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曾宁
·“国殇日”的大痛哀思(ZT)
·东、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差异
·萨达姆之死与中国
·人物素描——曾令一
·给邓焕武的信(07、4、8)
·人物素描——杨再行、秦晓春
·人物素描——吴郁
·一句话讲明“党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中国向何处去?——胡、温、曾各自表述
·胡、温、曾选举,谁将会胜出?
·一个民主党人对台湾政坛的感慨/韦登忠 (ZT)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
·胡、温、曾各自要走怎样的路
·给“人”画像(现代诗一首)
·中国新生的中产阶层正在向两极分化(ZT)
·中国开明派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遭左派围剿(ZT)
·西安警察手持冲锋枪在闹市巡逻(ZT)
·高检发言人否认社保基金系列案属体制性腐败(ZT)
·答温总理:仰望天空,是为了关注、思考民族与人类的命运,让未来充满理想
·中共,法轮功,文化,与中国
·中国中产阶级人数迅速增加(ZT)
·史料收藏(胡锦涛同志处回信影印件)
·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
·网友评《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ZT)
·农大教授就新农村建设问题上书中央(ZT)
·深圳出现“民工律师”群体(ZT)
·中共考虑吸收更多民营企业家入党(ZT)
·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参与博白骚乱的两位农民被判刑(ZT)
·中国兴起“笑脸墙” 专家:反衬不和谐(ZT)
·图片:曾宁
·图片前排左起:曾宁,许万平,李任科,卢勇祥,全林志。后排左起:陈德富,方家华,吴郁,徐国庆,廖双元,张重发,薛振标,莫建刚。
·图片《走出监狱》左起:曾宁、黄燕明、陈西、卢勇祥、廖双元(背景为贵阳监狱)
·中国决定普遍清理和规范计生标语口号(ZT)
·民众盼国际声援 「人权圣火」传入中华大地(ZT)
·中国公安部称上半年恶性犯罪案件大幅减少(ZT)
·中共17大常委“难产”
·山东代省长视察新泰矿难奢谈政绩(ZT)
·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16名省部级高官被查处 90%包养情妇(ZT)
·网评《“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 》(ZT)
·17大常委“六留三进”及其它
·中国新农村建设中应予重视的现象(ZT)
·前《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2年刑满 凌晨获释(ZT)
·警方半夜释放李元龙出狱 众人解读(ZT)
·李元龙出狱座谈会遭警察骚扰(ZT)
·“和胡锦涛通过信的曾宁照抓不误”——网友评《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最高检察院筹划保护举报人权利和人身安全(ZT)
·中共出台新规定严管群众集会(ZT)
·学者:中共严控千人集会表明正邪决战在即 中共草木皆兵(ZT)
·人物素描——李元龙
·就17大常委布局给胡温支一绝招
·上百中国知识份子公开信 反映中共黑社会化(ZT)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贵州曾宁评胡报告:正面回应保守派(ZT)
·评中共17大人事结果
·曾宁:汪兆钧安危将是17大后风向标(ZT)
·快讯:陈西已回到家中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光靠“堵”行吗?分析人士谈贵州瓮安事件(ZT)
·中青报民调显示七成民众认为网络表达有助民主建设(ZT)
·中国官员担心社会动荡威胁北京奥运(ZT)
·重庆北培检察院群发短信征收反腐线索 (ZT)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专为北京奥运开辟的示威区不能示威(ZT)
·抓捕“四人帮”有功、坚持“两个凡是”有过、不反“改革开放”可喜——一句话简评华国锋
·评论人士称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政改论点难以服人(ZT)
·舆论界盘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ZT)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左右两派的新一轮交锋(ZT)
·贵州人权研讨会两主要联系人被拘留 多人失踪(ZT)
·贵阳公安向家属证实 三异见人士遭软禁(ZT)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08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临汾电视因工人维权话题被停播 编辑记者被停职(ZT)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ZT)
·评论界解读胡锦涛井冈山之行(ZT)
·今年两会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ZT)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原标题《超越自我 反思在一九八七/曾令一》
   当海啸来临之前,潜流早已涌动
   不久前,贵州省青年文化学会秘书长田原女士约我写篇文章,作为对学会二十周年生日的纪念。
   往事如烟是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还是前事为师启发来者呢?总之一个人的一段人生真实或许能从细微处烛照一个民族一段岁月的真实。

