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曾节明文集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兼论中国如何抓住即将来临的民主化契机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内部争斗的巨大压力、民众反抗的严重挑战,终究会迫使最高权力集团中的袁世凯式的人物,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和身家性命而发动政变,推翻中共党内的奇奥赛斯库;同时,为了获取支持和人心,袁世凯式的人物必然要夺取意识形态和道义的制高点,以谋求站稳脚跟、建立新的统治。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0/1/2007
   纲要:
   一,由“八一九”事件谈起:顺应了历史进步潮流就一定能够成功吗?历史重大事件需要重新认识和比较;
   二,新思维看“八一九”事件:决定进步机遇得失的两种主要力量;
   三,新思维看“九一三”事件:毛时代中国“隐性力量”的严重缺失;
   四,新思维看“六四”事件:关键时刻促成进步的“显性力量缺失”;
   五,归纳:在具体的历史事件中,顺应历史进步潮流为什么不是成功的保证。
   六,再看戈尔巴乔夫的伟大;
   七,中国当前两种力量的现状以及民运的最佳对策
   一
   前苏联“八一九”事件是人类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事件,“八一九”事件直接造成了前苏联的解体,自此长达七十年的共产专制在世界六分之一的土地上被画上了句号,从此人类共产余孽苟延残喘、垂死挣扎、败局已定。“八一九”事件的正义的意义与“十月革命”的邪恶意义一样深远,它是道德对“十月革命”的庄严否定,它是正义对“十月革命”的死刑宣判。
   “八一九”事件过去整整有十六年了,但是至今仍在共产暴政中煎熬的中国人对这一事件却缺少深刻的反思:即使是异议人士,不少人认为“八一九”事件之所以得到一个理想的结果,是因为亚纳耶夫政变集团反历史进步潮流而动,而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开明派、以叶利钦为首的变革派,则顺应了历史进步潮流。这种泛泛的认识用来启蒙小学生当然够用,但作为一种反思就太过粗浅,因为这是一种用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回避历史事件中敏感部分和难点的“反思”,它不仅掩盖“反思”者的无能和懒惰,也常常误导后人。
   顺应了历史进步潮流就一定能够成功吗?从长远来看也许是的,但就特定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来看却未必。在共产中国的“九一三”事件和“六四”事件中,顺应历史潮流的一方都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这就证明了在具体的历史事件中,顺应历史进步潮流并不是成功的保证。
   在具体的历史事件中,顺应历史进步潮流为什么不是成功的保障?我试以前苏联的“八一九”事件和中共国的“九一三”事件、“六四”事件作为案例进行分析、比较,以求说明这个问题,并且看看蕴含其中的、影响了这些个重大事件结局的因素,还有哪些尚未被人们发掘重视。另外,鉴于“九一三”事件、“六四”事件对中国走向影响同样深远,深入比较前苏联“八一九”事件和中共国的“九一三”事件、“六四”事件,不仅有助于更准确地认识苏联得以和平演变的原因,也能够为精英人士更妥当地推动中国转型、抓住下一次机遇提供经验指南。
   二
   先看“八一九事件”。
   1991年八月十八日,由前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总理帕夫络夫、国防部长亚左夫、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内务部长普戈组成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控制了莫斯科的要害部门,软禁了正在黑海海滨福罗斯休假的戈尔巴乔夫,八月十九日凌晨,政变分子通过塔斯社播发命令,谎称正在黑海休假的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因病不能履行职务,由亚纳耶夫接任总统;随即,亚纳耶夫等人又宣布在莫斯科及苏联部分地区实行戒严,一切权力归“紧急状态委员会”;同时,政变集团派出特种部队去逮捕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叶利钦当时正在俄罗斯联邦官邸“白宫”,出乎亚纳耶夫等人意料的是,叶利钦面对前来捉拿他的部队,毫无畏惧,挺身走出白宫向部队发表 训话,谴责政变是“倒退的”、“反宪法”的,他又爬上一辆坦克发表演讲,就是那篇即兴演讲中有著名那段:“你们可以用刺刀撑起王冠,但你们不能长久...”,在叶利钦极富胆魄的感召下,特种部队倒戈了,消息传出,莫斯科大批民众涌上街头,抗议“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倒退政变,受命开进莫斯科镇压民众的戒严部队拒绝执行向抗议人群开枪的命令,宵禁瓦解了,越来越多的民众涌上街头抗议......亚纳耶夫等人见大势已去,慌忙派人到黑海向戈尔巴乔夫认错、乞求宽恕,戈尔巴乔夫恢复自由后,于八月二十二日飞抵莫斯科,展开清算行动,“紧急状态委员会”除戈普自杀外,全部锒铛入狱,复辟共产专制的倒退政变彻底的失败了。
   前苏联的“八一九”倒退政变,从举事到失败仅仅三天时间,表面上看,是叶利钦站在政变部队坦克上演说的英勇魄力挫败了政变分子,从深层次看,这同样是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改革”的功效。
   “八一九”事件发生之前,戈尔巴乔夫领导苏联进行了五年的“新思维”改革。由“公开化”运动开始,持续五年的政治民主化改革,使前苏联各民族受到一次比赫鲁晓夫时代更为广泛和透彻的启蒙,自由民主理念已深入人心,以至于亚纳耶夫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的政变,不仅受到前苏联民众的广泛抗议,也遭到体制内的强烈抵制,受令去抓捕叶利钦的克格勃反恐精锐部队“阿尔法”拒绝从命、执行戒严任务的莫斯科卫戍部队拒绝服从向示威民众开枪的命令、前苏联空军甚至威胁,政变分子要是敢向人民开枪,空军就轰炸“紧急状态委员会”总部大楼......在这样悬殊的形势面前,“八一九”政变分子简直成了油锅上的蚂蚁、秋风中蹦跳的几只蚂蚱,怎么可能不迅速失败?
