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曾节明文集
·左派是逼迫中共“改旗易帜”的急先锋
·高压只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腾笼换鸟”是打着“改革”旗号的倒退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胡锦涛究竟是什么人?这本来这不是一个难解之谜,但是因为中国人的某些思维定势和胡锦涛顺水推舟厚黑术,这么一个不难的问题,四年多来来竟然搅得扑朔迷离,以致于在今天云雾渐散,显露峥嵘之际,还有许多人竞愣闭着眼睛不承认事实。
    最早揭穿胡锦涛真面目的人是陈泱潮老先生,陈老先生早于二〇〇二年,就已经在其文《从胡锦涛亮相之旅识其人其迷》中独具眼光地指出:胡锦涛是党机器标准件。可惜,因为中国人的思维定势,也因为江贼民的恶劣表现和胡锦涛的 "低调",陈泱潮的这篇很有远见的文章湮没无闻。

    朱学渊先生也是最早洞察胡锦涛邪恶本质的人之一,朱先生在其学渊网评系列中,再三告诫人们:胡锦涛不可救药、不可指望,换来的却是误解和敌视,甚至被某群体斥为"党文化太强"。这是因为朱先生太"先知先觉",中国人的思维定势接受不了。
    2005年五月,我在陈泱潮先生和朱学渊先生基础上,根据自己的观察和分析,发表了《胡锦涛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俩》一文,结合时事,以详细事实分析判定:胡锦涛是一个共产原教旨专制独裁者,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嗜权狂。我的这个论断当时也遭到许多人排斥,文章也没有产生大的影响。这很可能是因为当时胡锦涛的罪恶还没有充分地暴露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铁的事实证明了陈泱朝先生、朱学渊先生和我当初对胡锦涛的预判和论断是完全正确的。海外的人士都能够自由得获取信息,今天,海外的人士谁还看不清胡锦涛的真面目,就只能说是一种糊涂了,因为今天胡锦涛的罪恶已经非常清晰地浮出了水面。中国的民运异议信仰人士,千万不能再因为糊涂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四年多的恶政表明:胡锦涛是一个非常善于作秀装孙子的巧伪之徒,与江贼民作恶时龇牙咧嘴不同,他可以在挥舞屠刀杀人的时候始终保持温文尔雅、笑容可掬:他可以一面高唱"和谐社会",一面在内部强调向朝鲜、古巴学习;他可以刚刚大声强调萨斯疫情要及时公布,接下来又悄悄地对禽流感的疫情进行更严密地封锁;他可以才唱罢"新三民主义"、"依宪治国",就不事声张地禁书、封报、抓记者、疯狂镇压维权上访民众;他可以一面不事声张地禁书、封报、抓记者、疯狂镇压维权上访民众,一面又高调地放出"纪念胡耀邦"的气球;他可以刚纪念罢胡耀邦,转过背去又对汕尾维权农民大开杀戒;他可以高唱推进基层民主的同时,毫不手软地纵容黑社会摧折太石村的基层民主萌芽;他可以刚作做完民主秀,又立马封杀章怡和等人的八本著作......在本人作秀装孙子的同时,胡四还有一招作秀欺世的手段,其精致足以让毛始皇、邓二世和江核心都自叹弗如:就是利用海外的新闻自由,通过团派背景的"自由媒体",如《亚洲时报》之类,大作开明秀,出口转内销。四年多来,《亚洲时报》的方德豪(方得豪)潘小涛(盼小涛)们,故作神秘、煞有介事,挖空心思的塑造胡总 "开明"、隐忍的形象,虚构出胡温"将来必有大动作"的政改假象,竭力吊起人们对 "胡温新政"的无穷企盼。
    总而言之,说好话要高调、大吹特唱,行恶事要低调、不事声张、不落痕迹,而且每一次作恶的前中后,都配之以高调的好话和亲民秀,以迷惑世人,每次使人失望的恶政后面,都紧跟着胡锦涛的"开明"秀,如纪念胡耀邦、吟唱“党内民主”、“政改”等等,以此无限期地吊起中国民众幻想和期待的胃口,扰乱民运异议人士抗争的大方向,销蚀抵抗专制的意志。顺便,利用人们的想当然,如太极推手般的无形中把自己的所有恶行推到政敌江泽民、曾庆红等人头上。这就是胡锦涛的作秀装孙子诡道,这就是胡锦涛远比江泽民狡诈的地方。
    由于文化的影响,中国民众普遍喜欢"谦虚谨慎"的人,而不喜欢个性张扬的人,中国大众思维方式重面子而不重实质、痛恨腐败不究其根源、期盼清官、圣人却不反思制度,胡锦涛的作秀装孙子伎俩,牢牢抓住了中国人的这些心理弱点,因此,四年多来,迷惑了不少中国人。
    胡锦涛针对中国人的心理弱点,上台伊始就唱"以人为本"、 "依宪治国"、"新三民主义"的"新政"高调,访贫问苦,大作亲民秀,并且借萨斯事件打压江系贪官,装出一副要提高新闻透明度的模样,而后又摇身一变,在江系上海帮面前表现出十足的低调,似乎饱受委屈的模样,这一时间激发了惯于期盼清官圣人的中国民众的无穷幻想和期待,以致于萨斯事件后中共政权对新闻媒体和出版自由疯狂打压以及种种恶行,都被想当然地归罪于江贼民头上;以致于"胡温新政"的幻想曲余音绕梁三年,至今不散......
