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记“和谐”新路线:打右灯、向左转]
曾节明文集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记“和谐”新路线:打右灯、向左转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胡锦涛现在借着“右灯”地掩护,阴狠地镇压泛蓝联盟,是在把走参选基层人大温和道路的泛蓝推上革命的道路。胡锦涛的“打右灯,向左拐”新路线,正在把中国军民推向武装起义。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5/28/2007
   从去年年年底开始,三年来一直向左拐、高唱向朝鲜学习的中共党魁胡锦涛在言论上忽然向右拐了起来:
   去年10月,胡锦涛的智囊和文胆、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在北京日报发表《民主是个好东西》,这篇两千字的短文,在肯定民主普世价值的同时,完全抛开了“民主的阶级性”、“资产阶级民主”等共产党假大空陈词滥调,这在中共建国以来还是第一次;俞文的点睛之笔落到胡锦涛访问美国讲的那句“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上。俞可平文章迅即为《人民网》、《新华网》、《学习时报》等媒体转载,立刻再次在惯于期盼“青天”、圣人的海内外华人中诱发了无穷幻想,许多好些海内外民运、异议、信仰人士甚至据此开始描绘十七大“胡温政改”蓝图。
   《民主是个好东西》出台两个月后,俞可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时,大谈公民社会和民间组织,并且出人意料的提到非政府组织NGO。他说“我们必须及早认识到,公民社会是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必然产物,中国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就必然导致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公民社会。” 俞可平在告诉人们:胡锦涛要搞民主了。于是万众期盼,好像胡锦涛推行政改翘足可待。再加上胡锦涛团派对上海帮的“反腐”抓权,许多中国人的恋狐幻想心态就此更加痴迷,不惜频频转达中共中央、元老的“决定”和意见,力廷胡记中共中央,似乎要只反江、曾,不反专制了。
   今年四月,俞可平继续到作为中共外交“重中之重”的美国宣扬胡锦涛的“民主蓝图”,他大谈“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理念的实施,在中国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以前是以“堵”(即堵截)为主、现在是以“泄”(宣泄)为主,会听取老百姓的意见”,他并以北京从禁放鞭炮到允许定时燃放为例,来描绘胡锦涛主导的“中国民主发展”的路线图,并以此为例说明中共正由“永久的政党”向“执政党”转型。此言一出,“告别革命”和“告别暴力”的爱国人士莫不欢欣鼓舞,各色“中国问题专家”更加信誓旦旦地再次指出:胡温将带领中国走向民主。
   今年二月,中共党内开明派主持的杂志《炎黄春秋》,刊登了前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滔的文章《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为辛子陵〈千秋功罪毛泽东〉艺术所撰序言》。文章掷地有声质问中共:“我常常想,德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马克思,俄国人是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懂得列宁,就像我们比外国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样。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份、为什么俄国人抛弃了的列宁主义,而我们要当作神物供奉着?当作旗帜高举着?”文章直言:“有人说中国的制度好得很,中国绝对不能学西方民主三权分立那一套。一个制度好不好,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中国的制度不能够阻止把五十万人打成右派,不能阻止人民公社和大跃进的疯狂,当法西斯式的文革废止中国宪法,停止议会活动的时候,中国的制度没有任何反抗。谢韬问道:“说这个政府在保障民主、保障人权、保护宪法尊严方面形同虚设,丝毫不起作用,难道不符合事实吗?”
   可以说,这是一篇彻头彻尾地“反党”的文章,文章以雄辩的逻辑、铿锵慨然的气概,彻底地否定了马克思社会主义和共产党一党专制,这对中共统治地位可以说是“建国”以来最英勇和最具智慧的体制内挑战。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样的挑战必然会招致中共恼羞成怒地打压。但出人意料的是:文章发表后,谢韬和《炎黄春秋》杂志社没有遭受任何打压,这就不能不令国内外企盼胡温的幻想派们更加浮想联翩。而且,据内部消息人士透露:谢文发表后,李长春拿着左派告谢滔文章的状子去找胡锦涛,李长春说:“我们要有一个态度,要说话。”胡锦涛回答:“不要说话。”胡锦涛还拒绝了左派的惩罚《炎黄春秋》和谢韬的要求。
   看到胡锦涛这样的表现,一些民运、异议、信仰人士再次禁不住地感慨:“莫非胡锦涛的内心深处别有一番洞天?”
   今年四月下旬,胡锦涛任用自己亲信,前团中央时的宣传部部长柳斌杰 为新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替换因查禁“八本书”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龙新民。柳斌杰在就职演说中说,以后国家新闻出版署做工作要“多用智慧,少用权力。”这句话让海内外那些跪求胡温政改的人们莫不欢欣鼓舞,在他们想来,这不是新闻出版自由的信号吗?
   总之,在幻想派们的眼里,“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形象又清晰起来了。
   在这里我要忠告那些惯于期盼“青天”、圣人的同胞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经验告术我们:胡某人善于作秀、善于装蒜、善于唱戏、善于跳舞、长袖善舞,胡某人功夫,比只懂弹唱的江戏子全面得多,因此,对胡锦涛不要听其言,而要观其行;不仅要观其一时之行,更要观其后续动作。
   胡锦涛是真地向右拐吗?非也,胡锦涛还在向左拐:
   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搬出了胡总书记的名言作尚方宝剑,许多海内外同胞们由是再次中计,痴迷不已、幻想不休、反专制的意志软化,健忘的中国人在痴迷幻想之余,完全忘记了胡锦涛在美国讲完那句“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后,回到中国就抓了高智晟、判了陈光诚......