   戈氏发起的“新思维”改革运动彻底拆除了支撑专制权力的支架,不可否认,这固然给了亚纳耶夫、亚左夫、克留奇科夫等苏共顽固派进行复辟专制阴谋活动的空间,酿成了“八一九”事件的爆发,但是,“新思维”改革运动的成果,却也使得亚纳耶夫政变集团迅速失败,戈尔巴乔夫的真诚改革解脱了套在前苏联民族项上的共产枷锁,也救了他自己。紧急状态委员会要是成功了,戈氏的结局只有比赵紫阳更加悲惨。
   在八一九事件中,开明派和变革派的迅速获胜离不开戈氏政治改革创造的整体环境。如果没有“新思维改革”带来的新闻出版自由、组党自由、学术自由、民主选举...前苏联上上下下就会因为缺乏真实的信息、没有比较和鉴别,因而就不可能对前苏联专制体制的邪恶有着广泛的觉悟,进而也不可能对“紧急状态委员会”发起的倒退政变有着清醒的认识、普遍地进行抵制......叶利钦固然英勇机智、胆魄超群,但是只要当时执行命令的军官稍微坚定一点,历史肯定会改写:先把你绑了,塞进车里,看你如何“英勇机智”?
   在八一九事件中,执行政变命令的军官为什么普遍动摇?因为“紧急状态委员会”不得人心;“紧急状态委员会”为什么不得人心?这就不能不归功于戈尔巴乔夫五年来政治改革启蒙的功劳,包括共产党官僚在内的大多数人一旦从铁幕的开口处体验到和煦的暖阳,就再也不允许将铁幕重新封上。整个社会人心的相背,进而影响到体制内人心的相背,这就是整体软力量功效。
   就对政治事件的影响来说,这种整体软力量是由意识形态、社会文化、传统习俗、政治体制等诸多因素造就的政治上的价值取向,俗称“人心”、“民心”,由于它蕴含在整体当中,看不见、摸不着,不妨称之为影响政治事件的“隐性力量”。
   象叶利钦在关键时刻展现出来的力量,由于具有人格化的外形、并且集中在极少数特殊的政治大人物身上,较为形象直观,因此不妨称之为影响政治事件的“显性力量”。
   实际上,前苏联“八一九”事件之所以出现喜剧性的结果,“显性力量”--叶利钦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振臂一呼的作用不可少,“隐性力量”--戈尔巴乔夫五年来政治改革启蒙所起的作用也不能缺。
   但是中国的精英人士往往片面的注重这两种力量中的一种,中国的历史学者尤其喜欢用用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回避对历史事件中敏感部分和难点的分析,这是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屡屡不能正确汲取历史教训的原因之一。
   由“八一九”事件可以看出:要成功变革,特殊大人物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显性量”是不可或缺的,社会和体制人心相背的“软力量”同样不能缺少。
   三
   回眸共产中国历史上的“九一三”事件:林立果当年比叶利钦年轻得多 ,其所处的政治环境也也比叶利钦的恶劣得多,林立果仍然英勇反抗,可见林立果的英勇机智、超群胆魄决不逊于叶利钦,林立果有不下三个刺死毛泽东的绝佳机会,行动却全部失败,最终落得折戟沉沙的悲惨下场。林立果政变集团“联合舰队”为何有着那样好的机会,最终却惨败收场呢?这就是隐性力量--整个社会意识形态和人心的“软力量”起了作用:
   “九一三”事件之前,历经毛时代二十二年的全封闭式的愚民洗脑和造神运动,整个中国民族已经非常愚昧,毛泽东已不仅在普通民众中,而且在整个中共官僚集团中,散发出一种神性的光辉,通过血腥内战夺取政权的毛泽东,本来就拥有打天下的虎威,再加上头上的神性光环,愈发显得凛然不可侵犯,这就无形当中给毛泽东的对手采取主动行动造成了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当时毫无自由信息流通、整个社会无法鉴别,整个中国上上下下普遍视极权暴政为正常,真以为外国人大多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毛主席就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因此,杵犯毛主席就如同杵犯老天爷、就等于反对中国国家和民族,再加上中国儒家传统造成的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的旧有心理障碍,因此,执行刺杀毛任务的刺客关键时刻拔不出手枪、执行狙击毛专列的特工队关键时刻“找不到”狙击点、执行追炸毛泽东专列的飞行员关键时刻“发不动”飞机,从而眼睁睁地看着毛专列疾驰而去,直达北京!
   极权全封闭社会意识形态洗脑造成的这种强大的“软力量”,使得任何反叛神坛领袖的行为都处于与整个国家民族社会对抗的凶险境地,使得反叛行动的具体执行人很难不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据此可知,林立果的惨烈失败的原因,看似某几个人在关键时刻心理出了问题,实际上这个偶然性却包涵深刻的必然因素。
   综上所述,比起中共国的“九一三”事件和“六四”事件中反专制者的命运,前苏联“八一九”事件中的反抗专制者命运之所以迥然不同,正是在于当年的前苏联社会和中共国社会所拥有的这两种力量的差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