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保护生态环境需要的是良知;解决恐怖主义问题需要的是也是良知,但是经贸活动本身却并不能增进良知,只有宗教的教化,才能培育人类的良知。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5/19/2007
   
   欧洲文艺复兴以来,“政教分离”的原则逐渐受到一种误解:认为政教分离就是要在宗教以外的一切社会领域去宗教化--去除宗教的影响,这是一种隐晦的反宗教观念。这种误解的实践就是抵制宗教的影响,其后果就是宗教道德教化作用的弱化。其实,“政教分离”原则的本意是世俗权力和宗教分权制衡,政府不能够干涉宗教事务,宗教也不能够干涉政府的事务,其主要做法是:国家公职人员(如官员)不能兼任神职人员(牧师、主持等等);神职人员也不能担任国家公职...这样做是为了保证政府和宗教互不隶属、互不管辖,但这并不是说,政府和社会的非宗教领域就不能受宗教的影响。政权受了宗教的影响,只要这种影响是非强制性的;只要这个政权没有照搬宗教的教义和戒律作为法律;只要这个政权是宪政政权,政权就不会神权化,就不会走向意识形态专制。
   
   去宗教化发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是西方社会对基督教神权专制的反弹;极端的去宗教化肇始于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工业革命,使得生产效率比起中世纪几十倍、上百倍的提高,随着改造自然界的能力大大增强,英国人就普遍的产生了骄傲的心理,越来越仰仗人的力量,佛朗西斯.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被英国人当作格言广为传诵,继英国之后,十九世纪下半叶至二十世纪初,欧洲和北美也经历了工业革命,那时候整个西方世界盲目乐观,迷信人的智力,以为科学进步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而对宗教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在英国,唯物倾向经久不衰,产生了流毒深远的唯物理论家达尔文,其进化论理论催生了马克思主义、尼采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含希特勒主义)等为祸世界的歪理邪说;由是,英国人长期对基督教采取玩世不恭的态度,把它当作礼仪形式、社会装饰品。在法国,科学的进步导致法国民族追求性的放纵,天主教的说教成为文学作品中的笑谈。在德国,生产力的大发展导致了对基督教怀疑和否定,衍生了一大批歪理邪说的制造者:费尔巴哈、马克思全盘否定宗教,尼采则公开宣称:上帝死了......民众的普遍迷信人力,必然导致迷信政府迷信武力,走上不择手段对外掠夺、扩张、征服的道路。英国对中国的鸦片贸易和鸦片战争,就是在一个英国人及西方人妄自尊大、宗教失落的时代背景下进行的,这不是基督教教化的结果,而是基督教教化缺失和异化的结果。
   
   与宗教的缺失和异化相伴生的是全球的去宗教化:去宗教化发端于工业革命时期西方人的骄傲自大,随着达尔文主义、马克思主义、法西斯主义的产生和兴起,去宗教化于二十世纪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纳粹德国、前苏联和世界各共产国家都动用国家力量,对宗教进行镇压和操控;在中国、朝鲜、前苏联等大多数共产国家,宗教信仰自由被彻底消灭;至今共产党中国仍然严禁一切独立的宗教信仰组织,极为野蛮地迫害法轮功等一切独立的宗教信仰人士。 在社会达尔文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人类的宗教精神受到严重的摧残,肆虐半个世纪的无神论意识形态专制,使得各共产国家的国民深受其害:愚昧狂热、道德败坏、庸俗堕落。
   
   在二十世纪里,西方人引爆了两次世界大战,使人类遭受了数千年来罕见的惨祸,马克思主义实践导致共产主义浩劫遍及地球上三分之一的陆地,造成了空前的灾难。二十世纪血雨腥风的教训总算使人类从科学万 能的迷梦中清醒过来,认识到科技的发展,也有可能毁灭人类自身,从而不得不收敛狂妄自大的心态,而马克思主义实践在全世界的失败,则使得无神论受到沉重的打击,达尔文的理论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十九世纪兴起的否定宗教的狂热思潮烟消云散。
   
