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美利坚不是藏污纳垢之地——建议美国政府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展开调查]
余杰文集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
*
13、《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光和光的背面:我的美国之旅》目录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五:布什: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六:公民有焚烧国旗的自由吗?
·七:看哪,那些办报纸的人
·八:劳拉:从图书馆馆员到第一夫人
·九:马车上的阿米西人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包遵信序《拒绝谎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
·刘晓波序《拒绝谎言》: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就本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劳动合同纠纷致读者的公开信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利坚不是藏污纳垢之地——建议美国政府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展开调查

最近几年我在美国访问时,发现若干大城市都有聚居着大群中国贪官、奸商及其家属的“华裔富人区”(有的地方还被戏称为“二奶街”)。此一景象从东岸一直延伸到西岸,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政治经济体系的严重腐败和资本外流数额的巨大。我在与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中负责处理中国问题的官员以及智库学者、媒体主管、大学教授讨论中美关系时,经常提出这样的追问:当美国成为中国蠹虫逃避法律惩罚的天堂的时候,美国如何有效遏制这一趋势、避免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长期以来,美国未能强有力地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黑金的流入。首先是因为其自由经济制度,当贪官和官商利用亲属转移黑金的时候,有关部门很难监管和甄别;其次则是因为美国政治结构的制约——“三权分立”的原则,使得立案、调查和审判无法以某种“雷厉风行”的方式推进。但是,我仍然向美方人士表达了此种看法:如果任由中国的腐败资金流入美国,短期之内固然会给美方带来一定的经济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它就如同腐蚀剂一样,将危及美国的立国之本。如果美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丑恶行径放任自流,还将伤害到中国的民主进程并导致中国民众对美国产生负面看法,最终对美国的国际形象造成危害。

   中国的外逃资本大多流入美国,与此同时国内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任何国家的大量资本外逃都会对当事国造成潜在的金融危机。资本外逃严重时,可成为导致国家破产的一股力量。她指出:“资本外逃最终会造成国内政治骚乱增加,并引发全局性的金融风险。更重大的代价是在未来数十年中,国家的信用等级在国际社会中将大大下降。”那些口头上声称“忠党爱国”的中共官僚不会关心未来的危机,他们关心的是在海外的黑金和亲属。他们如同当年的法国国王一样,只要能够花天酒地,哪管死后洪水滔天。今天的中国,专制政体、垄断权力与贪污腐败几成死结。在此背景下,假如美国能参与遏制中国资本的外流,便是馈赠给中国民众的一份厚礼,亦是中国民主化变革的绝大助力。

   胡长清将美国当作“救生艇”

   近几年来,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外逃贪官达四千多人,实际数量当超过万人。而尚未外逃、仅仅是将妻子、子女“合法”送往美国居住及求学的中共官僚,更是不计其数。二流贪官选择东南亚和拉美国家藏身,一流贪官则选择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洲等发达国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仅在二零零零年,中国外逃资金就达四百八十亿美元,超过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四百零七的美元。美国是中国外逃贪官数量最多、外逃资本数额最大的国家。

   在外逃资本当中,相当部分是通过子女留学这一途径流出去的。近年来,数量庞大的中国留学生成为国际教育市场追捧的“香饽饽”。固然大部分留学生都是普通人家的子女,父母用一辈子省吃俭用的钱来支持孩子出国留学,但不可否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官僚家庭的子女。如果调查中共县级以上的官员的子女的情况,可以发现出国留学的比例是普通百姓家庭的数十倍。这些干部子弟出国并不仅仅为了求学,而且还肩负着将父辈的赃款携带出国的使命。然后,他们将父辈贪污来的钱财以外资的形式,重新投资到中国来,以赚取暴利。

   被绳之以法者寥寥无几。前几年被执行死刑的前江西身副省长胡长清,其案发的原因,据说是源于偶然间的一个电话。在这个打给在美国留学的儿子的越洋电话中,胡长清毫不掩饰地对儿子说:“儿子,你在美国要好好经营,为我们作好准备。共产党的天下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很快要到美国来跟你一起生活了。”看来,胡长清才是真正的“亲美派”呢!

