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曾节明文集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王力雄先生,最近读了您的《危险在于中国命系中共一身》、《政治改革的关键在可控或失控》、《当前稳定是“玻璃桶装散沙”》、《阿凡提油碗的两面》,等政治预言短文,深觉您的一些观点有值得商榷之处。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3/26/2007
   
   王力雄先生,最近读了您的《危险在于中国命系中共一身》、《政治改革的关键在可控或失控》、《当前稳定是“玻璃桶装散沙”》、《阿凡提油碗的两面》,等政治预言短文,深觉您的一些观点有值得商榷之处。
   
   首先,我反对您的“崩溃论”。
   
   您说:中国命系中共一身,中共要是倒台了,中国就会崩溃。对此我非常不能苟同。中国的命取决于中国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并没有系在中共的身上;相反,中共倒是长期危害中国健康和声明祸根,是吸附在中华民族肌体上的毒瘤,中共也是中国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的主要破坏者......因此,中共要是倒台了,中国不仅不会崩溃,只会变得更美好。
   
   您说:中国的传统文化被中共毁灭了,现在中国社会没有粘合的软力量,因此,中共一旦垮台,中国社会就会失序崩溃。您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您对中国文化现状的判断是错误的:因为中共的统治,中国的传统文化虽然遭受了很大的破坏,但并没有消灭,中国的儒家传统并未如您所说的消亡了:整个八十年代,传统文化的学术组织和团体生长很快,虽然历经“六四”的肃杀,仍然在民间潜伏滋长,1992年以来,随着私有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共对民间社会的控制力不断衰退,中国传统文化正以不可遏止的势头蓬勃复兴,近几年出现了“汉服热”、“国学热”,绝迹已久的私塾又重新产生和发展,互联网上的儒家组织和社团比八十年更加活跃...这些都说明了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开始复兴。
   
   事实上,自一九八九年以后,中共的意识形态彻底破灭,今天,中共的党文化对社会的作用非常衰微,现在对中国社会起粘合作用的,依旧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当然,中共为了一己之私,刻意的利用了传统文化的糟粕来去除中国人理想热情,使其经济动物化,这是当今中国社会道德败坏的原因之一。
   
   中共的意识形态彻底崩溃所造成的信仰空间宗教的迅速发展造就了绝佳的土壤,法轮功、基督教、佛教信徒的增长很快,如今,中国大陆法轮功和基督教都已经信徒上亿。这些宗教信仰组织,对现今的中国社会发挥着积极作用,中共一旦倒台,对宗教专政体制必然随之倒塌,法轮功、基督教、佛教等宗教信仰团体一旦获得信仰自由,必然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迅速成长的宗教信仰文化,将会在维护社会安定、净化人心道德方面起着巨大的作用。
   
   综上所述,一旦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
   
   除非遭受大规模核打击,否则中国绝不会崩溃。中共倒台后中国会有短暂的混乱,但中国社会绝不会崩溃。八九民运高潮期间,中共在北京、南京、合肥、武汉等大城市的统治一度陷入瘫痪,当地的社会治安不仅没有大乱,社会秩序反而变得更好;民运高潮期间,北京和安徽的小偷都一度罢偷。
   
   第二,我怀疑您的“递进民主”理论。
   
   原因很简单,您的“递进民主”理论没有经过任何的试验检验,就像当年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一样。血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没有经过验证的政治理论实践是非常危险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和尼采哲学(法西斯理论)的实践,酿成了血腥的世界大战;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实践,造成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
   
   我反对您以“递进民主”理论来责难和否定西方创造的宪政民主体制,因为宪政民主体制在英国创生以来,经过了三百多年的摸索和完善 ,也经过在日本和台湾、印度、俄罗斯的实践,证明它也适用于东方。
   
   我反对施行您创造的“递进民主”理论,因为现在中华民族需要的是保守——保守经历痛苦的历史弯路获得的宝贵的经验教训,并在保守的基础上结合中国的国情,引进已经经过实践的宪政民主体制。中国不再需要,也永远不需要乌托邦新理论的政治实验
   
   宪政民主体制是人类三百多年的智慧结晶;而“递进民主”理论是您一个人创造的、未经过任何检验的全新理论。我决不相信:人类三百多年的智慧结晶,竟不如王力雄先生的小脑袋有智慧?
   
   王力雄先生,您在文学上是颇有些成就,但在政治上许多观点荒谬的:您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故作高深,炮制出“递进民主”的新理论乌托邦,就像当年马克思那样。
   
   王力雄先生,我佩服您的文才,您如果就安心搞文学创作好,将是一个成就不可限量的人,有可能成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一位中国籍作家......但是,现在的您,故作高深、自以为内行、一再作出这样的耸人听闻、却大谬不然的“政治预言”,这非常令人深深失望。也许您的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您的“中国命系中共一身”的说法客观上起到了帮助中共吓阻政治变革者,竭力阻滞中国进步的作用。
   
   再说,政治是一门实践的学问,王力雄先生您有过半点从政的经验吗?你一再作出毫无根据、耸人听闻的政治预言,既不象作家、又不象政客,倒有点象算命的瞎子。
   
   要搞政治学,您就要研读西方的政治学著作和宪政民主理论。
   
   您不是搞政治学研究的,也没有实践经验,却摆出一副救世主姿态,喜好作大而无当的政治大预言,您既象马克思,又不如马克思,马克思毕竟还研读了不少正宗著作。
   
   王力雄先生,我看了《黄祸》,发现您对恶贯满盈的反人类罪人王锋(类李鹏、薄熙来、朱成虎等太子党)那样的人物又一种特殊的偏好情结,不禁深觉愕然,不知王先生是一种什么心态?
   
   逆耳之言,多有得罪,望包涵!
   
   曾节明 星期六 2007年3月24日下午 3:48: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