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余世存文集
·我们的日本是亚洲的痛
·在中国生活的心灵——为2003年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不锈钢老鼠
·观朱维民先生所画阿Q正像
·十月诗草之九:与笑蜀同志陪若水先生在日坛公园饮茶
·十月诗草之六:忆汪丁丁
·十月诗草之五:歌拟奥登
·十月诗草之十:关于逃亡
·在孩子们中间
·听说读写:世纪末你有何留言――答北京文学李静问
2004年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关于余世存:余世存,湖北随州人。199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战略与管理》杂志执行主编,现为自由撰稿人。
   
   余世存先生是当代中国最富有思想冲击力、最具有历史使命感和知识分子气质的思想者之一。他的《非常道:1840-1999的中国话语》一书出版以后,引起了轰动,尤其是在广大青年人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余世存先生对当代中国的社会转型阵痛、社会乱象保持着清醒的认识和严肃的思考,有人称他为“非常学者”。
   
   按照历史学家们的观察,我国的政治社会文化等衣冠文物制度,在进入现代转型之前,是千年不变的;在进入现代转型之后,即鸦片战争以来的一百多年里,几乎十年就要一变。当代的国际关系学家们更以世界眼光的角度观察到,我国社会几乎是逢六一小变,逢九一大变。后者的证据,我们的社会一进入逢六的年份,比如1946、1956、1966、1976、1986、1996等年份时,社会就要经历一较重要的转折,而进入逢九的年份,比如1949、1959、1969、1979、1989、1999等年份时,社会则要经历一重大的变革。变革已经成了中国社会和人民的生活主题。以至于社会学家感到非常困惑,不知是人民群众运动了,还是人民群众被运动了。

   
   在这样的时世变革中生活,人们的参照系数之浅近也就可想而知了。有经济学家说,从长远看,人都是要死的。这样的认识和感受似乎更为我们中国人扭曲地实践着。传统中国人的那种信仰情怀和因果观念,那种慎终追远,那种把历史长河甚至三代以上的人物事功当作立身处世的参照,在当代中国人这里几乎是一个空白。我们的生存参照似乎是政治运动或社会变革,是三年五年之内的流行标准。因此,能把眼光越过三年五年,以十五年为一种价值认定的长度,就已经是很稀罕之事了。
   
   十五年前,我在北京一中学教书的时候,社会运动刚过不久,一切还显得沉寂,我自己也处在大学毕业不久的懵懂无知之中。有朋友来找我,要我帮忙写一篇文章,主题是“论金饭碗和瓷饭碗”。我大吃一惊,怎么还有一个我和周围的人都不懂的名词?饭碗还有什么定义?社会主义无差别,社会主义不会饿死人,到哪里不是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啊?但为了帮忙,我还是先做调研,打电话问了几个朋友,北岛的弟弟赵振先在电话里笑了,“金饭碗可能指国家机关一类的工作,瓷饭碗可能指合资外资企业的工作......”他在电话里猜测说。我恍然大悟,泥饭碗是农民的工作,银饭碗就是指文教卫战线上的工作,铁饭碗则指国营企业的工作......
   
   我的朋友有先见之明。第二年小平南巡,拉开了新一轮变革的序幕。饭碗真的成了一个问题。金银饭碗们自污其光,于是瓷饭碗等等成了人们可供选择或优先选择的对象。下海、第二职业、挣大钱......瓷饭碗易碎,但对人有挑战性;金饭碗的生活重复,一成不变,但含金量高。每种饭碗都有优缺点。那时,饭碗问题对大家来说是一个丰饶的问题,如布里顿的骡子所面临的选择问题,而不是污染和匮乏的问题。甚至从事后来看,饭碗问题是国家和社会舆论号召下要求人们支持改革的一个国家运动,用秦晖的语言表述就是,当时的饭碗问题,是大家长分家时许诺出的丰饶问题。国家、政府要对人民负责,是那时上下心中不言而喻的共识。所以,那时没有饭碗的年轻人叫“待业青年”。
   