   隔墙有耳——中共国家安全部一直对党政高级干部实施全天候的电话监听。特务们将高干贪污受贿的情况一一记录在案,通常不会立即加以查证和追究。因为一旦查证和追究的话,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是清白的。这些资料一般由秘密渠道汇报到中央政治局,作为高层政治斗争的时候可资利用的材料。安全部的特务们很少听到一名副省级高官在电话中如此不加掩饰地表达对中共体制的绝望。负责人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向中央作了特别汇报。

   据香港媒体报导,一次政治局开会时,江泽民特意让所有成员都来听听这段录音,听完之后立即下令对胡长清立案调查。这样,一下子查出胡长清多如牛毛的贪污受贿案件来。最后,江亲笔批示将胡长清判处死刑。胡长清固然死有余辜,但许多比他贪污数额更大的官员并未受到查处,这说明中共高层可以容忍官员的贪污腐败,而不能容忍其“不忠”。胡长清被处死了,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是否归还了父亲的赃款,是否因为参与销赃而受到法律的追究?我没有看到后续的报导。

   胡长清的“不忠诚”其实不是例外,而是一种普遍的状况。说到“忠诚”,中共究竟有多少“忠心耿耿”的干部呢?就连邓小平也是“美国人”的爷爷——他的孙子辈中,已经有若干人具有美国国籍。中共在天安门屠杀之后,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宣传来掩饰其意识形态的苍白。于是,反美的文宣成为中共的拿手好戏。当网路上无数的爱国愤青疯狂地咒駡美国的时候,却不知道中共的高官们早已把财产转移到了美国,他们的后代早已提前实现了“美国化”。被妖魔化的“美帝国主义”是中共高官们心中最后的“救生艇”。

   胡长清事件仅仅显示了中国外逃资本的冰山一角。学者王军在《中国资本流出的总量和结构分析》中指出,自一九八五年以来,中国的资本外逃占外债增长的比例达百分之五十二,超过了世界十五个债务负担最沉重的国家资本外逃的平均水平。进入九十年代,外逃资本接近甚至超过了每年新增的外债额。换言之,在中国政府大量向国外举债的同时,却有超过一半的资本通过各种途径流失,也许永久性地“消失”在国外。英国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沃尔,在一份给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间,中国资本外流的总量可能超过一千亿美元,其中约有五百亿美元未经政府批准。

   中国的蠹虫们要把黑金洗白,更要把黑金洗“绿”——像绿卡一样绿。他们深知,一旦资金流出国外,当地政府一般不会对流入的外资性刨根问底、追究来源。有的贪官在境外银行建有个人帐户,他们不会让家中堆成金山银山,而是要求行贿方直接将黑钱打入此海外帐号之中。一些中资公司在海外帐户里非法持有的外汇,也远远高于国家外汇管理部门所掌握的数额。近年来,国内企业一度掀起对外投资热潮,一些国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对外投资、合资的名义,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境外,再通过各种不可告人的渠道,将其变为私人财产。各地在海外不少“视窗公司”,实际上就是洗钱通道。某些国有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已经演变为国内腐败团伙的洗钱中心。近年来,许多中资外贸企业宣布破产前,资产和利润早已被转移到境外,落到私人名下。

