飘泊的日子我一边忙于找寻合适工作一边反复思考,认识到个人的应属合法的涉外婚姻得不到批准和理解是和“文革”虽然结束但“极左”思潮仍然蔓延,社会法制不健全及计划经济的体制有密切关联,虽然我凭着年轻意气用事使一桩跨国姻缘消解于无形之中,给双方带来难以抹平的创伤和痛苦,但是我今后不仅要为个人的遭遇争取社会同情和公正解决,更要为中国的大多数人呼唤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春天尽快到来,使每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得到国家法制的保障,不再因体制、旧观念及人治的干扰带来遗憾及不和谐的矛盾。于是,我在把个人涉外婚姻遭遇写下的同时,也写下了对执政党指导、推进中国改革、开放,实现国家现代转型落实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期望。时间定格在一九八七年七月,我在北上途中以信件邮递方式将个人署名的申述及没有署名分八个小题目的期望建言寄给当时国内一家知名的青年媒体。其实当时的思考甚多,因曾在广州中大就读受广东民俗以“8”为吉利,自己也不能免俗,归纳为八个小题目:即党的历史使命、党的建设、党与现代国家政体、党与民主党派、党与人民群众、党与社会改革、党与民主自由、党与法治。经过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的风起云涌,回望这些文字,一是认为当时思考论说还是浅尝辙止,尚欠系统;二是对照今天发展的现实,面对贫富差距、环境污染、资源浪费等许多不如人意的问题,有一种令人心痛的危机感;三是当时担忧的某些事情终于没法消弥成为压在国家民族心中之痛的“悲剧”,至今还成为不能凝聚党心、民心、人心,尚待历史客观评判的事件;四是当时写作匆忙,不少文句语词不畅、言不达意,但总体还是表达了基本意思。为此,我想负责任地引用当年原文并站在回顾既往的角度加以评说和表达新的认识,以免误导读者。
   我在(1)党的历史使命中指出,共产党的历史使命是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现阶段则是为实现共产主义准备物质和精神条件,这就是必须以比资本主义更快的速度发展社会生产力,迅速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建设起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社会。但是,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如果共产党不以奋斗精神完成历史使命实现自身的光荣消亡,就会走向另一种反面——蜕化变质,为新的政党提供前车之鉴。历史证明,没有宏大眼光,不能励精图治的任何政党、集团,尽管曾经风云一时,都会从“真老虎转化为纸老虎”。
   今天有不少人会认为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但是为什么人类社会发展到两千多年前的东西方,古希腊有柏拉图,古中国有孔子,古印度有释伽牟尼,都用不同的名词阐述创造了“理想国”、“大同社会”、“涅盘”极乐世界的乌托邦呢?毫无疑问,两千多年前人类文明进步到一个相当的高度,其思想者、哲人们创造的乌托邦就是试图指引人类在黑夜里前行的“火把”、“明灯”,只要是人类而不是兽类就一定会有精神性的理想追求。如同温家宝总理所说,一个民族一定要有仰望天空的人。如果大家都只盯着脚下、眼前“以钱为纲”,无异于倒退到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如同“行尸走肉”。但对一个国家、民族的精神政治集团一个执政党来说,不高举具有精神价值追求的理想主义旗帜去引导追随者在现实中奋斗,无异于自动宣布退出历史与现实的社会政治舞台。
   请问,难道不是代表国际资本向全球扩张的布什以高举西方“民主”、“人权”的价值理想大旗在东欧、中东、中亚推进一场又一场的“颜色革命”冲击、瓦解传统的秩序和势力,以获取国际金融、能源、军工等寡头集团扩张的“通行证”?这就是“布什主义”的实质。当今世界上任何执政者都必须高举某种价值理想大旗去为少数人或多数人争取现实利益开道。难道伊朗从霍梅尼到内贾德等不是以高举伊斯兰传统的原教旨价值理想大旗去对抗西方“民主”、“人权”的价值理想大旗下国际资本扩张对其民族和现实国家利益的冲击?
