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曾节明文集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美利坚合众国的政体,就像一个绝世艺术家精心雕琢的复杂的水晶雕塑,璀璨夺目、焕美绝伦,别人却又无法复制和模仿。美利坚民族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替代的艺术家,历史上许多民族模仿美国的政体都失败了、或这都不尽如人意,迄今为止世界上没有哪一个美利坚之外的民族模仿美国的政体有象美国这样成功的。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6/14/2007
   ——试探美国的民主政体难以仿效的原因
   美利坚合众国的政体,就像一个绝世艺术家精心雕琢的复杂的水晶雕塑,璀璨夺目、焕美绝伦,别人却又无法复制和模仿。美利坚民族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替代的艺术家,历史上许多民族模仿美国的政体都失败了、或这都不尽如人意,迄今为止世界上没有哪一个美利坚之外的民族模仿美国的政体有象美国这样成功的。
   当年中国完全没有无君共和制的土壤,却又突然推翻了君主制,于是陷入军阀割据混战的泥潭,最后终成为共产党的盘中餐;历史上的德国共和制的土壤稀薄,民族主义的土壤却非常肥沃深厚,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抛弃了自己的政治传统,改学美国的无君共和制,结果稚嫩的魏玛共和国政权无力阻止挡汹涌强大的极端民族主义民意洪流,纳粹党当选为国会第二大党,希特勒依靠民主政治就这样当上德国总理;总统兴登堡死后,共和过的体制又无力阻止希特勒借助强大的民意(国会的绝大多数)支持,修改宪法,集总统、总理于一身,魏玛民主共和国就这样变成了纳粹德国。
   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美国无君共和制政体所焕发的民主制的绚丽光彩,极大地激发了别的民族抛弃君主制的激情,它首先在美洲掀起了独立和共和的汹涌浪潮,十八、十九世纪,拉丁美洲有十多个殖民地脱离西班牙王室,成立共和国,然而共和后的这些个殖民地不仅没有象美国那样繁荣昌盛起来,反而落得比先前殖民地时期更悲惨的命运:“革命”、暴乱、政变频频,激烈的阶级冲突、种族冲突持续了一百多年,至今还在好些拉美国家延续,墨西哥、阿根廷、智利、秘鲁等国都经历不同程度的专制、独裁统治,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地长期经济发展迟缓、政治腐败、民穷国弱;而拉美凡是独立较晚,而且独立后实行了了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则较为安定、自由、人民也较为富庶。对于拉美国家的这一情况,十九世纪的英国杰出的宪政思想家阿克顿爵士观察到:“...只要西班牙王权做不同种族之间的调解者,南美便是一片繁荣昌盛的土地,而且凡是保留了君主制的地方,仍会继续繁荣下去;而在以血缘划分等级的国家里,共和制的建立导致了无可救药的悲剧和混乱,导致了人们不断求助于专制作为摆脱无政府状态和暴政的避难所。”(阿克顿《自由与权力》第一部分之“美国革命的政治原因”)
   美国的邻居墨西哥,堪称模仿美国政体最失败的国家之经典。墨西哥原为西班牙的殖民地,通过民族起义于1821年获得独立,1829年,墨西哥模仿美国,废弃西班牙国王的墨西哥元首地位,成立联邦共和国,采用总统制政体,此后的墨西哥立即陷入动荡不安的政局,君主派、君主立宪派斗争非常激烈。1854年,一批军官发动叛乱,从此开启了墨西哥的军阀混战时代。因为内乱,墨西哥无力抵御外侮,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先后遭到美国、西班牙、英国、法国的入侵,墨西哥独立后的局面,与中国民国年的局面非常相似。墨西哥共和派革命领袖华雷斯虽然通过长期艰苦的武装斗争,于1867年驱逐了法国入侵者,重建共和国,但是墨西哥的政局却未能稳定五年以上,1872年,声威赫赫的墨西哥民族英雄,总统华雷斯病死, 墨西哥政局重又陷入纷争,1876年,墨西哥军中实力派人物迪亚斯发动政变,推翻了民选总统泰哈达,当上了墨西哥总统。迪亚斯与中国的袁世凯非常相像,他心狠手辣、非常擅长耍弄政治手 腕,他采用操纵选举,流放、监禁、暗杀选举对手等流氓手段维持他的统治,他以维护稳定为名,提出“不要再选举了”的口号,同时施以小恩小惠,诱使老百姓只关心面包和钱袋,籍此消弥对其独裁统治的威胁,这点又和江贼民有些想像。在迪亚斯的操纵下,墨西哥国会修改宪法,先是允许总统连任两届,然后又取消了所有限制,迪亚斯因此而成为墨西哥的独裁者,其独裁统治一直维持到1911年,才被革命推翻。然而,推翻了迪亚斯后,墨西哥反而陷入更大的动乱中,一如袁世凯死后的中国:革命如出笼的猛兽那样难以驾驭,1911年10月当选的总统马代罗于1913年被革命者杀死,之后的几年中,农民暴乱肆虐全国。墨西哥农民革命领袖卡兰萨夺取政权后,大力推行左倾政策,于1917年主导出台了墨西哥新宪法,新宪法废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政原则,规定国家有权为“公共利益”限制或没收私有财产。卡兰萨虽然结束了动乱,墨西哥却从此逐渐陷入专制的泥淖。此后在十月革命胜利和苏联的影响下,墨西哥进一步左倾,三十年代,墨西哥在亲苏的左派总统--国民革命党左翼领袖卡得纳斯的领导下以1917
