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曾节明文集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就选举的广泛程度来说,象美国总统大选那样的全国性选举是最广泛的选举,但是因为中国丝毫没有民主传统,而且幅员广阔、各地的民情和经济文化发展程度差异很大,因此,在中国举行象美国总统大选那样的全国性选举成本和难度都巨大,中国特殊的国情、民情,决定了未来中国最适宜采用内阁制选举的方式产生政府首脑。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0/12/2007

“虚君”的最佳搭配——内阁制政府和内阁制下的选举


   

有了“虚君”——未来中国国家国家主席的设定,还必须有一个相对独立于国家元首的政府首脑的设计,因为国家主席不能兼任政府首脑,否则未来中国国家政权就会变成独裁政权;而且,作为最高精神领袖的国家主席一旦兼任政府首脑,国家政权就会变成政教合一的专制政权。因此,未来中国政府的首脑--总理必须由另外的人担任。由于国家主席任期是终身制,因此,总理不能由国家主席单方面任命,除非有非常情况,否则,政权就失去了民主的性质,总理必须由比国家主席选举更大范围的选举产生,而且任期必须短暂,比如四年左右,这样,就可以平衡产生国家主席的精英选举和国家主席的终身制任期。


就选举的广泛程度来说,象美国总统大选那样的全国性选举是最广泛的选举,但是因为中国丝毫没有民主传统,而且幅员广阔、各地的民情和经济文化发展程度差异很大,因此,在中国举行象美国总统大选那样的全国性选举成本和难度都巨大,中国特殊的国情、民情,决定了未来中国最适宜采用内阁制选举的方式产生政府首脑。


具体办法为:按照各个政党在参议院、众议院所占议员席位的总数统计出在国会占多数的政党--多数派政党,中央政府由多数派政党组阁,多数派政党领袖自动成为政府首脑--内阁总理,并呈报国家主席批准,由国家主席履行任命仪式。


这种选举方式虽然没有美国式的大选那样轰轰烈烈,但是却远为简便易行、安全稳妥,而且不需要媒体造势、竞选演说、拜票等一系列竞选活动,它比起美国式的大选,节省了巨量的成本开支;而且它不依赖媒体的炒作,也更能保障选举的公正。


内阁制选举由于简便易行,看起来好像没有选举,实际上它的民主性一点也不逊于美国式的大选。因为根据宪政民主的原则,国会(参议院、众议院)的议员都是由全国范围内的分区直选产生,每个选区选举自己的参、众议员人选,由于一个选区的选民一般来说更熟悉本选区的候选人,而且候选人可以有若干个,所以当选的议员实际上要比在全国范围内选出的一个总统更能代表民意;而且,分区选举几百个议员要远比在全国范围内选举一个总统更加简便易行、成本低廉,也比全国范围内选举一个总统更不依赖媒体,因此也更加公正。


具体来说,内阁制选举以及内阁制具有以下种种优点,因而特别适合共产政权崩溃后的中国:


一,内阁制总理选举简便易行、成本低廉,有助于迅速稳定局势和长治久安。


由于中共的垮台必定是突如其来,共产政权崩溃后的中国因为专制权力的陡然消失而坠入管制的真空,经济危机、社会道德败坏、再加上巨大的历史积怨,必然导致社会秩序大混乱,如果新国家的中央政府班底不能迅速确定,就无法迅速恢复秩序,就会演变成全国性的大动乱,各少数民族地区乘机独立,中国很有可能因此而不复存在;或者,前中共军队将领中的野心家眼见新政权无能,而乘机以“稳定”为号召,发动兵变建立军人独裁政权,以军管恢复秩序。


因此,中共垮台后,新政权组组织政府是当务之急,但是,在共产政权崩溃后的混乱境况下又无法进行全国范围的民主选举:届时如果立即采用美国式大选选举政府首脑,在一个毫无民主传统、民主经验、传统糟粕和共产党文化流毒泛滥大国,无异于引爆全面动 乱的核弹,今日之伊拉克就是前车之鉴。若采用内阁制则容易解决这个问题,届时可以由国家主席紧急任命临时内阁总理、由总理组织临时内阁,先铁腕恢复社会秩序,等到局势稳定后,在国家主席的监督下进行参、众议员选举,选出新国家第一届国会,再由国会中的多数党领袖出任新国家第一任总理;或者,中共倒台后,暂时由国家主席统领大局,先以军管维持住秩序,在军管的基础上大赦海内外民运、异议、宗教信仰人士、邀请海外人士回国、登记政党,在枪杆子保护下新国家国会选举,产生总理及新国家首届政府内阁,待新政府正常运作之后再结束军管。


中共垮台后,中国的新政权必然面临财政困难、秩序混乱、动乱山雨欲来的严峻考验,要度过危机,稳定是关键,而稳定局势的关键又在于新政权能否尽快地确立新国家的立法、司法、行政中央机关,特别是行政机关。由于在全国范围内选举数百个国会议员要远比在全国范围内选举一个总统要简便易行、成本低廉、且所需时间较短:内阁制的选举,国会议员由分区直选产生,程序简单明了,耗资较低;而美国式的大选必须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多轮筛选,最后决出的继位候选人还必须进行全国性的竞选,这就劳师动众、耗资费时得多,而且其选举难度与国家幅员成正比--国家越大、难度越大,这显然最不适合中国这样一个毫无民主传统的大国。更何况,中国民众严重缺乏自由民主素养,几乎没有任何民主实践的经验,实行内阁制选举,选区较小,席次众多,技术、成本、失误的机率都比美国式的大选小得多,这就特别适合中国民众的民情:以中国民众的素质,要顺利地选出一个总统很难,但要选出一个国会则相对容易得多,因此,内阁制的选举可以使中国避免很多麻烦和危险。


