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文集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元月十九日早上醒来后不久,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寒冷,我又陷入精神恍惚的状态,冥冥之中看到如下异象:
    密密麻麻的身穿白衣的人,表情肃穆地通过一条昏暗街道,这条街道破旧、狭窄、肮脏,没有一棵树、一缕草,抬头也见不到一丝阳光、一抹蓝天,整条街道好像在一个幽暗的隧道中。这条街道好像特别长,穿行的白衣者们走了许久都望不到尽头。
    除了白衣者外,街道上看不到别的生命,好像也没有水,这时候我看到街边有一堆堆浅色的东西,以为是垃圾纸堆,仔细一看,竟然是人的骷髅!我又看到街的两边的沟中似乎有水在流动,仔细一看,居然是血!这时,我突然发现街道两旁建筑物上的黑色涂料,都是凝固后发黑的人血!我惊慌得想找个地方躲避,就去询问在街上行进的白衣者,有一个大学教授模样的戴眼镜的男人边走边对我说:“跟我们一起走,千万不要停下,停下来很危险,这里没有生命。”我注意到这些穿白衣的游行者都没有惊慌的表情,他们的步伐很坚定。
    又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光线陡然间明朗了起来,有几缕阳光射到街上 ,湿润温暖的风,徐徐拂面,游行的人群中许多人唱起了不同民歌,非常动听,也有一些人唱起了赞美诗,大家都加快步伐迈向光明。忽然间,阵阵尖锐刺耳的爆裂声压倒了歌声,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鞭炮声,后来才听清,这是枪声!我看到前方的街道出口很窄,有一个头戴钢盔的戴眼镜的家伙端着冲锋枪疯狂地向白衣人群扫射,我惊恐地喊大家逃跑,但是白衣人群并没有惊慌和溃散,非常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尽管冲锋枪疯狂扫射,却没有一个人倒下,子弹射在走在最前面的白衣者身上,如同在雪白的北方冬季原野上绽开了朵朵大大小小的红色花朵,在中弹的人群中,我一下自认出了高智晟、陈光诚、袁红冰、陈泱潮、费良勇、魏京生、王丹等许许多多的人,鲜血从他们的中枪的创口流淌而下,洒在地上立时结出了五颜六色的美丽小花和青青的野草,恍然间我好像听见《梁祝》前奏曲的唱词随着动人的旋律轻轻飘来“野草青青花盛开......”
    刺耳的枪声还在继续响,我注意到,那个堵在街道出口开枪的家伙表情象奇奥塞斯库,但他那浓密的头发和方脸却又象是勃涅日涅夫,我感到纳闷:奇奥塞斯库和勃涅日涅夫不是都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行凶呢?猛然间我认出了:那个头戴钢盔的行凶者就是中共党魁胡锦涛。
    奇怪的是,胡锦涛要杀人的时候一声不吭,行凶的时候也是惯常那副温文尔雅的表情,没有瓷牙咧嘴的样子,甚至没有一丝凶相。在他身后,有一小撮面目不清、如同鬼魅一样的东西在匆匆忙忙地活动,从街道出口附近两边的黑房子里进进出出,好像是在搬箱子。
    街道出口外面是多么吸引人的世界啊,那是沐浴在明媚阳光下的原野,芳草地上开着各色的小花,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开满杜鹃花的山岗,原野上彩蝶翩翩起舞,一条清澈的小溪蜿蜒流过,美国影片《音乐之声》中的那位女教师正领着一大群如天使般的儿童在原野上嬉戏,有白人、黑人、黄种人...她又领着儿童们唱起了贝多芬的《欢乐颂》。望着这景象,我是多么想立即飞身一跃,立即脱离这条街道,与外面的这世界融为一体呀。
    可是,那冲锋枪的扫射阻滞人们前进的步伐,人群在枪林弹雨中,好像顶着强风行进,步履维艰。胡锦涛面无表情地扫射了许久,枪声忽然嘎然而止,不知是没子弹了还是枪管打红了,他把冲锋枪扔到一边,脸上露出了悲痛、悔恨和忠厚的表情,他扶着眼镜慢慢地转过身去,拿起他的公文包。行进的人群中有好一些人似乎为这所打动,停止了行进的脚步,站在那里与胡锦涛说话,并为他祝福。这时,胡锦涛忽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他打开盒子,掏出一个象遥控器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一排猩红色的按钮。