   但是,人类去宗教化的进程虽然减缓,还在继续,宗教教化的缺失和异化以另一种形式在全世界进行,这就是在美国兴起,现在在全世界大行其道的经贸万能论倾向。经历了二十世纪的惨痛教训,人类认识到和平的可贵,也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荒谬,但是仍然没有意识到宗教教化的缺失和异化带来的严重问题。英国人文思想家汤因比曾非常有远见地指出:宗教的衰微将带来文明的衰落,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册,第369页,上海人民出版社),但是汤因比的洞见却没引起西方主流社会的重视。
   
   因为市场经济工商业文明在美国的高度发达和空前繁荣,使得人类又倾向于迷信经济贸易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美国长期奉行经贸之上的国策,并且持这一国策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战胜国,名利双收,又在道义挫败英法等国的老牌殖民主义,因此美国现在更加坚定地奉行经贸之上的国策:作为世界警察,美国赤裸裸地对世界上流氓政权实行双重标准:因为可以获得控制石油的巨大经贸利益,所以美国对中东流氓政权很严格奉行原则,非常强硬,美国直接出兵推翻了萨达姆流氓政权,现在又对伊朗宗教专制政权施以强大压力,很可能要实施军事打击,除非伊朗妥协;另一方面,也因为经贸利益的缘故,美国又对比萨达姆政权、伊朗神权政权邪恶得多的朝鲜共产政权采取软弱得多的姿态,任凭金太阳怎么凶残、无赖和欺诈,也不愿实施“外科手术”,因为出兵推翻朝鲜共产政权没有经贸利益可图。因为经贸利益的缘故。美国政府不顾原则,从来对新加坡李家流氓政权的人权恶行不置一词。中共政权远比前苏共政权邪恶,也比萨达姆政权、伊朗神权政权邪恶得多,但是因为近三十年来中共奉行的开放卖国政策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利益,美国就对中共三十年一贯制地奉行绥靖政策,甚至与中共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美国政府明知中共对法轮功采取纳粹式的群体灭绝,却至今装聋作哑。现在中共对已经实现宪政民主的台湾赤裸裸地发出战争信号,美国却因为害怕损害与中共国的经贸关系,不愿对中共发出强硬的反对战争的信号。由此可见,一旦因为陈水扁宣布台独而招致中共入侵,美国很可能不愿出兵捍卫宪政民主的台湾。
   
   现在,美国为了经贸利益不仅不顾原则,在主持公道、维持秩序上实行多重标准,而且为了自己经贸利益,美国甚至拒绝为维护人类生态环境上做任何奉献,美国拒绝签署《京都协议》就是例证。
   
   尽管经贸至上对维护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但美国的多重标准和极端自利行为导致了经贸至上论在道义上完全失败。
   
   美国以为通过经贸往来可以软化和和平演变象中共这样的卖国虐民的超法西斯专制政权,美国完全打错了算盘,三十年的“接触政策”帮助造就了一个远比苏共政权更难对付的强大和狡诈全世界最大的流氓政权。
   
   经贸至上论在其他方面也被证明是错误的,经贸至上解决不了生态环境的问题,相反,经贸至上会刺激人类物质财富攫取欲望、加速能源的消耗和生态环境的破坏。经贸至上论一手推动的经济全球化运动实际上是一个加速地球生态环境毁灭和加速能源消耗的运动。经贸至上也解决不了恐怖主义的问题,相反,经贸至上会促使人类更加自私自利,也更加激起落后地区的人民对西方的仇视。
   
   保护生态环境需要的是良知;解决恐怖主义问题需要的是也是良知,但是经贸活动本身却并不能增进良知,只有宗教的教化,才能培育人类的良知。
   
   曾节明 星期三 2007年5月9日下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