    与江贼民相比较,江贼民的邪恶露在外,胡锦涛的邪恶藏在内,江泽民对法轮功等群体张牙舞爪地逞凶狂,结果反而收不了场,在全世界遭人唾骂,在十多个国家被告上法庭;胡锦涛对法轮功等气功组治、独立基督教团体、民运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良知记者和律师全面镇压,其凶狠和阴毒,远远超过江泽民,但胡锦涛至今仍迷惑不少人,包括许多深受其恶政迫害的人,这些人至今仍然在期待胡锦涛"退出中共,另立新党"。
    但是,俗话说"纸包不住火",最高明的骗子也只能骗人于一时,四年后的今天,胡锦涛木衲、忠厚假象后的凶残阴毒嘴脸终于一点点地显露在世人面前:
    随着"反腐败"的进行,亲江泽民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先后落马,去年九月,江系干将,政治局委员、十七大常委热门人选,不可一世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在胡锦涛的命令下被解除职务,被非法关押至今。头脑清醒的人们不仅要问:
    一个有权力抓捕陈良宇的人,会没有权力惩办汕尾屠杀惨案的直接责任人--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更何况张德江的谋杀行为远比陈良宇的贪腐行为性质邪恶;
    一个有权力抓捕陈良宇的人,会没有权力制止对一介平民高智晟的近一年的流氓式骚扰、迫害、非法关押和非法判刑?
    一个有权力抓捕陈良宇的人,会没有权力制止或者减轻对维权上访民众的狂抓滥捕、黑社会式地残害?
    一个有权力抓捕陈良宇的人,会没有权力制止或至少减少对信息的严密封锁、对新闻媒体的蛮横打压、对良知记者的抓捕重判?会没有权力制止中宣部、新闻出版署一再违宪疯狂禁书?
    一个有权力抓捕陈良宇的人,会没有权力制止或至少减轻对法轮功等信仰群体的残酷镇压、活摘器官?......
    很显然,血腥屠杀汕尾维权农民、对高智晟律师流氓式骚扰、迫害、非法关押和非法判刑、对维权上访民众的狂抓滥捕、黑社会式地残害、对信息的严密封锁、对新闻媒体的蛮横打压、对良知记者的抓捕重判、一再违宪疯狂禁书、对法轮功等信仰群体的残酷镇压、活摘器官...这些中共政权四年多来变本加厉的暴政恶行,就是胡锦涛的本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胡锦涛令人震惊的反动和凶残的本质,终于逐渐浮出水面:
    原来,法轮功头上增加的那顶"反动的政治组织"大帽子,是胡锦涛于二〇〇五年年初亲自定的性!"反动的政治组织"是比"邪教"更恶毒的定性,因为对"邪教犯罪"裁处尚有法(尽管是恶法)可依,而一旦定性为"反动",根据中共的一贯做法,则完全可以任意处置,无法无天,活取器官更不在话下!
