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文集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可以说,中国社会是一个人治传统根深蒂固的社会,共产党近六十年的统治,进一步加深和强化了中国社会的人治传统,这种人治的土壤是最不适合移植美国式总统制共和政体的,客观地说,在中国这种人治传统的社会建设宪政民主要比许多国家困难,因为中国人文的土壤自身不能培育自由民主,如果不导入人格化的养分,这片土壤很难结出宪政民主的果实。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9/20/2007
   

——中国的特殊性:建设宪政民主必须导入人格化成分

   
   
   
   

我在拙作《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对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等文章中,先后以不同的篇幅、不同程度地论述了一个沉重的道理:

   

美国式的总统制共和政体是最不适合中国的政体。如果模仿美国式的总统制共和政体,中国不仅不能快捷地实现宪政民主,反而因为混乱而很容易再次坠入专制独裁的黑暗深渊。

   

这,已经为民国的历史所证实。

   

中国需要反思自己的历史、特别是近代以来,胡乱求医,以致于耽误病情、病入膏肓的历史。历史以血泪告诉我们:中国需要追求美国所引领的人类自由民主的大方向,但在实现自由民主的方式上却决不能模仿美国,因为中国今天脆弱的生态环境和社会已经不允许再折腾了,将来去共产党化的中国,亟需一个适合本国国情的政体,以求最快捷、最平稳的建成宪政民主体制,将转型的代价降到最低。

   

由于中共垮台的必然和即将来临,中国这次民主化转型能否成功的最大问题越来越取决于在中共垮台前精英人士能否找到一种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宪政民主政体。由于美国式的政体根本不适合中国国情,那些至今迷醉于美国的强大荣光的坐而论道的中国政治精英人士,应该以冷静客观的眼光重新审视中美之间国情的巨大差异,进而为中国民主化做一些切实有用的事才是,正如古话说的:

   

“与其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

   

由于中共的垮台,很可能是突如其来的、地震式的垮台,因此中国政治精英人士必须未雨绸缪--必须在中共政权崩溃来临之前尽早拿出详尽的体制转型方案,要拿出这样的方案,首先就要设计适应转型需要的新政权,要设计适应转型需要的新政权,就必须设计与中国相配套的政体形式,因此,就必须对政体问题进行充分的探究和思索,可以说,事前对政体形式思索的人士越多、思索得越充分,中国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就越大。中国政治精英人士不未雨绸缪,手头没有建设新国家的方案,在导致中共垮台的突发事件中,相关政客只能是临时抱佛脚、甚至病急乱投医,中国大动乱的可能性相当大。

   

我在上述拙文中已经论述,中国之所以最不能采用美国式的总统共和制政体,直接原因是中国的国情、民情不具备任何实行共和政体的条件,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毫无自由民主的土壤,却有着全世界最悠久、最深厚、最肥沃的反自由民主的土壤:除了共产党党文化以外,儒家主导的中国文化传统中潜藏着大量的反自由民主的毒素,顽固而强韧地阻滞着中国得自由民主化进程。中国的这个独特之处,使得中国的自由民主化要比许多国家远为困难,中国要实现宪政民主,反倒比菲律宾、印尼或者黑非洲这些因为以前落后而没有传统文化包袱的国家更困难,中国没能象前东欧国家那样抓住1989年民主化机遇,看似偶然,其实偶然中蕴含着深刻的必然性;也因为中国的这个独特之处,中国在建设宪政民主上没有完整的、现成的外国例子可供仿效、借鉴、学习,现在的中国,学英、日的时机已失不再来、学法国缺条件、学德国缺素养、学美国想都别想......中国必须在坚持自由民主航向的同时,将对多个外国经验的借鉴与本国的特殊性融为一体,这样才能最大可能地争取将中国这艘破旧大船平安地开抵宪政文明的彼岸,如果再象二十世纪那样的瞎折腾,现在已经非常虚弱的中国注定落得国家解体、民族消亡的结局。

   

