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出洋相]
余杰文集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出洋相

   出洋相
   
    “出洋相”在今天是一个很常用的口语,而晚清时出洋的官僚们,确确实实是出尽洋相。他们可笑的言行,既是出于盲目自大的民族主义情结,又是因为对彼一文化境域一无所知。笑他们是我们今天很容易有的反应,而思考这一切背后的深层原因,则要困难得多。
   马叙伦之《石屋余沈》所记“出使笑谈”,令人忍俊不禁。晚清随着国际交往的日益密切,清王朝不得不派三品以上的大臣出使与中国签订了条约的各国,一般是驻在各国的首都。设置一个领事馆,其中有参赞等官员。一开始,谁都不愿出使,跟洋鬼子打交道,有违圣人的教诲,有损君子的颜面。郭嵩焘、曾纪泽等早期的优秀外交家,却被当作汉奸卖国贼,在千夫所指中郁郁而终。这样导致了一种奇怪的现象:满清帝国无奈之下往往把无能的官员派到国外去,这些官员本来就愚昧而狂妄,到了国外,能不大出洋相吗?杨枢使日本时,满了一年,庆祝元旦日本天皇要接见各国使臣。一般朝见的礼节是:天皇南面立桌内,使臣离桌子一丈远,北面三磬折,完毕之后天皇举手待握,握完使臣立在桌子旁边,表达使馆所有官员都祝贺的意思,即依次唱名。使馆官员自参赞以下随唱前谒,礼如使臣。握手一般都握右手,把握左手当作不礼貌的行为。中国使馆的参赞汪度,误举左手,日皇因不与握,而汪度茫然不知。杨枢大惊,悄悄地撼汪的右臂,意其能觉,然而宫内的地板非常滑,中国官员的穿着是峨冠博带高屐,很容易跌倒。汪氏被推了一下,立刻摔倒在地上,大失礼仪。
   日本有两个节日,春日樱花,秋日菊花,大集百官,张宴游玩,使臣也被邀请参加。日本的正式宴会都是立着吃,菜肴都放在大盆里,各自拿刀就盆割取。中国的外交官一是因为穿着繁冗,二是因为故作清高,所以行动缓慢,往往还没有咽下一块肉,日皇就传来信息说宴会结束了。欧美人常常将残骨放在中国官员的帽子里,以示欺辱。因此,中国使臣回使馆后都后悔参加宴会。最大的洋相还是在游玩的时候,中国官员都戴着有翎的官帽,游览之余,昂首高瞩,翎扫到欧美妇人的乳房上,使对方十分恼怒。

    在晚清小说中,有关于中国使馆的门口晒着家眷的裹脚布的情节,是否属实姑且不论,这个细节至少说明了中国使节以丑为美或者对自身丑陋一无所知的心理状态。尽管文化有各种不同的形态,但一般来说,也有高下美丑之基本的区别。我们不能说裹小脚留辫子是中国文化的特异之处,你们洋人没有,所以我们有骄傲的本钱。丑陋就是丑陋,肮脏就是肮脏,这是无法回避的,更不能用文化相对主义来堂而皇之地作解释。刘成禺之《世载堂杂忆》有一条专记端方出洋的趣闻,细节处晚清大员的心态昭然若揭。端方、戴鸿慈等五大臣出洋考察预备立宪。当时,刘成禺受孙中山的命令驻旧金山,与保皇党人斗争,负责言论宣传。刘成禺是洪门致公堂白扇,因此掌握致公堂总主笔权,地位重要。端方与戴鸿慈到达旧金山后,被邀请到加尼福利亚大学演讲,刘成禺当时肆业该校,所以也去听演讲。大学校长请他们上台,端方与戴鸿慈居然同时站在台上。端方说:“请老前辈发言。”戴则说:“兄常与西人往来,识规矩,请发言。”戴左立,端右立,端发一言,翻译完毕,端向戴曰:“老前辈对不对?”戴曰:“对对。”端又发一言,又向戴曰:“对不对?”戴曰:“对对。”一篇演说数百言,端问戴数百次,而戴亦答数百次。此种情况,美国人闻所未闻,不禁传为笑谈。
    即使在美国,端方也无法改变他既成的观念,企图对刘成禺进行收买。他派人叫来刘谈话,软硬兼施。当时端、戴同在,端指着刘对戴说:“这是我的学生。”又问刘:“你是我的学生,为什么不来见我?”刘说:“我在报馆卖文为生,白天读书,晚上作文。”端方曰:“我还没有来旧金山,就看过你在《大同日报》上的文章。我告诉你,从今以后,那些话都不要讲了。”刘问:“我不知道是哪些话?”端方说:“就是你讲的那些话。”刘又说:“没有讲什么。”端方说:“就是你天天讲的那些话。”刘说:“我天天并未讲什么话。”端方说:“你自己还不明白,就是你讲出口的那些话。你也明白,我也明白。从今以后,都不要讲了、同是中国人,一致对外。此次考察回国,必有大办法。老弟,再不要讲了。”刘成禺告辞的时候,端方还叮咛说:“我是老师,你屈居门人,你给我面子,那些话以后都不要讲了。”这段对话很有意思。刘成禺装聋卖傻,而端方无计可施。端方想以师生之情动摇刘,而刘一问三不知,实在是顽石一块。端方拿出了“爱国主义”这一对中国知识分子致命的武器,我们都是中国人,要一致对外,所以不要再反对满清帝国了,我们都为朝廷卖命吧。没有想到,刘成禺看透了端方的那一丁点把戏。诚然,我们都是中国人,但是中国人里有主人,也有奴隶,有的中国人正在压迫另一些中国人。刘成禺以退为进,使端方这个不可一世的封疆大吏出尽洋相,到头来还是不敢说出他不准刘成禺说的究竟是什么话。
    看清末官僚的洋相,思考这些洋相诞生的原因,本身就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他们身在庐山之中,自己浑然不觉,我们在嘲笑他们的时候,也要小心:我们自己会不会有可能出相似的洋相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