   一九八六年十月某日,贵州社科院的一帮学术活动上较活跃的中青年同事被通知来到共青团贵州省委大楼会议室参加省青年文化学会的成立大会,其中有王鸿儒、徐新建、潘年英、黄晓众及本人等七、八人。会议室内坐满了当时贵州省社科界、文化界、各高校一批中青年文化活跃分子及名人如时任贵州《山花》杂志主编、小说《蹉跎岁月》的作者叶辛先生,其它还有共青团贵州省委书记叶小文等。经过主持人安排既定如仪的程序,贵州青年文化学会正式成立并选出了会长、副会长及首届理事会。叶辛当之无愧成了贵州省青年文化学会的首任会长,我则“稀里糊涂”成了首届理事会的理事。之所以觉得“稀里糊涂”是自己既没有报名也没有得到哪位同事或与会者提名我作为候选人,却被主持者作为理事会成员名单要求与会者鼓掌通过。为此,还衍生出一九八七年一月我给叶辛会长写了一封请辞理事的书信。其理由就是没有选举就当上了理事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这也足见我这个人之迂腐不明“中国特色”之变通。当然,主因还是我个人在一九八五、一九八六年因涉外婚姻在人治干扰下没有得到依法批准而产生了消极抑郁的情绪有关。
   一九八七年二月,我提出“辞职”被批准以“调离”而缺少相关配套手续的方式离开贵州社科院,由于计划经济的单位所有制及配套政策尚没有解体,虽然我国正式记载辞职下海第一人是1989年,我大概在1987年就已体会到“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仃洋里叹零仃”那身无半文、心如浮萍的“下海”滋味。所幸当时我的不少同学、师友对我伸出援助之手至今还难以忘怀。在那飘泊的日子我一边忙于找寻合适工作一边反复思考,认识到个人的应属合法的涉外婚姻得不到批准和理解是和“文革”虽然结束但“极左”思潮仍然蔓延,社会法制不健全及计划经济的体制有密切关联,虽然我凭着年轻意气用事使一桩跨国姻缘消解于无形之中,给双方带来难以抹平的创伤和痛苦,但是我今后不仅要为个人的遭遇争取社会同情和公正解决,更要为中国的大多数人呼唤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春天尽快到来,使每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得到国家法制的保障,不再因体制、旧观念及人治的干扰带来遗憾及不和谐的矛盾。于是,我在把个人涉外婚姻遭遇写下的同时,也写下了对执政党指导、推进中国改革、开放,实现国家现代转型落实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期望。时间定格在一九八七年七月,我在北上途中以信件邮递方式将个人署名的申述及没有署名分八个小题目的期望建言寄给当时国内一家知名的青年媒体。其实当时的思考甚多,因曾在广州中大就读受广东民俗以“8”为吉利,自己也不能免俗,归纳为八个小题目:即党的历史使命、党的建设、党与现代国家政体、党与民主党派、党与人民群众、党与社会改革、党与民主自由、党与法治。经过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的风起云涌,回望这些文字,一是认为当时思考论说还是浅尝辙止,尚欠系统;二是对照今天发展的现实,面对贫富差距、环境污染、资源浪费等许多不如人意的问题,有一种令人心痛的危机感;三是当时担忧的某些事情终于没法消弥成为压在国家民族心中之痛的“悲剧”,至今还成为不能凝聚党心、民心、人心,尚待历史客观评判的事件;四是当时写作匆忙,不少文句语词不畅、言不达意,但总体还是表达了基本意思。为此,我想负责任地引用当年原文并站在回顾既往的角度加以评说和表达新的认识,以免误导读者。
   我在(1)党的历史使命中指出,共产党的历史使命是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现阶段则是为实现共产主义准备物质和精神条件,这就是必须以比资本主义更快的速度发展社会生产力,迅速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建设起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社会。但是,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如果共产党不以奋斗精神完成历史使命实现自身的光荣消亡,就会走向另一种反面——蜕化变质,为新的政党提供前车之鉴。历史证明,没有宏大眼光,不能励精图治的任何政党、集团,尽管曾经风云一时,都会从“真老虎转化为纸老虎”。
   今天有不少人会认为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但是为什么人类社会发展到两千多年前的东西方,古希腊有柏拉图,古中国有孔子,古印度有释伽牟尼,都用不同的名词阐述创造了“理想国”、“大同社会”、“涅盘”极乐世界的乌托邦呢?毫无疑问,两千多年前人类文明进步到一个相当的高度,其思想者、哲人们创造的乌托邦就是试图指引人类在黑夜里前行的“火把”、“明灯”,只要是人类而不是兽类就一定会有精神性的理想追求。如同温家宝总理所说,一个民族一定要有仰望天空的人。如果大家都只盯着脚下、眼前“以钱为纲”,无异于倒退到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如同“行尸走肉”。但对一个国家、民族的精神政治集团一个执政党来说,不高举具有精神价值追求的理想主义旗帜去引导追随者在现实中奋斗,无异于自动宣布退出历史与现实的社会政治舞台。
   请问,难道不是代表国际资本向全球扩张的布什以高举西方“民主”、“人权”的价值理想大旗在东欧、中东、中亚推进一场又一场的“颜色革命”冲击、瓦解传统的秩序和势力,以获取国际金融、能源、军工等寡头集团扩张的“通行证”?这就是“布什主义”的实质。当今世界上任何执政者都必须高举某种价值理想大旗去为少数人或多数人争取现实利益开道。难道伊朗从霍梅尼到内贾德等不是以高举伊斯兰传统的原教旨价值理想大旗去对抗西方“民主”、“人权”的价值理想大旗下国际资本扩张对其民族和现实国家利益的冲击?
