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八)

——论《特权论》的意义、遭遇和中国民主化转型的悲剧



(十八)、《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http://www.boxun.com/博讯曾节明文集
   
   

1、不可超越的历史条件的局限


当然,由《特权论》的以上的文字也可以看出三十多年前的陈泱潮带有相当大的局限性,他没有看到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实际上是对马克思理论的背叛和一次证伪。因为马克思始终认定:社会主义社会只有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才能建成。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和“十月革命”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而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上和实践上的歪曲。陈泱潮没有看到,马克思主义的灵魂:无产阶级专政和暴力共产理论与马克思的闪光点自由和人权思想,是完全自相矛盾的。无产阶级专政和暴力革命为支柱的共产理论,实践的结果必然导致极权和一党专制——抑或是他虽然看清楚了问题,但是在当时的客观政治形势下,为了说服毛泽东采纳和推行民主革命,也许还含有个人保守性命的策略考虑,他不能不顺应毛泽东的思维(因为据陈泱潮所说,动笔写作《特权论》是作为上书给毛泽东、当时的读者对象是特定的毛泽东个人)。


三十多年前,陈泱潮以为自己正在建立马克思主义和列宁思想的“新里程碑”,他在《特权论》中仍然高举列宁,厉声谴责伯恩斯坦、考茨基等“修正主义叛徒”,但他却浑然不觉,他的《特权论·人权宣言》的思想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祖师爷----伯恩斯坦的思想不谋而合,而伯恩斯坦正是列宁竭力声讨的“马克思主义的叛徒”。


但是,我们对人不能求全责备,再杰出的人,都是生活在具体的时代中,都不可避免地被打上具体时代的烙印,都不可避免地为具体的时代所局限。正如陈泱潮自己在1979年《特权论·重印前言》第九节《请读者注意到写作本文时的局限性》中所说:


“我们只能在我们时代的条件下进行认识,而且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以上10字下面有着重号),我们便认识到什么程度。” (《马恩选集》三卷562页)本文是历史的产物,时代的产物,它的应运而生不过是历史发展必然性的表现,是不足为奇的……由于不可超越的历史条件的局限,尤其是由于我个人……的局限,生活阅历、社会地位与视野的局限、研究条件的局限,等等,本文错误在所难免。我恳切地希望读者同志们给予指正,以便我纠正本文所存在的错误……”。


陈泱潮的厉害在于:他能够在一个非常专制、闭塞和恐怖的环境中,凭着自己的悟性,凭着那些个虽有闪光点,但基本上是歪理邪说的马恩列毛大本头,能够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出人意料地打开通往《人权宣言》的思想之门。


直到今天很难想象:一个生活在毛泽东时代的云南边陲的一无所有的马克思主义迷,能够在红色恐怖的环境中做到比从前和至今远为自由的时代知识精英都很难做到的事情,能够发出如此透彻和深刻的划时代的自由民主人权思想的先声。这,与其说是中国历史的诡异之处、不如说是主宰一切的神圣的上帝拣选人使用人的结果!

   

2、《特权论》深受当时语境限制


《特权论》由于受到毛泽东时代,尤其是在毛泽东文化大革命残酷屠杀思想犯的时代,作者在表述反对无产阶级阶级专政暴政的思想时,为了避祸不能不使用与当时环境语境相一致的语言。因此,在今天看来有一些语句,存在前置限制的问题,竟管他的本意可能并无错误。例如,


——阶级民主及无产阶级民主两党制政治行不通


陈泱潮从他所归纳的、不尽准确的“修正主义”社会的根本矛盾出发,在“改良主义”行不通的论述基础上,提出了《特权论》的第八章——“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这个论断既有前瞻性,又有着严重的局限性。陈泱潮在当时看出了马克思社会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民主”、“人民民主”彻头彻尾的虚假性;看出了马克思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成员远比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成员更无自由民主的真实状况;看到了社会大众对自由的要求与权利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矛盾不可调和,因此作出了中共国必然爆发民主革命的论断。这一论断是具有真知灼见的,三十年来的中共国的历史进程一直向着这个方向走,已经走近民主革命:三十年来,随着邓小平对中共民主派的清洗、对六四改良运动的镇压、江贼民的停滞僵化、胡锦涛的倒行逆施,中共已经堵死一切改良、乃至和平演变的出口,正把中国军民逼上武装起义的不归路,大革命的爆发是迟早的事,中共大半个世纪典型的反民主反自由暴政,从反面激发了中国人的觉悟和对自由民主的向往,因此,中国通过革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只是时间问题。


陈泱潮当时看到了中国的不民主,看出了革命是中国民主化的唯一途径,但是,陈泱潮所提的“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表述前面加了“无产阶级”的前置限制却是错误的,因为历史已经证明:阶级民主是行不通的,没有所谓的“无产阶级民主”。迄今为止,所有施行“无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国家换来的都是专制独裁;所有真正的自由民主国家施行的都是全民的民主制度。