由于中国毫无自由民主土壤,在中共政权垮台后,如果建立一个仿西方的民主政权,犹如在沙基上建高楼,注定很不稳固,中国将陷入类似当前伊拉克这样的混乱当中,新的民主政权必将重蹈民国政权的覆辙。因此,在中共政权垮台后,中国必须有一个稳固的、同时又能够导向自由民主的政权,这样的政权的政体必须得非常适合中国国情才行。那么,这样的政体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历史上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当数君主制政体莫属。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种种缺陷,并且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无能担当自由民主的启蒙大任,因此中国两千年来走不出君主专制体制,到了近代整个社会全方位地落后于西方。许多中国人据此全盘否定君主制政体,这是非常偏颇的观点,一则,在共和制民主政体产生之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采用的都 是君主制政体,君主制政体维持了人类社会的长治久安,这是不容否定的;二则,容易导致暴政的是君主专制政体,君主制政体中的君主立宪制,不仅同样能够实现宪政民主,并且往往共和制民主政体更加稳定,这已经为英国、日本及北欧国家的转型历史所证明。导致中国传统社会走入死胡同的政体是君主专制,不能因为君主专制的恶果就得出君主制不适合中国的结论,事实上恰恰相反,正如古话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国唯有借助君主制政体,才能够最快捷、最平稳地实现宪政民主。

   

为什么君主制政体特别适合中国国情呢?原因在于中国社会是一个没有宗教传统的社会,因此中国的主流民族没有超越世俗权力的信仰,中国社会就特别需要一个国家和民族的人格化的象征,以起到凝聚民族、维系社会和国家的枢纽核心作用。

    如果没有信仰,人的心智不可能长久健全,社会也不能维持;人如果没有对神的信仰,就必然寻求对人、对物的信仰和崇拜。西方社会是建立在基督教信仰的基础上,现代西方自由国家的精神支柱是对上帝及其象征物--自由、民主、法治的信仰,尊重法律就等于服从上帝,因此西方社会没有“圣人”也能维系。中国社会因为没有宗教传统,因此必须要有人格化的信仰和崇拜对象,否则因为信仰危机造成的道德败坏迟早会导致整个社会的陷入大乱、乃至崩溃。在辛亥革命以前的历朝历代,皇帝既是国家和民族的象征,也是民族文化和意识形态的象征,“朕即国家”,忠于皇帝就是忠于国家、忠于民族;中国皇帝又是民族文化的象征和意识形态的最高精神领袖,皇帝本人有可能文化不高,但却是儒家文化的核心,儒家所谓“天地君亲师位”的排序,皇帝(君)位列世俗世界之首,是以主流文化称为“王化”,皇帝在指点江山的同时,同样有权指点文化。中国传统的儒家社会,居于国教地位的“儒教”,名义上的教主是被誉为“天地君亲师表”的孔子,实际上教主是作为国家元首的皇帝,因为根据儒家的理论,皇帝是“天子”--天的儿子,其人格具有半神的性质,孔子虽然是圣人,却仍然是凡人,因此皇帝要比儒家的“至圣”更高贵和神圣,孔子自己也说过:自己有忠于君主的义务,君主却没有听从自己的义务。由于孔子是死人,当权的天子要比儒家的“至圣”更高贵和神圣,君主又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因此近两千年来儒家教义的解释权一直掌握在皇帝手里。
   

中国历史上的这种隐晦的政教合一的君主政体,满足了在没有宗教传统的情况下,维系中国社会延续性的长久存在的需要。但在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传统的王朝社会的法律并不具有契约性质,而是治民术的备忘录,因此随着中国传统社会延续性的长存,中国社会重人格化的社会作用(人治),轻视法律和规章制度的传统就非常根深蒂固,宗教对社会的影响力也更加困难、更加微弱。辛亥革命后,满清政权这一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大障碍已经扫除,但是基层中国法院系统建设却非常困难,原因就在于此:县长们普遍不明白法院的意义,认为法官是与自己“对着干”的人,因此抵制县级法院建设;老百姓更不知法院为何物,受了害仍然跑到县长那里下跪喊冤;在明末时就开始向中国大力传教的欧洲基督教,三百年来始终未能占据中国主流精神领地的原因,这也是道教势微、佛教在中国终究边缘化的原因。

   

可以说,中国社会是一个人治传统根深蒂固的社会,共产党近六十年的统治,进一步加深和强化了中国社会的人治传统,这种人治的土壤是最不适合移植美国式总统制共和政体的,客观地说,在中国这种人治传统的社会建设宪政民主要比许多国家困难,因为中国人文的土壤自身不能培育自由民主,如果不导入人格化的养分,这片土壤很难结出宪政民主的果实。

   
   
    (中华合众国筹委会执笔人:)曾节明 星期三 2007年9月12日下午 2:20:49
   
   http://www.boxun.com/博讯曾节明文集
   陈泱潮著作见天药网:http://www.tianyao.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陈泱潮文集
   自由圣火网http://www.fireofliberty.org/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 陈泱潮文集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____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