   当是时也,城里的年轻人要么上大学稳稳当当地当国家干部,要么等着“接班”,接父母的班。“接班”是一个需要向今人解释的词,它可能源于“我们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之说,而具体落实为“老子英雄儿好汉”。比如,父母在国营企业上班,快到年龄的时候,可以早点退休,让儿女顶替,是谓“接班”。当然,这条线在今天似乎断了,延续下来的接班路线也有,大家做官,尤其做高级官员的,可以让儿女接班,一家至少可以出一个嘛;大家演戏,尤其做明星的,可以让儿女接班,一家至少有一个戏子嘛;大家发财,尤其是老板们,儿女们接班更是天经地义的事。
   
   15年过去了,饭碗问题不言而喻地成了一个牵涉到亿万人生计的就业问题,“待业青年”演变成“失业大军”。没有许诺了,没有大家长了,一切都是市场惹的祸,是产业化的结果。当然,更重要的是,当家作主的人民据说本质上只是“人力资源”,当他们不是资源,只是人力的时候,他们面对的社会有如丛林,要生存只能靠他自己。
   
   而丛林中的就业,已经成为了一个极为严重的污染和匮乏问题。匮乏不用说了,饭碗如此之少,令人想到恩格斯的名言,“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走过一个桥梁,下面蜷缩着一些叫做人的生物。”污染的情况也为国际社会所不忍目睹,以至于我们打工者的权益只能靠他们去争取。在机关、企业、学校、医院等一切职场,人性的扭曲和被污染是惊人的。白领们的名言: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累,吃得比猪差。这是丛林之中的动物庄园图景。吴思先生的“潜规则”、“官家主义”揭示了中国人生存的扭曲,但近年中国出版的职业伦理图书,却是一再宣扬“敬业”、“分享艰难”、“没有任何借口”、“细节决定成败”......一再宣扬就业者的驯从、犬儒、奉献。
   
   人口多、底子薄等等再一次成为人们想当然的问题。生存权也一时成为上下宣扬的立国哲学,牧民、让人民吃饱饭,成为精英们存在的理由。就是说,精英阶层不是为了个人的创造性发展而存在,他们不是像其他民族的精英那样,努力把自己创造成为大思想家、大政治家、大发明家、大探险家,他们的生活,只是忙于让平民大众有口饭吃,忙于分配,如果人民受苦,他们也会忙于流泪。我国的企业家也少有夸说自己如熊彼特笔下“断裂突破”的企业家,他们最愿意说,我们的企业使得多少人就业了,言外之意,我养活多少人了。
   
   如果我们用鲁迅的语言,不需要揭示说,我们只有两类人,一类端稳了饭碗的人,一类求端饭碗而不得的人。因为我们本来只存在这两类人。这样的情况自然引起了有识之士的不安,人们检讨国家的投资政策、产业结构带来的就业瓶颈。但是,仍会有人说,在中国,没有自由主义的问题,也没有左派的问题,有的只是就业主义的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这15年来变与不变的东西,就是意味深长的了。当年的金饭碗和瓷饭碗之说,在今天仍然在起作用。听说,今年的公务员考试,录取比例高达2000:1。金饭碗不变,含金量仍然让全社会炫目。
   
   那些变化的事物呢?人世沧桑。人物变了。我在天则研究所的演讲中说过,我国社会发展得太快,没有人还在享用三年前的知识、五年前的财富、十年前的权力。事实上,知识、财富、权力运用的主体,即人,也在不断地变化中。今天是陆专家登场,明天陆专家入狱了,伍学者上场了;昨天是袁企业家,今天的袁家满门抄斩;......用老舍在《茶馆》里的话说:“今天是张大帅,明天是王大帅......”用前人名句:“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垮了。”
   
   虽然,人都是要死的,但我们大多数人会活得超过三年五年,但愿我们在安身立命当中有超越三年五年的东西。
   
   
   首发南方都市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