一个社会,即使完全彻底地消灭了有产者,也不可能成功地推行“无产阶级民主”。


首先,在无产阶级政党一党统治的社会不可能存在任何民主。任何现代国家政权的运作,都必须通过政党来进行,马克思所追求的无产阶级专政,必须通过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来实现,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后,为了保住“江山永不变色”(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必然要操纵人大等选举机构以保证自己“当选”;必然要掌控一切新闻媒体、文化出版业,以营造有利于一党统治的舆论和氛围;必然要操控公检法(司法机关)镇压政治异议势力,以震慑敏锐的人士......这样势必形成专制暴政,在这样的社会里,就连无产阶级的民主,都不可能存在。


陈泱潮看到了共产党一党统治必然导致专制的弊端,在《特权论》中提出无产阶级政党两党制的“无产阶级”民主化方案。这个方案颇具创意,这样的政治思维能力在三十多年前是难能可贵的,但是,它却是行不通的。因为,在马克思社会主义社会里,无产阶级政党都没有党产,也不能象“资产阶级政党”那样经商办实业,因此无产阶级政党的政治活动经费只能主要依赖国家财政拨款,这样的政党是经不起选举的失败的,象共产党,一旦败选丢失了政权,就几乎失去了一切,只剩一幅空壳子。在台湾的国民党尚有数量可观的党办企业和党产,丢失政权之后尚且如此狼狈和潦倒,可想而知,一旦中共丢失政权、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国家财政支撑,将注定落得树倒猢狲散的下场。政权对于无产阶级政党生死攸关的重要性,就如同林彪所说的“有权就有了一切,失去了权力就失去了一切。”


为了补救无产阶级政党经不起败选的弱点,国家即使制定竞选失败的在野党由国家财政扶持的法律,也很难行得通,因为把持政权的无产阶级政党会千方百计地破坏这种法律的实施,而且专政的政体,也使得执政党有充足的权力和便利的条件对在野的政党进行全方位地打压,这样势必造成两党中的一个党无限期地“连选连任”,因此,陈泱潮所设想的“无产阶级两党制”即使能够实施,也会很快重新演变回一党专制。除非采取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才能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只是,一旦实行三权分立,马克思所倡导的“无产阶级专政”或者任何专政,都要烟消云散了。


综上可见:无产阶级民主两党制即使真能够实施,因为无产阶级政党竞争经不起败选的特点,注定会造成政治斗争异常残酷,竞选的双方为了胜选,会不择手段,败选的政党绝望之下,会不惜发动兵变、政变、煽动暴动以求把持政权......这不仅会造成社会大乱,也会很快导致政权崩溃。这一点可以从文革窥见端倪:毛泽东煽动无政府主义的“大民主”以反对共产党的政敌,差一点导致了中共政权的崩溃。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是经不起党争的。


这就是无产阶级政党的两党制从来没存现于世的原因。


“无产阶级民主”之所以行不通,最根本的原因是:它不是建立在尊重人权的基础上,它是建立在剥夺有产者民主权利基础上的民主,也就是建立在侵犯一部分人人权基础上的民主。这样的民主实际上是大多数人的暴政,因为只要是人,都有劣根性,无产者也一样,以工人阶级为样板的无产阶级远非马克思想像的那样大公无私和具有种种美德;并且,大多数人的意志又是不确定、不稳定的、缺乏理性的,因此无产者中的大多数人同样能够作出侵犯人权的决议来。由于阶级民主是建立在一部分人压迫另一部分人基础之上的民主,因此通过无产阶级民主所立之法不可能保障人权。尽管马克思主义者们强调:“无产阶级民主”必定保障无产者的人权;尽管马克思主义者们虽然高唱:“保障无产者的人权”、“保障大多数人的幸福”,但是由于大多数人的意志的不确定、不稳定、缺乏理性,受“无产阶级民主”多数压迫的“少数”名额,随时有可能落到任何一位无产者的头上,正如林彪私下对毛泽东发起的整人群众运动的指斥:“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后天就是一大片”。因此,以不尊重人权为基础的无产阶级民主,必然导致无休无止的群体迫害,社会动乱不安,这会很快摧毁政权的基础,导致政权的垮台甚至社会的崩溃;再则,不尊重人权的民主,势必没有神圣的原则和恒定的准则,这必然造成多数意志的滥用,盲目而狂热的多数意志很容易拜倒在富于魅力的野心家脚下,重又演变回专制独裁政治。


这就是无产阶级民主政治、乃至任何阶级民主政治,不能在现实世界中生存下来的原因。在所有发生过共产革命的国家中,鲜有无产阶级民主政治的存在,即使一度存在,也很快地演变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一党极权专政,而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一党极权专政,又全部演变为不同程度的领袖独裁。历史上真正短暂实现过无产阶级民主政治的政权唯有法国巴黎公社,当时无产阶级民主政治造成的内部纷争使得公社在起义成功陷入混乱,这使得公社领导层难以有效决策,以彻底战胜旧政府势力,巴黎公社最终坐以待毙。由领袖神话鼓动起来的中国“文革”,带有无政府主义“大民主”的性质,还不算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民主,其造成大乱就已经动摇了中共统治的根基,如果“文革”在毛泽东死后没有结束,继续由江青领导着搞下去,中共的统治早已崩溃无疑,中共政权很可能捱不到“六四”事件的发生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