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
曾节明文集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克伦威尔崛起于内战,凭战功窃国,没有战争,就没有克伦威尔的一切。克伦威尔的例子,对当今的中国深具警戒意义:如今中共政权快要垮台,由于中共坚持严酷镇压一切独立的社团和组织、严密封锁一切异见,平稳转型的国内渠道基本上被堵死,因此中共垮台时引发动乱的可能性很大;也因此,克伦威尔式的军事强人取代中共,建立军阀独裁统治的危险性相当大。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2/9/2007
   

今天推动越来越多的民族迈上文明新台阶宪政民主体制,是人类历经苦难和挫折取得的宝贵政治文明成果,为了取得这一成果,世界各民族中先知先行、政治转型最为顺利的英国人,也曾经付出过刻骨铭心的代价:英国人追求自由民主心切,一度钻进黑道枭雄野心家的圈套,世界近代史上第一个残暴的大独裁者和大僭主,就产生于转型时期的英国。

   

这个残暴的大独裁者和大僭主,就是奥利弗.克伦威尔。克伦威尔是近代以来颠覆共和国、窃夺民主革命成果的始作俑者、是军事独裁的始作俑者、是无序无统、名不正言不顺、挂羊头卖狗肉政治的始作俑者--借“共和”、“人民”之名,行个人独裁之实。克伦威尔的窃国,使得英国革命功亏一篑,七年内战付出的人命和损失打了水漂;克伦威尔的军阀独裁统治,更使得英国民族遭受了少见的灾难,它使得英国转型从1642年~1689年,走了近半个世纪的弯路。

   

克伦威尔军事独裁政权是英国内战式民主革命的产物,英国革命的种子自伊丽莎白一世登基始就开始播下了:

   

伊丽莎白一世统治时期,王权的膨胀逐渐威胁到英国传统的由权力分散(分封制造成)形成的自由,其后,英王詹姆士一世悍然实行二十年的无议会统治,不经过议会批准随意征税、颁布“法令”,查理一世则继续其父的王权专制统治,甚至撕毁自中世纪开始一直有效实行的议员权利保护条款,企图逮捕“不听话”的议员,这时候王权专制已经威胁到英国议会传统的生存,于是英国议会终于忍无可忍,于1642年组织武装击退了前来清洗议会的国王卫队,接着组织议会军,与前来镇压的王军抗衡,由是掀起了反抗王权专制的革命1。议会对国王的反抗得到了除保守的大贵族外的几乎社会各阶层的广泛支持,农民、手工业者、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化了的新贵族都企盼从反国王的内战中获得自由和财富。

   

但是恰恰相反,他们得到的是比国王的统治更专制、更贪婪、更残暴的军阀独裁统治!

   

军人干政的更恶劣弊端,早在反国王的内战期间就暴露出来,以李尔本为首的“平等派”平民出身的政治势力,在内战中迅速崛起,他们对国会中“长老派”议员的君主立宪倾向强烈不满,要求解散国会,在国会拒绝其非法要求之后,李尔本等人居然策动“平等派”军人,于1648年二月发动兵变,率军占领伦敦,“平等派”军官普莱德上校率军封锁国会大楼,强行开除了一百多名“不称职”的议员2。

   

二月兵变对英国革命不能不说是一个辛辣的嘲讽:本来,议会发动反对专制王权的革命是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和政治地位,可是革命的枪杆子却比国王更无视议会的地位、更粗暴地践踏议会和议员的权利!

   

经过这次事变,议会的权威受到沉重的打击,枪杆子从此压倒了选票,内战中崛起的军阀强人集团,为克伦威尔在全英国建立军阀独裁政权铺平了道路。

   

克伦威尔于1599年出身于亨廷登郡的一个中等贵族家庭,从小就表现出强横暴佞叛逆的习性: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曾经携王太子查理(就是后来的国王查理一世)造访老克伦威尔的庄园,当时童年的克伦威尔与比他小一岁的查理在花园里发生了冲突,克伦威尔居然将王太子骑在身下痛打3。克伦威尔成年后迁居剑桥,当起了农场主,成为资产阶级化的新贵族,他深受清教影响,从狭隘的教派狂热出发,对信奉天主教的当时英国王室怀有刻骨仇恨,他经常煽动当地贵族和农民反对国王4。本来克伦威尔这样的狂妄之徒成不了什么气候,他也一度打算移居北美,但是英国内战的爆发,却为克伦威尔成就个人野心敞开了大门:

   

