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历史,好像总在肆意玩弄中国人:一百年前,康有为就认识到中国必须实行君主立宪制这一真理。当年康有为眼见革命风起云涌,清廷迟缓的立宪改良很快就要被革命风暴吞没,苦口婆心地大声疾呼:旧俗俱在,公理未明,只可立宪,不可革命!(康有为《与南北美洲诸华商书》)康有为的苦心换来的的却是一片嘲笑和辱骂,还有无边的沉默。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4/6/2007
   康有为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有争议的人物之一:对康有为发起和主导戊戍变法运动,后人褒赞的多,贬责的少;然而,在戊戍变法失败后,康有为顽固反对革命,力主君主立宪制的言行,使得他自己被上个世纪中国的主流史家--国、共两党的史家共同钉在“历史的耻辱住上”,令人尴尬和痛苦的是,在随后的一百年里,历史却以最惨痛的方式证明了康有为的正确性。
   许多中国人以为:历史不能假设,这其实是一种谬见。历史可以假设,但历史不能改写;如果历史不能假设,那么历史问题就没有探索和思辨的空间。
   如果当年中国走上了君主立宪制的道路,就不会出现民国初年那种军阀割据混战的的局面;苏俄将没有机会和条件扶持中国的叛乱势力在中国各地煽动暴乱,没有象孙中山国民党那样的武装割据势力以供寄生,中共即使产生了也不能坐大,更没有武力夺权的条件;没有暴乱的条件和中共的坐大,象毛泽东这样的富于天才的枭雄黑道人物就没有机会祸乱中国;如果当年中国没有军阀割据混战和国共内战的乱局,日本也不敢对中国发动全面侵略战争。
   如果当年中国走上了君主立宪制的道路,中国的宪政体制在几十年当中早已经成熟和完善,一如当今的日本体制。宪政体制本身就是最好的国民的启蒙老师,如果宪政体制在中国得以确立几十年,今天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理念早已深入人心,今天的中国大陆根本就不存在那种主要由中共专制统治造成、又别有用心强调的国民“素质低下”问题;也用不着经受国民党实施的军政、训政、宪政的过渡。
   如果当年中国走上了君主立宪制的道路,今天的中国社会早就是一个私权受到充分保障的社会,中国决不会出现今天重又出台六十年前的旧法的怪现象--中共当年撕毁中华民国的民法后,倒行逆施、大肆抢劫破坏,今天发觉无路可走了,又遮遮掩掩、煞有介事地部分恢复六十年前中国就有的保护私产法。
   如果当年中国走上了君主立宪制的道路,中国社会文化决不会遭受马列毛无神论暴力共产歪理邪说的戕害;也不会遭受当今的邓江胡修正主义官僚资本党--金钱拜物邪教“以经济为中心”、“一切向钱看”的新歪理邪说的二重荼毒,如是,中国社会决不会像今天礼崩乐坏、歪风横行、陋俗泛滥、犯罪猖獗、生态毁坏...中国社会早已象今天的日本社会一样,是一个民风纯正、道德优良、习俗健康、秩序井然的和谐社会,决不会出现像今天这样的极其恶心的作秀献丑丑戏:在今天中国人心世风大坏、社会极不和谐的当头,胡锦涛这个专制独裁者不仅表现出没有半点缓解问题的诚意,还要跳出来自欺欺人地扭秧歌、唱花腔,高唱“和谐社会”、“八荣八耻”,变着戏法粉饰“太平盛世”。
   如果当年中国走上了君主立宪制的道路,今天的中国必然是一个自由、发达、繁荣、稳定的大国,一如今天的日本,不会有军阀混战,不会有国共内战,不会有“土改”、“镇反”、“大跃进”;不会有“文革”、“严打”、“六四”、镇压法轮功、野蛮的计划生育和贪暴冷酷的强拆征地,中国不会走大半个世纪的弯路,更不会冤死上亿人!
   许多人认为:历史已经证明,中国当年不可能走上君主立宪制的道路。这种观点貌似公允,其实大谬不然,因为历史的结局很不确定的,是多种偶然因素的综合结果,结局的既成事实性并不能证明结局的唯一性。比如,二月革命后的俄国至少存在着两条道路选择:宪政民主道路和共产苏维埃道路,俄国当时走宪政民主道路的条件还好于走共产苏维埃道路的条件,而且事实上俄国已经成立了走宪政民主道路的临时政府,要搞无产阶级专政的列宁一帮人一度穷途末路,只是临时政府总统克伦斯基的政治才干远逊于列宁,而且他也不够狡猾,他在关键时候犯下了一系列严重的决策失误,才使列宁得到机会反败为胜。当年俄国差一点就走上了宪政的道路而避免了共产主义的大弯路,布尔什维克在俄国的胜利完全是偶然因素造成的。
   历史上中国差一点就走上了君主立宪制的道路:如果当年满清政权早一点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如果载沣不批准盛宣怀提出的愚蠢的铁路国有化政策,四川保路运动就不会爆发,武昌新军也就没有机会起义成功;如果革命党势力不那么急于推翻帝制,中国必然走上君主立宪制的道路。
   历史,好像总在肆意玩弄中国人:一百年前,康有为就认识到中国必须实行君主立宪制这一真理。当年康有为眼见革命风起云涌,清廷迟缓的立宪改良很快就要被革命风暴吞没,苦口婆心地大声疾呼:旧俗俱在,公理未明,只可立宪,不可革命!(康有为《与南北美洲诸华商书》)康有为的苦心换来的的却是一片嘲笑和辱骂,还有无边的沉默。
   当年,以孙中山先生为首的革命党人,深怀对满清种族灭绝、民族压迫历史罪行的仇恨,深怀对满清愚昧野蛮腐朽统治的绝望,他们全身燃烧着报仇雪恨的民族激情,心中憧憬着美国式共和国的壮阔蓝图,从而根本听不进康老夫子的忠告。孙中山记住了爱新觉罗家族的罪行,却忘记汉族的一句古训:“解铃还须系铃人”。孙中山先生不明白:以最小的代价把中国推上宪政的道路,就是满清皇室对其历史罪行的最好的偿还。
   满清皇帝倒了,中国的天却没能光明多久,转瞬就笼罩在自相残杀的彤云当中。中国人推翻了一个皇帝,却付出了上亿人生命的代价,得到了今天这样一种结局。
   一百年后的今天,在激情和狂热彻底湮灭消散后的冷静和仔细当中,人们无比尴尬地发觉:原来今天迟迟出台不了的新闻法,满清在1907年就已经颁布了(《大清报律》);原来当今的中共国宪法,还不如一百年前清廷颁布的《钦定宪法大纲》来的进步;原来载沣于1911年十一月已经颁行的《重大信条十九条》,现在在中共统治下反而成了虚无缥缈、遥不可及的梦想......
