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曾节明文集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今年“两会”前后,围绕《物权法》的激烈斗争以胡锦涛共产原教旨派的受挫告一段落,但是政治斗争仍在激烈的继续,随着温家宝的异军突起,在斗争的硝烟中,中共当权派集团三派势力分立的面目已经隐隐显现。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4/22/2007
   去年的江胡争霸,出人意料地以曾庆红的崛起而告终,比起去年以“反腐”为名的江胡权斗,今年中共的内斗更具有实质性,一是十七大之前的争权夺利已到最后阶段,胜负仍未分晓;二是中国和中共的命运已临拐点,何去何从,中国流氓政权的当权者们之间巨大的分歧、尖锐的矛盾和冲突再也遮藏不住、缓和不了。今年“两会”前后,围绕《物权法》的激烈斗争以胡锦涛共产原教旨派的受挫告一段落,但是政治斗争仍在激烈的继续,随着温家宝的异军突起,在斗争的硝烟中,中共当权派集团三派势力分立的面目已经隐隐显现。
   其一,以温家宝为代表的中共党内开明派。
   今年两会前后,温家宝出人意料的表现犹如隐隐春雷声,似乎要震破晦罔阴沉的中共国的政治天空。
   温家宝先是于“两会”前的2月26日,以个人名义发表《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文章突然重提当年赵紫阳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重申邓小平的“不扛旗,不当头”的外交方针,却只字不提此前胡锦涛高唱的“大国崛起”、“和平崛起”、“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温家宝的文章与胡锦涛唱对台戏的意味十分明显,既表露了“胡温”已并非一体,也间接地透露了胡锦涛图谋放弃和平发展、对外发动战争的野心。温家宝的文章引发海内外极大关注,一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两会结束的当天,温家宝的出人意料的言论,再次引发爆炸,余波至今未平。
   三月十六日,温家宝在“两会”结束时的中外记者会上答记者问时说:“应该承认,目前的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而且涉及到许多高级的领导人。造成腐败的重要原因,是权力过于集中,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政府官员掌握大量的行政资源和审批权力,容易滋生权钱交易、以权谋私和官商勾结等腐败现象。”
   温的回答,在内地引起了强烈反响,《争鸣》杂志观察到:在公开场合,中央党政最高领导层能坦然承认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又指涉及到许多高级领导人,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官商勾结,有记录的还是首次。
   温家宝在回答法新社记者的提问时说:“我这篇文章(《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讲述了一个道理:就是社会主义与民主、法制不是相悖离的。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等,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全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肯定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这在中共建国以来的领导人中是第一人。
   温家宝在回答《人民日报》记者有关民生的问题时突然话锋一转说:“解决民生问题还要让人民生活得快乐和幸福。这就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推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记者也许问,什么叫快乐?我可以借用诗人艾青的一句诗:“去问开化的大地,去问解冻的河流。”
   “解冻”的喻意源自前苏联反思斯大林极权暴政小说《解冻》,比喻极权专制的消解、松动,包含有强烈的渴望自由的心理,温家宝正面引用艾青的“解冻”诗句,实际上是借诗颂扬自由。斯大林主义者胡锦涛视“解冻”思想为寇仇;苏哈托主义者江贼民视“解冻”思想为傻帽,不管多么情不自禁还是处心积虑,胡锦涛、江泽民都不会说出颂扬“解冻”的话来。温家宝说这段话时没有念稿子,而且神态自然,没有象胡锦涛背稿子时的那种小媳妇般的拘谨态,可见,温家宝的这段话纯属即兴发挥、脱口而出,温家宝能够情不自禁地说出颂扬“解冻”的话,说明温家宝不是一个专制主义者,他的内心渴望自由民主,很可能别有一片光明的洞天。
   中共国建国以来,公开声言民生问题并不仅仅是温饱问题的领导人,温家宝是第一人,温家宝的回答,颠覆了过去十多年来江贼民“人权就是生存权,温饱是最大的人权”的老丑作秀;也颠覆了朱镕基对自由民主话题退避三舍,顾左右而言他的窘迫形象。
   有许多民运、异议、信仰人士认为温家宝的这些出人意料的表现是在作秀,这是极大的谬见:
   答记者问的讲话发表后,温家宝立即遭到了地方诸侯的群起围攻,继而又遭到江贼民、曾庆红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势力的围攻:
   据香港《争鸣》杂志透露:三月十六日当天下午,中共中央办公厅接到地方省级查核、请示有关温家宝说“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讲话正确性的,就有八十多起。三月十九日,中央书记处接到地方省级请示有关温家宝说“腐败涉及到许多高级领导人”讲话是否有出入等,有四十一起。福建省委、江西省委、河南省委、山东省委、安徽省委,纷纷向中央书记处告状,称:班子人心很乱,思想上、工作上压力很重;甚至提出:如果社会上借反腐败上街示威,冲击省委、省政府,整个地方要瘫痪,处于无政府状态;还要求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能够“澄清一下”、“纠正一下”、“挽回一下”,等等。
   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乘机抓住这一事件 在三月底召开的中共政治局例会上,带头向温家宝发难,与会的曾庆红、贾庆林、贺国强等人,也群起指责温家宝。值得注意的是,胡锦涛虽然没有攻击温家宝,但在吴仪、吴邦国、吴官正甚至装模做样的罗干都为温家宝辩护的时候,他却默不表态,作为总书记的他,至少是在纵容对温家宝的攻击。
   由以上事实可知:温家宝在“两会”前后发出的开明言论决不是作秀,因为温家宝不可能不清楚当前中共主流--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贪腐既得利益集团的言论禁忌底线--腐败问题和自由民主,以温家宝的精明圆滑,他如果想作秀,决不会突破这条底线,以致于在中共党内触犯众怒,惹出那么一大窝子麻蜂。
   江贼民、曾庆红势力之所以没有去抓温家宝“资产阶级自由化”言论的辫子,是因为他们不敢去抓这条辫子,在中共意识形态已经彻底破产的今天,江泽民、曾庆红不敢跳出来公开与自由民主为敌,老奸巨猾的江、曾决不会说出胡锦涛那种向朝鲜、古巴学习的胡话来。但是,温家宝颂扬“解冻”、肯定自由、民主、人权的讲话却触犯了胡锦涛、李鹏、宋平等人的大忌,因为这些人都是马克思专制社会主义死硬卫道士,从骨子里仇恨自由民主,视“解冻”、政治改革为洪水猛兽。
   可见,温家宝的文章答记者讲话,把其他八个政治局常委几乎得罪了个遍。从温家宝的仕途可以看出:温家宝没有冒险家的性格,他既是一个实干家,也是一个非常善于明哲保身的“老好人”,他为什么会走出这一步险棋呢?最可能的情况有两种:
   一是胡锦涛因为其左倾倒退政策苦果接连,内外交困,又受到江、曾的夹击,地位严重动摇,为了摆脱困境、保住地位,胡锦涛有意把温家宝推出去做替罪羊,为自己的错误和罪行承担责任;因为温家宝的施政理念与江、曾分歧巨大,而且温家宝曾力主平反法轮功,胡锦涛此举又可以取悦江系人马,以之换取江曾妥协,谋求党内“和谐”。温家宝自然不甘心被胡锦涛出卖,不甘心被送上十七大权力斗争的祭坛,从而被迫奋力反抗,他通过重弹赵紫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老调、重举邓小平的旗帜,来撇清自己和胡锦涛左倾倒退路线的关系。由于温家宝的在中共党内的势力目前远比胡派和曾(江)派来得弱小,他不得不要借助中共党内广大党员民意和中国社会的民意支持,反腐和自由民主最能够唤起党内外民意的支持,因此温家宝宁可得罪胡、江、曾,也要发出反腐和肯定自由民主的声音。
   二是随着《九评共产党》的深入传播和退党退团运动的发展,中共人心丧尽、专制统治基础日趋瓦解、邪恶能量日益弱;另一方面,虚假经济繁荣之路已走到尽头、银行坏帐巨大、经济金融危机隐隐露出端倪、基层政权财政破产...对这一切的危机,主管经济工作、收拾烂摊子的总理温家宝的感受只会比别的中共大佬更为深切,温家宝很可能已经明白回天无力,中共政权覆灭不可避免,从而积极为自己谋求出路。
   许多民运、异议、信仰人士认为胡、温是一体的,至今仍然“胡温”长,“胡温”短,这完全是谬见,因为所谓的胡温同盟体子虚乌有,胡锦涛归胡锦涛;温家宝归温家宝。胡锦涛、温家宝在上任之初的两年内,因为共同遭受江贼民垂枪听政的巨大压力,的确合作过一段时间,但是因为两人思想、执政理念、行事风格得巨大差异,胡、温渐行渐远,胡、温的分歧随着江贼民势力的消减而日趋明显:
   在意识形态上,胡锦涛频频暴露出极左的“狐狸尾巴”:高调纪念毛泽东、重树延安精神、“保先”、学朝鲜和古巴、重提反自由化、重批戈尔巴乔夫、放映《居安思危》,为斯大林正名......温家宝却隐隐透露出赵紫阳的色彩:开明实际、规避意识形态,比如,他对胡“保先”运动持消极态度......
   在亲民方面,胡锦涛好务虚,空喊“新三民主义”口号、高唱“八荣八耻”的花腔、亲自担任特型演员,跑到黄土高坡特选的“幸福人家”包饺子、扭秧歌,上演半个世纪前毛主席窑洞亲民的革命老戏;温家宝的亲民则是以频频吊死问伤、微服私访、绕开地方官僚“突然袭击”式的调查体现,温家宝的行为,体现出其一种解决实际问题的努力。
   在经济改革方面,胡锦涛认为当前严重的贪腐问题和社会动荡完全是由经济改革引发,要求停止国企改制、停止金融改革、要求强化政府对经济的管控权力、强化经济的计划性;温家宝则认为经济改革顺应了历史进步潮流,必须进一步深化经济改革,贪腐问题和社会动荡只能依靠改革制度、强化监督来解决。
   对待传媒、文化,胡锦涛强调“政治正确”,频频要求严管、严控、禁书;温家宝则主张宽容、多样性和“生动活波”。比如,在如何对待互联网这一问题上,胡锦涛强调“正确的舆论导向”,要求“净化网络”;温家宝则主张充分发挥互联网的监督职能;在去年年底召开的全国文化工作会议上,温家宝、胡锦涛先后作了讲话,胡锦涛要求确保“主旋律”,温家宝却主张“百花齐放”。
   在构建“和谐社会”的问题上,胡锦涛强调“执政能力”,大力扩充军警编制和装备,强化对内镇压能力;胡锦涛首开将维权活动当作敌对活动镇压的中共历史,在他的主导下,中共全面抓捕维权领袖,动用黑恶势力迫害维权人士;胡锦涛全面封堵进京上访群体,纵容地方截访,以将“不和谐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中。温家宝则主张在法律程序内解决问题、疏导民怨、改革制度、制约贪腐官员的恶行,他强烈反对截访、反对将维权活动当作敌对活动镇压、反对对群体事件动辄暴力镇压的做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