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余杰文集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读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
·以“幽暗意识”透视中国百年激进思潮——与张灏对话
·《记念刘和珍君》为何被逐出中学语文课本?
·若为自由故,家国皆可抛——读唐彼得《花旗梦别神州泪》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余英时先生侧记
·宾利轿车为何能热销中国?
·萨达姆与阿米尔
·是工人运动,还是痞子运动?——读《罗章龙回忆录》
·中国人不是动物庄园里的熊猫——驳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的若干亲共言论
·若为自由故,家国皆可抛—— 读唐彼得《花旗梦别神州泪》
·胡锦涛为何成不了戴克拉克?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我们拒绝什么样的生活?——读狄马《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
·中国,你的裂口大如海
·将这些事摆在你眼前——特务和告密者可以拥有美好的未来吗?
·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我以自己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被凌辱的中国女儿的救赎之路——读巫一毛《暴风雨中一羽毛》
·全民唾弃的央视名嘴张召忠
·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写给所有的母亲,也写给所有的父亲
·从“持不同政见者”到“持自己政见者”——读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
·国府时代的新闻自由——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
·吃人,中国的象征与现实
·玩偶、黑帮与过家家
·中共可能避免瓦解的命运吗?
·“暴徒”是怎样炼成的?——杨佳杀警案背后的制度危机
·想起王旭明,想起范美忠,想起孩子
·矿难之后又是矿难
·爱阅兵的大学校长与被奴役的大学生
·为什么美国孩子比中国孩子幸福和快乐?
·谁将顺民变成了暴民?
·那哀歌为谁而鸣?
·你为死者开——读杨显惠《定西孤儿院纪事》-
·“吃人”何以成为“艺术”?
*
*
23、《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台湾联经出版公司,2009年)
·《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目录
·盗火者与殉难者—论谭嗣同思想体系及生命实践中的基督教因素
·从“士大夫”到“知识分子”
·从曾纪泽与慈禧太后的对话看晚清改革开放与道德伦理之冲突
·“清流”不清——从《孽海花》看晚清的“清流政治”与“清流文化”
·肺病患者的生命意识——鲁迅与加缪之比较研究
·“秦制”:中国历史最大的秘密——论谭嗣同对中国专制主义传统的批判
·最是文人不自由——论章学诚的“业余”文章
·晚清的报刊热与《知新报》的创办
·未完成的转型----《彷徨英雄路:转型时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跋
*
*
24、《从柏林围墙到天安门:从德国看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台湾允晨文化出版,2009)
·在哪个岔道走错了?----《从柏林墙到天安门》自序
·触摸受难者的体温——访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迟到的忏悔还是忏悔吗?——君特•格拉斯为何隐瞒党卫军的履历?
·在死亡之地重建爱与和平——访柏林墙遗址及和解教堂
·邪恶也是一种美——里芬斯塔尔及其纪录片《奥林匹亚》
·在上帝与凯撒之间——从德国教会历史看政教关系
·从焚书到焚人——“焚书纪念处”侧记
·祈祷和烛光的力量
·白玫瑰永远绽放
·言论自由是信仰自由的开端——从马丁.路德故居到古登堡印刷博物馆
·记忆不仅仅是记忆——柏林“欧洲被屠杀犹太人纪念碑”侧记
·为奴隶的母亲——访柏林珂勒惠支纪念馆
·让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下)
*
*
25、《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何停滞?》(即将出版)
·布朗为何说北京的天气很好?
·谁让母亲成为妓女?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人民意愿轻如鸿毛
·韶山的“茅厕”与张戎的“毛传”
·黑心矿主与黑心政府
·航空母舰与国家形象
·邓小平与美少女
·独裁国家无友谊
·《达芬奇密码》不能禁
·《物权法》的“剖腹产”
·成思考危不以太监为耻
·从《河殇》到《大国崛起》
·中央政府是山西奴隶童工的解放者吗?
·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作为傀儡的孔子
·胡锦涛的崇毛情结
·温家宝为何闻“赵”色变?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八荣八耻”对决“三个代表”
·自由是我们争来的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叶利钦与中国
·中共应当还中南海于民
·中国究竟有多么热爱和平?
·中共元老吴南生谈政治民主
·谁是胡锦涛的智囊?