克伦威尔是英国内战中崛起的军阀强人最为功勋卓著者。内战爆发后,他立即在当地招募反国王武装参战,他富于军事天分和组织能力,创造了一整套编练军队的新方法和新的战术,在内战中显现出巨大的优势:在其他议会军节节败退的危境当中,克伦威尔率领的新式军队,初试锋芒就取得了马斯顿战役的胜利,接着又连败王军,力挽狂澜于即倒;1645年六月,克伦威尔指挥其“新模范军”,在那斯比大破国王军,从根本上扭转了内战战局,1648年八月,以克伦威尔统率议会军在普雷斯顿战役中彻底打垮了王军,取得了内战的最终胜利5。随着内战的胜利,克伦威尔的权威如日中天,凭借战争中树立的巨大权威,和在军中强大的势力,迅速地把新生的共和国政权窃夺为个人军阀独裁政权。1649年二月,刚刚处死了国王查理一世,克伦威尔就把枪口掉转过来对付异议团体,他抛开法院,动用军队将批评他的异见人士领袖关的关、杀的杀;1653年四月,克伦威尔派兵强行解散议会,废弃法院功能,并且以自己信奉的清教为英国唯一合法教派...作为“共和国”的“护国主”6。克伦威尔集立法、行政、司法、宗教教权四权于一身,其统治的专制独裁和野蛮程度远远超过了被革命推翻的暴君国王查理一世以及英国历史上的历届暴君,他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恍若英国的毛泽东。他的话就是法律,仅凭他的一纸命令,就可以任意地逮捕人、处决人,1295年以来一直施行了近四百年的英国《人身权利保护法》,英国历史上最残暴的暴君都不敢废止它,到了克伦威尔手上,居然被揉成一团,丢进了废纸篓。克伦威尔政权厉行基督教清教教派专政,疯狂迫害非清教教派信徒,迫使他们大批流亡北美,他还从清教教义出发,严禁歌舞、戏剧等诸多娱乐活动,连圣诞节吃水果馅饼这样的生活习俗都“立法”禁止7。克伦威尔当权十年,把数百年来人才济济、多姿多彩的英国社会整肃得呆板单调、死气沉沉......推翻国王后,克伦威尔无法无天的十年“共和”统治,与辛亥革命三十八年后毛泽东一伙的“共和”统治何其相似!

   

相比之下,被革命派处决的国王查理一世再怎么独断专行,也没有撤销议会、也不能随意捕人、杀人,国王虽有赦免罪犯的权力,但是非经司法机关判定有罪,并不能随意刑处人......英国革命之前,王权虽然专制,尚有传统的议会、法庭、习惯法、人身保护条例等等对王权构成相当的制约,克伦威尔的专制独裁则无法无天,既无章可循,也不受任何先例和习俗的限制。

   

品尝了“共和国护国主”的更为暴虐的统治,英国资产阶级、新贵族们后悔不迭,却又无可奈何,他们可以根据《大宪章》限制王权,却不知道该如何限制一个“护国主”的权力。英国上流阶层曾力劝克伦威尔登基,以便以退为进,按照国王的典章惯例对其进行约束,但是狡猾的克伦威尔一再“谦逊”地拒绝“劝进”,这个奸邪之徒内心清楚得很:“护国主”的权力比国王的权力大得多,即使在独裁者们当中,这个邪恶的家伙表现出来自私也是罕见的,他宁要今生今世的极权,而不为家族荣誉、子孙后世作半点考虑,这又与毛泽东神似。

   

似乎是上苍的刻意塑造,克伦威尔的相貌竟然与毛泽东诡异地相似:两人都身材高大魁伟,毛泽东身高约一米八三;克伦威尔身长六英尺多一点,折算起来约为一米八六左右。从克伦威尔的标准油画大头像看,克伦威尔与毛泽东的面相神似,都是长方脸庞、胡须稀少、男人女相,两人在下嘴唇的斜下方下颌处的相同位置,都鬼使神差地有一颗痔。大概上苍特意想要警示世人,所以将这两个来自截然相异民族的大独裁者做成相似的模样,作为祸国殃民的外形符号,以便于后人时刻谨记、保持警醒。

   

不过,似乎上天特别护佑英国民族,正当英国在克伦威尔暴政下沉沦的时候,一场疾病及时地从人间除掉了这个恶魔,终止了这一趋势。1658年,五十九岁的克伦威尔病死,他那继任“护国主”的儿子既无权威、也无才干,伪共和国政权大衰,英国上层集团乘机于1660年发动政变,迎回查理一世之子查理二世,复辟斯图亚特王朝。对于英国人来说,宁要坏国王,也不要“护国主”,这正是所谓的“两害相权取其轻”。英国人吃了一次亏就明白了抛却自己历史传统的剧烈危害,中国人一再吃亏,至今仍执迷不悟。长期受党文化毒害的中国大陆史家更是把斯图亚特王朝的复辟当作“倒退”,实际上,斯图亚特王朝重新取代克伦威尔军阀独裁政权,使得暴政减轻了许多,英国重见天日。

   

复辟斯图亚特王朝后,英国人又于1688年以宫廷政变的方式驱逐了坚持王权专制的国王詹姆士二世,英国方得以走上正轨,成就了大英帝国三百年荣光。

   

克伦威尔崛起于内战,凭战功窃国,没有战争,就没有克伦威尔的一切。克伦威尔的例子,对当今的中国深具警戒意义:如今中共政权快要垮台,由于中共坚持严酷镇压一切独立的社团和组织、严密封锁一切异见,平稳转型的国内渠道基本上被堵死,因此中共垮台时引发动乱的可能性很大;也因此,克伦威尔式的军事强人取代中共,建立军阀独裁统治的危险性相当大。有志于建设自由民主中国的各方人士,必须未雨绸缪,抓紧在海外营造中国平稳转型的渠道、精心筹备切合中国国情的完备建政方案,以尽力避免中共垮台时的动乱和内战,不给潜在的中国克伦威尔成就个人野心以可乘之机。

   
   曾节明 成稿于 2007年十二月四日上午
   
   注1:维基百科:英國內戰(英文:English Civil War)
   
   注2:《克伦威尔传》第九章,作 者: (英)查尔斯﹒弗思著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
   
   注3、4:同上,第一章、第二章;
   
   注5、6、7:戴维·昂德唐《狂欢、暴动与叛乱: 1603-1660年英国大众政治与文化》第二章、第三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