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文集
·IS为何崛起?小布什的责任和奥巴马的责任
·荒唐!姜野飞十一日已被加拿大接收,次日即被泰国政府强行遣返
·中共当局为何一定要遣返姜野飞而不遣返李宇宙?
·胡、赵底谁更开明?习近平扬胡讳赵就是答案!
·由大历史和天道看中国兴衰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对“11.13”巴黎恐袭大惨案的反思
·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世界历史会怎样?
· 由“遗恨失吞吴”看诗人读史的荒唐和诸葛亮的私心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解放军鹰派势力的发飙,有利于胡锦涛,而不利于江泽民、曾庆红,“小鹰号”事件,显然是中共胡锦涛集团制造的事件。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2/5/2007

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共外交部在“最后一分钟”,突然出人意料地拒绝已经驶近香港美的国航母“小鹰号”在香港靠岸,由于事前中共已与美方达成“小鹰号”访港安排的共识,只待“小鹰号”履行入港的手续,“小鹰号”上美军军人家属已经飞抵香港,准备和自己的亲人在香港团聚、共度感恩节。中共的出尔反尔行为,使得美方人员欢度感恩节的愿望泡了汤,不仅浪费了不菲的旅资、心情也被搅得一团糟。


事件引发了美国国防部对中共内斗的揣测,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小鹰号”在遭拒绝驶离香港三十小时后,中共外交部态度忽而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宣布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再度允许“小鹰号”访港。任何一个政府都会竭力维持姿态的一贯性,因为朝令夕改、一日三变的做法是权威大忌,中共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淫威,更是一贯宁可睁着眼睛说瞎话,也绝不认错。中共在“小鹰号”事件短时间内前倨而后恭,显然事出非常,作出拒绝“小鹰号”访港的当权派,不受到高层其他强大势力的压力,是不可能改口的。因此,“小鹰号”事件,是明显的中共激烈内斗的反映。


但是,某些海外华人评论人士又认为:这是江泽民、曾庆红为了抹黑胡温制造的事端,江曾同时要利用这一事件,丑化刚刚接手香港事务的习近平。有的人甚至认为“小鹰号”事件发生时,胡锦涛不知情,是江曾派在香港、外交部的人马擅自做的决定。


这些评论是完全离谱的。


首先,“小鹰号”是美国太平洋舰队的王牌航母,以中美关系的特殊和“小鹰号”在台海局势当中的敏感性,象“小鹰号”访港这样的重大政治事务,根本不是香港当局和外交部所能决定的,非得经过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批示,中共外交部更是一个没有独立意志的传声筒,因此,认为胡锦涛对“小鹰号”事件发生不知情,完全是对中共体制运作的无知。


第二,在“小鹰号”事件上形象直接受损人物的是主管香港事务的习近平,太子党出身的习近平是江泽民、曾庆红扶持的接班人,胡锦涛属意的是团派亲信李克强,而非习近平,江泽民、曾庆红决不会丑化自己选定的接班人。而且,习近平在常委中位置虽然有利,却并未保险,李克强紧追其后,仍然有接班的可能,习、李在今后五年中仍然存在着竞争,习近平一旦出丑,受损的是江泽民、曾庆红,收益的是胡锦涛、李克强。由此可见:“小鹰号”事件决不是江泽民、曾庆红为了抹黑胡温制造的事端。


第三,“小鹰号”事件有损于江泽民、曾庆红的军权。军人,特别是未经历过战争的中青年军人,对战争有一种浪漫的想当然情节,再加上中共多年来煽动民族主义的缘故,他们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刚,有着天然的求战欲望,这种民族主义好战倾向往往会超越自由或专制的价值观,因此,鹰派在军中的影响力不容小视。“小鹰号”事件的发生,会激发解放军鹰派势力的发飙,这既容易转移和消解近年来逐渐增强的军人对自由民主的诉求和军队国家化的暗流,也容易冲破利益集团对军队的笼络和操控。


