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余杰文集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莫把大学当监狱
·中共腐败官僚的“信仰”
·林昭与弓琳——两个北大女生的对照
·“万人杰文化新闻奖”答谢辞
·丁子霖女士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余杰代拟)
·就法国政府致力于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致法国人民的公开信
·蒋彦永医生,中国的良知从你开始复苏
·十年改革,一夜屠城
·“船坚炮利”不会“强国富民”
·北大的沉沦与右派的风骨
·不一样的葬礼,不一样的时代
·中共有过“不独裁”的时代吗?
·沦为受虐狂的中国作家:著书都为颂毛魔
·向西藏忏悔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浮出水面
·“太空秀”能够秀到几时?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让我们像林昭那样为真理和自由而战
   ——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为纪念伟大的自由战士和思想先驱林昭女士,为批判至今仍然存在的杀害林昭的邪恶力量,独立中文笔会从二零零五年度起新设一年一度的“林昭纪念奖”。“林昭纪念奖”将授予那些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为自由而奋斗,为自由而呼喊,为自由而受伤的中国同胞。在此,独立中文笔会隆重宣布:本年度的“林昭纪念奖”授予卢雪松女士。
   卢雪松女士不是著作等身的作家,也不是学富五车的学者,她只是一名平凡的大学教师,任教于吉林艺术学院戏剧文学教研室。然而,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普遍被“招安”的大学教师群体之中,卢雪松又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异类。当她发现了林昭、发现了那段充满血腥的历史、发现了那个如同压伤的芦苇不折断的柔弱而坚韧的女子之后,她决定让学生们认识林昭、走进林昭、从林昭身上汲取力量。这是一种最迅捷地让年轻一代人体认到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尊严的教育方式,这也是一种突破谎言的笼罩、突破愚民的洗脑、突破填鸭式的灌输的崭新的教育方式。
   本来,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这是一个教师的天职,也是一个教师的使命,但在中国这样做却是危险的——当所有人都对皇帝什么都没有穿的事实表示沉默的时候,说出皇帝什么都没有穿,不仅会得罪皇帝和他的大臣们,还会遭致“大众”的怨恨,林昭当年便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尽管杀害林昭的极端暴虐的时代已经过去,政治迫害的残酷性有所下降,但杀害林昭的社会制度、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因此,当卢雪松以自己的方式向林昭致敬和尽一个教师的职责时,她仍然要为此而付出个人代价。由于学生的告密,校方以非法手段让她停课。卢雪松没有屈辱地接受这样的处罚,她给校领导写信申述,在久久等候没有回音的情况下,将信件发布在互联网上。这重要一步的迈出,既表明卢雪松具备了比“忍辱负重”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更为自觉的权利意识,更体现出近年来中国社会形态的某些静悄悄的变化——互联网作为新式言论载体的出现以及多元化的民间社会的勃生。由于艾晓明教授的呼吁,卢雪松的遭遇逐渐受到广大网友和自由知识分子群体的关注,向她表示声援的文章一时达数百篇之多。遗憾的是,官方没有理会舆论的压力,卢雪松也没有等来“一次愉快的谈话”,相反对她的打压以变本加厉的方式发生了:有关方面不仅将卢雪松与法轮功修炼者联系起来以实现对她的“妖魔化”,而且宣布对其实施“取保候审”的严厉措施。即便如此,卢雪松仍然没有低头屈服,继续撰文抗议。由于“卢雪松事件”涉及中国当代的圣女林昭,涉及最惨烈的那一道历史伤痕,也涉及当下的教育独立、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及言论自由等关键问题,遂迅速成为二零零五年中文互联网和知识分子群体中最引人注目的“公共事件”。
