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曾节明文集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美国式的民主共和政体并非放之四海皆准的东西;具有普世价值的是宪政民主的理念和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的体制,三权分立的体制可以通过多种形式来实现,美国式的民主共和政体并不是唯一的实现形式,美国既不应该强求别的国家仿效美国的政体、也不应该用美国的民主形式来衡量。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6/11/2007
   许多人认为:美国的无君共和政体是最先进的政体、是全世界国家政体的发展方向,美国的政体具有全世界通用的普世价值。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谬见。在当今的文明阶段,最先进的政体应该是指最能够实现和保障宪政文明的政体,而历史的经验表明:美国的无君共和政体,在美国以外的许多国家都不是最能够实现和保障宪政文明的政体,因此,认为美国的政体是最先进的政体的观点是没有根据的。美国的政体也并非全世界国家政体的发展方向:半个世纪以来,北欧、日本、英国及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英联邦国家依靠虚君立宪制政体,稳定地保障着宪政文明,这些国家丝毫没有向美国政体转变的迹象,法国、德国、俄罗斯虽然一度仿效美国政体,但在经过波折之后,他们现在施行的都是更适合本国国情的政体。
   这些人的谬见中最错的一点是:不是美国的政体具有全世界通用的普世价值,而是美国的政体所保障的自由、人权、民主、法治具有普世价值,具有普世价值的是宪政文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以来,人类四百多年痛苦的政治实践证明:每一个民族都有着实现普世价值的自己的方式,而且,每一个民族,只有采用适合本国国情、民情的政体,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实现宪政民主、才能够保障宪政文明社会的长治久安。
   然而,这一真理迄今不为许多美国人接受,长期以来,美国许多政客都抱着美国政体世界第一、举世通用的错误观念,把自己国家实现宪政民主的形式强加于别国,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在全球推销所谓的“美国价值观”,在自由民主理念上用美国的标准和进度不切实际地强行要求别的国家一步到位,美国人为自己的愚蠢和骄傲自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到1917底的时候,德国败局已定,德皇威廉二世承认战败、寻求停战和谈、谋求战败条件,英、法精疲力竭,也不想再打下去,愿意以战胜者姿态体面结束战争,美国威尔逊政府却以德国的“邪恶帝制”是战争之源为由,拒绝停战,逼迫德国废除帝制。理想主义者威尔逊强迫德国废除帝制的理由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因为当时德国的帝制早已演变为君主立宪制,德国的帝制和当时英国的国王制没有不同;第一次世界大战既不是由德国挑起的、更不是德国君主立宪制的必然结果,而是英德国家矛盾不可调和的结果:德国迅速崛起动摇了当时英国的世界霸主地位,英国要压制德国的崛起,由此造成了尖锐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导致世界大战的爆发上,英国至少负有与德国同等的责任,事实上,是英国于1914年八月首先对德国宣战的。
   美国总统威尔逊对德国的态度表现出一种以美国为中心的、在政体形式上的狂妄自大的优越感,威尔逊政府强迫德国废除帝制,仿效美国的共和制政体,但却根本不考虑:德国的国情与美国差别巨大,当时的德国没有无君共和制政体的土壤;美国的拒绝停战,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又多打了一年的时间,多死了一百万的人,终于促成了废除帝制的德国十一月革命。但是结果怎样呢?结果新生的魏玛共和国民主政权无力维持德国的稳定,帝制崩溃后形成的政治权威真空,为形形色色的黑道枭雄野心家提供了施展拳脚的舞台,希特勒就在这个舞台上脱颖而出;远不成熟的德国民主社会,成了马克思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尼采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等极端思潮肆行无忌、泛滥成灾的重灾区,同时,德国魏玛共和国又受到两边邻国的胁迫和夹击:英、法强迫索要巨额赔款,使得德国人民在饱受战败屈辱的同时,背负着沉重的经济包袱;在东方,列宁布尔什维克党夺取俄国政权,正紧锣密鼓地实施赤化世界的国际阴谋,扶持德国马克思主义势力,煽动共产革命,妄图赤化中欧。事实上,1919年德国的共产暴动差一点就成功了,要不是前德皇军官强硬的反马克思主义立场,德国政权将成为苏俄政权第二。魏玛共和国尽管镇压了1919年共产暴动,却无力遏制整个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初愈演愈烈的共产主义运动浪潮。
   德国民族当时宪政民主的素养比较淡薄,却有着很强的民族主义的传统,因此在无君共和制那种比较纯粹的民主环境中,德国的民意无法制约民族主义的泛滥,而战败的民族屈辱、共产主义的威胁,使得德国民众的上中下三层都倾向于极端民族主义:对老百姓来说,极端民族主义可以满足他们报仇雪耻的心理;对上流阶层和大多数社会精英来说,宁愿要民族主义,也不愿要共产主义。依靠共和国的民主制度,德国的主流社会就这样支持了希特勒纳粹党的上台。如果美国没有强迫德国废除帝制,希特勒就不可能在德国上台。