   由于“天高皇帝远”、缺少严格有效的监控,一些中资企业海外分支机构的敛财手段近于疯狂。据称,美国房地产业人士曾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中资公司人员为了个人取得巨额回扣或其他好处,经常操纵公司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一百的价格在美国购置房地产或企业,甚至买进不少根本无法保值的破败房地产或濒临倒闭的企业。同时,美国期货交易的业内人士也揭露说,不少中资企业以钜资投入期货交易,是赢是输毫不在意,因为即使亏损,也能以经营亏损向中国的主管部门报账,个人则可通过期货交易人私下分得交易手续费。中国大陆的境外投资一直有“碰不拢”的两本账。比如,美国商务部统计的中国在美投资的企业逾一千家,中国的统计则仅为二百一十八家。数字相差如此悬殊,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有大量投资处于官方正常的管理之外。

   杨秀珠的“西游记”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共仍然将美国看作“誓不两立的帝国主义”,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巢穴”。然而,中共高级官员们在骨子里无不对美国文明“五体投地”。就连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等中共领袖的子女,也都纷纷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留学,甚至还取得了美国绿卡甚至美国国籍。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与内心评估之间的天壤之别,显示今日中国已沦为一个“谎言之国”。有那么多中国高官的家属长期居住在美国,即便以此而论,中共当局也不敢悍然对台湾开战、与美国为敌,更不敢像“猪头将军”朱成虎宣称的那样,用核武器来攻击美国西岸、让美国数百个城市化为灰烬——如果那样做,中共高官不计其数的孝子贤孙们岂不一同灰飞烟灭了?

   如今,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纷纷在案发之前走上“西游”之路,他们其实比谁都热爱美国,他们早已在美国筑好了安乐窝。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案发前夕,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携同女儿、女婿、外孙等一大家子,施施然地从上海浦东机场离境,经停新加坡到达美国。杨秀珠并非像某些国内媒体所言是“仓皇逃窜”,而是经过长时间的周密计划之后,镇定自若地成行的。证据之一便是,她居然能及时获得“九·一一”之后审查极其严格的赴美签,并从容突破政法、公安系统的“天罗地网”,带领一家老小出境。证据之二便是,她在多年以前便在美国多个城市大肆购置房产,可谓未雨绸缪、狡兔三窟。

   杨秀珠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西游记”。不过,她去美国不是为了“取经”,而是过上“资本家”的幸福生活。在温州地区,杨秀珠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早年她是一个卖馒头的食堂职工,后来在官场上春风得意,先后担任温州市规划局长、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等要职。案发之后,她更成为全国媒体的“焦点人物”,被指为“浙江巨贪”,涉及金额据说超过了已被处决的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据温州市纪委的通报,已查清杨的涉案金额为二点五亿人民币,已追回四千多万元,冻结七千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二人,处级以上官员十一人,科级官员七人,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

   杨秀珠在西方国家中唯独青睐美国。据纽约的一家华文报纸的调查显示,在纽约疑似杨秀珠房产的至少有五处。已经完全确认为杨所有的一处房产,靠近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属于寸土寸金之地。杨秀珠当初购买这座楼房时,首期款支付了五十五万美元,一年的地产税是四万五千美元,由此推测这座楼房市值约为四五百万美元。在纽约曼哈顿中城,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公寓房月租金至少两三千美元,商业店面每平方米的月租金应该在五十至八十美元左右。仅靠这一处房产,杨秀珠即可维持富豪水准的生活。该报纸调查的五处房产皆在纽约市区,而新泽西州、长岛以及华人汇聚的美国西海岸加州等地,有无她的房产,皆无从查证。有人估计,杨秀珠带入美国的钱财可能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杨秀珠捞钱的手段简单而粗糙,甚至是“赤裸裸”的。在其任职温州副市长期间,曾把原温州市动物园土地的使用权,强行批给一个原籍温州的法国商人。超过一亿元的地价,五千多万元就批了出去,好处费自然不会少。杨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所属的公司,更被人称为是杨秀珠的“私人银行”和“腐败后花园”。杨秀珠的发迹史与升官史几乎同步。她担任副市长和副厅长的八年间,也正是疯狂敛财的时期。这也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乃是专门提拔贪官污吏的体制,是谁“更坏”谁就能获得升迁的体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