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曾节明文集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就是恢复并且极力强化中国人的重经济实惠,轻政治自由的劣根性。因此,邓小平的统治术,是一条尽可能长久地延续中共专制暴政的统治术,邓小平的“经济搞活,政治搞死”路线,虽然不可能永保中共统治,却能够把中国转型的代价增至最大。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8/9/2007
   因为邓小平开启了中共国的经济改革开放路线,使得知识分子的境遇较之毛泽东时代大为改善,许多中国的知识分子和精英人士,痛恨毛泽东,却对邓小平有很大的好感,许多广东人,特别是深圳人,对邓小平发自内心的感恩戴德,几乎把邓小平当作慈父、当作救星,这些人的恋邓情结,并没有因六四大屠杀这样的悲剧而打折扣,邓小平的巨幅像至今挂在深圳市的广场上,比天安门的毛像更大、更高,且从来没有遭遇泼污。
   对邓小平持肯定观点的人如果不是没有良心,就是不能独立思考和缺乏判断力。实际上,邓小平的施政,不仅不比毛泽东更好,从某种意义上说,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邓小平比毛泽东更坏的外在历史表现是:历史上所有毛泽东犯过的罪行,邓小平都犯过;毛泽东不敢做的事情,邓小平也敢做。自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共拉杆子为匪以来,“打土豪”、杀地主、“剪长衫”、“吃大户”、杀AB团、“肃反”、种鸦片、“整风”、通敌卖国等等杀人放火群体灭绝祸国殃民的事情,哪件事邓小平没有份?只不过毛泽东是主犯,邓小平是帮凶而已;“解放”后“镇反”、“土改”、“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哪件事邓小平没有份?只不过毛泽东是主犯,邓小平是从犯而已,当时作为总书记的邓小平还是“反右”头号干将。同样面对老百姓的大规模聚集抗议事件,毛泽东再残暴,1976年四月,尚且不敢开枪,只敢出动民兵用棍棒驱散;而邓小平则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采取比当年北洋军阀凶恶万倍的手法,调集几十万野战军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屠城,这是邓小平比毛泽东更加凶狠的地方。
   邓小平比毛泽东流毒更为深远的地方主要在于:邓小平浇灭了中国民众的政治热情和理想激情
   正是邓小平浇灭了中国民众的政治热情和理想激情,使之回归“经济动物”。这不仅使得中国民众淡忘《特权论》和“民主墙”运动,而且重又逐渐熄灭了中国民众追求政治进步的激情,使中国人的习性回归传统的劣根性。
   中国文化既不是一种宗教传统的文化,也不是一种带有哲学传统的文化,而是儒家传统文化。受文化的影响,在中共上台之前,中国人一直就是一个注重经济实惠而极端漠视政治自由的民族,中国人普遍地只要有一口饭吃,就不会关心政治。在文化的影响下,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连关注政治的热情都缺乏,哪来追求政治体制进步的动力和灵感?即使被逼起来造反,中国人有的也只是改朝换代冲动--对轻徭薄赋和好皇帝的企盼,或者连这就不如--仅仅是仇富仇官的极端情绪宣泄,最典型的莫如张献忠......注重经济实惠而极端漠视政治自由,这就是两千年来中国改朝换代频频、生灵涂炭却毫无政治体制进步的原因,这就是近代以来在西方的影响下,中国学什么不像什么,正道走不上、邪路走得飞快,至今建不成宪政民主的原因。中共掌权以后,虽然试图以党文化根除儒家传统文化,但并未成功,反而使得中国文化更加糟粕化,成为一种掺杂着党文化的更加扭曲的儒家传统文化。
   但是,毛泽东的疯狂倒行逆施,倒是一度完全改变了中国人只注重经济实惠而不关心政治的习性。毛泽东通过一系列狂热的政治运动,使得全民成了“政治人”,中国人在毛泽东时代,由两千年来的“经济动物”一跃而变为“政治动物”,这造成了两个后果:
   一是在毛泽东的巨大权威和意识形态狂热的鼓舞下,中国民众即使缺衣少食也能默默忍受,不会联系到政治层面。“大跃进”导致四千万人饿死,却没有出现大的骚乱,就是例证。
   二是毛泽东所激发的政治热情和理想激情,能够成为一股强大地追求政治进步的动力,在毛泽东死后,很容易汇聚成摧垮中共专制统治的历史潮流。从陈泱潮的《特权论》、李一哲的大字报、任畹町的《人权宣言》、魏京生的“第五个现代化”大字报标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毛泽东泛政治化无意当中从反面促成的中国民众政治觉悟的大觉醒;从民主墙运动的历史记忆里人们可以清楚地回味那个年代中国人追求巨大热情:清苦简朴的中山装、土得掉渣的布鞋和凉鞋、热情洋溢的演讲者和如潮的读者和观众全神贯注的倾听,无论是讲演者,还是听众、读者,眼中都闪烁着理想的激情光芒和真诚的渴望,脸上都不见如今中国人脸上的那种惯常的冷漠和玩世不恭的神情.....当年中国,这样的渴求政治进步的巨大的群众力量和真诚的社会环境,如今去那里找?
