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怀念喻东岳]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喻东岳

   

   余志坚

   

   阿东(喻东岳)是我的兄弟,校友和“同案”。一九八九年六四民主运动,我们三人共同策划,实施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城楼的“污损毛像”事件。

   一九八九年《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出台后,我们敏感地意识到中共政权表示要“秋后算帐”对学潮的民主诉求决无妥协。等到“五.一九戒严”(那是我们到达北京的第二天),中共“保守派”已铁心准备借镇压学生,打击赵紫阳,来维持他们的专制统治。

   当是时,阿东心急如焚,他说:“你看!都什么时候了,王丹他们还老是号召市民镇静,工人照常上班,要求秩序井然!难道还真的等着大兵来收尸吗?!”德成也说:“学生们总仗着赵紫阳同情,难道不知道他是傀儡吗?”

   于是,我们三人商议后书写了一份准备呈交高自联广场指挥部的《我们的呼吁书》,大意如下:一,立即号召北京和全国市民罢市,工人罢工,学生罢课。二,立即正式宣布李鹏政府为伪政府,戒严令无效。三,立即由市民和学生接管人民大会堂和中央电视台。我们头扎着红布条,阿东还挂着照相机。为应付盘查,口称要事,手举记者证,朝着学生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高自联总部所在的纪念碑走去。快到顶层时,我们还是被拦下了,回答是高自联常委都很忙,也不在。无奈下,我们只得拜托一们学生卫兵转交我们的信件,还说一定要交给王丹或者吾尔开希。

   下来纪念碑,我们想与学生领袖探讨时局与对策的心也就凉了,泄气得很!阿东骂了谁一句,接着又臭骂起李鹏,邓小平来,德成也和着大骂。我更是有着多年骂共产党的习惯,便说:“全他妈是毛泽东阴魂不散!我要是有炸药包的话,现在就去把那座棺材炸了”。

   几天里,我们在广场上参加了几次游行,听了几次演说,也讲了几次诸如“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的话,也往北京郊区六里牌等地去堵了几次军车——但焦燥不安中的我们似乎都有些烦了。

   五月二十二日晚,我把我想搞毛像的想法,郑重其事地说了出来,喻、鲁都表赞成。阿东调侃道:“你不是说来北京自焚的吗?怎么不自焚了!”我一边说:“不值得!不值得!我们总不能死得不明不白。”三人一边大笑起来。

   最后一次彻夜不眠的讨论,主要是损毛像事件的意义,影响和后果。我们决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到底。主意既定,剩下的只是落实了。

   十六年过去了,值得欣慰的是,5.23事件的意义和影响并没有终结,国人彻底否定毛泽东的那一天快要来了!

   我仿佛听见喻东岳仍然在向人们疾呼:

   “五千年专制到此可告一段落!

   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

   2005.6.3于湖南浏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