那么,解放军鹰派势力的发飙对谁有利,对谁不利呢?那要看军队掌握在谁手里。我在拙作《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一文中已经分析指出:经过十七大,江泽民、曾庆红进一步巩固了在军中的权力,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内部新崛起的官僚资产阶级利益集团现在主导着军队。十七大之前,江泽民在胡锦涛咄咄逼人的“反腐”攻势下一度十分狼 狈,但在最后关头反倒胜出,一举掀翻胡锦涛团派独大和接班的如意算盘、并且隔代指定了“接班人”习近平,把团派储君李克强挤到后面,这,没有军队的支持是不可能的。但是,江、曾二人都缺乏军事威望,迄今也没有公开提出有吸引力理念和理论,江曾利益集团对军队的主导靠的是利益收买,仰赖的人是郭伯雄、徐才厚等年长的军人首长,这些军人首长们因为年纪和既得利益的缘故,求战欲望并不强烈,而更愿意维持现状,保持现有秩序,以维护自己的丰厚的既得利益。而对于那些少壮派军人来说,他们在和平环境里出人头地机会很有限,非常状态或战争的来临对于他们反倒是机遇,因此他们更愿意对西方强硬、甚至对美开战。


由于缺乏有吸引力理念和理论,民族主义的高涨成为江泽民、曾庆红的严重威胁,2005年胡锦涛煽动的反日运动一度令江泽民寝食难安,以致发狠话说:“反日就是反中央。”近年来,为了争夺和巩固军权,江泽民、曾庆红鼓吹“军队要在政治斗争保持中立”,利用与军中国际接轨的思潮,暗中煽动“军队国家化”,与胡锦涛叫嚷“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相抗衡。“小鹰号”事件的发生,显然搅乱了江泽民、曾庆红利用先进国际理念加强对军队掌控的图谋。


可见,解放军鹰派势力的发飙,有利于胡锦涛,而不利于江泽民、曾庆红,“小鹰号”事件,显然是中共胡锦涛集团制造的事件。


由于胡锦涛骨子里以维护共产党的生命为己任、死硬地对抗自由民主,民族主义牌因而成了他手上的一张王牌,民族主义现在也是胡锦涛手里最后一张牌,因为,“新政”亲民秀失败了、“保先”运动失败了、构建“和谐社会”失败了、“八荣八耻”教育失败了、反腐败失败了、“科学发展观”尚未实施就已胎死腹中...除了民族主义,胡锦涛已经没有东西立威和转移视线了。五年来的动作表明:胡锦涛逐步增强了以民族主义对抗自由民主的力度,他策动反日运动、制造射毁卫星事件、播放《大国崛起》、十七大前又大力提拔军中少壮派将领等等举措都是印证。


煽动民族主义也是胡锦涛争夺军权的捷径:虽然江曾官僚资产阶级集团主导着军队,但并不等于胡锦涛对军队没有影响力,胡锦涛“三位一体”,具有最高名器上的优势,而且相当程度上掌控着解放军的监军和人事任免--总政治部,胡锦涛身为中共党魁,以“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通过总政向江曾夺权,在中共体制内具有意识形态优势,名正言顺,而只要不敢否定中共体制,江曾反制胡锦涛就名不正、言不顺,只能偷偷摸摸。胡锦涛通过煽动民族主义向江曾争夺军权是江曾难以抵挡的,毕竟,人活着是需要精神的,军人容易为民族主义激动,而却江曾缺乏鼓舞人的精神理念,除非江泽民、曾庆红敢于公开否定中共专制体制,否则他们注定抵挡不住胡锦涛煽动民族主义的挑战。


最近的事实印证了胡锦涛煽动民族主义的得手:“小鹰号”事件中,作出拒绝决定的胡锦涛一度在江曾集团的压力下收回成命,改口允许“小鹰号”访港,中共外交部长杨洁篪也向布什表达了“误会”1,但是十一月二十九日风云突变,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强硬否认“误会”一说,并且直斥美国政府给达赖颁奖、对台军售的“错误做法”2;十一月三十日,中共再度拒绝让另一艘美国军舰在新年假期进香港过节、同时拒绝让一艘美国军用货机降落香港进行补给3。显然,中共体制内高涨的民族主义思潮已经迫使江曾集团不得不后退,他们不敢再冒“国家利益”、“民族尊严”之大不韪。