   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想,任何富于良知的有识之士,面对无比尴尬的现实,在回想中国浑噩如梦的百年近代史时,都会禁不住久久地叩问苍天!
   一百年来的沉重历史已经完全证明了康有为的正确性,这是中华民族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得到的学习成果,我们要为康有为正名,在这继清末以后又一个中国命运的大转折时期的来临之际,我们要高度重视康有为的思想遗产。
   今天肯定康有为,决不是要放弃革命手段。由于中共政权与晚清政权的本质区别,以革命推翻中共政权与康有为的思想并不矛盾;如果中共死不悔改、负隅顽抗、拒绝交出权力,以革命的手段将其彻底消灭就毫不为过!
   肯定康有为,不是要模仿他当年扶清立宪的做法,去拥戴中共党主立宪,而是要借鉴康有为的思想,在中共专制瓦解后采取符合中国国情,能够确保长治久安的宪政政体。
   今天仿效康有为扶清立宪的做法去拥戴中共立宪是行不通的,因为中共政权和晚清政权有着本质的区别:当今中共政权仍然与毛泽东时代别无二致,它是一种完全根据极权的需要精心设置的政权,因此中共政权与宪政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这种政权无法改良。前苏联、东欧的实践证明:一旦去除共产党政权的专制性,共产党就会丢失政权。这就是今天的中共拼老命也要抓住权力不放松的根本原因。相比之下,晚清政权和宪政却不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在入关征服中国之初,满清政权虽然带有强烈的外族征服政权的性质,但到了晚清,它已经彻底汉化,基本上成为一个传统的中国王朝,传统的中国王朝政权虽然也常有专制暴政,它却不是根据极权的需要而设置的,它的控制力远较共产政权为松散,传统的中国王朝政权既无能阻止自由化,也与自由民主不是势不两立的对抗关系,因此,它能够和宪政并存。日本、泰国、英国和北欧国家的例子证明:传统的王朝政权完全可以通过改良而实现宪政。
   许多民运人士至今全盘否定康有为,这是因为他们对君主制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的误解,他们认为君主制都是“封建”的、反动的、落后的、不民主的。这实际上是一种很大的谬见。因为民主--多数人说了算,不等于宪政,民主只是制约权力的手段之一,自由才是目的,要保障自由,需要权力制衡,包括对民主的制约。俗话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多数人实际上比少数人更可能犯错误,不受制约的纯粹民主,必然产生多数人的专制暴政,比如雅典后期的民主暴政、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雅歌宾派专政、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专政。纯粹的民主体制其邪恶并不在独裁专制之下,只有宪政民主体制才能保障自由,而一个政治体制能否成为宪政的关键是权力是否受到制约,而不在于是多数人统治还是少数人统治。
   纯粹的君主制--比如中国历朝历代的帝制,由于君主的权利不受制约,容易演变为暴君政治;君主立宪制虽然也是君主制,但是因为君主的权力受宪法约束,又受到议会、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的制衡,从而不可能形成专制权力。
   事实上,实践已经证明,虚君立宪制(含君主立宪制和虚位元首制)要比总统制民主政体更容易建成稳固的宪政:韩国、台湾、菲律宾和亚洲、非洲、拉美许多国家效仿美国的总统制政体,历经了很大的波折,台湾、菲律宾至今改变不了动荡的政局,伊拉克新民主政权四年多来连基本的社会秩序都未能维系,至今仍是恐怖爆炸遍地...就连的法、德诸国,在彻底推翻君主制后,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波折:法国在大革命之后历经百年动荡;德国则在推翻德皇之后陷入党争乱象,为希特勒所乘,再次蒙受世界大战的灾难和战败的屈辱,后来法国采取了有别于美国政体,类似于实权君主立宪制的总统--总理二元制政体;德国则采用了类似于虚君君主立宪制的虚位元首制,这两个欧洲大国才繁荣稳定至今。而英国、北欧诸国、日本、泰国因为保留了君主制,避免了许多波折和弯路。泰国虽然去年罕见的发生了一次反对泰国总理的军事政变,但却没有死一个人,做到了政府权力的不留血转移,社会秩序也安好无恙,泰国国王在政变中起到了维系人心、稳定社会的关键作用,这,在非君主制的国家是不可能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