   宪法为依据,发起大规模的“土地改革”运动,以国家力量强制剥夺大地产者和教会的土地所有权;同时卡得纳斯又大规模推行“国有化”运动,没收大量的私人资产和外国投资公司的资产。墨西哥半专制政权的类共产主义改造,虽然在短时间内推动了农业的发展、创建了墨西哥的民族工业体系,但是这种类马克思社会主义的半专制体制,却严重抑制了整个社会的活力,造成墨西哥对外经贸交往的相对封闭,导致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墨西哥社会僵化,经济发展迟缓;私有财产得不到完善的法律保障、国有化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占的比例较高,又导致墨西哥贪污腐败普遍成风、无法遏制。大半个世纪的左倾弯路,使得墨西哥完全沦为贫穷、腐败的“第三世界国家”,与邻居美国形成了全世界最强烈的邻居国家对比。
   直到九十年代,墨西哥摒弃左倾路线,修正法律和国策,开始认真走市场经济和宪政民主的道路,国家才显现出勃勃生机。
   比加拿大早独立一百年的墨西哥,拥有比加拿大更多的人口、更优越的自然条件,今天却反而几乎全方位落后于一直奉英国国王为国家元首,至今实行君主立宪制的加拿大,这实在是一个叹为观止的现象。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君主立宪政体既保持了加拿大社会的稳定,又保障了加拿大的宪政;而墨西哥在根本不具备美国的先天条件的情况下一味仿效美国的无君政体,结果动乱持续了一百年、背离了宪政方向、走上了左倾弯路。
   为什么世界上几乎所有仿效美国无君共和政体的国家都比那些在保留政治传统基础上立宪改良的国家走了更长的弯路、遭受了更多的苦难呢?这是因为所有仿效美国的国家,都不具备美国的条件。
   美国之所以是全世界实施无君民主政体最成功的国家,在于美国得天独厚的特殊国情和特殊的建国历史:
   美国是由逃避迫害的基督徒创建的国家,具有与生俱来的追寻宗教自由的原动力,而宗教自由是社会自由之母美国的前身--英属北美十三州殖民地,完全是由基督徒开创的。17世纪~18世纪,欧洲的贵格教派、摩门教派、清教派等基督教教派,为了逃避所在国的宗教迫害,追寻自由而来到北美,开拓各州殖民地,并且在尽力摒弃欧洲宗主国政治体制弊端的原则下创立了各州的代议制行政议事机构,这就是美国联邦政权的基础。美国有深厚的基督教文化传统,基督教的政教分离原则、契约精神、法的精神,对市场经济和宪政有无可比拟的催生作用。
   美国是英国移民在新大陆创建的移民国家,等于是英国和北美结合的私生子。移民国家的优势在于既有母国的传统可以依存,有不受母国的传统的限制,可以较为容易地汲取别的国家的优点。显而易见,英国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之一,而且在历史上长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民族,作为英国移民及其后裔,美国的建国者们具有英国人的优越的生理特点、精神气质和种种优于别的民族的习俗和传统。英国具有历史悠久的议会制度,从1215年开始就形成了限制王权的政治制度:国王不经过议会批准不能擅自征税;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的殖民地一开始就实行议会制和地方自治的体制,这比所有其他西方国家的殖民地都来的开明,这使得美国民众的联邦民主政治素养高于世界上所有的别的民族。而且,当时英国的政治体制也走在世界的最前列,在十七世纪末就已经基本确立了君主立宪政体的宪政体制 ,宪政思想已经深入人心,英国社会的议会制传统和曙光初现宪政文明,为处于形成阶段美国社会提供了一个非常优良的基座。
   再则,美利坚民族在形成期间(十七、十八世纪),赶上了欧洲宪政民主大启蒙时代的机遇,深受英国洛克、汉密尔顿等和法国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等宪政、民主启蒙思想家的影响。由于具有英国人的优越的生理特点、精神气质和种种优于别的民族的习俗和传统,美国的建国者们比别的民族的政治家更能够甄别政治思想、理论的精疏真伪,比如美国主流政治家们就摒弃了容易导致暴民专政的卢梭纯粹民主主义思想;由于新生移民国家的优势,美国的建国者们比所有“旧世界国家”的政治家们更容易实践这些人类最杰出的宪政启蒙思想家的理论和信条的优良影响;美国虽然无君,但是国魂有《圣经》可系......
   此外,美国的地理位置距所有的旧大陆都在两千英里以上,美国独立战争爆发之后,受当时的航海技术条件所限,在远离本土的北美作战,英国的巨大工业优势难以发挥,美国的反英独立战争又幸运地得到当时欧洲第二强国法国的大力支持,法国派出陆军和海军协同美军抗英,因此,美国人幸运地战胜了英国人,取得了独立,进而才可能实践无君共和政体的蓝图。
   也因为美国地理位置的特殊性,美国在初生瀛弱的阶段得以免遭欧洲列强的侵略和操纵,却可以联合法国等欧洲大陆反英国家抗衡英国的干涉。等到十九世纪末,汽船普遍应用,欧洲与北美的交通变得便利之时,美国已经崛起为世界强国,欧洲列强再想染指已经不可能了。
   美国独立之初的美洲大陆,也没有哪一个政治实体有实力侵扰美国:美国独立之初,美洲其他所有地区都处于殖民地阶段。当时英国在北美虽然占据着加拿大,但是加拿大人口稀少,经济力量弱小,且其又由英、法两个相互敌对的族裔组成,自顾不暇,无力入侵美国;美国的南邻墨西哥,长期贫弱内乱,更无能力侵扰美国。
   美国的幸运的地理位置和所得到的幸运的历史发展机遇,使得美国能够放手在国内实践和完善无君共和政体,而没有大的外患之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