以胡锦涛为首的、以“国家利益”、“民族尊严”包装起来的原教旨正统共产党集团在与资产阶级权贵集团的这一回合的内斗中取得了胜利。


由于中共的愚弄和民族的劣根性,中国大陆人中好丑不分、盲目仇美的愚民、刁民、愤青、愤老大有人在,他们恍若一百年前的义和团,反美反西方浑身是胆、热血沸腾,对自由民主、对中共的危害却缺乏认识、懵里懵懂,因此当今的中国,民族主义的市场巨大。胡锦涛种种作为,显然在刻意投合中国大陆民众的劣根性,他要把自己打扮成“反美英雄”、民族利益的捍卫者,以民族主义立威,向江曾争夺权力。


而且,胡锦涛对反美有着几乎发自本能的爱好。这个共产党党文化塑造出来的、在毛时代一帆风顺的政治辅导员,对美国的花花世界(多元社会)本来就有着骨子里的反感,再加上2006年访美时,当着全世界的面被法轮功修炼者王文怡“呛声”,“呛声”——这种前所未有的“不和谐”,使这个共产独裁者彻底乱了章法 ,仪式还没结束,竟然惊慌失措地抽身欲“胡紧逃”,结果被布什象抓贼似地一把揪住,就此辱登中共国“访美最失败的领导人”名录,这,岂能不给给一生酷爱假大空和虚荣的胡某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耻辱”?胡锦涛本人对美国的刻骨仇恨,可想而知。


其实,“小鹰号”事件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十七大之后两个月来,中共已经五次拒绝美国军机、军舰停泊香港的请求,这在八年来是罕见的,之前中共强硬拒绝美国军机、军舰靠岸只发生于1999年中共驻前南斯拉夫使馆被炸后,和2001年中美军机撞机事件。其中,特别是“小鹰号”事件早些时候,中共拒绝在两艘美国扫雷艇遇到风暴的时候进入香港的港口,违背几个世纪以来的海事传统,做法十分恶劣。这些拒访事件,使得美、中军事关系在年末转向恶化,而军事关系又是国际关系的基础。显然,胡锦涛要的就是国内反美的气氛,他要借助民族主义,内斗夺权、转移视线、维持中共专制统治苟延残喘。


随着明年三月台湾入联公投的临近,中共胡锦涛集团会进一步煽动民族主义、对美国和西方会更强硬。如果公投的结果显示大多数台湾人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中共胡锦涛当局必然会对台湾发动战争:


由于没有能力对台湾进行全面渡海登陆作战,中共一旦攻台,最有可能采取局部战争,以闪电战的方式拿下金门、马祖、澎湖等台湾外岛,同时,全国媒体大肆宣扬民族主义和捍卫祖国统一的“辉煌战绩”,全面收紧社会管控,直至实行军管;受战争刺激,台湾独立情绪高涨,陈水扁当局将会公开宣布台独,中共则会宣布不承认台独,并且顷海空军之力封锁台湾本岛,这样,美国也不便对中共开战,只能对中共实施制裁、对台湾实施空中物资援助,战争将演变为持久消耗。中共的成败取决于俄国的态度和能否杜绝和镇压内乱。


如果台湾支持不住,宣布收回台独诉求,中共不一定会占领台湾,以免招惹美国,却一定会则乘势宣布取得了捍卫祖国统一的“伟大胜利”,在全国铺天盖地地宣传洗脑;胜利,也使中共取得新的威望继续其邪恶统治,胡锦涛则利用军管时期获得的集权,相当程度地回归、朝鲜、古巴、中共“十七年”模式;对台战争的胜利,将使得江泽民、曾庆红彻底边缘化,有可能成为胡锦涛的阶下囚,胡锦涛则成为继毛、邓之后新的强人。如果那样,中国人将“吃二荏苦”、“受二荏罪”,又得在共产专制下多挣扎数十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