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曾节明文集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保护生态环境需要的是良知;解决恐怖主义问题需要的是也是良知,但是经贸活动本身却并不能增进良知,只有宗教的教化,才能培育人类的良知。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5/19/2007
   
   欧洲文艺复兴以来,“政教分离”的原则逐渐受到一种误解:认为政教分离就是要在宗教以外的一切社会领域去宗教化--去除宗教的影响,这是一种隐晦的反宗教观念。这种误解的实践就是抵制宗教的影响,其后果就是宗教道德教化作用的弱化。其实,“政教分离”原则的本意是世俗权力和宗教分权制衡,政府不能够干涉宗教事务,宗教也不能够干涉政府的事务,其主要做法是:国家公职人员(如官员)不能兼任神职人员(牧师、主持等等);神职人员也不能担任国家公职...这样做是为了保证政府和宗教互不隶属、互不管辖,但这并不是说,政府和社会的非宗教领域就不能受宗教的影响。政权受了宗教的影响,只要这种影响是非强制性的;只要这个政权没有照搬宗教的教义和戒律作为法律;只要这个政权是宪政政权,政权就不会神权化,就不会走向意识形态专制。
   
   去宗教化发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是西方社会对基督教神权专制的反弹;极端的去宗教化肇始于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工业革命,使得生产效率比起中世纪几十倍、上百倍的提高,随着改造自然界的能力大大增强,英国人就普遍的产生了骄傲的心理,越来越仰仗人的力量,佛朗西斯.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被英国人当作格言广为传诵,继英国之后,十九世纪下半叶至二十世纪初,欧洲和北美也经历了工业革命,那时候整个西方世界盲目乐观,迷信人的智力,以为科学进步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而对宗教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在英国,唯物倾向经久不衰,产生了流毒深远的唯物理论家达尔文,其进化论理论催生了马克思主义、尼采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含希特勒主义)等为祸世界的歪理邪说;由是,英国人长期对基督教采取玩世不恭的态度,把它当作礼仪形式、社会装饰品。在法国,科学的进步导致法国民族追求性的放纵,天主教的说教成为文学作品中的笑谈。在德国,生产力的大发展导致了对基督教怀疑和否定,衍生了一大批歪理邪说的制造者:费尔巴哈、马克思全盘否定宗教,尼采则公开宣称:上帝死了......民众的普遍迷信人力,必然导致迷信政府迷信武力,走上不择手段对外掠夺、扩张、征服的道路。英国对中国的鸦片贸易和鸦片战争,就是在一个英国人及西方人妄自尊大、宗教失落的时代背景下进行的,这不是基督教教化的结果,而是基督教教化缺失和异化的结果。
   
   与宗教的缺失和异化相伴生的是全球的去宗教化:去宗教化发端于工业革命时期西方人的骄傲自大,随着达尔文主义、马克思主义、法西斯主义的产生和兴起,去宗教化于二十世纪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纳粹德国、前苏联和世界各共产国家都动用国家力量,对宗教进行镇压和操控;在中国、朝鲜、前苏联等大多数共产国家,宗教信仰自由被彻底消灭;至今共产党中国仍然严禁一切独立的宗教信仰组织,极为野蛮地迫害法轮功等一切独立的宗教信仰人士。 在社会达尔文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人类的宗教精神受到严重的摧残,肆虐半个世纪的无神论意识形态专制,使得各共产国家的国民深受其害:愚昧狂热、道德败坏、庸俗堕落。
   
   在二十世纪里,西方人引爆了两次世界大战,使人类遭受了数千年来罕见的惨祸,马克思主义实践导致共产主义浩劫遍及地球上三分之一的陆地,造成了空前的灾难。二十世纪血雨腥风的教训总算使人类从科学万 能的迷梦中清醒过来,认识到科技的发展,也有可能毁灭人类自身,从而不得不收敛狂妄自大的心态,而马克思主义实践在全世界的失败,则使得无神论受到沉重的打击,达尔文的理论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十九世纪兴起的否定宗教的狂热思潮烟消云散。
   
