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曾节明文集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复辟君主制的方案,既无可操作性,也不可能被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所接受。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重建君主立宪制在当今中国也就不可能。当前力主君主立宪制的王从圣先生对中国国情和症结所在看得很准,他提出的重建君主立宪制构想也很完美,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是满清末年了。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9/23/2007
   

正如中国古训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国这种过于倚赖人格化的社会传统、历经长期历史形成的非宗教人治社会,只有通过人格化的力量,才能顺利转型为自由民主的法治社会。

   

具体地说:在辛亥革命之前,中国人心中习惯有个皇帝(显性君主),不通过皇帝,中国人无法理解宪政民主;今天,中国人心中习惯有个主席(隐性君主),不通过主席,中国人无法理解宪政民主。

   

由是我们应当看到:当年满清错失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时机实在是一个遗恨千古的悲剧!满清政权的错失机遇,不仅造成了自身的覆亡,也间接地导致中国走上了贻祸至今的共产大弯路。如果当年满清抓住了实施君主立宪的历史时机,则决不会有民国初年军阀割据的局面,共产党即使在中国出现,也没有祸乱天下的空子可钻,没有天下大乱的历史条件,毛泽东一伙再有才干也不可能窃夺政权。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中国需要再建君主立宪制政体呢?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中国的自由民主化特别需要一个人格化的政体,君主立宪制既人格化,又满足自由民主化,无疑是其中的最佳选择;但是,当今的中国又不可能复辟君主立宪制政体,因为中国的显性君主制传统已经在上个世纪的大革命、大动乱、内外大战以及共产党几十年的暴政当中毁陨殆尽,中国唯有创造出一种具有非君主政体的外形、蕴含君主立宪制之实的新形式政体,才能谱写中国历史的新纪元。

   

君主立宪制政体是君主政体的改良,要实行君主立宪制,首先就得存留君主政体:当今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在废黜君主制几十年后,又能在无君政体的轨道上建设君主立宪制成功的;当今世界所有成功奉行君主立宪制政体的国家要么是由原来的君主政体过渡而来,如日本和北欧国家;要么是原君主制宗主国的殖民地,如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虽然一度废弃君主制、建立了克伦威尔独裁“共和国”,但是仅十二年就复辟了君主制,而后在君主制的轨道上通过“光荣革命”创立了君主立宪制政体。

   

今天的中国,不仅显性君主制荡然无存,而且已经不具备所有恢复君主制的重要条件:

   

其一,辛亥革命倾覆满清以来将近一百年,中国的显性君主制早已作为反面制度已经深植入中国人的意识,“皇帝”这一名号的名号已被批倒批臭,权威扫地、神圣无存,以致于象毛泽东这样狂妄骄横的共产大独裁者都不敢公开称孤道寡,凡事都要尽量挂上“人民”的标签...因此,今天要是再抬出个“皇帝”、“国王”以建立君主立宪制,是不可能得人心的。

   

第二,不像日本、英国和北欧各国君统的长久延续和现实存在,由于满清覆亡已久,中国显性帝制传统的沿袭完全中断,而且断层、断面巨大,今天,中国传统皇家的礼乐典章制度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无序无统,很难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改良、重新树立,如果硬着头皮矫揉造作,只能得到不伦不类的结果,徒为世人所笑。

   

第三,中国原有的皇族早已衰微,当今中国也没有一个非常德高望重的人,受中国人敬重到有威望做中国君主的地步。时间的久远能够赋予一个家族威望和资历,本来,作为满清皇室的爱新觉罗家族有大好的条件和时机存留中国的君主制传统,但因为其在满清末年的倒行逆施引发了辛亥革命,爱新觉罗家族因清王朝的垮台而威信一落千丈,尽管如此,爱新觉罗家族仍是复辟皇统的最佳供选家族,但是其后 ,满清废帝溥仪又投靠日本人当满奸,担任分裂中华民国的伪满州国“执政”,这就导致爱新觉罗家族名誉扫地,这些,使得前清皇族已经没有恢复君主制的威望。胡耀邦是中共国最清廉的领导人,主持平反右派和冤假错案,诚可谓德高望重;赵紫阳则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提出政治改革设想、坚决反对六四屠杀,死不“认错”,可谓是众望所归,但胡耀邦、赵紫阳都已经死了,他们生前没有取得最高权力,而且他们影响中国政局的时间不长,因此他们的家族也没有足够的权威在中国恢复君主制。

   

由以上可见,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复辟君主制的方案,既无可操作性,也不可能被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所接受。复辟君主制在当今中国已经没有现实可能性,重建君主立宪制在当今中国也就不可能。当前力主君主立宪制的王从圣先生对中国国情和症结所在看得很准,他提出的重建君主立宪制构想也很完美,可惜时过境迁,现在已经不是满清末年了。

   

中国历史和现实的无情和无奈常常让人深深的惋惜,本来,晚清时期的中国,有着绝佳的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条件和机遇,只要实施立宪,中国在二十世纪的命运将完全改写--至少能够走上一条比二十世纪中国的道路平坦得多、光明得多的道路。现在这种条件和机遇都不可能再有,正如古话说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今中国无奈的现实,正应了另一句古话:“天予不取是罪过”,一个错失机遇的民族,似乎注定是要受到上天的惩罚的。

   

那么,中国要建设宪政民主,就没有出路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当今,又有一种机遇摆在中国面前,中国能否避免清末民初转型的悲剧重演,就要看当今的中国精英人士能否把握这一新的机遇了。

   
   曾节明 星期四 2007年9月13日下午 2:24:06
   
   http://www.boxun.com/博讯曾节明文集
   陈泱潮著作见天药网:http://www.tianyao.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陈泱潮文集
   自由圣火网http://www.fireofliberty.org/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 陈泱潮文集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____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