   许多人认为1989年是中共建政以来中国民主化的最好机遇,其实1978年~1981年的转折时期是一次更好的民主化机遇。当时的中国各阶层,对结束专制暴政都有着比1989年更加高度统一的认识:当时包括中共特权阶层在内的几乎所有阶层,都深受文革之苦,都对文革发生的根源--专制独裁体制有着不同程度的认识。邓小平等“老干部”们由于熟悉中共体制运作,对专制独裁的祸害甚至有着比大多数老百姓更深刻的认识,这也是七十年代末乃至八十年代初中共党内民主的呼声很高的原因。由于文革的受害面广大,当年整个中国社会,上上下下都涌动着反思文革、汲取文革教训的强大思潮,要求真正民选人大代表、要求党政分开、要求新闻出版自由等政治体制改革的要求比1989年的时候还要明确,还要有“后台”。
   而且,1978年~1981年的转折时期,由于没有商品经济,中共特权阶层既得济利益仅仅停留在级别待遇上,从中共最高权贵到各级地方官官僚完全没有品尝过权力与市场勾结、操控市场、垄断市场等等特权资本化的甜头,既没有形成如八九年那种“官倒集团”,更没有形成后来今天这种与市场结合的、顽固对抗任何政治改革的特权官僚既得利益集团。人的心理规律是:在到手的东西中,尝到甜头的东西远比从没尝到甜头的东西难于放弃。1978年前后的中共权贵和各级官僚的绝大多数人,从来没有品尝过特权与市场结合的甜头,因而不存在为了既得利益而对抗改革的顽强意志。因此,那时的中国,推行政治民主化对中共权贵和各级官僚仅仅是一个转变观念的问题,根本不会遭遇如现在这样的既得利益引发的顽抗,只要建立保障中共最高权贵和官僚的退休优厚待遇的制度,当时实现中国的政治体制民主化转型将是非常顺利的事情。
   但是,以邓小平为首的少数中共最高当权派,为了谋取一己之私和家族最大利益,在历史关头,死心塌地挟持着中国走上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道路。邓小平等人在深知、甚至深受毛泽东专制独裁祸害的情况下,明知故犯,逆历史潮流而动,上台之初,就迫不及待地取消当时共产中国仅有的一点言论自由--“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自由,接着又铁腕镇压“民主墙”运动,抓捕重判陈泱潮、魏京生、徐文立等中国的良心;邓小平抛出“四个坚持”(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历史的研究“宜粗不宜细”,竭力阻断中国民众对文革、乃至对中共专制独裁体制的深入反思;邓小平从反面吸取赫鲁晓夫实事求是的否定斯大林、导致共产党专制动摇的教训,狡诈地抛出对毛泽东的“三七开”评价,以继续维护共产党的专制生命......
   邓小平继毛泽东之后,继续摆弄法西斯和棍棒和欺骗宣传喇叭筒,拼命地打压和狙击中国民众追求政治进步的激情,同时,邓小平施展软刀子功夫,转移视线:
   邓小平在农村废除人民公社,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
   在经济上给农民一定程度地松绑;在城市,逐步减弱经济的计划指令性,一定程度地给国企松绑,容许更多的奖金激励机制......在施以小恩小惠的同时,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通过宣传机器大肆宣扬一切向钱看的庸俗人生观,什么“致富光荣,贫穷可耻”,影视媒体的“主旋律”充斥着“甜蜜的事业甜蜜的事业无限欢乐美...”、“在希望的田野上”等等涂脂抹粉的作品,竭力诱导人民关注眼前的小恩小惠,做“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而不去回顾刚刚熬过来的的血腥恐怖暴政历程,从而尽力阻止中国民众审视和反思共产党专制的罪恶。
   另一方面,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牢牢把握着中共专制独裁的船舵和根子,毫不放松。邓小平在农村施行包产到户,却又拒绝恢复土地私有制,把农村土地真正还给农民。邓小平开创的跛脚改革,改来改去一直改到现在,都丝毫没有放松中共专制独裁基础--土地公有制,土地公有制,为中共操控市场、强迫拆迁、强迫征地提供了制度性保障,支撑着中共专制统治苟延残喘。邓小平拒绝取消歧视农民、限制中国人迁徙自由的户籍制度;拒绝取消毛时代建立的、侵犯人权的劳教制度;邓小平不仅拒绝任何向着真正法治化--司法独立的转变,反而以“打击刑事犯罪”为名,挥舞“严打”的屠刀,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继“文革”之后,继续大规模地破坏法制,再次大量地制造冤假错案;邓小平在经济上部分地放松计划经济的束缚,却又推出“计划生育”,继毛时代之后,以新的更为狡诈的方式野蛮侵犯中国民众的自由权利--生育自由权。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从东南亚独夫民贼李光耀身上找到了灵感,用心歹毒而且恬不知耻地把中共专制暴政造成国穷民蔽恶果归咎于中国人生育过多,以部分专家的偏见作为国策,强制推行,以流氓手段“调节”中国人口,为之不惜大规模屠杀婴儿...斯大林死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停止了大规模的迫害;邓小平却在毛泽东死后,以新的、更为狡诈的方式,继续着毛泽东时期中共的反人类罪行,这在客观上延续了中共邪恶的专制生命。
   前苏联在斯大林死后,开始注重公民的福利保障,到勃涅日涅夫时期已经建成了完备的苏联公民的社会保障体系;邓小平却在维持毛时代中共侵害人权的政治制度的同时,以“改革”为名,挖空心思地抛却国家对国民的福利责任:在农村,随着撤拆人民公社,将毛时代农民仅有的一点“福利”--合作医疗机构全部取消;在城市,先是要求国企“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在由中共一手造成的国企问题上甩包袱,后是以各种“改革”为名,逐渐赖掉国家对城市居民公费医疗的责任...到江贼民时期,中共在国民福利责任上索性全盘甩包袱,实行不顾弱势群体死活的全盘“市场化”......时至今日,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仍然迟迟不能建立,原因不是中国没有钱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而是中共根本没有意愿建立社会保障体系。从邓小平开始,中共的如意算盘就是尽力榨取中国老百姓的民脂民膏,把大笔本应用于老百姓福利保障的钱“节省”下来,保障高干特权待遇、扩编军警队伍、增强武器装备、搞“金盾工程”加强对人民的监控...总之尽可能把钱用于加强专制机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