·新闻出版的“外松内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让我们像林昭那样为真理和自由而战
   ——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为纪念伟大的自由战士和思想先驱林昭女士,为批判至今仍然存在的杀害林昭的邪恶力量,独立中文笔会从二零零五年度起新设一年一度的“林昭纪念奖”。“林昭纪念奖”将授予那些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为自由而奋斗,为自由而呼喊,为自由而受伤的中国同胞。在此,独立中文笔会隆重宣布:本年度的“林昭纪念奖”授予卢雪松女士。
   卢雪松女士不是著作等身的作家,也不是学富五车的学者,她只是一名平凡的大学教师,任教于吉林艺术学院戏剧文学教研室。然而,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普遍被“招安”的大学教师群体之中,卢雪松又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异类。当她发现了林昭、发现了那段充满血腥的历史、发现了那个如同压伤的芦苇不折断的柔弱而坚韧的女子之后,她决定让学生们认识林昭、走进林昭、从林昭身上汲取力量。这是一种最迅捷地让年轻一代人体认到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尊严的教育方式,这也是一种突破谎言的笼罩、突破愚民的洗脑、突破填鸭式的灌输的崭新的教育方式。
   本来,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这是一个教师的天职,也是一个教师的使命,但在中国这样做却是危险的——当所有人都对皇帝什么都没有穿的事实表示沉默的时候,说出皇帝什么都没有穿,不仅会得罪皇帝和他的大臣们,还会遭致“大众”的怨恨,林昭当年便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尽管杀害林昭的极端暴虐的时代已经过去,政治迫害的残酷性有所下降,但杀害林昭的社会制度、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因此,当卢雪松以自己的方式向林昭致敬和尽一个教师的职责时,她仍然要为此而付出个人代价。由于学生的告密,校方以非法手段让她停课。卢雪松没有屈辱地接受这样的处罚,她给校领导写信申述,在久久等候没有回音的情况下,将信件发布在互联网上。这重要一步的迈出,既表明卢雪松具备了比“忍辱负重”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更为自觉的权利意识,更体现出近年来中国社会形态的某些静悄悄的变化——互联网作为新式言论载体的出现以及多元化的民间社会的勃生。由于艾晓明教授的呼吁,卢雪松的遭遇逐渐受到广大网友和自由知识分子群体的关注,向她表示声援的文章一时达数百篇之多。遗憾的是,官方没有理会舆论的压力,卢雪松也没有等来“一次愉快的谈话”,相反对她的打压以变本加厉的方式发生了:有关方面不仅将卢雪松与法轮功修炼者联系起来以实现对她的“妖魔化”,而且宣布对其实施“取保候审”的严厉措施。即便如此,卢雪松仍然没有低头屈服,继续撰文抗议。由于“卢雪松事件”涉及中国当代的圣女林昭,涉及最惨烈的那一道历史伤痕,也涉及当下的教育独立、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及言论自由等关键问题,遂迅速成为二零零五年中文互联网和知识分子群体中最引人注目的“公共事件”。
   面对“无物之阵”般的政治迫害,卢雪松选择了“说出来”——“我愿意用真实的善意,说一说我的人生理想。阴沉沉的生活,我们都去试试,哪怕只像林昭那样的百分之一,用自己的生命给它一线光。明亮些不好吗?我不知道我是否很幼稚,也不知道是否只是想想容易。但我还是愿意试试。”今天中国向文明社会的过渡,已经不再取决于某人的“登高一呼”,而是取决于每一个像卢雪松这样的普通人“试一试”的信念,愚公可以移山,精卫可以填海。
   如今,“卢雪松事件”在虚拟的和真实的“中国时空”之内持续发酵,已经使得中国的自由知识分子和相当一部分的民众不得不展开如下严峻的思考:对我们来说自由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如何才能争取并捍卫天赋的自由?我们如何才能无愧地面对林昭及其精神遗产?毫不夸张地说,“卢雪松事件”乃是一次“灵魂启蒙”,而在今天的中国,“灵魂启蒙”的意义远远大于“思想启蒙”。我们不缺少理论的阐发,我们缺少的乃是像哈维尔那样“生活在真实之中”的勇气,我们缺少的乃是“像林昭那样生活”的执着与坚韧,正如艾晓明教授所指出的那样:“时值二十一世纪,林昭不幸遇害将近四十周年。她的灵魂如今正在我们浸透苦难的国土发芽,它势必要在年轻的心灵中绽放花朵。正是她的不屈不挠、她的遗世独立,构成了她的灵魂那种难以抗拒的美感,这种精神的魅力,当年的囚牢都没有能够锁闭,今天难道还有什么人可以阻止它的成长和壮大呢?”林昭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而卢雪松正在路上。
   让我们感动的是,卢雪松女士本人在“卢雪松事件”中表现出了中国人性格中罕见的宽容和谦卑,在迄今为止她本人所有的言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年轻女性灵魂的美丽与崇高。这种宽容和谦卑,这种美丽与崇高,即便在那些为数不多的以反抗专制为己任的斗士那里都已久违了。在反抗黑暗的战斗中,难免不被黑暗所侵蚀;在否定邪恶的事业里,难免不被邪恶所污染。而卢雪松以宽容和谦卑的姿态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因真理得自由”,我们可以成为光明的儿女,成为世上的盐。正如林昭深深地怜悯那些迫害她的狱卒,“在接触你们最最阴暗、最最可怕、最最血腥的权利中枢、罪恶核心的过程中,我仍然察见到,还不完全忽略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的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卢雪松也深深地怜悯那些告密的学生、扼杀学术自由的大学领导以及幕后的各级官员们。她没有故意标榜“我比他们纯洁”、“我比他们高贵”,而像盐融入水中之后便无影无踪一样,微笑着致力于防止人性的腐败——从自己开始做起,从此时此刻开始做起。
   让我们欣慰的是,为了自由,今天的卢雪松没有付出像当年的林昭那样惨痛的代价。当年,林昭受尽屈辱之后孤独地死去;今天,无数陌生的朋友选择了跟卢雪松站在一起。在这样一个令人尊敬的行列之中,还有下面这些名字:丁子霖、蒋彦永、杨子立、师涛、陈光诚、蔡卓华、高智晟、廖亦武、艾晓明、焦国标、胡杰……这样的进步,不是出自统治者的恩赐,而是以千千万万同胞点点滴滴的奋斗乃至牺牲换来的。独立中文笔会认为,卢雪松的努力是让人尊敬的,卢雪松的努力也是对国际笔会的宗旨——张扬自由精神,维护全球作家的写作生命和精神自由,捍卫他们的写作出版权利,保证其作品的自由传播——的伟大实践。让我们欣慰的是,林昭的精神没有随着林昭肉体生命的死亡而消失,林昭的精神在卢雪松以及许许多多年轻的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公民身上延续和传承下来。独立中文笔会以能够将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授予卢雪松女士而感到荣幸,我们愿意与卢雪松一起,为这个寒冷的冬天带来更多的温暖。
   
   
   (本授奖词由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余杰草拟,并经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