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莫把生活当相声]
余杰文集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把生活当相声

   
   莫把生活当相声
   
   近日,相声演员牛群以副县长的身份,到安徽省蒙城县“下基层作调研工作”。消息刚刚传开,全国58家媒体近百名记者,组成浩浩荡荡的大军前往采访。从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中央级媒体到安徽日报等地方媒体,无不将焦点对准牛群。蒙城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专程到机场“接驾”,为了表示“活动”的隆重,该县还特地从学校和车站借了15俩汽车,风风光光地跟随前后。大批军警指挥交通、维持治安,街道两边更是挤满了看热闹的市民。牛群的妻子也随车检阅这一盛况。
   初到蒙城,第一天的活动安排得满满的,参观村子、接见村民、走进工厂,并为“蒙城县黄牛畜牧局”揭幕。一路风尘仆仆,前呼后拥。为了迎接大明星和庞大的记者团,蒙城县县委宣传部和广电局在假日酒店设立了临时的“新闻中心”,要见牛县长的记者必须缴纳三百元的“买路钱”。

   《成都商报》上的这则报道写得有鼻子有眼睛,中规中距,仿佛是报道某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行程。我不知道,写这则新闻的记者究竟真的是以严肃的态度来描述,还是故意使用“正剧”的格式来写作“喜剧”。如果是后者,我就应该对其报以热烈的掌声:他才真正得到了幽默的精髓。
   当县长,是牛群艺术生涯中最杰出的一项行为艺术。其艺术价值远远超过了他此前表演过的所有相声节目。文化名人到县城“挂职锻炼”,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保留节目。前两年,著名作家贾平凹也被中国作家协会安排到南方某县城担任父母官,意思是让他“体验生活”,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然而,当了一两年的官员以后,大作家此后出版的作品并没有“更上一层楼”,而他任职地方的老百姓生活状况也没有任何改善。在我看来,“生活”是作家自身拥有的,绝不是经过“安排”后才产生的。“挂职锻炼”不仅对文化人本身没有益处,更遭殃的还是朴素的老百姓,他们莫名其妙地迎来毫无施政能力的“父母官”,他们的命运居然由这样不用负责任的“父母官”来左右。一旦出现问题,从京城来的大名人一拍屁股就走人,受苦受累的还是老百姓自己。
   我感到更加不可理喻的是那些像苍蝇一样叮着明星瞎忙乎的记者们。难道真的如《圣经》所说“日光底下无新事”,非得去凑牛大明星大热闹,才能够吸引读者的注意、增加报纸的发行量?有那么多困苦的农民、失业的工人,有那么多脆弱的个体、受伤的心灵,需要媒体去关注、去体验、去报道、去呼吁。当这些普通公民在呻吟、在诉说、在哭泣的时候,记者们却熟视无睹,奔跑着追赶牛大明星去了。
   生活有的时候比相声还要让人啼笑皆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