    今年元月二十二日,一直为中共活取器官罪行提供线索的中共军中良知人士"沈阳老军医"的最新爆料发表于《大纪元》,题为 《沈阳老军医:关注境外器官移植代理机构》,材料第一次披露了活摘器官的罪行得到胡锦涛的支持,原文如下:
    "为保障经济发展及现代化改革需要,进行必要的非军事领域的对外服务经济发展是必须的。目前面临的工作困难是暂时的,是境内外敌对反华势力相勾结的必然结果,因此,各级领导要强化政治认识,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使对外服务经济逐步成为重要的服务产业组成部份之一。"---胡锦涛在2007.1.9 日的讲话
   (注意:这里指的对外服务经济包含对外器官移植服务等12大方面)"
    以上可见,胡锦涛铁板钉钉地表态支持包括活取器官罪行在内的"对外服务经济工作",他把国内外良知人士揭露中共活取器官的行动斥为"境内外敌对反华势力相勾结",他不仅认为活取器官"产业"是必要的,而且要推动活取器官产业成为"重要的服务产业组成部份之一"!由此可见,胡锦涛的良知和人性是何等的泯灭!
    胡锦涛的这个毫不含糊的狞峥指示,给那些为胡锦涛"反腐" 抓权兴奋莫名、吟唱"胡哥,走好"、至今仍在期盼胡锦涛"退出中共,另立新党"的人兜头泼了一大桶刺骨的冷水;这个毫不含糊的狞峥指示,也给那些闭着眼睛硬说活取器官是江、罗、曾的罪行,胡锦涛无权过问的臆想狂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但愿这些人都能从中醒悟。
    由此可以看到,善良的人们当初把高智晟律师的被捕、把中共对内镇压封锁的加剧、把中共对法轮功等信仰群体变本加厉的残酷镇压、活摘器官一味想像为罗干和江系人马抹黑胡、温、栽赃胡温、捆绑胡温的擅自行为,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和一厢情愿!
    人们能否反思一下:对胡锦涛的盲目期待和幻想究竟带来了什么?是促成了胡锦涛的收敛恶行、改弦更张,还是迷惑了受压迫的人们、弱化了人们抛弃中共的决心和意志、助长了对某些中共成员的幻想、强化了中国人传统思维中企盼清官圣人而忽视制度的弱点?
    某些善良的人士一味地呼唤胡锦涛,客观上造成了许多人对胡锦涛的一再盲目期待和幻想,无意当中起到了为胡锦涛暴政打掩护的作用。我无意否定人们这样做的善心、热情和耐心,我只是想说明:善意的行为不能脱离理智的引导,否则就会变成一种糊涂。
    人们呼唤胡锦涛呼唤了四年多,甚至把他臆想成一个受到委屈和束缚,因而无法做善事的善良生命,但是,这对胡锦涛一点作用都没有,四年多来,胡锦涛反而越来越恶了。这是否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了?
    什么人才值得呼唤?是那种罪恶较轻、有相当的觉悟、而且为了自身的利益有相当大的变数的人,胡锦涛是这种人吗?根本不是。
    胡锦涛早年的整个受教育的黄金岁月,都处于毛泽东时代,并且,他受到了最完整的毛泽东时代的教育,马列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对他的影响不可能不深入骨髓;从感情上说,毛泽东时代最恐怖的时期,他个人却一帆风顺:被"党组治"选送到最好的大学深造,在大学里是风光荣耀的政治辅导员,在文革里也没受到任何冲击,而且能够优哉优哉地免费游山玩水,毕业后仕途也是一帆风顺...这样的经历,使一个人很难对共产专制危害有深切的体会,胡锦涛在个人感情上必然深爱毛泽东时代和造就了他的共产专制制度。有些人以胡锦涛的父亲胡静之在文革中被整死,来证明胡锦涛的内心对共产专制有怨系,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胡锦涛走上仕途以后,四十年来从没回家乡看望他的养母刘秉霞,相比之下,江贼民虽然邪恶,访问美国的时候还知道去看望他在上海交大时的老师;二〇〇五年大纪元4月25日讯《胡锦涛祖屋闹买卖纠纷 屋主索价50万》,披露:江泽民当权时代,身为中共中央常委、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为了表白自己的"清廉",居然批示同意对自己养母刘秉霞老屋的强制拆迁,以致于当时已八十多岁刘秉霞老人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不得不以老弱之躯挡在铲车面前......可见胡锦涛的人性泯灭到了什么程度!这样一个只有党性,人性泯灭的家伙,怎么会在乎自己的父亲怎么样呢?更何况,胡锦涛就没有从小跟父亲一起生活,感情本来就淡泊;更何况,胡静之被整根本不是因为政治原因,而有贪污之嫌...胡锦涛这么个灵魂深处都饱浸共产毒素的人怎么可能有"退出中共,另立新党"的觉悟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