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曾节明文集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因为中共根本就没有执掌政权一百年的信心,邓小平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根本不是什么远景规划,而纯粹是中共统治集团主流得过且过、拖一时算一时心理表达,是色厉内荏、理亏心虚却强作镇定、装牛充硬的表达,所谓“五十年不变”、“一百年不变”,都是虚张声势,总之,死活也不能让老百姓明白看出马列毛已经失败,中共政权就要完了。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3/8/2007
   正值两会前夕及中共十七大繁忙筹备的敏感时刻,中共国总理温家宝,2月26日罕有地透过官方新华社,发表“《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温家宝在文章中老调重弹,重申中共国对内对外基本国策,强调:中共国“不当头”、“不扛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由于中共领导人在敏感时期以这种方式发表政见非常罕见,一时间引发了国外媒体诸多揣测。
   美国之音、BBC等海外权威媒体认为:温家宝的讲话表明:中共一百年内不会实施政治民主改革。这种认识既死板,又浅薄,反映出西方政界对中共心理活动规律的茫然无知。
   因为中共根本就没有执掌政权一百年的信心,邓小平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根本不是什么远景规划,而纯粹是中共统治集团主流得过且过、拖一时算一时心理表达,是色厉内荏、理亏心虚却强作镇定、装牛充硬的表达,所谓“五十年不变”、“一百年不变”,都是虚张声势,总之,死活也不能让老百姓明白看出马列毛已经失败,中共政权就要完了。
   陈泱潮先生指出:共产党在本质上具有反人道、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人权、反法制、反民主、反法制的“七反”特征,共产党是民主的死敌,实行民主改革共产党政权就会瓦解,前苏联和东欧的巨变已经证明:有民主就没有共产党政权,十多年来,中共挖空心思地从反面汲取前苏、东剧变的教训,又怎么会实施民主改革呢?西方媒体说:中共一百年内不会实施政治民主改革,这完全全是一个常识性的误判,难道一百年后就会实施政治民主改革?错也,中共永远都不会实施政治民主改革,一百年后,中共早已灭亡多年了。
   某些信仰人士认为:温家宝发表此文,是胡温压制江、曾鼓动的军方好战派的一招。这是十分荒谬的观点。我在拙文《射毁卫星透视:台海进入战争前夜》中,已经详细地论证了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既得利益官僚资本集团没有攻台的利益驱动力;另外,温文中只字未提“和平崛起”,看不出有压制军方武力崛起的意味;再说,不管军方好战派是否由江泽民、曾庆红鼓动,温家宝如果得到胡锦涛的支持,要反对军方好战派,也犯不着用以个人名义发表文章的办法。温家宝历经“六四”是非的峰尖浪口而安然无恙,反而青云直上,可见其是一个非常世故圆滑的职业官僚,温家宝决不会做以个人名义的罪军方的傻事,而必然会以中央、国务院的集体名义发表文章。
   温家宝没有冒险家的性格,以温家宝的秉性,以个人名义发文,很可能说明文章的观点并没有得到最高领导胡锦涛的赞同,但是其在中共最高层却受到强大的支持。
   温家宝2月26日文章的要点之一是: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路线一百年不动摇。也就是说,在中共最高层中,有重要人物对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路线”动摇了。有人不想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路线”,是不是想放弃中共一党专制呢?非也。当前中共中央政治局虽然派系林立、九常委虽然各怀鬼胎,但在维护专制独裁政体上是高度一致的:李鹏、罗干因为犯有六四屠杀的大罪,唯有死心塌地地维护中共政权,以免自己被清算;以江贼民为首的特权阶层主流虽然对中共并不忠诚,但是江泽民等人因为迫害法轮功罪孽深重,所以也决不愿意民主化,除非出现破局,否则他们只有维护现存体制和路线而无别的选择 ;温家宝和胡锦涛都想缓和中共统治下的矛盾以延续中共的生命,但是胡锦涛四年来的所做所为却表明:他要全盘否定邓小平开创的跛脚经济改革路线,他否定邓小平路线却不是为了开启政治改革,而是连跛脚的经济改革也要废止,他正在一心一意地向左转以寻找出路。
   温家宝的文章,全文中提及“发展”65次之多,也出现江、邓言论引述,却只字未提过去被高调打造的、代表胡温“新思维”的“和平崛起”,也未提核心人物胡锦涛
   ,温以此文为所谓“和平崛起”的高调收场。温家宝的文章针对胡锦涛的意味十分明显。
   综上可见,温家宝2月26日的文章,针对的人就是胡锦涛。温家宝为什么要采取以个人名义发文的手法?因为胡锦涛是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没有胡锦涛的批准,无法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集体名义发文。温家宝所掌握的实权远不如胡锦涛,他为什么敢于向胡锦涛叫板?这是因为胡锦涛奉行的左转路线遭到中共特权阶层主流的抵制,温家宝意在维护邓小平路线的叫板受到中共高层集团主流的支持,胡锦涛不敢因此而打压温家宝。