   面对“无物之阵”般的政治迫害,卢雪松选择了“说出来”——“我愿意用真实的善意,说一说我的人生理想。阴沉沉的生活,我们都去试试,哪怕只像林昭那样的百分之一,用自己的生命给它一线光。明亮些不好吗?我不知道我是否很幼稚,也不知道是否只是想想容易。但我还是愿意试试。”今天中国向文明社会的过渡,已经不再取决于某人的“登高一呼”,而是取决于每一个像卢雪松这样的普通人“试一试”的信念,愚公可以移山,精卫可以填海。
   如今,“卢雪松事件”在虚拟的和真实的“中国时空”之内持续发酵,已经使得中国的自由知识分子和相当一部分的民众不得不展开如下严峻的思考:对我们来说自由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如何才能争取并捍卫天赋的自由?我们如何才能无愧地面对林昭及其精神遗产?毫不夸张地说,“卢雪松事件”乃是一次“灵魂启蒙”,而在今天的中国,“灵魂启蒙”的意义远远大于“思想启蒙”。我们不缺少理论的阐发,我们缺少的乃是像哈维尔那样“生活在真实之中”的勇气,我们缺少的乃是“像林昭那样生活”的执着与坚韧,正如艾晓明教授所指出的那样:“时值二十一世纪,林昭不幸遇害将近四十周年。她的灵魂如今正在我们浸透苦难的国土发芽,它势必要在年轻的心灵中绽放花朵。正是她的不屈不挠、她的遗世独立,构成了她的灵魂那种难以抗拒的美感,这种精神的魅力,当年的囚牢都没有能够锁闭,今天难道还有什么人可以阻止它的成长和壮大呢?”林昭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而卢雪松正在路上。
   让我们感动的是,卢雪松女士本人在“卢雪松事件”中表现出了中国人性格中罕见的宽容和谦卑,在迄今为止她本人所有的言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年轻女性灵魂的美丽与崇高。这种宽容和谦卑,这种美丽与崇高,即便在那些为数不多的以反抗专制为己任的斗士那里都已久违了。在反抗黑暗的战斗中,难免不被黑暗所侵蚀;在否定邪恶的事业里,难免不被邪恶所污染。而卢雪松以宽容和谦卑的姿态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因真理得自由”,我们可以成为光明的儿女,成为世上的盐。正如林昭深深地怜悯那些迫害她的狱卒,“在接触你们最最阴暗、最最可怕、最最血腥的权利中枢、罪恶核心的过程中,我仍然察见到,还不完全忽略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的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卢雪松也深深地怜悯那些告密的学生、扼杀学术自由的大学领导以及幕后的各级官员们。她没有故意标榜“我比他们纯洁”、“我比他们高贵”,而像盐融入水中之后便无影无踪一样,微笑着致力于防止人性的腐败——从自己开始做起,从此时此刻开始做起。
   让我们欣慰的是,为了自由,今天的卢雪松没有付出像当年的林昭那样惨痛的代价。当年,林昭受尽屈辱之后孤独地死去;今天,无数陌生的朋友选择了跟卢雪松站在一起。在这样一个令人尊敬的行列之中,还有下面这些名字:丁子霖、蒋彦永、杨子立、师涛、陈光诚、蔡卓华、高智晟、廖亦武、艾晓明、焦国标、胡杰……这样的进步,不是出自统治者的恩赐,而是以千千万万同胞点点滴滴的奋斗乃至牺牲换来的。独立中文笔会认为,卢雪松的努力是让人尊敬的,卢雪松的努力也是对国际笔会的宗旨——张扬自由精神,维护全球作家的写作生命和精神自由,捍卫他们的写作出版权利,保证其作品的自由传播——的伟大实践。让我们欣慰的是,林昭的精神没有随着林昭肉体生命的死亡而消失,林昭的精神在卢雪松以及许许多多年轻的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公民身上延续和传承下来。独立中文笔会以能够将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授予卢雪松女士而感到荣幸,我们愿意与卢雪松一起,为这个寒冷的冬天带来更多的温暖。
   
   
   (本授奖词由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余杰草拟,并经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