    “这是核按钮!赶快制止他!!”一个满头白发的人站在街边猛然喊到,我蓦地认出,这人是叶利钦,他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条街。
    与此同时,有一种嘹亮高亢的声音从人群中的另一位白发者口中发出,这声音立时使得胡锦涛浑身发抖,正要按向核按纽的手指怎么也按不下去,我看到这位白发者是陈泱潮。这时,天上有两团淡蓝色的光晕降下来,打在胡锦涛头上,胡某人立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核按纽也脱手掉出几米远。乘着个机会,白衣人群立即向前行进,要把那核按纽夺过来。
    突然,一个声音嘶嚎着,唱起了《国际歌》,这是胡锦涛的声音,只见躺在地上的胡锦涛支起了身子,他温文尔雅、老成持重的表情不见了,那张方脸由于剧烈的抽搐而扭曲得可怕。胡锦涛又用如野猪嚎叫般的声音狂喊:
    “战无不胜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斯大林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奇特的是,随着这喊声,胡锦涛的脸色由苍白突然变为暗红色,体力立即恢复了过来,他往前一扑,一把将核按纽抓在手里。
    在这千钧一发时刻,一道闪电从空中划下,将胡锦涛直挺挺地摆平在地上,核按纽化作一股黑色的焦烟,不见了。血从胡锦涛的七窍中流了出来,越流越多,流个不停,凝固成一条又大又长的东西,好像一座山脉,胡锦涛的尸体却渐渐变小了,等这具尸体消失的时候,我发现这横亘在街口的、由胡锦涛的血凝固成的“山脉”,是一条巨大的红龙,它已经不能动弹,把街的出口完全挡住了。
    这时候,前方的大地忽然张开巨口,把这条红龙吞了下去,继而又合拢,如初。我看到原先在胡锦涛身后的那一小撮面目不清、如同鬼魅一样的东西这时候变成了一群动物,好像是豺狼虎豹、毒蛇和老鼠,它们四散而逃,有一只戴着眼镜的巨大的癞蛤蟆跳的最快,三蹦两跳就逃到了海边,它跳起来望海里扎,却落到了一个大网中,我认出这个癞蛤蟆就是江泽民;还有一个长着獠牙的史前老熊猫也被大网捕获,我认出这个长着獠牙的史前老熊猫就是李鹏。我又看见一个戴着眼睛的大豺狼飞快地钻进了一架飞机中,却又从飞机中弹出来摔在地上,这架尖头飞机忽然便成了一只老鹰,将这大豺狼活活琢死,五脏六肺都琢了出来,我这才看清:这个死去的豺狼就是罗干。
    这时候,我听见天上有声音传下来,好像是让人上去领东西,我抬头看,只见高空中有一顶金光闪闪的桂冠摆放在云端上,桂冠上标有“中华联邦”、“千年福国”。那只琢死罗干的老鹰突然飞升上天,要去抢夺那顶桂冠,却有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着了它的翅膀,这老鹰赶紧扑腾着盘旋而下,匍匐在白衣的众人面前,火就熄灭了。天上的声音又开始召唤,白衣人群中有一个人听到召唤后,就骑在老鹰身上,由老鹰托着飞升上天,领取了桂冠。
    这时候天色陡然间更加明朗,我环顾四周,这才发觉原先那条破旧、幽暗、恐怖的街道不见了,我们都站在开满五颜六色花朵的青青原野上、溪流边,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和开满杜鹃花的山冈。
    这时候天地间响起了阵阵祥和的轻音雅乐,我听出这是法轮功的练功音乐,我环顾四周,每一个人脸上露出祥和的微笑,正在修炼的法轮功信徒的动作忽然间变得非常轻盈,我正在惊讶时,突然有更广阔恬美的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我听出这是《平安夜》,天上和地上的所有生命都一齐唱这首歌,随着歌声夜幕徐徐降临,但是地上却并不黑暗可怕,天上繁星点缀,地上的盏盏光亮像是盏盏自由的圣火,形状美丽的雪花从天上降下来,却并不冷,象朵朵圣洁的百花,落在地上也没有积雪。全世界的人们盛装欢聚,仰望天空,准备欢迎耶酥的降临,这时候地上的圣光突然绽放,耶稣基督已经早已悄然来到了人间,这时终于显圣,我匍匐在耶酥的容光里,全身感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喜乐......
    曾节明 星期五 2007年1月19日下午 4:03:3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