   因此,作为执政党的中共如果放弃曾经为之奋斗的理想主义大旗,背弃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蜕变为“全民党”、“特权党”必将丧失其代表地位的合理性、合法性,否定其自1921年建党后百折不挠的奋斗历史。现阶段的中共必须以大无畏的勇气高举公平正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旗继续引导中国人民为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而奋斗。
   人类的历史、中国的历史表明,任何种族、民族、国家、社会、团体、族群、家庭、个人,只要放弃励精图治、耽于安乐、骄奢淫逸、腐化堕落,就会蜕化变质,失去生存发展的合理性、合法性。因此,唐朝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指出,“戌卒叫、函谷举”,秦王朝一朝覆亡其祸首是“灭秦者、秦也”,实现中国首次大一统的强秦、暴秦只传承了短短二世,从公元前221年到公元前207年,不到15年。
   而前苏联的解体、前苏共的解散更是当代上演的一出“国际悲歌歌一曲”,一个有着2亿多人口的大国,二千多万党员的执政大党,旦夕之间,顷刻瓦解;弹指挥手、一朝覆亡。是西方势力“和平演变”的成功?是苏联的发展不符合人类历史发展全球一体化的潮流?是“天灭苏共”?不是,这些都不是本质要害问题。否则,你怎么解释苏共早期布尔什维克只有20万党员却可以发动十月革命建立苏联,而刚诞生的苏联遭到英、法等十一国武装干涉却越来越强大,最后到冷战时期成为和美国不相伯仲、不分上下的超级大国?你又怎么解释苏联和美、英、法等国共同战胜法西斯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如何受到东欧、亚、非等国家人民、世界上许多受老牌殖民主义剥夺要求民族、国家独立自由的人民的欢迎,以加入苏联阵营或得到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援助为荣?即使苏联东欧阵营的一体化解体,以西欧共同市场为基础在协商、自愿、交流为原则推进的欧洲一体化不是发展得蓬蓬勃勃?从经济、文化,向政治一体化全面发展的新欧洲既是自身发展的需要,也预示着人类面临着共同的历史选择——全球化的不可抗拒(人类的思想家、哲人们预见的乌托邦“天下大同、四海一家”也如此不可抗拒)。因此,当年苏联、东欧阵营的一体化也并没有违反人类一统的发展方向。“天灭苏共”更谈不上,中国有句老话叫“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道自然,对以民为本受民拥护的统治者及残暴腐败不受人民欢迎的统治者都是一样,其上台与倒台均是各自所为造成的,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因果、因缘所致。
   而苏联、苏共的解体、解散,根据今天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的总结是“垄断了经济、政治、思想造成的后果”。实质就是苏共全面、彻底地蜕化变质,其思想、体制、政策、措施等一系列行为背叛了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信念及苏联人民、世界人民利益,对内推行了维护特权阶级利益,实行大俄罗斯民族为中心的不平等政策,对外干涉歧视同一阵营的盟国,强制推行为苏俄谋利的不平等的“国际分工”,打着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旗号的帝国主义扩张政策和侵略行径。这种内部的蜕化变质是和斯大林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践踏苏共党内民主制、忽视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推行领袖个人的集权专断的斯大林主义分不开的。仅三十年代末苏共号称“胜利者大会”的十七大选出的190多名中央委员就在任期内不经任何公开的法律程序被杀被关被清算达三分之一,计60多人,斯大林用集权恐怖手段建立以他个人意志为权威的苏共一党专政的同时,又从上自下、从党内到党外推行一套等级特权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利益相应分配制度,彻底破坏马克思、恩格斯为反对资本垄断而倡导的社会主义公平正义的理想价值。围绕着以少数苏共政治局成员为核心的特权利益集团而新生的大大小小从中央到地方的权贵利益集团实际上演变为新的压迫者阶级,严重脱离苏共中下层普通党员、干部、与广大苏联人民的矛盾日益尖锐化。苏联勃列日涅夫时期内部出现被禁的《新阶级》一书全面客观地描述苏共上层特权利益集团是如何占尽享有各种社会特殊资源,作为对等级特权制度供应特供品的“小白桦”商店是怎样被苏联人民憎恨和冷漠的,苏联享有特权利益的新阶级“贵族”们是怎样过着超过西方资本家百倍、千倍骄奢淫佚的生活的。
   同时,苏共推行高度中央集权僵化单一的计划经济模式导致苏联人民的生产积极性,创新能力为代表的社会生产力被压抑和萎缩,工业化向重工、军工方面畸型发展,人民为日常生活必需品的紧缺而经常怨声载道,而且得不到正常疏导和渲泄就被强大的国家机器控制和镇压。国内各民族的加盟共和国更是被苏共以“大俄罗斯民族中心主义”来抑制要求民族平等、民族自治的呼声。以致于连接替勃列日涅夫上台具有改革思想的苏共首脑安德罗波夫(前克格勃头子)在克里姆林宫内叹息,苏联人民要享有欧美西方人民那样的民主生活不知还要等多少年(见新华社《参考消息》2000年某期头版文章)。当然,处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安德罗波夫没有想到,仅仅在他逝去十多年,苏联解体。俄罗斯人民和国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实际上,苏联解体的导火索,来自于波罗的海的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三个加盟共和国1989年末基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要求退出苏联开始点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