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余志坚

    最近,湖南籍的民运人士周志荣被许多人誉为“民运猛士”,我个人 认为诚哉斯言。在几个私人场合,我都称周志荣和贺伟华是湖南民运 界的两名“闯将”。

   认识周志荣,是在湖南省第三监狱(永州监狱)的严管队,时间是90 年4月。当时,我是第一次被关严管,周志荣是从湖南省第六监狱 (龙溪监狱)转过来的。

   他与我不在一个号子,两人隔着几个监房喊话。从喊话中,我得知他 是湘潭二中的老师,89年6月,犯“反革命煽动罪”,被判刑五年。 他此前在邵阳的龙溪,因不服改造,影响恶劣,省监狱管理局不得已 才把他转到永州来的。

   我从严管队出来,和周志荣又同在金工一车间。这下好了,面对着 面,两个犯罪相同、思想一致的人,以及其他的“89犯”,总算能经 常的深入交谈了。我们谈话的主题自然离不开天安门“6.4”和中国 时局分析,等等,大家往往见仁见智,谈得不亦乐乎。

   相互交流中,我知道了周志荣的一些事情。他是湖南安乡人,60年出 生,家境贫寒,好容易考上了大学。80年,他是湖南师大学潮的学生 代表。89年,他是很自然地就走出来了。“反腐败,争民主”,他的 演讲从湘潭,到长沙,所到之处都是极富感染力和说服力的。

   由于我不管政治犯、刑事犯、监狱警察,逢人就说“6.4”,监狱当 局先后三次把我投进“严管队”。在这期间,周志荣和胡敏、毛岳 君、颜德云、刘永祥等“89犯”,都给了我很大的关心。91年底,我 最后一次从严管队出来,周志荣对我说:“希望你还是能注意一点策 略,听说监狱方面在整你的死刑材料呢!”

   92年初,周志荣获得假释,他实际服刑的时间是两年零八个月。我们 也就依依惜别了。

   周志荣出狱后,到过我家,也给我来过信。98年,中国民主党的湖南 组党活动中,他也是其中的一名活跃分子,与谢长发、胡绪光、陈国 金、刘思立等人关系密切。

   2000年9月,我出狱了,其时周志荣在北京。他叫我到北京玩,我没 去,因此也就没见上面。直到2005年的4月,周志荣回湘,我们才在 长沙见面,当时还有几位民运人士在场。寒暄后,周志荣就开始大 谈:今日中共已沦为一个特权利益集团的无赖党,而对付无赖最好的 办法便是比它更无赖。散席后,他与我单独一块,与我说了他为北 京、湘潭国保当所谓“线人”的事,并说他也告诉过李海、谢长发、 胡绪光、陈国金、刘建安、汤光明等人。

   不久,周志荣的一份写给湘潭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杨政委的“工作汇 报”信,被一位朋友截获了,并把它发给了我们几位朋友。这事在湖 南民运圈子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反感者有之,不理解者有之。后来, 这封信又不知怎么流传到了《自由中国》论坛上,对周志荣一时可谓 是毁誉参半。当然,这事也给了周志荣很大的压力。

   今年2月,我与几位朋友在长沙发起《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 绝食》的活动,其时周志荣正在常德搞《要求废除现行选举法中有关 歧视农民条款》的农民签名活动。我把电话打过去,周志荣回道: “声援高智晟,没的说,算我一个!”

   我因发起维权绝食,被关押了32天。出来后,周志荣从北方回来看 我。他给我详细说了他为湖北赤壁农民维权的事,并劝我也参与进 来。我一面对其说好,一面对其解释自己不耐与人与事打交道的坏脾 气。

   接着,我便在网上看到了周志荣的几篇文章,火药味都很重,特别是 他写的给中共当“线人”经过的自白书,难免有让读者大开眼界、大 饱眼福、大发感慨的作用。此文一出,周志荣让谁最难堪了,谁又对 周志荣最切齿了,大家自然心知肚明。作为朋友,我也为他暗暗捏着 一把冷汗。

   8月底,周志荣毅然地向北京市公安局递交了《愿意陪高智晟坐牢》 的申请书。此时的周志荣真可以改名“周大胆”了!

   后来发生的事,媒体有充分的报道。9月5日,周志荣刚回湘潭,立即 遭遇到了刑事传唤和搜查。他并没有被捕,只是接受湘潭国保的审 查。同时,他也关掉了自己的手机和家里的电话。外界联系不上他, 也就产生了周志荣被拘留的误传报道。9月14日,我到湘潭去看他, 见他没事,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15日,我又陪同他去湘潭市公安局 送交他的一份《抗议湖北赤壁法院拘留农民领袖谭国太》的文件。湘 潭市国保支队队长当着我的面,对周志荣发出了严重警告:“如果你 就此罢休,你的安全不成问题;如果你还要继续为湖北农民维权的 话,湖北会抓你,北京会抓你,我们湘潭也会抓你!”

   我对周志荣说:“考虑到安全问题,你暂时还是别到湖北或者北京去 了。”但周志荣只是一笑置之。他对我说:“每隔两天,我会给你联 系的。如果我没给你联系,那我肯定是被他们抓了。”

   之后,便发生了9月26日,湖北赤壁农民在天安门广场下跪请愿, “冤旗与国旗同飞”的一幕!

   28日,周志荣主动和我联系了一次。10月1日、2日,我试着与他联 系,可联系不上。我打电话给赤壁的洪运周、曾国华,一直不通。我 打电话给周志荣太太,她也没有周志荣的任何消息。4日,周志荣的 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接到湖北赤壁的电话,叫他给周志荣往看守所送 被子去。

   综合所有信息,我判断这次周志荣是肯定被抓了!

   不过,在这里,我仍然要质问湖北赤壁公安局等有关单位:你们抓捕 周志荣的法律依据是什么?你们对周志荣实施的是行政拘留,还是刑 事拘留?你们为什么不在规定时间内通知周志荣的家属?

   打完这些字,我的心情很平静。我想用周志荣的一段话作为此文的结 尾。周志荣曾说:“只要不是逆来顺受的顺民,活在国内,总会感到 专制的压迫。而一味地感觉恐惧,这恐惧会越来越严重。只有承认恐 惧,并勇敢地挑战恐惧,这恐惧才会减弱,直至消失!”

   2006.10.7于湖南浏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