   温家宝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向胡锦涛进攻呢?这是因为中共高层中以胡锦涛为首的极左派和中共特权阶层主流的斗争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围绕《物权法》,中共极左派和既得利益主流集团现在正在展开最后的决战,孰胜孰败,将在三月十六日两会闭幕见分晓。
   这部《物权法》本来在二〇〇六年三月“两会”期间就可以通过,为何拖到今年这个时候?这是因为中共极左派对《物权法》草案的竭力狙击,导致《物权法》的审议被搁置一年之久:
   二〇〇六年二月底到三月初,正当中共人大审议通过《物权法》草案的前夕,人民大学毛主义教授巩献田突然上书吴邦国,指斥《物权法》草案“违宪”,吴邦国如临大敌,亲自召见巩献田询问其对《物权法》草案的看法。巩献田就如同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一封信激起千层浪,左派人物群情激昂、左派网站对《物权法》草案群起而攻之,向来对民意置若罔闻的中共高层集团这次居然因为“民意”中止了对《物权法》草案的审议。一个普通极左老顽固的一封信,居然破天荒的如同神枪手射出的狙击子弹一样,将中共预备出台的《物权法》撂倒在出台的前夜,除非得到中共最高层人物的支持,否则,这样的事在中共专治体制下是不可能发生的。中共国体制运作的的首要规则是党领导一切,没有总书记胡锦涛的指示,身为人大委员长的吴邦国根本没有权力搁置《物权法》草案的审议。可见,阻拦《物权法》出台的势力得到胡锦涛的大力支持。
   今年“两会”前夕,左派讨伐《物权法》草案的攻势更加凶猛,先是巩献田出版其新作《“巩献田旋风”实录:关于〈物权法(草案)〉的大讨论》,极左势力随即以此为契机,选择在十届全国政协五次会议召开当日,纠合退休高官、中央党校学者、以及社会各届的极左分子一百多人,刻意在政协大会会场所在地人民大会堂附近的北京市委党校举行“研讨会”,与“两会”对着干。该会名为新书研讨会,实为炮打“两会”的大会。今年的攻势,前国家统计局长李成瑞取代巩献田成为先锋干将,李成瑞在会上发表长篇演讲《七问物权法》,斥责中共国人大常委会一定要通过这部法律“意欲何在”,暗指中央“修正主义”集团要颠覆社会主义制度。
   会议之前,由李成瑞发起的反对《物权法草案》的大规模联署活动,据称已征集到3000多名退休高官将领、专家学者及民众联署,这已在海内外造成了很大反响。
   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对一切异议活动防微杜渐,压制措施到精致化的程度,但极左势力的一系列活动,大大超越了中共的“底线”,却没有受到中共警方的任何限制,这样的现象,没有中共高层大人物的支持是不可能出现的。
   自二〇〇四年九月胡锦涛取得军委主席一直以来,中国大陆的极左势力明显地抬头,“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主人公论坛”、左畔学社、共产主义入门网、劳动民主网等一大批极左网站迅速滋生出现,这些网站的许多帖子重又把邓小平描绘成“叛徒”、“内奸”、“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公开全盘否定邓小平。也就在这个时期,左翼网站中跳出来一个化名为“黎阳”的快枪型写手,娴熟地运用以偏概全、偷换概念等诡辩技巧,竭力丑化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体制,把中国当前的所有苦难和一切社会不公全部推到经济改革(私有化)头上;又进而把把跛脚经济改革滋生问题的责任归咎“资改派”经济学家的“误导”;再进而把所有问题 归咎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上纲上线地指斥这些知识分子群体有计划、有步骤地误导中共,要颠覆共产党的政权。黎阳以工农弱势群体的代言人自居,却绝口不提当年毛泽东等中共专制独裁者的穷凶极恶、倒行逆施,造成饿殍遍地的事实;也睁着眼睛故意无视邓氏改革开放中所有腐败与不公都滋生和依附于中共专制体制的这一事实,黎阳运用诡辩的法术,挥舞极左的大棒,荒谬的把所有责任推到知识分子的某一群体身上,对中共“资改派”官员高尚全点名进行人身攻击,对吴敬涟、贺卫方等自由派经济学家、学者尽情扣帽子打棍子,黎阳指桑骂槐,锋芒直指中共高层的“资改派”,矛头指向邓小平、江泽民。
   应该说,“黎阳”现象和极左派网站的倾向已经超越了中共的“底线”,但是“黎阳”的马甲不仅没有被封,反而成为国内网上的明星和“大侠”人物,极左派网站也很少被封,这与中国自由化倾向的言论、人物和网站动辄被封杀的状况对比鲜明。
   从以上可以看出,左派的人物和网络媒体必定有着中共高层大人物的支持,否则不可能一下子抬头和如此的张狂。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在幕后大力支持极左势力的大人物就是胡锦涛,阻止《物权法》出台正是胡锦涛的本意。
   因为:一,只有胡锦涛才最有条件为极左势力提供大力的支持:胡锦涛是总书记,直接主管意识形态;更主要的是,当前九常委中,胡锦涛是死硬的毛泽东主义者,四年来他的行为特征一以贯之的闪现着极左的鬼火:
   上台伊始,胡锦涛就提出:“ 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
   我们都要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
   二〇〇三年萨斯危机过后,重提反自由化;
   二〇〇四年九月,刚刚接掌军委主席,胡锦涛就发表9.19内部讲话,提出向古巴和朝鲜学习;
   二〇〇五年五月,胡发表5.15讲话,强调要镇压维权、防止道义英雄,把对法轮功定性升级为“反动的政治组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