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父亲的回忆]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父亲的回忆

   
   忽然(只在早几天之前才闪过这个念头)想起要写一点关于父亲的文
   字。
   
   父亲殡天已三年多了,那是1988年8月9日的事情。当时我与弟弟守在

   他跟前,眼睁睁看着他死去,我一点也不明白死是怎么回事,我猜父
   亲可能也不明白。其实,父亲头晚高血压刚发作便人事不知了,他患
   的是脑溢血。
   
   父亲出生于1921年,他常说自己与共产党同岁,但我从不记得他的生
   日是哪天。八岁的时候,父亲就成了在社会上流浪的孤儿。1948年,
   父亲出去当兵,直到1958年才回家乡与我母亲结婚。我对父亲最主要
   的印象,是他在外面胆小怕事,在家却是一个十足的暴君。
   
   记得有一回,父亲对我异常气愤,情绪也特别低落,加上醉酒,竟诋
   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我却绝难相信这话,因为我看过青年父亲着
   志愿军军装的拍照,发现我的下巴完全来自于他,并且我们姐弟仨都
   一样,纯属湖南浏阳余氏血统。分析一下此事的缘由,我觉得父亲与
   我是在争夺母亲,我无疑具有太浓烈的俄狄浦斯情结。
   
   要与儿子争夺妻子,要与女婿争夺女儿,而且往往难逃失败者的厄
   运,我想这真是天底下做父亲的悲哀。
   
   小时候我是怕父亲,以后是恨父亲,再以后是可怜父亲,我却从没有
   爱过自己的父亲。事过境迁,到今日我不能不承认这实在是我们父子
   俩共同的不幸。
   
   仅看表象,父亲与我毫无相似之处,简直成了遗传学上的反证。然
   而,我曾听过一回父亲的故事:他曾以自己生命为赌注,输得只能做
   替身壮丁当兵去了。知晓这点,也就明了我日后在所谓搬地球的游戏
   中所显露的赌徒性格是源自于谁了。令我遗憾的是,父亲在成为父亲
   后变得怕事和守旧了。
   
   细察自己性格发展的全过程,我发现正是对父权的反抗,铸造了今日
   的我。我是那样的仇视父亲,把他视作家庭贫困与不和的总因,妨碍
   前进非要搬掉不可的路障。在我这种心理达到极致时,真恨不得能扼
   死他才好。“反抗,反抗,反抗,反抗一切,反抗到底,唯有反抗才
   有出路”,我一直这么想着。我与Byron爵士天性的唯一不同处,就
   在于我反抗的是Father,而他反抗的是Mother。
   
   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常常喝个酩酊,结果要么闹得一塌糊涂,
   要么就酒话连篇。我倒是比较喜欢他的酒话,诸如什么朝鲜姑娘、丹
   东宁波的故事,虽常听也不很觉厌烦。父亲嗜酒如命,也是个瘾君
   子,但他却严禁我们染指,而基于反抗的需要,烟酒之道我早已是青
   胜于蓝了。
   
   父亲的故事是说不完的。他不是最好的,不是最坏的,也不是介于中
   间的,父亲只是我的父亲,他只活在我的心中。我不知道父亲现在是
   否知道我已成为一个“在任何国家、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不受欢
   迎”的人,我能确知的是,出狱后我会上父亲坟上一转的。
   
   余志坚
   1992年4月4日,是日清明,于湖南永州监狱金工一车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