由于内阁制的选举远不如总统大选那样竞争激烈和具有赌博性,因而不容易引发社会阶层、族群撕裂和暴力冲突。


在总统制的选举中,全国只有一个唯一的胜利者,胜者全胜,输者全输,候选人只要相对多数票就可当选,选票总数的差距对最终结果不具意义,胜者全赢,败者全输,这使得总统选举过程变得很激烈,很紧张,这种决斗式的选举显然最不适合中国人的民情,因为受两千年的文化传统以及共产党党文化的影响,中国人毫无按游戏规则进行政治竞争的习惯,也不具有承受这种激烈的按规则“单挑”的心理素质,一旦竞争激烈起来,中国人就很容易不择手段,届时,形形色色的袁世凯、毛泽东就会跳出来蛊惑人心、弄权乱国。去共产党化的未来中国,至少有二、三十人时间是宪政民主的脆弱期,文化糟粕和前朝遗毒广泛存在、肆行猖獗,共产前朝遗老遗少、李光耀分子等专制独裁势力必然蠢蠢欲动,自由民主的社会基础薄弱,如果采取总统制的选举,必然天下大乱,为专制独裁势力所乘。


而内阁制的选举,胜利的果实不是为一个人所有,而是由众多的当选者共同享有。在内阁制下,由在国会占据多数议席的党派推选总理,组织政府,而获得多数议席的政党的胜利是一批人的胜利而非仅仅一个人的胜利, 而且,为了政府的有效运作,多数党一般需要和少数党建立某种联盟,这对国会的少数派政党议员来说又是一种发挥影响力的机会,他们因此而会对在国会中发挥较大的作用寄予更多的期望,这就会增加他们当选议员的胜利感,而在总统制下,国会里的少数党议员基本上成了摆设。


综上可见,采用内阁制要比采用总统制更容易选举政府首脑、组织政府,这非常有助于稳定,也就是说,内阁制非常符合去共产党化非常时期中国的需要。由此可见,内阁制选举竞争的尖锐性远不如总统制选举,而且选举结果相对较公平,这就非常适合未来中国建国初期的需要。


二,内阁制有助于政权的持续稳定,不容易诱发反体制的内讧,如暗杀、政变。


在总统制下,总统对国会通过的法案可以行使否决权;另一方面,国会又有权否决总统委任的官员人选;而总统所在的党又不见得是国会的多数党,因此,总统与国会的矛盾会经常发生,现实世界中的总统制国家,总统与国会闹僵的例子比比皆是,最近有乌克兰、罗马尼亚,美国总统布什因为伊拉克战争问题,与国会也搞得很不拢。而与之相反,在内阁制下,由于总理本身就是国会多数党首领,总理与国会协调一致就容易得多。


在总统制下,总统无权解散国会;同时国会也无权解除总统职务,国会对总统的弹劾权只能针对总统的违法行为,而无法针对总统的政策性失误;并且,总统一经选出,其政策再怎么一塌糊涂 ,也没有一种合法的方式在其任内将其更换,例如,美国杜鲁门总统在1945年~1949对中国实行亲共弃蒋的愚蠢政策,导致了整个东亚大陆被赤化的恶果,美国在亚洲的国家利益遭受重挫,至今难挽被动局面,当时美国国会一度对杜鲁门政府怒不可遏,但却莫可奈何,杜鲁门、哀奇逊的亲共路线继续肆行无阻,要不是朝鲜战争爆发,杜鲁门等人还要把台湾丢给中共去“解放”。因为总统制的这种僵硬,在不成熟的民主国家,容易诱发政权内部反体制的严重冲突,甚至流血政变。最典型的例子莫如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与国会(国家杜马)新国家成立不到一年就兵戎相见:国会领袖哈斯布拉托夫等人组织武装对抗总统,煽动民众走上街头,企图发动“第二次十月革命”;叶利钦则调集国防军进京,于1992年10月4日炮轰白宫,生擒哈斯布拉托夫、鲁茨科伊等人。俄罗斯的国会与总统之争虽然以总统的彻底胜利收场,但是却付出了一千多人死亡的代价,而且,埋下了威权独裁政治的隐患:“十月事件”之后,叶利钦顺势加强总统权力,普京则进一步加强总统的独裁权力,至今,俄罗斯的宪政民主框架已经模糊,而一个威权独裁的政治体制逐渐清晰。


由于中国的自由民主传统及民众的素养尚不及俄罗斯,一旦未来中国出现“十月事件”和“府院之争”的情况,其后果只有比俄罗斯更恶劣,很可能因此导致新政权站不住脚、共产政权复辟。


而在内阁制下,国会多数党可以通过党内程序更换总理,国会也有权通过不信任议案更换内阁,总理也有权解散国会,重新进行国会选举......因此在内阁制下,国家政权内部的矛盾更能够通过体制内程序解决,虽然这种内部矛盾可能造成总理、内阁、国会更迭频繁,但正因为内阁制拥有充足的合法化解危机的渠道,在内阁制下,政权内部矛盾激起政变等颠覆性事变的可能性很小。在现实世界也可以看到:同是前共产国家,实行内阁制的国家普遍比实行总统制的国家稳定,比如:实行内阁制的波兰、匈牙利要比实行总统制的俄罗斯等国稳定得多;内阁制的日本远比总统制的韩国和菲律宾稳定;内阁制的加拿大要比总统制的美国和墨西哥稳定;一直奉行内阁制的英国和北欧则是全世界最稳定的国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