   因此,作为执政党的中共如果放弃曾经为之奋斗的理想主义大旗,背弃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蜕变为“全民党”、“特权党”必将丧失其代表地位的合理性、合法性,否定其自1921年建党后百折不挠的奋斗历史。现阶段的中共必须以大无畏的勇气高举公平正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旗继续引导中国人民为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而奋斗。
   人类的历史、中国的历史表明,任何种族、民族、国家、社会、团体、族群、家庭、个人,只要放弃励精图治、耽于安乐、骄奢淫逸、腐化堕落,就会蜕化变质,失去生存发展的合理性、合法性。因此,唐朝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指出,“戌卒叫、函谷举”,秦王朝一朝覆亡其祸首是“灭秦者、秦也”,实现中国首次大一统的强秦、暴秦只传承了短短二世,从公元前221年到公元前207年,不到15年。
   而前苏联的解体、前苏共的解散更是当代上演的一出“国际悲歌歌一曲”,一个有着2亿多人口的大国,二千多万党员的执政大党,旦夕之间,顷刻瓦解;弹指挥手、一朝覆亡。是西方势力“和平演变”的成功?是苏联的发展不符合人类历史发展全球一体化的潮流?是“天灭苏共”?不是,这些都不是本质要害问题。否则,你怎么解释苏共早期布尔什维克只有20万党员却可以发动十月革命建立苏联,而刚诞生的苏联遭到英、法等十一国武装干涉却越来越强大,最后到冷战时期成为和美国不相伯仲、不分上下的超级大国?你又怎么解释苏联和美、英、法等国共同战胜法西斯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如何受到东欧、亚、非等国家人民、世界上许多受老牌殖民主义剥夺要求民族、国家独立自由的人民的欢迎,以加入苏联阵营或得到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援助为荣?即使苏联东欧阵营的一体化解体,以西欧共同市场为基础在协商、自愿、交流为原则推进的欧洲一体化不是发展得蓬蓬勃勃?从经济、文化,向政治一体化全面发展的新欧洲既是自身发展的需要,也预示着人类面临着共同的历史选择——全球化的不可抗拒(人类的思想家、哲人们预见的乌托邦“天下大同、四海一家”也如此不可抗拒)。因此,当年苏联、东欧阵营的一体化也并没有违反人类一统的发展方向。“天灭苏共”更谈不上,中国有句老话叫“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道自然,对以民为本受民拥护的统治者及残暴腐败不受人民欢迎的统治者都是一样,其上台与倒台均是各自所为造成的,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因果、因缘所致。
   而苏联、苏共的解体、解散,根据今天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的总结是“垄断了经济、政治、思想造成的后果”。实质就是苏共全面、彻底地蜕化变质,其思想、体制、政策、措施等一系列行为背叛了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信念及苏联人民、世界人民利益,对内推行了维护特权阶级利益,实行大俄罗斯民族为中心的不平等政策,对外干涉歧视同一阵营的盟国,强制推行为苏俄谋利的不平等的“国际分工”,打着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旗号的帝国主义扩张政策和侵略行径。这种内部的蜕化变质是和斯大林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践踏苏共党内民主制、忽视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推行领袖个人的集权专断的斯大林主义分不开的。仅三十年代末苏共号称“胜利者大会”的十七大选出的190多名中央委员就在任期内不经任何公开的法律程序被杀被关被清算达三分之一,计60多人,斯大林用集权恐怖手段建立以他个人意志为权威的苏共一党专政的同时,又从上自下、从党内到党外推行一套等级特权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利益相应分配制度,彻底破坏马克思、恩格斯为反对资本垄断而倡导的社会主义公平正义的理想价值。围绕着以少数苏共政治局成员为核心的特权利益集团而新生的大大小小从中央到地方的权贵利益集团实际上演变为新的压迫者阶级,严重脱离苏共中下层普通党员、干部、与广大苏联人民的矛盾日益尖锐化。苏联勃列日涅夫时期内部出现被禁的《新阶级》一书全面客观地描述苏共上层特权利益集团是如何占尽享有各种社会特殊资源,作为对等级特权制度供应特供品的“小白桦”商店是怎样被苏联人民憎恨和冷漠的,苏联享有特权利益的新阶级“贵族”们是怎样过着超过西方资本家百倍、千倍骄奢淫佚的生活的。
   同时,苏共推行高度中央集权僵化单一的计划经济模式导致苏联人民的生产积极性,创新能力为代表的社会生产力被压抑和萎缩,工业化向重工、军工方面畸型发展,人民为日常生活必需品的紧缺而经常怨声载道,而且得不到正常疏导和渲泄就被强大的国家机器控制和镇压。国内各民族的加盟共和国更是被苏共以“大俄罗斯民族中心主义”来抑制要求民族平等、民族自治的呼声。以致于连接替勃列日涅夫上台具有改革思想的苏共首脑安德罗波夫(前克格勃头子)在克里姆林宫内叹息,苏联人民要享有欧美西方人民那样的民主生活不知还要等多少年(见新华社《参考消息》2000年某期头版文章)。当然,处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安德罗波夫没有想到,仅仅在他逝去十多年,苏联解体。俄罗斯人民和国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实际上,苏联解体的导火索,来自于波罗的海的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三个加盟共和国1989年末基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要求退出苏联开始点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