   但是,人类去宗教化的进程虽然减缓,还在继续,宗教教化的缺失和异化以另一种形式在全世界进行,这就是在美国兴起,现在在全世界大行其道的经贸万能论倾向。经历了二十世纪的惨痛教训,人类认识到和平的可贵,也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荒谬,但是仍然没有意识到宗教教化的缺失和异化带来的严重问题。英国人文思想家汤因比曾非常有远见地指出:宗教的衰微将带来文明的衰落,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册,第369页,上海人民出版社),但是汤因比的洞见却没引起西方主流社会的重视。
   
   因为市场经济工商业文明在美国的高度发达和空前繁荣,使得人类又倾向于迷信经济贸易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美国长期奉行经贸之上的国策,并且持这一国策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战胜国,名利双收,又在道义挫败英法等国的老牌殖民主义,因此美国现在更加坚定地奉行经贸之上的国策:作为世界警察,美国赤裸裸地对世界上流氓政权实行双重标准:因为可以获得控制石油的巨大经贸利益,所以美国对中东流氓政权很严格奉行原则,非常强硬,美国直接出兵推翻了萨达姆流氓政权,现在又对伊朗宗教专制政权施以强大压力,很可能要实施军事打击,除非伊朗妥协;另一方面,也因为经贸利益的缘故,美国又对比萨达姆政权、伊朗神权政权邪恶得多的朝鲜共产政权采取软弱得多的姿态,任凭金太阳怎么凶残、无赖和欺诈,也不愿实施“外科手术”,因为出兵推翻朝鲜共产政权没有经贸利益可图。因为经贸利益的缘故。美国政府不顾原则,从来对新加坡李家流氓政权的人权恶行不置一词。中共政权远比前苏共政权邪恶,也比萨达姆政权、伊朗神权政权邪恶得多,但是因为近三十年来中共奉行的开放卖国政策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利益,美国就对中共三十年一贯制地奉行绥靖政策,甚至与中共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美国政府明知中共对法轮功采取纳粹式的群体灭绝,却至今装聋作哑。现在中共对已经实现宪政民主的台湾赤裸裸地发出战争信号,美国却因为害怕损害与中共国的经贸关系,不愿对中共发出强硬的反对战争的信号。由此可见,一旦因为陈水扁宣布台独而招致中共入侵,美国很可能不愿出兵捍卫宪政民主的台湾。
   
   现在,美国为了经贸利益不仅不顾原则,在主持公道、维持秩序上实行多重标准,而且为了自己经贸利益,美国甚至拒绝为维护人类生态环境上做任何奉献,美国拒绝签署《京都协议》就是例证。
   
   尽管经贸至上对维护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但美国的多重标准和极端自利行为导致了经贸至上论在道义上完全失败。
   
   美国以为通过经贸往来可以软化和和平演变象中共这样的卖国虐民的超法西斯专制政权,美国完全打错了算盘,三十年的“接触政策”帮助造就了一个远比苏共政权更难对付的强大和狡诈全世界最大的流氓政权。
   
   经贸至上论在其他方面也被证明是错误的,经贸至上解决不了生态环境的问题,相反,经贸至上会刺激人类物质财富攫取欲望、加速能源的消耗和生态环境的破坏。经贸至上论一手推动的经济全球化运动实际上是一个加速地球生态环境毁灭和加速能源消耗的运动。经贸至上也解决不了恐怖主义的问题,相反,经贸至上会促使人类更加自私自利,也更加激起落后地区的人民对西方的仇视。
   
   保护生态环境需要的是良知;解决恐怖主义问题需要的是也是良知,但是经贸活动本身却并不能增进良知,只有宗教的教化,才能培育人类的良知。
   
   曾节明 星期三 2007年5月9日下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