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总统”与“太监”]
余杰文集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总统”与“太监”

   “总统”与“太监”
   
    中国的太监传统源远流长,举世无双,太监在中国政治生活中一直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甚至在专制帝国崩溃以后,这一遗风也未能衰微,而以另一种势态继续在中国的历史进程里发挥作用。入民国之后,贿选“总统”曹锟与侍卫李彦青之间,就是帝国时代皇帝与太监肮脏关系的一种变形。
    民国著名报人焦菊隐有《近代轶闻》一书,属《菊隐丛谈》之一,共18则,记述民国初年之政坛风云及名人轶事,尤其侧重民国军阀混战的内幕。民国初年,局势未定,烽火四起,草泽英雄窃居高位,一时蔚为大观。诸如张作霖起于土匪,张宗昌起于矿工,张勋起于佣仆,曹锟起于小贩,大多知识不足,胆量有余。他们连横合纵,为所欲为,丑闻不断。焦隐菊生当其时,身当其事,对当时种种黑幕无不烂熟于胸,写北洋军阀部分尤为精彩,我在其中我发现了一则详尽介绍曹锟与李彦青关系的文字——“得意忘形之李彦青”。
    李彦青没有遇到曹锟之前,在哈尔滨一家浴室中给人擦背。曹锟驻军东三省时,常常到浴室去享受,发现了李彦青技巧了得,便留在身边作为厮役。后来曹锟贿选当上了总统,李彦青也扶摇直上,权重一时。曹锟每次入浴,非李彦青擦背不可。其实,李彦青就是曹锟的男宠。中国古代,同性恋一直就是一种显在的文化。官僚和文人均对“断袖之好”津津乐道,同性恋被当作风流美事来看待。从先秦时代的诸侯们到曹锟这类“总统”,历代统治者里同性恋者的比例很大。男宠是一种特殊意义上的“太监”。

    李彦青之于曹锟,如影随形。有一天,李彦青与显贵们打麻将,府中电话到,传总统已经披上浴衣,请六爷速归。李彦青匆匆放牌而去,京师传为笑柄。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小人,却成为当时的士大夫们争相巴结的对象,高官显贵都察其颜色以保自己之权势。许多内阁成员都与他定了金兰之契,叫六爷而不叫其名。当时的大人物如靳云鹏、潘复、程克等人,与他过从尤密。李彦青自己也踌躇满志,目中无人。
    曹锟掌权时,李彦青权倾朝野,但曹锟依然将他作为厮役来看待,从不假以词色。曾经当过内务总长的程克,在家里闲赋已久,想重新掌权,于是与李彦青结为兄弟。李彦青为他进言于曹锟,说程氏如何才堪大用,不如让他当内务总长。曹锟将烟枪掷地,虎跃而起,厉声斥责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连总长也是你保举的吗?”李彦青羞愧地磕头认错。焦隐菊的描述活灵活现,为一般史料所不及。这个情节介于历史与文学之间,而焦氏自己说这一史料是较为可靠的,得到这个一般史家所无法得到的史料,很不容易;而将这一史料写出记录者自己的风格来,尤其不容易。焦隐菊做到了这一点。
    曹锟表明上将公私分开,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民国初年,政治体制尚未成形,权力无从制衡,权力可以像海洋一样没有任何边际。李彦青在曹锟身边充当的就是一个太监的角色,太监不可能不干预政治。李彦青机警异常,善于投曹锟所好,曹锟不可一日无李,所以李渐渐一手遮天,擅作威福,曹锟茫然不知。李彦青甚至能够挑拨曹锟与其弟、直隶省长曹锐之间的关系,使二人疏远。王承斌是曹锟的积极支持者,军功显赫,任直隶总督兼直、鲁、豫巡阅副使。曹锟当总统后一个月,王前往拜见,由于李彦青在背后捣鬼,竟然没有见到曹锟一面,愤愤而去,而曹锟一点也不知道。当时,孙慕韩为内阁总理,有一天正在开内阁会议,突然来了电话说:“李六爷要来列席,曹三爷有话让他向内阁传达。”阁员们大为吃惊,都百思不得其解:李彦青究竟有什么资格来参加内阁会议?这简直就是视国事如游戏。然而,李彦青没有多久就施施然地来了,大家竟然没有什么办法来拒绝他。孙总理毕竟久历官场,于是改此次会议为非正式谈话会,这也是民国官场里的创格。这个总统的同性恋者,竟成为政局转折的一大砝码。冯玉祥的军饷屡屡被李彦青克扣,与李反目成仇,冯本无反曹之心,在李彦青的刺激之下,终于与奉系军阀勾结,在直奉大战中反戈一击,使直军惨败。
    冯玉祥回师长驱直入北京,曹锟被软禁,李彦青的末日也就来临了。天将尽拂晓,有人打电话到李宅,仆人从睡梦中披衣起,怒斥曰:“这是什么时候?你敢打扰李六爷的清梦!”打电话的人说:“有急事报告六爷!”仆人厉声说:“六爷刚刚睡着,就是杀头的事也要等到天明!”还没有说完,他就将话筒挂上了。没有想到几分钟以后,冯玉祥的手下就破门而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士兵们对克扣军饷的李彦青早就恨之入骨,只是因为他是曹锟的男宠,才敢怒而不敢言。此时,冯军将李彦青从床上抓走,稍加刑讯就绑赴郊外执行枪决。李彦青的家产数十万统统充公。曹锟在幽禁之中请求保全李彦青的小命,已经来不及了。
    “总统”与“太监”的戏落幕了。焦隐菊讲完这段有声有色的故事后,有几句类似李龟年话天宝的感喟:“李操业至微,使终身不改,犹得保其首领与草木同腐;乃幸运之来,出其意表。当时所谓元首受其播弄,衮衮百官为所挟持,驯至朝政失纲,兆民腾笑。吾人读史至魏忠贤祸明,其时士大夫如崔呈秀、魏广微之流,舔痈吮痔无所不为,以拜干父干祖为无上之荣宠,清季李莲英骄蹇不法,道路为之侧目;岑春煊号为刚劲,亦奔走其门。李彦青虽晚出,而恃宠弄权,未遑多让。阉宦名词已成历史上之僵物,不谓民国犹及见之。”这段话道出了中国历史在真相:中国历史是一部太监写成的历史。即使是在自己号称为“民国”的国家中,太监仍然阴魂不散,起着支配性的作用。焦隐菊的眼睛看透了历史的迷雾,不愧为一双饱经沧桑的老眼。焦隐菊将李彦青现象放在中国历史这一大背景下来观察,揭示出李彦青出现的历史必然性,让人恍然大悟,走出历史迷宫,看到灿烂的阳光。李彦青与魏忠贤、李莲英等太监一脉相承,是中国专制时代文化酱缸的产物。李彦青自己也是受害者,是一种有剧毒的文化的受害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