   俞可平大谈“公民社会”和“民间组织”,人们在痴迷的同时,完全忘记了胡锦涛所谓的“公民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胡锦涛于2005年在年中政治局讨论“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主题会议上的讲话指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公民社会”,就是“不要制造道义领袖,不要制造叶利钦、曼德拉、哈维尔、瓦文萨、和昂山素姬”;就是对“西方代理人”、“政治反对派”、“法轮功反动组织”、借维权向“我们党发难”的势力“主动出击、露头就打、先发制人、保持高压态势”......
   根据胡锦涛的这个讲话,中共中央办公厅、对外联络部、外交部、公安部、国安部、民政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非政府组织活动管理工作意见》,近三年来,中共对NGO、维权运动和维权人士、法轮功、家庭教会、复转军人组织的全面镇压,其疯狂和阴狠程度,比起江贼民时代的镇压有过之而无不及,维权律师高智晟、陈光成被判刑则是典型事例。
   最近, 罗干杀气腾腾地命令:“不惜物力、不惜人力,不惜国际影响,一定保持国内局势稳定”,又被一些信仰人士谬认为是江曾“栽赃胡温”的招数,实际上,这个命令根本不是罗干的创造,只不过是对2005年胡锦涛《关于加强非政府组织活动管理工作意见》文件的再次强调。
   胡锦涛亲信俞可平的访美“民主”秀,在欺骗同胞的同时,当然又可以欺骗一批美国人,美国人本来比许多国家的人都好欺骗,美国人从前也许多次被中共迷昏了头,但现在中共的运气似乎越来越差,美国记者的一个问题,不经意之间却让俞可平的胡式作秀露出了狐狸尾巴:
   天真的美国记者问道:中共的民主蓝图“是否意味中共会容许有“反对党”?”俞可平的滔滔不绝立刻嘎然而止,他说:有些话不好讲,否则回去被动,顾左右而言他的窘态,跃然纸上。原来什么话能讲、什么话不能讲,是有规矩的,也就是说,俞可平的民主秀,是胡锦涛钦定的,是有选择、有程度、有指定范围的。一个宣传民主蓝图的心腹高参、身在美国,却连反对党问题都不敢谈,胡锦涛吹出民主肥皂泡,由此可以管窥。
   经验表明:胡锦涛嘴上公开唱的、高调亮相的东西,都是内心所非的东西、不打算实行的东西,也就是骗人的东西,如:“以人为本”、“依宪治国”、“和谐社会”、纪念胡耀邦、“八荣八耻”......而其在内部的讲话、低调的举动、后续动作,大都表现出其真实意图,如:高举毛泽东和向朝鲜、古巴学习(向左转);“与法轮功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防颜色革命、镇压维权、在内部播放《居安思危》(坚持专政,反和平演变)......
   许多人为胡锦涛容忍谢滔的《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而欢欣鼓舞,却鲜有人注意到胡锦涛的另一低调动作,内部刊物《上海宣传通讯》第2期刊登胡锦涛的最新指示:“近年来西方敌对势力对我渗透,“他们打着‘民主’、‘自由’、‘人权’、‘宗教’等旗号,内外勾联,借题发挥,蓄意炒作;国内各种非马克思主义思潮有所增长,思想理论领域的噪音、杂音时有出现,今年下半年党的十七大召开,思想领域的噪音、杂音会增多,敌对势力干扰破坏会增加......”胡锦涛在指示中强调,不要“左批右捧”,不要炒作,要以以静制动的新方式弱化“反动思潮”的干扰。从这可以看出:胡锦涛对当前高涨的自由民主世界潮流是何等无奈 ,胡锦涛的内心对自由民主是何等敌视!这样敌视自由民主的心态会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心态?会是在十七大推动政改的心态?
   幻想派在浮想联翩的时候,也鲜有人注意到胡锦涛的另一后续动作:在胡锦涛的指示下,5月10日,人民日报理论版以回答读者来信方式否定了“民主社会主义”,重申中国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发展道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决不搞西方的三权分立和多党制;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由此可见,胡锦涛要搞的“民主新模式”是什么?就是和谢滔主张的“民主社会主义”根本对立的当前中共的一党专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就是由邓小平开创、江贼民巩固的“经济上搞活,政治上搞死”的现行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社会!
   胡锦涛让柳斌杰取代龙新民出任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的署长,新官上任之际就放出了“多用智慧,少用权力”的“新政宣言”,幻想派派们也确实有理由欢欣和沉迷,然而人们的美梦方酣,柳斌杰就已经从反方向实施他的“新政宣言”:五月下旬,新闻出版总署近期低调下文,以规范期刊出版形式为由,从7月起,将对全国近万期刊进行全面检查,打击一号多刊、重点打击国际或香港书号的期刊,严防“有害信息”、“净化”出版市场,以在十七大和奥运会前构建“和谐社会”。胡锦涛上台以来,对文化传媒出版拼了命地“胡紧套”,新闻出版已经远比江贼民时代收紧了,胡总还嫌不够,这次通过柳斌杰再来一次大规模的“紧套”,柳斌杰的“多用智慧,少用权力”原来是“多用智慧,更用权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