   美国曾大力在经济上扶助魏玛共和国,企图培养一个亲美的德国,使德国成为中欧的美式民主国家样板,结果却培养出一个纳粹德国。历史证明:象德国这样的旧大陆传统国家,只有在本国传统的基础上采取立宪的方法建立宪政体制,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实现宪政文明。美国以自己的标准强求别国的民主形式,实在是一种贻害无穷的愚蠢做法。
   民国的历史证明:美国式的无君民主共和政体是最不适合中国的政体,在推翻满清之初,孙中山等革命党人追求美国式的民主共和国,结果弄得天下大乱、军阀混战;孙中山又企图武力统一,通过军政、训政过渡到民主共和国,结果又造成共产党乘乱坐大......由于中国有两千多年的帝制传统,却根本没有民主共和国的土壤,孙中山等人拒绝君主立宪制而追求美国式的民主共和国,其结果必然是祸国殃民。
   二战结束后,美国则根本无视中国的国情和民国的历史,也无视当时中共武装割据,在苏联的支持下蓄势待发准备打内战夺江山的恶劣现实,强迫蒋介石国民政府加快民主进程,与毫无诚意中共组成“联合政府”。美国的这种以自己的标准强求别国的民主进程的做法,更害惨了中国。
   抗日战争刚刚结束之际,毛泽东误以为一举打垮国民党的时机到来,一面假惺惺地到重庆“和谈”,一面在苏联的支持下,命令在抗日战争期间养精蓄锐的共匪军,于1945年下半年向民国政府军全面进攻,不料却被久经抗战锤炼的国军打得节节败退,蒋介石本来打算一鼓作气,于1946初将毛共匪帮驱逐出中国,哪知美国却强硬介入,硬要要国民党与中共重新和谈,组建联合政府。以杜鲁门为首的美国政要毫无同共产武装势力斗争的经验,却听信毛泽东、斯大林的一面之词,盲信中共为“农民民主党”,美国从本国的标准出发,强求中国的民主进程,要求中华民国象美国那样,组成国民党--共产党两党制的政府。美国对当时中国的要求,完全是不切实际的荒谬要求,因为国共两党没有共同的基础;而且共产党是一个具有极端排他性的邪恶的政党,即使国民党容忍了共产党,共产党也容不得国民党,同其他任何政党不一样,共产党的目标不仅仅是执政,而是暴力共产,从根本上颠覆中华民国。因此,美国杜鲁门政府关键时候的“调停”,不仅丝毫无助于中国民主化,反而救了中共的命,使其喘过气来,从容地对民国政府发起阴毒的进攻。1946年下半年,中共认为夺取东北的时机到来,立即撕下和谈的面具,暗杀美国和国民政府的调停人员,同时东北共军向国统区发动全面进攻,岂料东北国军携抗日胜利的锐气,四平一役,将共军林彪集团打得大败,溃不成军,林彪率残部向黑龙江省逃窜,东北国军乘胜猛追,林彪部眼看在东北站不住脚,准备逃往苏联,又在关键时刻,以马歇尔为首的美国调停团,以极其强硬和严厉的姿态、以全面停止对华援助为威胁,限令蒋介石立即停火,因为忧惧美国翻脸会都导致战后重建国家的困难,患得患失的蒋介石屈从于美国的压力,犯下历史性的大错。国民政府的停火使得东北共军转危为安,赢得了半年的时间重整旗鼓,在苏联的全力支援下,东北共军获取了大批德式武器、得到了充分的苏式训练,大大扩充了兵员、给养,战斗力大为增强,并且,通过“土改”,中共政权在松花江以北扎下了根。等到半年后东北重燃战火时,国军已经不是共军的对手了。马歇尔的“调停”,直接造成了民国政权在东北的失败。由于东北背靠苏联,对中共而言具有最优越的战略地理位置,而且资源和物产极为丰富,因此在夺得东北之后,中共就第一次有了夺取全中国的本钱;如果没有马歇尔的“调停”,当年中共在东北必败无疑;得不到东北,中共割据政权就处于国民政府力量的重重包围和夹击之中,很难长期生存,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只有重新钻山当土匪、或者到莫斯科做寓公的命。马歇尔的“调停”,在最危机的关头挽救了中共,并且使中共获得了“解放全中国”的力量。
   以杜鲁门、艾其逊、马歇尔为代表的美国政要,怀着傲慢自大的愚蠢心态,以美国的民主标准和进度来要求中华民国,结果这种拔苗助长的蠢行反而导致了民主幼苗在中国的惨死,共产毒草毒株在全中国的蔓延和疯长。
   抗日战争结束后,当时的中国的最大国情是:中共武装割据,而且具不交出非法武装,在苏联的支持下,猖獗的进行叛乱和阴谋活动。具有这样国情的国家,是根本没有条件建设宪政民主政权的,因为初生的宪政民主政权的松散性、新生民主制度造成的混乱,使得一个国家更不能抵御象共产党这样组织严密的黑帮暴乱集团;要进行民主化改革,就必须先行戡乱,彻底消灭中共武装叛国势力。杜鲁门、艾其逊、马歇尔等美国政要根本无视中国的国情,荒谬的强行要求中华民国在四十年代实现美国式的民主,将大陆的民国政权送上了绝路。
   客观地说,中共之夺取中国,美国起的帮助作用,比苏联还要大。苏联生育了中共,美国则帮助中共夺得了中国。
   在国民党转胜为败,自己蠢行造成的恶果初现的时候,美国的政要又不愿面对现实、诿过卸责,抛弃甚至出卖国民党,企图以此减少美国的利益损失。1948年底,中共夺取华北,国民党丢失北半中国已成定局,这个时候美国如果全力支援国民党,派出舰队协防长江、派地面部队阻断共军继续南犯,毛泽东中共将不敢、也没有能力“解放全中国”,斯大林因为不愿中共强大,支持中国“划江而治”,苏联决不会同美国发生冲突,但是在这个关头,美国却全面终止对华援助、完全抛弃了国民党,甚至频频向中共摇橄榄枝,一度试图出卖退守台湾的民国政权,以媚共换取经贸利益,如果不是朝鲜战争爆发,美国肯定要把台湾丢给中共去“解放”。美国企图通过抛弃和出卖国民党避免自己的利益损失,结果却支持和纵容了一个仇视美国的共产大国的诞生,换来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的爆发,美国后来多死了十万军人,多花了天文数字的金钱,至今仍未能改变其在东亚地区的被动局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