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余志坚

   2005年12月8日上午10时,长沙市公安局的几位“国安”,会同浏阳市公安局的几位“国安”,对我实施了正式的传唤和搜查。整个过程至当日晚7时结束,历时九小时。我自出狱以来,“国安”们的预约谈话不计其数,遭遇这种正式的对待,还是第一次,虽然思想早有准备,失去自由仅仅九小时,也算是一场虚惊吧。

   “国安”们一共九位,都一色的便衣,两辆警车也停在我家几十米以外。他们进到我家后,应我的要求,出示了工作证和传唤证搜查证,长沙“国安”的头姓张,浏阳的平时已是熟人。接着对我的陋室拍了照,查抄和扣押了我的一部用来写作的二手电脑,喻东岳1999年获得的“六四精神和勇气奖”的奖牌,以及两本《黄花岗》杂志等物。

   当时,我母亲与我女友都在家。为了不让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受到惊吓,我谎称是我的朋友们到访,屋子太小,哄骗她先到我姐姐那去(我姐姐就住在我住所的后面)。我女友和我同居已有两年,两人靠家教为生,大概内心从未以我为什么不法之徒,加上与警察没打过交道,虽然我不愿与“国安”们有什么冲突,但由于气愤和激动,我的女友还是和他们发生了几句口角。搜查大约进行了一小时,“国安”们给我开具了一份扣押物品清单。

   之后,我被他们带到浏阳市公安局国安大队,继续接受详细的询问和笔录。询问过程中,我除了对自己所写和发表的十来篇文章表示负责,并声明自己一贯的非暴力抗争思想之外,对“国安”们问到的可能涉及他人的问题,一概以“无可奉告”的态度对之。另外,则是以“六四问题”和“喻东岳问题”对其进行反洗脑。

   值得一提的,“国安”们对我的态度,倒也相映成趣。他们中,除一人使用了“你不老实!放老实点!”的文革语言,并被我当即驳回而哑口失声外,其余者都是一副“我们只是奉命办事”的客气态度。对我提的“六四问题”和“喻东岳问题”也只是反复答以“政治问题我们不与你讨论”等语。其中的两位年轻“国安”,口气与眼神之间,除了客气,甚而含有几分尊敬的意味。

   直到今日,浏阳的“国安”仍然以“上级没有回复”为由,拒绝归还我的电脑,这给我的写作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经历此事,我的女友也有了很大的思想压力和震动。尤其令我焦心的是,我的年迈76岁的母亲事后也听到了邻居们的谈论,并因此发作了冠心病被送往医院救治。

   无独有偶的是,就在我遭正式传唤和搜查的同一天,湖南涟源的陈少文君也被当地“国安”口头传唤。五天后的12月13日,远在北京的刘晓波君也遭“国安”正式传唤和搜查,电脑也被扣押。12月23日,南京的杨天水君竟以所谓的“涉嫌煽动颠覆政府罪”,被刑事拘留;重庆的许万平君则以所谓“颠覆政府罪”,被重判12年。现在,更是传来为匡扶正义挺身而出的高智晟君险遭不测的消息。联想起不久前武警枪杀无辜的广州汕尾事件,人们不禁会问:这是否是专制政权的末日疯狂?

   2006.1.23于湖南浏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